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地求锅[综英美] > 25、野猪佩奇身上纹
    25 野猪佩奇身上纹

    未记名没有立刻去捡那把霰/弹/枪, 主要是s686只有两发子弹, 限制实在太大,换子弹的间隙够门口那群特工把自己打成筛子。

    得找点别的什么, 拾荒小王子未记名带着他的一级包,一路走一路捡。他甚至发现了一个医疗包。虽然不确定在现实世界里打包会有什么作用,有总比没有好。

    下次找个机会测试一下。

    邪恶组织显然不准备给他完整的睡眠时间,差不多在他视野中出现“距离游戏开始还有 12:00:00”之后, 就有特工过来,要带他去注射第八支针剂。

    坐在椅子上, 周围的研究员显然比白天少,右推博士倒是完全不用休息,机器人的躯体依旧在忙忙碌碌。未记名熟练地递上胳膊, 感觉到针头刺破皮肤的刺痛感。

    他看似单脚略微悬空地坐在椅子上, 实则脚下踏着一把ump9冲/锋/枪, 子弹早已收入背包里,枪则是刚才趁人不注意从房间角落里一路踢过来的。

    未记名悄悄观察四周,看见右推博士那十分宝贵的医药箱, 锁好的冷冻箱里有十支试管,现在已经有八个位置空了。他觉得注射完之后, 右推从空间袋里变出又一个箱子, 说“惊喜, 你中了再来一箱”的可能性实在不大。

    等注射完毕,大概就是自己这个宿体派上用场的时候了。

    他打算在所有人最放松警惕的时候出手。

    就比如说现在。

    未记名感觉到熟悉的疼痛感,突然弯下腰去, 抱着肚子好像很痛苦的样子,趁机将手心里三片止痛药塞进嘴里。

    游戏出品,必属精品。几乎是药片吞下去后,未记名发觉疼痛转为脑后不那么明显的感受,就好像隔着一层玻璃墙,无论痛感怎么奋力敲打墙壁,都没法造成剧烈的、足以阻止他行动的疼痛。

    特工们上前来,却不敢去碰未记名,都等着右推的指示,后者立刻扫描未记名的心率等体征。

    等他发现电脑上显示心跳一切正常,已经晚了。未记名迅速从背包里掏出烟/雾/弹,咬开拉环丢在地上,并一把抓起地上的ump9冲/锋/枪,在烟雾掩护下上好子弹,几枪首先打爆了右推机器人的摄像头和屏幕。

    看来枪械对这些人有效,未记名愉快极了。

    唯一有可能进行热感扫描的机器已经被摧毁,只能听见白茫茫的烟雾中传出各种惨叫,还有“他哪来的武器”“我是友军别开枪”“你踩到我了傻叉”的乱七八糟的喊声。

    等烟雾散去,整个实验室里还站着的就只剩下未记名一个。他跨过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径直走到s686面前,俯身把这把众生平等的霰/弹/枪捡起来。想了想,又折回去,从冰冻箱子里取出剩余的两管血清,才心满意足地离开了实验室。

    未记名还记得基地的大概构造,根本就不需要犹豫,出门就是两枪霰弹,直接把试图在门口埋伏他的两个特工击倒在地。

    反正他也不知道出口在哪儿,现在要去找一个人。他记得白天看见洗脑战士是往这个方向走的没错。

    头顶闪着红色警报灯,映着他的脸庞,好像给所有东西都镀上一层血色。不断播报未记名逃跑的消息,他本人却半点都不慌,两把枪在手,还有闲心吐槽。

    基地这么穷,除了冲/锋/枪和霰/弹/枪,就没见到别的,绝对不要待在这种连野区都不如的地方。邪恶组织在他们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已经被红秃头的备用体嫌弃到底了呢。

    见到每一个房间都一枪轰开门锁进去看看,未记名几乎每一步背后都留着血脚印。左臂上的臂环里,红色药剂几乎已经见底,他却完全没受到影响。

    右推应该给所有人下了命令,不允许对他进行致命枪击,以至于他一路上像砍瓜切菜,最多身上有几道子弹擦伤,在止痛药作用下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一路上走到哪里,首先打的就是监控摄像头,不给右推任何观测到他的机会。

    至今没有人知道未记名手中凭空出现的枪械来源于哪里,先不说试图用药剂放倒他的人心理有什么感受,未记名一路在身后丢下的尸体大概能登上“讨伐邪恶组织英雄榜”第二名,当然榜首是突击队长。

    他几乎搜索了半个基地,边走边捡物资,才找到了洗脑战士所在的休息室。

    看管洗脑战士的只有特战小队副队长一个人,其他都不知道去了哪里。未记名透过门口玻璃看见里面情况,称不上房间或者办公室,宽敞的房间里有一个冰冻仓,还整齐摆放着各种武器,洗脑战士正对着门坐着养护他的枪械。

    背对着门的就是特战队队长,可能不觉得自己在这里能有什么危险,撑着头,好像快睡着了。未记名对门内洗脑战士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后者居然就真的没出声,好奇地盯着未记名的动作。

    未记名悄无声息地打开并没上锁的房门,刻意放轻脚步,逼近背对着他的副队长。

    “嗨,晚上好。”未记名几乎是幽灵般从特战队副队长背后出现,装了消/音/器的手/枪顶着他心口开了三枪,后者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就被未记名扶着放倒在地上。

    还没收到任何指令的洗脑战士就只是看着未记名,没做出任何攻击性举动。

    未记名也不管他,转身就走,几乎走到房门外,才回头一挑眉:“不跟上来吗?”

