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地求锅[综英美] > 26、你惊扰了神仙
    26 你惊扰了神仙

    两个人穿着同款战斗服, 可惜颜值天差地别, 任谁也不会把他们认成兄弟。还没来得及去纹一只小猪佩奇的未记名,今天看起来还是没有红秃头社会呢。

    “晚上——不, 早上好,红秃头先生。”未记名友好地挥手,“睡得还好吗?”

    嗯,还挺好的。

    他的语气自然极了, 让红秃头有种也用寒暄的语气回答的冲动。当然,伟大的领袖不像一般人, 绝不会轻易被未记名带偏思路。

    “我越来越满意了,”红秃头并没有多看倒了一地的下属,将目光集中在未记名身上, 不慌不忙, 充满了反派领袖应有的魄力, “右推没有说错,你是完美的。”

    他用一种变态大叔看萝莉般的眼神看着未记名。

    “谢谢。”后者感到受宠若惊,并干脆利落地端着冲/锋/枪把红秃头给突突了。

    没有料到未记名半点不给面子, 也不走主角的嘴炮路线,红秃头拖着几乎报废的身体, 根本没法有效地躲开攻击, 只能堪称狼狈地就地翻滚。

    霰/弹/枪极广的涉及范围, 导致仍有几个弹头击中了他的肩膀。红秃头捂着肩膀,眼里几乎要冒出火来。

    他从没觉得如此屈辱过,败于突击队长时都没有。

    未记名还想补刀, 可才扬起冲/锋/枪,就觉得什么东西突然击中自己腹部,感觉像是被人狠狠打了一拳,奈何力道并不算很大,但毫无防备之下,逼迫他放弃瞄准。

    下一个瞬间,他手里的冲/锋/枪居然也消失不见。

    等未记名再抬头的时候,看见一个少年扶着红秃头,对他露出了极其嚣张的笑容。

    “嘿,下次要记得拿稳枪啊。”银发少年将不知什么时候拿到手的冲/锋/枪丢在地上,还很得意地伸脚踢了踢。

    他什么时候出现的?

    未记名懵逼地看着银色闪电样的东西一闪而过,等高速运动带起的微风平息下来,眼前实验室里已经空无一人,只留下靠近门口的一把转椅被谁极快地撞到一样,慢慢旋转,直到停下。

    妈耶。

    瞬移挂?

    他怒极反笑:平生最痛恨的就是你们这群开挂的,没想到现实世界也有。

    他捡起枪,追出门去。洗脑战士也已经以警戒的姿势站好,显然察觉了什么,但是肉眼完全没办法捕捉到那人的行动轨迹。

    大约这就是为什么红秃头如此有恃无恐,果然底牌无数。

    未记名揉了揉还在隐隐作痛的腹部,刚想招呼洗脑一起去基地出口——他们早先就发现红秃头所在的实验室和出口极近——就突然听见背后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洗脑战士和未记名同时扑倒在地,背后被炸开的碎屑溅得生疼,所幸两人都没有受伤。

    突破基地的人用的显然不是传统手法,爆/炸/物造成的烟尘久久未散,未记名眯起眼,试图看清那一边的人影。

    旁边,视力经由不完全的血清改造、比未记名强上不少的洗脑战士却好像见了鬼,转身就走,比刚才躲避子弹时都要更敏捷。

    未记名转身,才来得及伸出尔康手,就听到了背后渐近的脚步声。

    他听到了一个熟悉的脚步,走路不愿意好好落脚,非要蹦蹦跳跳、轻重不一的,在他记忆中也就只有那么一个人。

    未记名放松站姿,没有顺应本能地举枪回身。或许洗脑战士就是不想见到其他人,尤其是曾经的敌人。他选择尊重临时队友的感受。

    突击者们循着蜘蛛提供的线索,果然找到了疑似邪恶组织基地的地方。经过维斯扫描证明地下确实有空间之后,他们干脆利落地——或者说雇佣兵干脆利落地选择了炸开一条通路。

    他们很幸运地开启了一个安全的入口。

    烟雾散去,可以隐隐约约看见一个穿着红秃头战斗服的人背对着他们站着。

    队长对这身制服再熟悉不过,虽然红秃头应该已经死去,但对邪恶组织各种黑科技完全不敢放松警惕,立刻警戒起来,盾牌在手,随时都能攻击。

    那个人没动,在粉尘中也很难看清他整个背影,是否如红秃头一般是个红亮的大光头。

    队长还没来得及谨慎上前,身后的雇佣兵就不管不顾地扑了出去,宛若失了智一样大喊:

    “未记名小甜心!!!”

