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地求锅[综英美] > 34、你有魔法长发吗
    34 你有魔法长发吗

    子弹掉在地上、弹起, 再落地。

    声音清脆, 但是和仅有弹壳的那种声响又不太一样,和手/枪的余音交织在一起。

    女孩失去了对能力的精确控制, 这些子弹不再反重力地被那种红色能量束缚在半空,纷纷坠落。

    事情不应该这样发展,她有些手足无措起来。未记名不应该还能行动,或者作出拔枪伤人的行为。

    说到底, 女孩并不是个丧心病狂的反派,强迫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杀死自己的好友, 这实在是太超过她的道德底线了。

    她觉得眼睛有些酸,几乎就要流下眼泪,她开始认真地怀疑和弟弟一起加入邪恶组织实验、不计一切代价地试图向安东·金红报仇是不是错误的决定。

    作战规则里面, 从来没有哪一条提起“敌人突然哭了应该怎么办”。

    但智商担当·专业反派上校已经将警惕提到最高:这两个异能者并不是孩子, 而是值得被最认真对待的敌人。

    所以他开枪了。

    子弹击中女孩的左肩, 女孩在经历邪恶组织实验的时候未必没有经历过这种痛楚,但这次疼痛来得太激烈也太突然,她捂住肩膀, 脚步杂乱地后退。

    或许是她脸上的神色太过惶恐无助,专业反派居然没有再开第二枪。

    实验室的灯光忽然由昏暗转向雪白的明亮, 一个机械提示音响彻整个房间。

    [脑波转移机器加载完毕, 远程控制激活。]

    “弱小者,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女孩背后传来,史蒂芬·罗杰不需要抬头,也能辨认出这一道声线, “太过心软导致你的失败。”

    红秃头站在冰冻仓旁边,单手撑着墙,虽然身体已经濒临崩溃,但还是保持着那种让人很想打他的自傲。他后脑连接着有不明作用的管子,联通到冰冻仓,然后不知道通往哪里。

    “巧了,她的失败也导致你的失败,菜鸡。”安东一点儿都忍不住这种拿鼻孔看人的反派,出声嘲讽,掌心炮开始蓄能。

    史蒂芬同时掷出盾牌。

    同样得到过提升的身体就算衰弱,四倍感知却还在。红秃头敏捷地侧身躲过两道攻击,扬起一只手,展示他手里捏着的控制器。

    “这个装置,”他开始继续发挥反派话多的优良品德,“让我的精神可以传导到你们中任何一个人身上,只需要我按下这个按钮。”

    理想状态下,他会和未记名各躺在一个冰冻仓里,进行安全的转移手术,但理论上来说,在现在这种情况,这个实验室范围内的所有人都有可能成为转移目标。现在在实验室里的,有队长、安东、未记名和异能者女孩四人。

    “不,你不会。四分之一的概率,”安东冷静地分析,“嘿,我不觉得你会想当个小女孩儿。”

    “是吗?”红秃头威胁性地将拇指放在控制键上,“或许这是必须的风险。强者从不逃避他的责任,史蒂芬·罗杰,在你和你的同伴愚昧的尝试中,你在阻止这个世界的进展。邪恶组织将成为领袖,为此世带来永久的和平。”

    “是吗,那你为什么逃避死亡?”史蒂芬回敬道。

    红秃头摇了摇头,似乎对这种无意义的对话感到厌倦——他正要按下按钮,此时必须的孤注一掷在他看来,或许仅仅是命运对他的一次考验。

    未记名突然开了枪,不是对着随时可以按下按钮的红秃头,而是对着房间正中心那台机器,他将仅剩的一整个弹匣的子弹全部倾注在那机器上,碎掉的金属崩裂开来,展露出一层层电线,当然这些脆弱的小东西也很快被弹雨撕裂。

    “这样差不多么?”未记名将没了子弹的akm往地上一扔,看着房间正中心控制台闪过一阵电光火花之后,发生了小型爆炸。火光映着他平淡的表情,就好像他刚才不是暴力拆解了红秃头最重要的一个实验器材,而是点掉了对面一辆蹦蹦。

    “嗯,”在场唯一的科技专家安东努力地在憋笑,可是即使有战衣面甲的屏障,也挡不住他明显变了调的声音,和可疑的、穿插在句子中的扑哧声,“差不多了。”

    史蒂芬第一次发现红秃头的脸,居然还能做出和雇佣兵那张面罩有异曲同工之妙的夸张表情。事实上,红秃头的整张脸——或者说整个骷髅头——都已经扭曲了。

    说不出是震惊、愤怒还是别的什么。

    下次做这种控制装置的时候,就不能装一圈儿防弹玻璃吗?红秃头几乎要破口大骂。谁教的这群科学家,右推博士、邪恶科学家,一个比一个不靠谱!