    长官死了,没有指令说要继续待在这里。洗脑战士提起自己刚才还在保养的步/枪,跟上未记名。

    “话说,我叫未记名,”未记名端着一把s686,随手两枪干掉迎面而来的邪恶组织特工,还有空隙跟洗脑战士聊天,“你叫洗脑战士,这两个名字说出去大概都不会有人信。我们俩是不是难兄难弟?”

    洗脑战士觉得他是个智障,然后转身弄死了个把从背后过来的特工,未记名转头给他一个大拇指:“老哥,稳。”

    两个人继续在基地里走,足足有十五分钟左右,才有人意识到未记名拐跑了心战士,这下基地里更加混乱,右推没有视野,机器人身体也被毁去,一时半会儿没法指挥所有人,红秃头更在冰冻仓里还没醒来,骨头还在没人性的国安局加班。

    没有领导的情况下,这些中二病患者实际不足为惧,主要是人数众多,打起来还有点吃力。

    突然广播切换成一串未记名听不太懂的,疑似俄语的词汇。是右推的声音。

    邪恶组织当然不可能就这么放走自己最得力的武器,因此不惜动用这些洗脑战士的启动暗语,来重新控制洗脑战士。

    随着右推慢慢吐出一个个词,未记名感觉身边洗脑战士的动作有些急躁起来,后者甚至有些不分敌我,将步/枪当作近战武器一样向未记名砸过来。

    未记名想明白症结所在,敏捷躲过,一枪打爆了头顶上的音箱,果然洗脑战士就安静了许多。看着眼底还残留着暴躁愤怒、却茫然无措完全不知道该干什么的洗脑战士,叹了口气。这算什么?狂暴模式启动专用词吗?他拉着还没回过神来的洗脑战士往假设是基地正中心的位置走过去。

    “你看。”路上,纠结于如何打破尴尬的气氛的未记名想了想,伸出胳膊给洗脑战士,后者仔细观察了几秒,除了发现未记名皮肤有点白之外,还真没看出什么异样来。

    洗脑战士偏了偏头,很配合地露出迷茫困惑的神情。

    “我想在这里纹一个小猪佩奇,”未记名严肃地解释道,用嘴里叼着的弹匣指指手臂内侧,含糊不清地说,“据说那是社会人的标志。”

    洗脑战士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感觉好像哪里不对。

    止痛药的效果渐渐消退,未记名开始感觉到身上有几处伤口还挺严重。他对洗脑战士打了个手势,找一个隐蔽的房间,卷起裤腿,打算试试医疗物资的作用。

    小腿上是子弹擦伤,伤口不算很深,但尤其影响行动。

    未记名咬着绷带,给自己包扎地十分熟练。在裹上差不多四包绷带之后,他觉得伤口的痛感居然在渐渐消失。他将血迹斑斑的绷带解开,果然小腿已经光洁如初,完全看不出之前还不断流血的样子。

    他随手把绷带丢进垃圾箱,把背包里两管血清装进战斗服贴身口袋。来送死的邪恶组织特工已经越来越少,这个隐蔽的基地里武装力量实在算不上太多。

    底牌洗脑战士都被未记名拐跑之后就更没有胜算。

    这就导致,未记名一路畅通无阻地走到了红秃头所在的实验室门口。

    大约所有剩余的邪恶组织特工都聚集在这里,保护他们伟大的首领了。未记名在拐角处看见扎堆的特工们,丢了一个震爆弹进人群。

    不少人就在眼前一片空白还带耳鸣的情况下,莫名其妙送了命。洗脑战士看着未记名从空气中取出他看不见的装备,偏偏在拉开拉环之后现出震爆弹的样子,眼里盛满了好奇。

    这就导致苏醒的红秃头十分高兴地出了冰冻仓,觉得今天自己的骷髅头又变帅了一点。

    然后看见满实验室随地散落的碎玻璃,手下尸体满地,还有靠在墙边,一手举着冲/锋/枪,一手提着s686的未记名。

    他忽然觉得有点分不清到底谁是恐怖组织老大。

    说好的弱小可怜又无助呢?佐拉你给我滚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晚更

    接下来的一周,6月3-7日,可能会尽量加更一天补偿大家。

    感谢:

    残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6-01 08:11:53

    浮云满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6-01 12:18:36

    守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6-01 20:57:27

    齐神的咖啡小果冻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6-01 22:51:17

    越家青枫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6-02 00:2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