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地求锅[综英美] > 45、套马格南的汉子
    45 套马格南的汉子

    .338拉普-马格南步/枪弹, 在超过1300米距离下仍有极强的杀伤能力, 射击精度由于其有约的抗风偏能力比其他子弹更高。

    是比金子还贵的马格南啊,未记名小心地将二十发子弹装进背包。

    为菲斯克工作的又一个好处是他随时能得到需要的补给, 就比如说一个可以容纳拆卸之后的awm狙/击/枪的琴盒。

    比起其他栓动狙/击/枪,awm体积更小、重量更轻。未记名当然知道菲斯克完全可以提供诸如巴/雷/特m82a1,tac-50之类的狙/击/枪,但他本身已经使用习惯了awm, 如果要换用别的枪支,准度一定会受到影响。

    这一把awm的出现完全改换了未记名的计划。他不再考虑近战解决嫌疑人, 并没有这方面知识的他难免在现场留下痕迹,比如打斗中刮擦到留下的血痕之类。

    如果是远程狙击就好办得多,避免了很大程度上在现场留下dna的可能性。

    他心情愉悦地背着那个琴盒, 绕回教堂正门。

    媒体已经陆陆续续离去, 大约是跟着探员的车辆去受害人家属的家了, 教堂重新回归了平静,就像它应该是的那个样子。

    正午十二点的钟声响了。

    “神父——”未记名看见穿着黑色长袍的宗教人士正要跨入门槛,出声道, “请等等!”

    “先生,教堂的大门今天恐怕不得不对所有人关闭了, ”神父歉疚地说道, “您一定听说了这里发生的惨案。”

    “是的, 可是我实在是太需要帮助了,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我就觉得我什么也不知道…”未记名努力将神情调整得更无辜更迷茫一些。

    神父打量了他一番, 或许打心眼里不觉得未记名像是凶手的样子,心软道:“跟我来,孩子,注意不要碰到那些警戒线。”

    他们走进教堂,现场的取证人员还在做最后的收尾工作,未记名环顾四周,这确实是个很宏伟的教堂,如果不是地上那一滩还未擦干净的血迹,就是完美的朝圣之地了。

    这看起来是场彻彻底底的偷袭,放血的手法应该足够干脆利落,至少他没看见除了那一大滩血迹之外的血滴。

    凶手收手足够快,至少他离开的时候身上没沾上一点血。

    自己之后可以向这个人学习一下,未记名想到自己那无数件报废的白衬衣,仍然心有戚戚。

    “我的孩子,你有什么困扰?”神父领着他走进一个偏间,小心地关上房门,阻隔了未记名窥探犯案现场的目光。

    未记名有些遗憾地收回目光,现在他得临时编个故事出来。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直到他第一次认真看进老神父的双眼里,看见了真诚的担忧。

    前一天晚上醉酒之前的疑虑忽然就挣扎着浮出水面,促使他说出真话。

    “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他说,“她原本病得很重。昨晚她想要我帮她…”

    “结束她不幸的生命。”未记名沉思了一会儿,才挑选了不那么激烈的词来描述翠丝的愿望。

    “那么你这么做了吗?”神父的语调十分平静,他看起来甚至不怎么震惊于未记名的故事。

    未记名在思考,昨晚他将要扭断翠丝的脖子的时候都没有想那么多,但现在,在这位神父的注视下,他回想起翠丝绝望的语气还有颤抖的身体。

    他不太确定,那一支药剂是否仍然杀死了翠丝,至少杀死了那个脆弱的、天真的小女孩。

    “我做出了与她意愿相悖的决定,”他最终回答道,“我不知道她是否恨我,那过程很痛苦。”

    “苦难是必不可少的一环,”神父安慰道。

    “大概吧,我已作出决定,却没有勇气再回去看她一眼。”

    未记名并没有要坐很久的意思,只是几分钟功夫就起身告辞。

    他真心地有些感谢神父,能够聆听他的疑问和纠结。

    神父一路将他送到教堂大门。

    “神父,我读到杀人的人会下地狱,是真的吗?”未记名稍稍停顿,在教堂门口回头看神父,他整个人都沐浴在门外投射进来的阳光中。

    光线吞没了他的身影。

    “你知道,我有一个旧识,他也问过类似的问题,”神父答非所问。

    “那很好,”未记名没有追问,甚至没等神父回答,干脆地转身离开,“我希望他能上天堂,他至少值得这个。”

