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地求锅[综英美] > 32、你哔的时候也一样快吗
    32 你哔的时候也一样快吗

    邪恶科学家, 邪恶组织位于‘想不出名字’的东欧小国的基地的总负责人, 沉迷人体试验无法自拔的研究员。

    他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头微微后仰, 右手垂落。

    如果不是胸前干净利落的弹孔,还有顺着手臂滴落到地上的血珠,看起来就像任何一个人会摆出的放松姿势。

    血液并没完全流淌干净,地上的血泊也不太大, 邪恶科学家死了还不久。

    就在他们呆怔的这一秒里,又有一个研究员倒地, 装了消/音/器的枪声对于未记名来说十分熟悉。

    未记名的目光立刻捕捉到了站在房间中央,穿着邪恶组织特工制服的男人,男人正举着步/枪, 很明显就是他杀死了邪恶科学家。

    至少现在看来他们是同一阵营的。突击者们立刻行动起来, 很快这些邪恶组织成员就倒了一地。

    战斗结束, 站在房间正中心的男人垂下枪口,在突击者全员戒备的神情中,略略低头沉吟了一下。伸手示意周围的摄像头。

    看起来不想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未记名心领神会地开枪, 替他毁掉了房间内的监控录像,后者于是摘下了防爆头盔。

    是一张看起来挺年轻的面孔, 带着军人独有的肃杀和冷峻。

    “智商担当·专业反派上校, 隶属于‘想不出名字’的东欧小国的特种兵小队, ”维斯的声音从所有人耳机里响起,通过面部识别,人工智能很快就确认了男人的身份。

    看起来不像是邪恶组织, 更类似于是同盟,伪装成邪恶组织特工的样子潜入基地?

    “上校,”娜塔莉亚开口,用尽量友善的态度进行交涉,“我们明确说明了不需要当局的协助。”

    “那很好,你们不会想要‘当局’的协助的。”专业反派上校的英语很流利,带着些当地特有的口音,声音稍显沙哑。

    他明确表示了自己的行动并不属于政府管辖,未记名猜测他的小队也不在这里。专业反派上校的站姿很具有警戒心,不像是已经将后背交托给某个队友,他甚至都没有表现出要向后退、向门边靠近的意愿。

    因为即使出了这个房间,也没有人会接应他。经历过惨无人道的单人四排的未记名,非常清楚有无队友对人的行为影响之大。

    “为什么?”安东·金红显然并不那样了解军人的心理,“你的小队成员呢?”

    专业反派上校选择重新戴上防爆头盔,转身往门外走,将后背暴露给敌人——他很明白,就算自己再防备,也无法敌过对面任何一个超级英雄,不如放松警惕。

    “他们都死了。”专业反派站在门边,回答了托尼的疑问。

    特种兵小队,‘想不出名字’的东欧小国中可以算是最出色的战斗力,几乎在整场内战中都有参与,居然在和平时期,遭遇了全灭结局?

    这其中如果说没有可疑的影子,谁都不会相信。按照专业反派的行动来看,这蹊跷怕是还和邪恶组织有关。

    现在不是追根究底的时候,这一个并不太可信的盟友,再怎么说也是战斗力上的助益。而且对方居然能在邪恶组织的基地正中心暗杀邪恶科学家,说明他的潜行能力实在不低。

    “邪恶科学家在异能者身上实验,这个基地里并不缺少能力者。”专业反派选择接受突击者的帮助,暂且加入这个阵营。

    他所不能匹敌的异能者战力,或许突击者们可以帮助他解决。

    他本来以为今天已经是必死之局,只期待自己能给死去的战友一个交代,但突击者的介入显然带给他一丝生还的希望。

    智商担当·专业反派并不是个自杀爱好者,他更希望自己能活下来,然后回到家里去,跟家人一起出国,随便去哪里,只要不在这个已经没救的国家中,天天提心吊胆于邪恶组织的追杀。

