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地求锅[综英美] > 44、佣兵不是你想当
    44 佣兵不是你想当

    享受五险一金的前提条件就是得准时上工。

    第二天早上, 头痛欲裂的未记名蜷缩在床上, 一点都不想去接黑帮老大的电话。他动动腿,就把身边的雇佣兵踹下了床。

    “韦德, 接电话。”未记名抱紧被子,一动都不想动。

    雇佣兵认命地打开手机。

    “歪,这里是未记名,”他大喘气了一下, 才继续说道,“的男朋友雇佣兵!你好, 纽约市友好的邻居雇佣兵为你服务!”

    现在的年轻人生活真开放。地狱厨房的黑帮老大摸了摸脑袋,有些摸不着头发。

    “雇佣兵,”黑帮老大问道, “未记名呢?我这里有一单生意。”

    “噢, 那今天大概是你的幸运日, 雇佣兵夫夫组合买一赠一优惠现在开始啦,”雇佣兵兴高采烈地说,“买一个未记名, 赠送一个雇佣兵爸爸。”

    “我需要你们替我杀一个人,”黑帮老大说道, “我的助手会把大致坐标发过去, 你们要协助的小组已经在路上了, 请务必加快速度。”

    真新奇,他们要‘协助’的小组。

    接到坐标,雇佣兵把未记名从床上拖起来, 一人叼上一块专业反派友情提供的吐司,坐在餐桌边上,看专业反派调整洗脑战士的机械臂。金属做的手臂并不会受伤,但实际上也更需要保养。

    缺少专业工具,专业反派只能隔几天就帮洗脑战士检查一下手臂的机能并作出微调。

    未记名喝下一杯咖啡,还是感觉不怎么好,整个人都趴在桌子上,表现出宿醉后的软萌状态,天知道雇佣兵只是灌了他一杯威士忌而已。

    雇佣兵于是接收了两道谴责的目光,持续时间是整个早餐。

    如果跟别人说,昨天晚上他真的只是和未记名一起睡觉——睡在同一张床上,连衣服都没脱那种——大概会有两种后果。

    一是洗脑战士式鄙夷:这种鄙视的目光大概包括了‘你还是不是男人敢做不敢当’的意味。

    二是专业反派式惊恐:这种惊慌的目光大概包括了‘雇佣兵是不是疯病加重了我赶紧给疗养院打电话’的意味。

    当然,唯一能解释清楚现状的未记名,连上床到底是什么意思都未必搞得明白。

    他们两个还是坐那辆计程车去坐标地点。

    雇佣兵暂且和未记名分开走:按照他的说法,‘哥要是不好好接几个私活,怎么买得起钻戒来跟小甜心求婚呢?’

    未记名也忘了昨天在酒吧,雇佣兵到底接下了几个任务。他觉得比起突击者联盟,解决这样一个接地气的任务确实不会有什么危险。

    唯一造成障碍的是未记名没有拿到目标的照片或者住址,因为他的第一个任务是个连环杀手,看起来现在的黑帮老大也流行造福社会。

    未记名在出租车上特意谷歌了‘连环杀人’这个单词,看完定义之后,惊叹于居然有人闲到下了班不休息、还去杀人,特别是杀得这么有规律。毅力很不错。

    杀人很累的,尤其是还得想办法隐藏行踪的情况下,未记名对此深有体会。

    这大概就是把一件事当□□好,和将其当做工作,导致的动力上的差异了。

    这个杀手喜欢在公共场合作案,采取的方式是割喉,看起来很享受这种在群众聚集场地造成恐慌的感觉。

    作案地点在地狱厨房。

    未记名不合时宜地想到了守护者,和他针对黑帮老大的警告。

    不过这位盲人律师好像对自己有什么误解,以至于促使他认为自己绝不会选择和黑帮老大合作。

    这次这位义警也一时半会儿之间没法找到这个连环杀手了。

    黑帮老大给的资料上说明最近的一起案件发生在地狱厨房唯一的天主教堂,凶手在弥撒时杀死了一名退役军人,由于行动隐秘,居然没有人看见他的脸。

    来自匡提科的行为分析小组已经介入调查,他们早上就到达了现场,比未记名还早一两个小时。

    行为分析小组隶属美国联邦调查局,国家暴力犯罪分析中心。行为分析师是根据犯案现场的各种线索,利用科学分析嫌犯心理,描绘其特征,从而达到为缉捕罪犯提供作战保障的目的。