    疑似红秃头的人任由雇佣兵扑到他身上,并且化身挂在他脖子上的树袋熊。雇佣兵其实还比那人略高,就尴尬地蜷缩着腿,硬要表现出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来。

    “韦德,别闹。”熟悉的声音透过屏障,认出这是未记名,一行人都显而易见地放松下来。

    “换了衣服的小甜心还是一样可爱,其实有点更可爱了,”雇佣兵碎碎念着,恋恋不舍地被未记名推着从他身上下去,勉强站好,“就算小甜心穿着魔法少女套装,这个翘臀,哥绝对不会认错。”

    “嗯。”未记名选择性地听了他的最后半句话。

    “这是什么?就算是什么奇怪的play那也只能小甜心跟哥玩,跟别人可不行,”雇佣兵一眼看见未记名左臂的臂环,皱着眉嘟哝,“绝对不行,是谁给小甜心戴的,哥这就去砍了他!”

    雇佣兵不知道从哪里拔出一把匕首,直接将臂环劈碎,拔出埋在未记名手臂里的针头,剩余不多的鲜红药剂混着渗出的血全部滴落在地上。

    “没事,那个(机器)人已经死了。”未记名露出属于杀胚的微笑。

    周围并没有敌人,这太不寻常了。娜塔莉亚特工打断了两人的腻腻歪歪,理智地开口问道:“未记名,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未记名指了指背后的冲/锋/枪和霰/弹/枪,往旁边退开一步。娜塔莉亚看见满走廊的尸体,一下子居然没能反应过来。

    “哇哦,酷。”安东·金红打开战甲的面部,做了个夸张的口型,“他们抓你干什么?”

    “他们的首领红秃头需要一个新身体。”未记名云淡风轻地回答,好像讨论的不是什么邪恶组织首领要将他当作宿体,而是今天晚上应该和雇佣兵去哪里吃新式墨西哥鸡肉卷。

    “就是这种药剂,大概有强化身体机能的作用,但对我没什么用处,”他从口袋里摸出一枚试管,交给托尼,“我趁注射的时候把他们都杀了。”

    安东收好药剂,听未记名概述事件经过。叙述事情发生的时候,未记名特意将洗脑战士的信息模糊处理,为战友保证**。

    因此,突击队长就这么错过了近在咫尺的昔日挚友。

    “一个人单挑了整个基地?”弓箭手有点不敢相信。

    不是一个人,未记名心里默默补充。但在其他人看来,就是默认了。

    除了为自家小甜心疯狂打电话之外,雇佣兵还是有点心疼。

    “哥来晚了。”雇佣兵闷闷地把头埋在未记名肩上,眼睛死死盯着地上已经碎成许多小片的臂环,心里居然冒出十足的愧疚感来。

    “不晚,刚好赶上早饭时间。”未记名看着视野中游戏开始,感叹这个游戏系统还能当做钟表使用的实用性。

    他拉着雇佣兵就要从出口离开,却迎面撞见弓箭手拉满的弓弦。

    “抱歉,但是我们得等等,”弓箭手歉意地表示,“你怎么证明你是未记名,不是红秃头?”

    雇佣兵好像要说些什么,被未记名拦住了。

    “以前有朋友告诉我,只有最亲密的人才能这么做。”

    未记名的唇准确地在韦德面罩上应当是嘴部的位置碰了一下。布料的触感有点粗糙,并不太舒服,但未记名就是弯了眼睛、盯着雇佣兵微笑,看起来心情好极了。

    雇佣兵摸着被亲到的面罩,愣了半晌。他拉起面罩到嘴唇上方,把未记名拽进怀里,狠狠亲了上去。

    他真是太窝囊,居然还要小甜心主动。喜欢就上,他雇佣兵爸爸什么时候像个纯情小男生一样牵个手都要畏畏缩缩过?

    “闭上眼睛。”他含混不清地说,自己这张脸,除了吓跑未记名,就没什么别的用处,还是不要看的好。

    雇佣兵满是疤痕的下半张脸近在咫尺,未记名却睁大眼睛,并不愿意收回视线。没什么难看的,他执拗地拒绝听从雇佣兵的话。

    未记名先前由于疼痛咬破的下嘴唇已经结痂,说实话并没有那么柔软,但看着那双冰蓝色的眼睛,雇佣兵觉得他就他娘的在天堂。

    “哥在做梦吗?”直到未记名快要窒息,雇佣兵才放过他,单手扶着未记名的后脑,两人额头抵着额头,雇佣兵喃喃自语道。

    很好,不是红秃头,但为什么自己的掌心炮还是这么饥渴难耐呢。

    安东就差拿内增高鞋垫拍死这对狗男男了。

    作者有话要说:  写到亲亲我全程脸都是红的

    qaq

    感谢各位赞助阿烟吃饭的小天使:

    洛佩尔扔了1个手榴弹(笔芯芯)

    雲中君扔了1个地雷

    -kin-z-扔了1个地雷

    守心。扔了1个地雷

    cp.za扔了1个地雷

    豆沙色的小喵喵扔了1个地雷

    思逸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