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地求锅[综英美] > 21、现在的年轻人
    21 现在的年轻人

    未记名是在家醒过来的,就躺在床上,被子也没盖。空调正对自己吹冷风,半边身子都是凉的。

    根据床头的闹钟,已经早上八点。从昨晚八点因为毒圈失去意识到现在,应该有十二小时整,但就算睡了有这么久,纯粹是因为生物毒素的缘故,完全没得到足够的休息。

    如果不是身体素质过硬,未记名很确信自己会发烧——他最近才有这种“着凉会生病”的概念,没想到今天就用上了。

    这种照顾人的风格,他觉得某人可能真的会注孤生。

    连鞋都没脱,手/枪就放在枕边。未记名翻身下床,理一理因为睡了挺久、凌乱得不行的头发,推开虚掩的卧室门。

    雇佣兵躺在沙发里,双腿交叠架在扶手上,拿着手机不知道在干什么,屋子里弥漫着一股糖浆松饼的味道。未记名有意将脚步放重了些。

    “小甜心!”果然,雇佣兵变戏法似的把手机塞回制服某个口袋中,“睡得还好吗睡美人?哥做了早饭:雇佣兵牌松饼!哥刚发了推特,嘻,哥的粉快破万啦,可比那个只有百粉的辣鸡作者强得多!大家都祝哥早日上三垒,可哥觉得这该死的作者根本就不会开车!”

    “早上好,韦德。”未记名在餐桌边上坐下,松饼还冒着热气,上面挤满了奶油,还有切片草莓,“昨天得谢谢你把我带回来。”

    雇佣兵回想了一下,昨天他把未记名公主抱上楼,两人正面遇见一个小女孩,对方先是愣住,然后开始嚎啕大哭的混乱场面。

    “翠丝好伤心啊,祝你们幸福(;′⌒`),”住在未记名家楼下的小女孩抽抽搭搭,不时还打个哭嗝儿。嘟哝着些什么,大概是未记名哥哥背着她跟别人结婚了。

    公主抱,又称新娘抱,是婚礼的一项重要程序。雇佣兵忽然觉得死刑真的不亏。

    然后小姑娘的哭声就惊动了楼上的队长,史蒂芬·罗杰出门的时候,又开始怀疑自己的超级视力,是不是产生了什么奇怪的变异或者幻觉。他怎么看见雇佣兵这个大猪蹄子,把失去意识[划重点]的未记名抱回家里?

    当时就差那么一点点,据某不愿透露姓名的雇姓人士回忆,队长的盾牌就砸在他头上了。

    总之未记名回家的过程,比他自己想象的要曲折得多。

    未记名奇怪地发现,雇佣兵面罩上露出一种“啊哥生无可恋哥心里苦但是哥不说”的表情。这大概就是雇佣兵练出的保有技能:用面罩表达一切微妙的心情。

    既然无法理解雇佣兵的表情从何而来,未记名决定专注于吃饭。松饼很软,搭配上奶油和草莓就更好吃了,未记名一不注意就稍微有点吃撑。

    雇佣兵就趴在沙发上,摇晃双腿,盯着未记名吃东西,不想在他面前把面罩摘下来,因此完全没有要加入未记名的意思。未记名也认识喜欢无时无刻不带着防毒面具的朋友,大概是种个人爱好。

    他完全能理解。

    当然,如果某一天雇佣兵能自愿在他面前摘下面罩来,未记名大约有一点儿高兴,就一点点。

    吃完饭,未记名去洗盘子,发现厨房冰箱上挂了一个可疑的粉红色物体。他很确信昨天早上,这条粉色还带花边的围裙根本不在公寓的任何一个角落。

    他盯着那条围裙足有一分钟,沉默长得让雇佣兵以为未记名是一不小心把盘子给吃了下去。

    雇佣兵注意到他的目光,少女地蹦蹦跳跳起来:“小甜心喜欢哥的围裙吗,性感死侍在线做饭!下次可以玩围裙play,天哪哥要流鼻血了——”

    手机铃响打断了雇佣兵的话,雇佣兵内心暗暗想要把这中规中矩的默认铃声换成自己的声音。

    先不说日后,突击者们发现未记名的手机铃声,居然是雇佣兵甜腻腻的喊着“小甜心”的录音的时候,一致决定死也不给他打电话的纠结内心。至少雇佣兵现在为自己的天才悄悄拍起了肚皮。

    “是国安局的特工,”未记名放下手机,“他说他们发现了一个隐藏的邪恶组织基地,让我过去帮忙。”

    “砍掉一个头,长出两个,什么的什么的,”雇佣兵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这些软体动物怎么就不知道消停消停了,怎么找你帮忙,突击者都休假去了吗?”

    “娜塔莉亚出国处理事情去了,安东和布鲁斯在参加什么学术峰会,能带队的也只有队长和弓箭手,”未记名把特工的话复述给雇佣兵听,“你要一起去吗?”

