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地求锅[综英美] > 60、教授的新欢旧爱
    60 教授的新欢旧爱

    “好巧好巧, 我也正需要你们这样的雇主(的钱), ”未记名笑了起来。

    “一千三百米没问题?”

    “没问题,”未记名点头确认, “但是我要求自带枪械,我相信你们能帮我渡过海关。”

    这确实是个怪癖,在狙击手中却并不少见。通常这些杀手们都会配备自己常用的狙/击/枪,因为配置熟悉的缘故, 精度会比新枪高上很多。

    莫兰果然应承下来。

    “合作愉快,”未记名再次与莫兰握手, “现在你可以把那杯酒喝掉了,我听说浪费可耻,会被人打。”

    于是未记名与莫兰达成了共识, 后者表示佣金金额完全不是问题, 只需要一个靠得住的狙击手, 百分百听从指令的那种。

    只要目标不是死侍,未记名对这件事一点儿也没有心理压力。

    “韦德,我得去英国一趟, ”他给死侍打电话,“你什么时候回来了不用急着找我——只是单任务, 听起来很方便的。”

    “嘿, 行, 小甜心注意安全——这次回来哥给你带四只礼物!”

    死侍那边的信号好像不是很好,未记名知道可能他又潜入什么地下基地去了。但是那边好像没什么敌人,信号能联通的时候, 能听见那边空旷的空间产生的回音。

    没什么危险就好。未记名希望死侍以后不要在潜入任务的时候再接电话了。

    在收到未记名的资料之后,泽莫对塞巴斯蒂安·莫兰做了深入调查。

    他是英国前陆军上校,被称为军队中最杰出的狙击手。很难想象为什么这样一位军功显赫的上校会选择退役。

    退役之后,他的行踪就被人完全抹除了。泽莫多方打听,只隐约听说英国有一位被称为‘犯罪界的拿破仑’的罪犯领袖,谣传莫兰就是他的二把手。

    莫里亚蒂自称咨询罪犯,为各种想要犯罪的人提供方案。他的犯罪网络错综复杂,就像一只在英国织好了网络,蹲守在家中等猎物送上门的大蜘蛛。

    比起陆军上校为罪犯雇佣、变成杀手,更难想象的是为什么英国最好的狙击手会跑到美国来,在雇佣兵酒吧里试图找到另一个狙击手。

    总不可能是为了建个同好交流qq群吧?

    未记名思考了一下,除非莫兰在这几年里将狙击技能忘了个精光,他手上的任务一定需要多人同时在不同地点执行。

    不论是个事关大英政府的阴谋,还是纯粹是为了有个小伙伴在打猎的时候蹲守树林子里两个狐狸洞,未记名表示有钱好说话。

    泽莫还警告他,除了想要雇佣他的这位咨询罪犯之外,伦敦还有一位咨询侦探,夏洛克·福尔摩斯。

    比起罪犯,侦探就高调得多,泽莫甚至向未记名展示了一个博客,据说撰写人是侦探的助手,里面写了许多他们解决的有趣案件。

    未记名觉得这种高智商事件并不太适合他。

    但他很快注意到,伦敦的媒体好像对咨询侦探不甚友好,最近一直在抨击这位福尔摩斯先生才是所有罪案的主导者,成为侦探不过是个障眼法。

    未记名翻看着泰晤士报的首页新闻,只有一个简单的感叹。

    这侦探脸真长。

    所有了解背景资料的举动都是为了在任务出岔子的时候能及时撤离,尤其是当他远在伦敦,对当地情况完全不了解的时候。

    至于他的雇主莫里亚蒂先生到底想做什么,这个任务又和咨询侦探有什么联系,未记名并不太在意。

    他只负责杀人,善后交给雇主去处理就好了。

    第二天,按照约定,未记名准时来到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

    未记名拖着死侍的爱心粉色行李箱,差点没把莫兰吓到失智。

    他觉得这些美国佬怕不都是不太正常。幸好未记名的颜值过关,站在原地就算拖着个亮粉色行李箱也还能入——

    莫兰觉得他错了,错得离谱。

    看见行李箱上的亮粉hello kitty图案之后,他觉得自己的眼睛能瞎。对不起老板,我的狗眼已瞎,可能没法狙击你的目标了,现在回去再雇佣一个狙击手还来得及吗?

