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地求锅[综英美] > 38、收废铁喽
    38 收废铁喽

    “我可能得‘下线’一会儿, 韦德, 别紧张,就一会儿。”

    不死的雇佣兵抱着未记名冲进复仇者大厦的时候, 动作迅速得那些特工都没来得及拔枪。

    机智的人工智能维斯及时为他打开了电梯门,不然他或许会拔刀出来把门强行撬开。

    他径直冲进绿绿博士的研究室,如果不是有及时赶来的突击者们阻拦,怕是能把这些试验器具统统砸了给未记名让位。

    “嘿, 雇佣兵——雇佣兵!”安东·金红拦在他面前,不让他跟未记名一起进入急救室, “我们都不能告诉你冷静些,这种事谁都不可能冷静的,但是你得控制你自己, 我们只想帮忙。”

    虽然韦德确实停下了动作, 但他的神情完全没有变得更友善或者镇定。

    “别把你那安慰神经病人一套用在哥身上。”韦德从牙缝里挤出浸满恶意的话来, “不如留着力气去帮绿色的大个子。要是未记名死了,哥说不定得真的屠杀一次全宇宙。”

    没人见过韦德这样认真地警告人的时候,他看起来对别的什么都不在乎, 只将视线集中在未记名一个人身上。

    实际上未记名已经‘死’了,但没有人忍心去点破这个事实, 也都不想给不死的雇佣兵岌岌可危的理智再加一根稻草。

    韦德隔着玻璃看未记名躺在那张病床上, 花了极大的自制力才没有一刀劈碎这面碍事的玻璃墙。

    绿绿博士检查未记名的状态:他的心脏已经停跳了至少十五分钟。可是未记名的体温并没有下降, 也没有出现其他任何症状。

    “你真的很在意他,”娜塔莉亚对韦德说,“我从没看见过你这样, 说三句话不带一个黄色玩笑。”

    “哥还没说完三句话,”韦德稍稍冷静下来了,反驳道。

    “那现在已经三句了。”娜塔莉亚跟韦德并排站立,也看着病床上的未记名,“今天是第三天?”

    韦德点了点头,单手握拳,砸在玻璃上。

    他不应该把这个当作理所当然:这种诡异的、每三天昏迷一次的状态。在未记名第一次失去意识的时候,他就应该去把那个罪魁祸首抓出来,打到他爸妈都不认识。

    “你们的进展很快,”娜塔莉亚指的当然不是直接本垒打那种进展——如果真是这样,这对韦德来说就是常态。她,或者说突击者全员,都震惊于韦德付出真心之快速。

    说是一见钟情也不为过,看起来稍微有些不太自然。

    “快吗?”韦德反问,“哥为了等一个跟哥一样疯的,等了几辈子了。未记名不只疯还能打,我们天生一对。”

    假使每一次死亡都算作一辈子,那确实是很多辈子。娜塔莉亚竟无言以对。

    “他对你说什么了吗?”娜塔莉亚看见趁着韦德不注意,布鲁斯从一个隐秘的角度对自己摇了摇头,心下一沉,问道。

    “他说...”因为极度紧张暂时停止运转的记忆重新运作起来,韦德突然想到未记名最后急切地留下的那句话,“他说他要‘下线’一会儿。”

    还让自己别担心。

    “他这种状态也许是暂时的,”娜塔莉亚立刻将‘下线’这个过于具体的词记下来,“我想我们得等到明天早上,他的昏迷周期一般都是十二个小时吗?”

    未记名让他别担心。韦德听不太清娜塔莉亚在说什么,只有一种滑稽的、令他想要大笑的冲动骤然涌上来。

    韦德笑出了声,沐浴在其他人看神经病的眼神里,毫无顾忌地笑,笑得弯下腰去,拿手捂着肚子笑。他还挺想拔出手/枪来,用自己的脑浆子装饰一下这个房间,后来才想到未记名不喜欢他自杀。

    但是未记名不负责任地留下他一个人在这里,韦德阴暗地想。

    ‘别担心’。太有意思了。

    未记名提前醒了,大概在十一点半的时候,甚至还没到午夜。

    未记名的身体状况并不是循序渐进恢复的,前一秒,除了体温之外,他的所有体征都显示死亡;后一秒,仪器骤然发出响声:他的心脏开始跳动,还跳动得十分健康。

    呼吸、血液循环、大脑活动全部在一瞬间重新启动。他睁开了眼,完全没有昏迷好几个小时的病人应该有的虚弱感。

    “你的心脏停跳了三个小时又十九分四十七秒,”绿绿博士通知他,看未记名的眼神已经从看正常人,变成了看有可能的实验体。

    “哦,那一定是因为你们这边网速太慢,”未记名给了绿绿博士一个‘反正你不变绿也打不过我有本事来抓我啊’的眼神,“韦德呢?”

