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地求锅[综英美] > 36、你真的是公主
    36 你真的是公主

    关于如何应对青春叛逆期的小孩这个问题, 我们的蜘蛛好邻居, 勉强提供了可行的建议。

    “首先还是要和家长谈谈啦,”好学生蜘蛛考虑了一下, “是不是因为平时的教育方式有什么问题?”

    “确实有很大的问题,”史蒂芬想了想,可以称得上是监护人的红秃头对两人的态度——事实上监护人是邪恶组织首领红秃头这一点就说明了最根本问题——完全就不合格。

    “那首先就要说服家长,得对孩子有耐心地教导才行, ”蜘蛛解释道,“教育是很重要的啦。”

    不…不可能的吧。

    突击者们光是想象了一下红秃头满脸慈祥、一手拿着糖果一手拿着作业本的场景, 就感觉汗毛直立。

    这完全是不可能的场面。

    “不可能的。”他们也确实这么说了,“绝对不可能!”

    蜘蛛没想到突击者们的反应会这么激烈,顿时感觉有些不知所措。他已经成功阻止了一场车祸, 现在正从警车上方荡过去。

    他亲身体验了一把多普勒效应, 然而渐渐远去的警笛仍十分影响通话质量。于是他选择停在一栋大楼楼顶, 稍有些走神地想到了

    “那…有别的长辈可以联系吗?叛逆这种事情,还是要长辈或者朋友来开导才行啊。”他试探着问。

    其他长辈?

    邪恶组织把这一对姐弟的资料藏得很深,连维斯也挖掘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来。他们很有可能就出生于普通人的家庭, 生来具备异能基因。

    维斯扫描过异能者女孩在现场留下的血液,dna与现存数据库中任何一个人都不符合亲缘关系。

    当然, 这个问题是可以咨询异能者领袖的教授的。队长言辞恳切地请求教授, 利用他那里异能者资料的库存, 尝试替这对姐弟找到亲人。

    不管怎么说,父母是异能者的话,孩子是异能者——尤其是如此强大的异能者的几率也相应地高出很多了。

    “当然。”教授爽快地答应下来, 只要国安局将血样带到学院去,他们学院就能轻易地分析它的构成并进行对比。

    至于是否真的将信息给国安局,就要看那位异能者本身的意愿了。

    做完这一切,突击者们才不敢置信地意识到,他们居然真的按照雇佣兵这样不靠谱的方法去咨询了异能者的领袖。

    感觉突击者的脸都要丢尽了。

    #抓不住你怎么办#

    #我们去找你爸爸#

    “那就只能等了,”队长站起身,“今天干得漂亮,各位,这是一次无可置疑的胜利。我们只需要更小心些。”

    “认真听,这是队长的演讲呢,”安东翻了个白眼,率先走向电梯,“行了,我要去画画了,要知道前几天那记者还管我叫‘现代的达芬奇’呢,不画个‘史蒂芬·罗杰的微笑’出来,我怎么对得起这名号。”

    “嘿,请不要用你的火柴人侮辱蒙娜丽莎好吗,”弓箭手翻了个白眼,他把一大盘小甜饼护在怀里,感觉好像不是在保护零食,而是在保护核弹一样。

    安东背对着他挥了挥手。

    “先生,我锁定了研究室的门,请不要再试图熬夜了,这对您的身体有极大损害。”维斯一本正经地提醒。

    “哦天哪,”耍帅到一半就被打断的安东扶额。

    弓箭手毫不留情地开始嘲笑他,一不留神,就被一边的绿绿博士抢走了小甜饼。

    于是这两只开始打架,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最后,队长拉开了弓箭手,娜塔莉亚拽走了绿绿博士,后者顶着隐隐泛绿的皮肤端走了小甜饼。

    他们陆续离开,娜塔莉亚友善地提醒未记名,楼上给雇佣兵和他都留了客房。

    “这几天你最好不要离开突击者大厦,”娜塔莉亚提醒道,“我们不知道那个异能者什么时候会来,在这里至少还有维斯的监控。”

    未记名知道她说得没错,再次强行压下立刻就去医院看看翠丝的冲动。他也确实很累了,各种意义上的。在出门之前,他得好好休息一下。

    只过这几天就好。他强行挥去脑中翠丝坐在尸山血海中的样子,一遍遍告诉自己那只是个幻境。

    娜塔莉亚喝完最后一杯威士忌,也上楼休息去了。

    客厅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盯着电视纯黑色的液晶显示屏。雇佣兵也已经清理过自己,没有备用制服的他现在套着过大的卫衣,把裸露在外的手藏在口袋里。