    也不知道莫兰有什么手段,未记名背着他装着awm的琴盒径直过了安检。他再一次见识到远在英国的这位咨询罪犯有多手眼通天。

    每一次坐飞机都有种想跳伞的冲动是真的,尤其这次还是架客机,看着底下的地形,未记名一路都在计算到底应该跳哪儿比较容易。

    当然不能真跳。

    邻座的莫兰看着未记名八/九个小时没有合眼,不禁感叹他真是个敬业且警戒心强的雇佣兵,心中好感度有微小上升。

    英国,未记名还从来没去过。实际上除了索科维亚那次,他还完全没踏出过纽约,别说坐上八/九个小时的飞机去大不列颠了。

    比纽约又要冷一些,而且伦敦常年下雨起雾。未记名披上一件浅灰色毛呢大衣,整个人的锋芒都因为这种柔和的色调收敛了不少。

    伦敦的雾确实很重,只是在雾中走了一段时间,毛呢风衣就因为水汽又重了。未记名想到了雾天地图。

    来机场接莫兰和他的也是一辆计程车,这让他不由好奇,是否死侍是跟英国人学的坏习惯,才天天包一辆计程车到处跑。

    这处公寓看起来十分普通,一点也不像是‘犯罪界的拿破仑’会居住的地方。

    可是冬兵住的地方也十分接地气嘛,未记名这样想。人家是活了快一百年的超级刺客。你说是犯罪界的首脑比较稀有,还是活了一百岁、看起来仍旧年轻的刺客比较少有?

    公寓的装修低调,但是看得出每一件摆设都价值不菲,这一风格看得出是承接自公寓的主人。

    “啊,你好!”詹姆斯·莫里亚蒂坐在窗边的扶手椅上,一身简洁的定制黑西装。他跳起来迎接未记名,好像真心实意地十分高兴。

    他个子其实并不太高,甚至比不上未记名。身上也没有想象中黑道大佬该有的压迫感,整个人如果硬要描述,那就只有一个字:疯。

    行为举止格外轻浮,一举一动都像是在开玩笑,双眼中盛满了可以称得上‘天真’的残忍。

    任何残忍到不可思议的事情对于这位罪犯来说都是一笑而过、随意做出的决定。

    “你好,我是未记名,”未记名弯着眼睛也笑了,他听说在对话的对方高兴的时候,他也应该适当地表现出同理心,才更像普通人。

    褐色发丝看起来十分柔软,碎发散落在额头上,给人感觉无害极了。蓝眼睛里盛满笑意,一点也不是勉强自己硬撑着的。

    不,一点都不普通人。站到莫里亚蒂背后的莫兰先生整个人都不太好了,他看看也笑得人畜无害的未记名,又看看自己十分愉悦的老板。

    一般来说,当老板笑的时候,对面那个人都会哭。可显然未记名也不是什么正常人。

    莫里亚蒂显然也想尝试一下让未记名哭出来。

    “你可爱的小朋友翠丝,”他说,“希望你还没有忘记她?她现在身价可贵啦。”

    “?”未记名眨眨眼,“她去踢足球了?”

    莫兰忍不住从嘴角漏出半声闷笑。

    “我听说有三家研究机构在抢她呢,最好让她走夜路小心些,”莫里亚蒂笑道,“当然,她还得好好感谢你才行。如果没有你那管血清,一个小变种人是绝对不会价值这么高的呀。”

    如果换做任何人在这里,可能都会忍不住想要把莫里亚蒂打上一顿。

    然而——

    “一个活着的研究体好过死去的尸体,这样我和研究所双赢。这个词是这么用的吧?”未记名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这问题简直不能更蠢。他的目的是叫翠丝活下去,归根究底不过是因为自己想这么做罢了。至于后续发生什么,关他啥事?

    未记名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一心求死的翠丝绝不会感激他,或许还会因为自己自作主张地为她增加负担而恨上自己。

    那有什么关系,恨一恨不会掉块肉:有谁要来杀他,他就杀回去,就这么简单。

    莫里亚蒂笑出了声,听起来真心地十分高兴。

    双赢其实完全不是这么用的,但是未记名实在是太合他胃口了。如果不是夏洛克还在,莫里亚蒂觉得自己简直可以将未记名当做新的对手。

    不过,或许合作伙伴会更精确。

    比菲斯克有意思,有意思太多了。那个一门心思伪装成慈善家、口口声声‘拯救纽约’的伪君子,怎么有未记名这样道德感完全缺失的宝贝雇佣兵啊。

    想挖他跳槽。

    这简直太妙了。

    作为背景板的莫兰产生了一丝危机感:老板是不是又找新欢了?

    作者有话要说:  我最喜欢的人物是莫校没错了。

    军人的钢铁意志和罪犯那种亡命天涯的感觉结合起来

    太萌了,太萌了。

    配上电视剧里面软软的教授简直萌出血。

    你和教授在一起吧。

    感谢:

    冷酷杀手谢小俞扔了1个地雷

    wednesday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