    好好好,去去去,去哪儿都行,打谁都行,不给钱也行。

    雇佣兵悲哀地发现自己本来就不存在的原则,在未记名面前,就直接降到了负数。他是个雇佣兵,不是私人保镖。

    他雇佣兵,有尊严,绝不会因为未记名长得可爱就——

    嘿嘿,未记名小甜心真可爱,免费干什么都行。

    明明是邻居,队长却比他们两个早很多到基地。这大概跟雇佣兵的黏黏糊糊脱不开关系。在场的看见雇佣兵也跟过来,都诧异得不行。敢情以后喊未记名的时候,是买一赠一的了?

    “进展不错啊。”弓箭手悄咪咪对未记名眨了眨眼,“这么快就同居啦?”

    雇佣兵觉得这个和自己一样爱吃小甜饼的突击者真是上道。

    会议室里,国安局特工带来了情报,具体作战计划则由突击者共同制定。这是一个小基地,之所以之前逃过了突击者的搜索,大概是因为没有什么重要性,只是个类似于安全避难所的备用基地地点。

    当然,在邪恶组织几乎被消灭殆尽的现在,这个小基地一跃成为纽约地区领头的势力。这个基地藏身于一家银行金库地下,现在还不能确定到底这家美国银行分支,是不是也成了邪恶组织安插眼线的地点。

    在搞清楚这一点之前,必须要假设银行员工全是平民才行。

    雇佣兵主张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未记名赞同他的观点,可这两个编外人员显然不能影响队长的决定。

    “保护平民是我们的目的,”队长严厉地说,“绝不能因为战斗,不必要地波及无辜民众。”

    未记名觉得消灭所有敌人才是他的目的,但是这种时候闭上嘴就好了。雇佣兵——雇佣兵不太爱听这种思想品德教育,故意磨着武/士/刀,发出刺耳的金属划拉声。

    弓箭手把一支箭往雇佣兵丢过去,试图阻止后者继续制造噪音,并趁机偷了后者的小甜饼,然后两个人就打了起来。

    幼儿园老师突击队长感觉有点绝望,助教国安特工也感觉有点绝望。

    最终的作战计划,是由弓箭手和未记名先行潜入。作为特工,尤其是善于隐藏潜伏的狙击手,弓箭手自然没的说。平时和他搭档的都是娜塔莉亚,但这次后者不在,并向队长提议了未记名。

    上一次逃出复仇者大厦事件,就足以证明未记名的潜行能力,就算在突击者中也数一数二。能躲过维斯的监控,可不是随便什么特工都能做到的。

    事不宜迟,一行人立刻出发。

    弓箭手容貌的辨识度太高,于是由未记名进入银行,再从通风口把弓箭手放进来。本身装束就像极了白领、神情又偏向友好的未记名不费丝毫力气就进入银行,没人怀疑他是来清剿邪恶组织的特工。

    要是他走到大街上这么喊,说不定立刻就能成为疗养院里的特工。

    他很小心地尽量避过摄像头,现在银行看起来就像个普通的银行分支,虽然有不少监控,但是死角也很容易找到,基本只需要小心一点走路,甚至不会引起警卫怀疑。

    未记名悄悄在洗手间外面挂上维护中请勿打扰的牌子,拆掉通风口的铁栅栏。弓箭手早就在那里等候。

    两人身手都敏捷的很,就算没有多年磨合,暂时合作起来也一点不含糊。由未记名负责装作走错路的顾客,吸引金库警卫注意力,弓箭手负责用麻醉针把人放倒。

    金库解锁由安东友情提供的小装置解决,两个人过足了当一次银行大盗的瘾。干脆将昏迷的警卫也藏进金库里,避免让人发现,未记名和弓箭手将摄像头影像替换成循环的正常画面,就在并不算太宽阔的房间里搜寻暗道。

    比起想象中堆满纸钞黄金的金库,实际金库只是个逼仄的小房间,从天花板到四壁都是水泥浇筑,看起来十分坚固。门关上之后尤其令人难受,就像在电梯里一样,没有掩体,无法躲避的空间。

    听着耳机里雇佣兵不停的喋喋不休,未记名挑起嘴角,加快了搜索的动作。

    仔细打量这个房间的时候,才会发现比照蓝图上,这个房间至少缩短了有八十厘米左右。未记名走到最末端的墙边,挪开那辆载着整钞的小车。

    墙面意外的很平滑,触感比起水泥更像金属,未记名小心地一寸寸抚过水泥墙面。突然不知道碰到了什么机关,某处亮起来,是个投影扫描指纹装置。

    未记名取出临行前国安局特工交给他的邪恶组织特工指纹样本,按在采集器上。

    “身份确认,卡尔特工,请通行。邪恶组织万岁。”冰冷的女声提示响起,几乎是与此同时,墙面翻转折叠,露出一架电梯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