    这次韦德真的撞碎了治疗室的玻璃,他是被娜塔莉亚一脚踹进来的。

    绿绿博士极有眼力见地离开了这个修罗场,和其余的突击者们一起。

    未记名坐在病床上,注视着韦德。他没有开口说话。

    后者站稳脚跟,却并不急着上前来,或者说他完全没有动弹,用一种极其陌生的眼神看着未记名。

    未记名向他伸出了手。

    韦德几乎是扑了过去,强制性地吻上未记名的嘴唇,他惊讶于自己居然还记得将面罩胡乱扯起来。

    他想狠狠咬下去,尝到鲜血的味道为止,撕扯、咬噬。他也想要未记名咬下去,只有那种疼痛才能让他感觉活着,两个人都活着。

    但事实上他只是叼着未记名的下唇,用牙齿细细研磨。

    很软,温热的鼻息有点急促,未记名还带着些苍白的脸上涌现出点红色。

    因为未记名自己咬出来伤口才刚刚愈合——上回在邪恶组织那里的伤口,还能稍稍感觉到跟原本的触感不太一样。

    未记名没有像自己一样的愈合能力,韦德一遍遍提醒自己。对自己来说只是几秒就能愈合的伤口,在未记名身上就要一个星期。

    那神奇的医疗包或者绷带并不能改变这个事实。

    “嘿,韦德,我在这儿,”未记名推开他,直视他的双眼,“我只是下线一会儿,别太担心,你快把大厦都给拆了。”

    “要是你死了,哥得从哪儿再找个小疯子来陪哥一起浪啊?”雇佣兵认真地说。

    “对不起,”未记名有点不知所措,就像他在拥抱中也不知道该将手放在哪里一样,“我不...我不知道会这样,它只是这样发生了。”

    “我要去宰了那个给你下毒的蠢货,他正式惹到雇佣兵爸爸了。”

    “这个可能有点难度。”未记名想到了所谓的‘重新登录服务器’时,他看到的景象。

    他好像在一条河流上漂浮,水是温暖的橙色——或许不能说温暖,因为它的温度与未记名本身一模一样,导致未记名几乎感觉不到这些液体的存在。

    他顺着水流自然地漂游。

    然后他看见了一颗心脏,从心脏中流淌而出无数这种橙色的支流,它们交汇、分岔,蔓延进无边的黑暗中,勾勒出玄妙的结构。

    心脏也是橙色的,它有生命地鼓动跳跃。

    未记名记得他看见了一只眼睛,那只眼睛从心脏正中央睁开,直视着他,虹膜像是流淌的橙色火焰,本该是眼白的地方充斥了虚空般的黑色。

    那只眼睛只盯着他看了一瞬,但就好像看穿他的灵魂。

    未记名醒了。

    ‘更新包已加载完毕,祝您游戏愉快。’那行白字这么说。

    未记名不知道它修复的两个bug到底指什么,这或许得靠他自己去探索发现。他稍有些期待三天后的那场游戏了。

    然而这注定不是个能让大家都好好休息的晚上,被雇佣兵搞得心力憔悴的突击者们坐在客厅里,接到了来自异能者领袖的通话请求。

    “先生,是异能者教授的通讯。”维斯提醒道。

    很显然,已经这么晚了,他的电话只可能是关于那一对异能者姐弟的。维斯自动接起电话,选了免提。

    “晚上好,脑阔腾,”队长打招呼道,“鉴定结果出来了么?”

    “是收废铁。”脑阔腾教授的声音带着点奇怪的转音,好像是强行压抑着笑意。很难想象温润的教授也会有这种表情。

    幸好这不是视频通话,不然突击者们就将和电话那一头的教授的助手一样,有幸见识到教授一边肩膀不停颤抖,一边极力发出镇静的声音的样子。他快笑疯了。

    “谁?”安东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脱口而出。

    “脑阔腾教授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性指的是收废铁的异能者激进派领导人。”维斯给出了睿智的意见。

    “那个金属系异能者是他们爸爸?!”

    和金门大桥过不去的这个变种人堪称逆天的能力,简直就是安东·金红的噩梦。

    安东的名号里面可都带着钢铁两个字。

    拼爹失败。安东·金红一直觉得自己的发明家爹够酷炫,但是现在,他真心觉得自家老父亲比不上别家那个收废铁的。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君不知扔了1个地雷

    朱颜易老扔了1个地雷

    祸鸠往作者的?$裆里扔了1个地雷

    只是南瓜扔了1个地雷

    魏蜀浮生扔了1个地雷

    太姬扔了1个地雷

    君子意扔了1个地雷

    云锦君子如风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