    门外,紧张注视着局势、仍未放松对异能者男孩禁制的娜塔莉亚手臂突然一痛,有着加速能力的少年已经消失不见。

    “小——”她还未来得及出声提醒,银光就已经到了实验室最中央。

    接着,只能被评价为非人的反应能力下,一柄不知从何而来的武/士/刀被飞掷而出,几乎和未记名手/枪里的子弹同时射出,直指红秃头站着的位置。

    银光闪过,异能者女孩和红秃头都失去踪影,只剩下原地一滩血迹,证明受伤的女孩曾经坐在那里。与此同时,那柄飞出的武/士/刀钉在墙上,刀刃不断摇晃,上面有一滴血,将落不落。

    这柄刀刚才在异能者男孩的必经之路上划过,堪堪擦过他的左臂。

    “所以,在经过一章的严肃玻璃渣之后,作者成功地发现了钉在电脑边、雇佣兵友情速递的刀片,”雇佣兵保持着扬手掷刀的动作,躺在地上,生无可恋地盯着天花板,“于是她决定及时弥补自己的错误,免得被雇佣兵爸爸大卸八块。”

    “来,小甜心,给哥亲亲抱抱。”

    未记名突然回过神来,猛然眨眼,伸手将雇佣兵从地上拉起来。

    他伸手擦掉雇佣兵额头的血,尽管手上的触感就像噩梦中一样黏腻,感受到雇佣兵脉搏的他已经不再恐惧,只觉得安心。

    “这太多了,”他轻声说,“这太多了,韦德,我们得把它洗掉。”

    未记名按着雇佣兵的后脑,迫使后者低下头来,用已经愈合完全、但还满是血污的额头抵着他的额头,确认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从刚才起就跳得过快的心脏才勉强回归正常。

    他们两个现在看上去实在不怎么赏心悦目,脸上身上全是半干的血液。

    但是未记名体会过幻境里那种身边除开血腥味什么也没有的压抑之后,无论什么环境看起来都不怎么糟糕了。

    雇佣兵的血有一些沾染到未记名的褐色发间,然后循着额角的弧度往下流,经过半阖的眼睛,血痕盖过刚才溅到脸上的血珠,将未记名的整张脸分成不等分的两半。

    现在除了离开,并没有别的选择。异能者男孩带着姐姐和红秃头,说不定已经回到了美国纽约。

    勉强也能算是一次小胜利吧,可以这样想。至少摧毁了这个邪恶组织基地。

    队长长舒一口气,将盾牌背回背上,领头向出口走去,他们或许得再次去拜访异能者的领袖才行。

    未记名和雇佣兵走在队伍的最后。前者从刚才开始就消沉无比,他忘不了幻境里的翠丝,还有一睁眼就看见雇佣兵眉心那一个弹孔时,那彻彻底底的恐惧。

    “嘿,”雇佣兵把未记名拉进怀里,神神秘秘地提议,“你今天肯定看够那个红秃头了,想看看哥这张烂掉的牛油果脸吗?”

    他背对其他人,摘掉自己的头罩,露出——

    一张打印好,用订书机钉在脸上的帅哥的头像。纸张原本盖住他额头的部位还有一个弹孔,还好是照片那种防水材质,才没有被血液糊得看不清楚。

    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把这层纸质面具藏在面罩下面,还能表达出各种表情来的。未记名有点哭笑不得。

    虽然已经不是他第一次看见雇佣兵裸露在外的皮肤,对自己的容貌一点儿都不自信的雇佣兵显然还是不愿意将整张脸给未记名看。

    纸片挡不住的部位,看得出上面坑坑洼洼的伤疤,十分骇人,就像是过度的烧伤一样。随着雇佣兵过于夸张的表情,这些白色脉络还会聚拢在一起或是拉开,确实对视觉很不友好。

    未记名却完全没表露出一点瑟缩或者恶心的感觉来。他踮起脚、伸手碰了碰雇佣兵同样布满伤疤、寸草不生的头顶,顺便帮他把面罩重新戴好。

    “所以你也没有头发,”未记名暂且忘记心头郁气,压不住嘴角的笑容,“红色的都是秃头吗?”

    这样的话,容他拒绝雇佣兵要给他做一套爱心红色制服的提议。

    “嘿,小甜心,你还真别说,以后咱还会有个大光头,也是红的,”雇佣兵暗暗松了口气,根本没法停下碎碎念,“但是也有别的颜色的光头啊,不能只看红色这么可爱的颜色嘛,紫色什么的,也不是没有光头了。”

    *大概是雇佣兵本人的坏习惯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守心。扔了1个地雷

    越家青枫扔了1个地雷

    小说快更新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