    他们还是没有遇到异能者袭击,唯一看起来还有些异能的,只有被绑在实验台上的实验体。

    地毯式搜索基地的行为并不太难,红秃头这一次似乎仍然没有吸取教训,将自己的冰冻仓藏到某一个隐蔽之处。

    或许他对自己的护卫有绝对的信心。

    守卫着这个最重要的实验室的,不出意料,果然是异能者首领警告过他们的那一对异能者。

    拥有速度异能的少年摆出姿势,很明显地将那个拥有意念能力的女孩护在背后。如果仔细看他们两人的眉眼,还能发现他们容貌有几分相似,或许有些血缘关系。

    他们看起来就像任何一对兄妹抑或姐弟,如果不是身处这个地下基地,背后守着红秃头的冰冻仓的话,两人的站姿可以轻易放在某一所高中,男孩保护女孩不受一些校霸欺负的样子。

    但是现在两人面对的确实是真枪实弹,男孩的表情混杂着一些兴奋和得意,相对来说,他背后的女孩就稍微复杂些,眼中隐藏了一点恐惧。

    “邪恶组织并不是个合适的组织,”队长试图在开战之前说服这两个异能者,尤其是那个女孩,他们都还只是孩子,甚至说不出是否已经达到了成年的程度。

    不难理解,如果邪恶组织蒙骗了这两个异能者,现在还有机会策反他们,避免一场恶战。

    但是两人看着突击者的目光显然充满了仇恨的色彩,并不像是被邪恶组织控制才与其敌对。

    “喔,但是突击者是个更不适合的组织,”男孩回敬道。

    娜塔莉亚注意到二人的目光大多落在安东·金红的战甲上,敌意很深。

    现在,为了缓和气氛,就应当是雇佣兵出场的时候了。

    “年轻人,你的加速能力酷毙了,但哥只有一个问题,”雇佣兵一脸沉痛地问对面的男孩,“你[哔——]的时候也一样快吗?”

    男孩头上的呆毛很可疑地抖了抖,然后一道银光划过,雇佣兵摔倒在地上。

    脸朝下。

    “轻点轻点,”雇佣兵捂着脸从地上扭扭捏捏地爬起来,用一种虚假的少女高音抱怨道,“万一毁了容怎么办呢,想哥还是这地球最性感的男人,没有之一,年轻人,你不能这样破坏少女们对哥的幻想。”

    然后他又摔了,这次也是脸朝下,贼疼。

    虽然男孩的速度够快,但他并不能打穿坚固的战甲,因此无法直接对他最有敌意的安东动手。

    他选择了弓箭手和娜塔莉亚。

    前者的弓箭被他一把夺下,几乎要扎进娜塔莉亚的小腿,幸而女特工出色的战斗直觉促使她急速后退,虽然腿上仍有划伤,但并不严重。

    这就是开战的信号了。

    队长也加入战局,与娜塔莉亚和弓箭手一起应对这个敌人,雇佣兵拔出□□,显然并不打算继续开玩笑了。安东·金红的掌心炮对男孩起不到太大作用,但维斯的扫描勉强可以捕捉到对方的行进轨迹。

    五个人勉强算是默契地将男孩困在狭小的走廊空间里,虽说由于对方的加速,队长也不得不选择防御为主,吃了不少亏。

    男孩一把抢下他的盾牌,挡住雇佣兵一刀,回身又顺手把盾牌毫无章法地砸出去,几乎命中安东胸口的反应堆了。

    那边未记名看到男孩已经被暂时牵制住,在专业反派上校还抱有对如此年幼的敌人的不忍心时,就毫不犹豫地对女孩扣动了扳机。

    直到这个时候,男孩才注意到,这个上一次在邪恶组织基地丝毫奈何他不得的男人。未记名处在突击者中间,作为唯一一个没有穿着奇形怪状制服的,实在是不太起眼。

    “姐姐!”男孩惊惧地回头,与队长和娜塔莉亚同时战斗的他,在狭小的走廊空间里,根本没法及时推开女孩,速度再快也无法挡住子弹,他整个人由于过度惊吓甚至无法动弹。

    他知道姐姐有自保手段,但关心则乱,很难真正做到在战斗中不顾忌亲人。

    平时面对一般敌人的时候,这种分心实际并没什么关系,但现在他面对的是突击者,一瞬间的注意力不集中就能导致战斗胜负。

    娜塔莉亚抓住机会,将电击器狠狠按在他手臂上,年轻的异能者没有强化身体方面的优势,战斗经验实际也非常欠缺,就被她偷袭成功,倒在地上。

    那一边却没有传来预想中的女孩倒地的声响。红色的能量突然从她身上爆发出来,甚至停下了子弹。

    说好的精神系能力呢?这似乎和脑阔腾给出的情报并不相符。

    丝丝缕缕的红色能量在未记名太阳穴边游离一瞬,然后似乎凭空消失了。

    与此同时,未记名就在原地僵住了脚步,好像看见什么令他极度恐惧的东西,完全无法再挪动哪怕一步。

    但是他握枪的手仍然没有松开。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越家青枫扔了1个地雷

    25777437扔了1个地雷

    守心。扔了1个地雷

    东隅已逝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