    看起来意外地居家,如果忽略他执意不肯摘下的、还带着血渍的脸罩的话。

    维斯当然可以帮他们调出任何他们想看的东西,可未记名和雇佣兵都只想单独待着,或者至少是假装单独待着。

    “等等,哥找个东西,”雇佣兵开始从制服的口袋里掏出各种各样的杂物,从小型炸/弹、弹夹、弹药,到被挤压变形的小饼干、几小袋不知道有没有过期的番茄酱、和一张cd碟片。

    他把其他东西胡乱塞回口袋里,把那张碟片展示给未记名看。

    “哥最喜欢的恐怖片,惊声尖叫还是惊声尖笑来着的,”雇佣兵看不清碟片上的字,实际上正面的彩印有些已经褪色了。

    雇佣兵把那张碟片塞进dvd播放机,从厨房里拿出两杯热可可。过烫的液体溅在他手上,但是他好像完全没感觉到。

    他重新坐下,挨得离未记名很近。后者不太知道应当怎么做,一天前,他或许会自然地靠在雇佣兵身上。

    但现在他做不到这个,刚从脸上洗去的血液好像还在那里,手上的火/药残余还没有清除。他完全动不了了,是字面意义上的无法移动。

    直到雇佣兵的呼吸声确切地在他的感知中明确起来,未记名才勉强能张嘴说话。他没发现自己浑身都在发抖,连说出的话都带着无法掩饰的颤抖尾音。

    “我感觉到恐惧,韦德,”未记名告诉雇佣兵,“这是恐惧吗?难以呼吸、难以行动、无法做出正确的判断。”

    他不太确定这种能压垮人的情感从何而来。

    “这很好,”雇佣兵搂住未记名,在他耳边低声道,“所有的情感都源于恐惧,一切都会变好的。”

    “因为你和我一起。”未记名攥紧遥控器,他没有表现出弱势,除了发白的指节,任谁都看不出他内心是如何忐忑不安。

    “是的,哥和你一起。哥可害怕了,每次都怕,”雇佣兵看着被烫伤的皮肤慢慢蠕动着复原,伸手握住未记名的手,将可怜的遥控器从他手中抽出,避免第二天还得遭受安东的索赔,“但正是因为害怕,才有意思嘛。”

    “我猜你说的没错,”未记名也在盯着雇佣兵的伤口,他不知道是在安抚雇佣兵,还是在寻求对方的安抚,与雇佣兵十指相扣的右手迟迟不肯松开。

    他对这些情感不是很熟悉,但是总觉得雇佣兵不会骗他。

    “嘿,两个心理扭曲的杀人机器在一起,瑟瑟发抖地看恐怖片,不是很有那种票房毒瘤的电影的感觉吗?哥喜欢这个。”雇佣兵又笑起来了,“一个亲吻?弥补一下哥被爆头的脆弱心灵吧。”

    于是他们接吻。

    荧幕变换的光打在他们的侧脸上,韦德往上拉起、在鼻梁那里堆叠的面罩打下一小块不那么浪漫的阴影,他干脆把面罩摘掉。未记名喘着气推开他,认真地盯着他的脸看。

    痛吗?

    他这样想着,却不会问出口,因为被烧死的感觉确实是很疼的,他简略地想到了很久以前的某个燃/烧/弹。韦德的伤痕或许不全来自于烧伤,但绝不会比那好多少。

    电影已经进展到了一半,他们才开始认真地盯着荧幕。

    未记名记得他们以前一起看过这个电影,就在雇佣兵那间破旧的小屋里,沙发上,他记得清每一个情节。

    “哥知道你以前一定没看过这个,嘿,这可是哥最喜欢的恐怖片之一——为什么不是最喜欢的电影,因为这得排在所有黄片儿之后。”

    雇佣兵忘记他们一起看过这个了吗?未记名稍有些疑惑,不过很快就把这点疑虑甩到脑后,大概吧,上次雇佣兵看起来就不是很认真地在关注屏幕上的内容。

    “明天就又是第三天了吧?”雇佣兵突然问道,“要哥陪你去哪里走走吗?放心,哥护着你。”

    未记名看得见视野里准时出现的、游戏开始的倒计时,但他不太想去思考这个。

    不是现在。

    早上,未记名很罕见地没有在八点准时起床,这就给了雇佣兵发挥男友力的机会。

    或者说是女友力?

    雇佣兵戴着粉色公主的标志性钻石王冠,系着粉色蕾丝围裙,在突击者大厦的公用厨房里哼着歌做饭。

    “亲爱的读者们,不要怀疑,哥真的是个公主。”他哼着歌,掀起面罩来,对着你们做了个恐吓的表情。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嘻嘻嘻扔了1个地雷

    洛佩尔扔了1个地雷

    嘻嘻嘻扔了1个地雷

    太姬扔了1个地雷

    嘻嘻嘻扔了1个地雷

    守心。扔了1个地雷

    越家青枫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