    未记名有一半确定神父提起的这个旧识,就是每天晚上穿着红色恶魔套装、在地狱厨房跑来跑去的那位义警。

    谁能想到,地狱厨房的恶魔,居然是个虔诚的天主教徒呢?就像任谁也想不到恶魔是个盲眼律师一样。

    未记名走出门去,恰好与罗西探员擦身而过。后者盯着他的背影几秒,才回头,加快脚步走到刚才未记名站着的大门旁边。

    “刚才那是?”罗西探员问道,“他是常来教堂的人么?”他不觉得神父会随便将陌生人引进刚发生了凶案的教堂。

    “不,我今天第一次见到他,他很需要主的指引。”

    罗西送走神父,俯身看了看未记名刚才扶着的门框,木料光滑。

    “能请你把这个门框上的指纹取样吗?”罗西探员喊来一边犯罪现场调查的警员,问道。

    回到警局,罗西特意将未记名留下的指纹交给警员,要他们加紧速度、首先分析这个。

    小组的技术支持佩内洛普·加西亚按照罗西的要求,从附近的摄像头画面中翻翻找找,勉强才找出一张未记名的侧脸照。

    教堂周围可以说是地狱厨房的治安勉强还算不错的地方,摄像头的密度着实不太低。

    按照罗西和神父的陈述,未记名至少在教堂附近打了两个来回,只留下半张照片实在不合理。

    除非是他有意识地躲避摄像头,如果不是通缉犯,很少有人会有这种意识。

    可除此之外,他闯入有联邦探员的地方一点也不心虚害怕,坦然自若得很。

    况且未记名即使是在这张模糊的照片里,也显得足够自信,不符合侧写中嫌犯自卑的特点。

    正是由于这一点原因,罗西才没有在打个照面的时候就把未记名抓起来。

    “他不符合我们的侧写。”艾米莉·普兰蒂斯探员皱眉看着那张并不太清晰的照片。

    “我同意,”珍妮弗·让热,小组的公关负责人兼侧写师赞同道,她对照片做了个夸张的表情,“如果我看见这样一张脸,别说五分钟之内,这一整天我都未必能忘记。”

    确实,无论是面容还是独特的气质,未记名都很难泯然众人。

    “他或许不是嫌犯,但是如果说这是巧合未免太过牵强,”小组组长亚伦·霍奇纳冷静地说道,“他在作案现场出现、与神父讨论生死的问题。加西亚,指纹识别系统怎么说?”

    “没有匹配,长官,”电话那头的黑客天才加西亚说,“这个人没有任何犯罪记录,干净得很。”

    有一队巡逻完回来交接的警员路过会议室,其中一人不经意间瞥到白板上订着未记名的侧脸照,神色一凛,脚步加快了几分。

    他告别同伴,一个人走到走廊里较隐秘处,确保周围没有人听得见他之后,取出手机。

    “我们的狙击手被盯上了,”警员拨通电话,突然,有谁拍了拍他的肩膀。

    私下给菲斯克通风报信,所以十分做贼心虚的警员猛然回头,差点没拔出配枪来。

    “没关系,‘你们的狙击手’自己能处理。”未记名笑着后退一步,举起双手表示自己的无害。

    “你来这里干什么?”警员疑虑道。

    他开始怀疑老板找的这个人是否靠谱。

    “戴维·罗西探员好像在教堂落下了什么东西,”未记名笑道,“我只是在尽到一个好心人的职责罢了。”

    他手上抛着一个精致的打火机。

    行为分析小组觉得自己见过各种疯狂的景象,但刚才分析着的可疑人物突然出现在会议室门口,这还是有点超出了他们所能想象的范围。

    “请问戴维·罗西探员在吗?”这个身份不明的年轻人笑得人畜无害,“他在教堂落下了东西。”

    仅仅是为了一个打火机,这人根本就不应该能够进到警局来。纽约警局的警力难道都去隔壁家甜甜圈吃甜食了吗?

    警局里除了警察和犯人之外,还有一种身份,方便伪造、又不需要被戴上手铐,还能近距离接触探案过程。

    读纸质文件和亲身参与探案,所获得的信息是不可比较的。至少在出门追捕嫌犯之前,总不可能还要花几小时写一份报告。

    为了使自己的工作简单化,未记名现在是——

    “纽约警局平民顾问,昂诺恩·威尔逊,很高兴认识你。”未记名笑着展示证件,他走进会议室,一眼就看见了墙上自己的照片,“哦,我猜你们已经认识我了?”

    作者有话要说:  阿烟这几天课业很重。为了保证日更三千,评论就不一一回复了。为表歉意,一章抽取20条评论发红包

    未记名的cp暂时休假;大概49,50章左右回来,会带来一个大惊喜。

    先走剧情,走完我们好好吸一吸这一组可爱的探员。

    感谢:

    洛佩尔扔了1个地雷

    还有感谢给气人安卓扔雷的:

    烟月紫扔了1个手榴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