    这个小组的效率高得可怕,案件破获成功率趋近于百分之百。

    黑帮老大当然也友情提供了小组的资料,未记名兴致缺缺地翻了一遍,发现除了一个叫做戴瑞克·摩根的身手很不错之外,好像并没什么值得在意的战斗力。

    按照小组的时间表,现在他们应该已经在调查作案现场,作出初步侧写、来预估嫌疑人的年龄和其他特质了。

    未记名让出租车停在教堂对面的公共停车场内。这栋建筑一共五层,未记名在三层就能完美地看见每一个出入教堂的人。

    现在媒体已经包围了整个建筑,闪光灯对准教堂门口拉起的黄色警戒线。

    神父在门口与一个中年男子对话,未记名见过这人的照片,是行为分析小组的戴维·罗西探员。

    未记名在考虑自己的‘协助’方式。他觉得自己应当近距离观察这个杀手的作案方式,从而考虑应该如何对付他。

    但是黑帮老大虽然在警局中眼线众多,能偷取重要档案出来,但要在其中莫名其妙地加入一个编制,还是不太可能。

    未记名权衡利弊,觉得自己应当稍微伪装一下再去观察。至于破案、找出罪犯这种事情,他完全相信行为分析小组的专业水准。有黑帮老大的暗线,他对调查进度了如指掌。

    反正最后就是指哪儿打哪儿呗,这个未记名在行。

    他摸出裤兜里震动的手机,接起电话。

    “下午好,助理先生,”未记名听见黑帮老大助手的声音从电话那边响起,于是笑着打招呼道,“任务有什么变动么?”

    电话那头好像有些空旷的回音,感觉对面是个较大的空间,就比如说一个停车场。

    这个停车场。

    “并没有,我只是来——”

    助手作为一个自视甚高的文职人员,最喜欢的行事方式是威胁对手。背后隐约有脚步声由远及近,未记名想他大概知道来人是谁。

    未记名数着脚步,在助手能说出最后一个单词之前,就迅速转身,一把握住对方拿枪的手,强硬地将它扭到背后,拿手机的右手顺势接住了因为对方手掌脱力而掉落的手/枪。

    黑帮老大的助手从刚才开始就在他背后,未记名很不能理解他这种行为:这是在耍帅呢,还是在卖蠢呢?

    或许只是嫌话费太多用不完,所以隔着五十米也要打个电话?

    他觉得自己还是不能把现任老板的好基友欺负得太惨,于是放开对方。

    “一个军师型人才,非要往战斗人员面前凑,”未记名叹了口气,把手/枪卸掉弹夹后,倒转握着、还给助手,“助手先生,您是缺心眼呢,还是压根没智商啊?”

    “其实我是来警告你,”助手整理一下领带,笑得十分衣冠禽兽,“那一组侧写师十分专业,你最好不要暴露了。”

    “唔,知道了。能告诉我为什么一个黑道龙头,会这么抵触一个制造恐慌的杀手吗?我以为他应当喜欢这个。”

    “恐慌可以是好事,但无目的的恐慌不在我们计划之内,”助手不屑地说道,“在黑帮老大先生的城市里,这些小老鼠需要得到教训。”

    所以不满足于让杀人犯进监狱,要雇佣未记名来直接把他弄死,以儆效尤。

    未记名继续举着战术望远镜观察地形,突然,他好像看见了一抹艳丽的红色。

    红烟从前面那栋楼背后升起来,如果不是有人大白天在城市里燃放信号弹,那就是——

    “你帮我架个枪——”未记名习惯性地说道,可一句话还没说完,他就瞥见了助手手中那把少了弹夹的手/枪。

    算了,这个战五渣。未记名鄙夷地摇摇头。

    “你等我一下,”他把望远镜塞进满头雾水的卫斯理手中,直接翻过三层楼的栏杆,一跃而下,“我去捡个空投就回来。”

    教堂门口的罗西探员没有看见未记名翻身下楼的动作,但是他确实一眼就锁定了这个朝教堂走过来的年轻人。

    他穿着简洁、但哪一件看起来都不像便宜货色,打扮普通、融入人群,唯一突出的大概是腰间那一条明显是军用的实用腰带。

    幸亏出门前未记名将枪套卸下,也没有携带热武器。

    罗西只觉得这个年轻人走路的姿势很像军人,随时都能开始冲刺的那种防备姿态,但同时又没有军人那种走路格式化的严谨感。

    看起来二十多岁,但是他长得实在超过一般人水准。这么惹人注意的长相,不应该能做到不给旁人留下印象,不符合侧写。罗西转开目光,想道。

    *本来案件发生的地点是罗德岛州的普罗旺斯,我把它挪到了纽约,这样比较方便融入剧情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向南迁徙的猫扔了1个地雷

    -kin-z-扔了1个地雷

    祸鸠往蜘蛛战服里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