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地求锅[综英美] > 65、长得丑有时候
    65 长得丑有时候

    夏洛克的眼睛一瞬间亮起来。魔法, 这个概念从任何角度来看都远超过日常无聊的杀人案件。

    他的大脑立刻全速运转起来, 分析欧洛丝给出的一点信息:地球也有成体系的魔法?他此前从未注意过这一点。当然,那些街头艺人的拙劣把戏绝不可能是真的——

    “这实在令我好奇, 或许可以称作我的‘神明观察实验’,”欧洛丝注意到夏洛克的反应,心情骤然明朗。

    就像她计划的人类行为观察实验差不多。

    果然夏洛克是兄弟两人中比较讨欧洛丝喜欢的那个,两个人的思维模式都更加接近。

    “但他远在纽约, ”麦克罗夫特不得不出声,试图打断欧洛丝和夏洛克危险的思维走向——他无意干涉美国境内的超能力者, 这或许会造成更严重的外交问题。

    “他昨天或许还在纽约,但显然英国更讨他喜欢,感觉荣幸吗?”欧洛丝切换了视频界面。

    这次是一张模糊的街拍照片, 背景里一个熟悉的男人依旧握着手杖, 站在特拉法加广场*中心, 仰头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麦克罗夫特握伞的手一紧。

    “麦克,”欧洛丝现在就真的像一个在向家人讨要糖果的女孩子,“能帮我个忙吗?”

    麦克罗夫特·福尔摩斯知道这颗糖会被淬了毒/药送回来, 但他确实无法拒绝这个计划。

    尤其是当这个危险分子现在就在英国境内——

    大不列颠并没有那么多超级英雄,甚至连变种人也不是太多。虽说他早就知道‘圣殿**师’的存在, 也没有保证地球的法师就能对抗这个明显是敌人的存在。

    于是他不得不从兜里掏出一颗水果硬糖, 递给欧洛丝。

    “我们走吧?”欧洛丝拽着未记名, 一阵风似的出门了。

    就真的像‘东风’一样。这种拿到想要的东西就走的风格,跟夏洛克怎么一模一样呢。

    麦克罗夫特甚至没注意到她是什么时候解开了警戒系统。

    伦敦,某家角落里完全不起眼的酒吧。

    “你好, 我是未记名,”未记名接近了酒吧吧台边坐着的男人,后者依旧穿着长风衣、披着墨绿围巾,手杖却已经不在手中了。

    虽说看起来很休闲,未记名却一点都不能小看这个不知名的男人,抑或按照欧洛丝的比喻,这位不知名的神祗。

    而且未记名觉得左胸腔中那个正在鼓动的器官好像能感知到一股牵扯力,让他整个人都不太舒服。

    权杖就在这附近,他冥冥之中就有这种感应。不止如此,未记名甚至有种想把那柄权杖抢过来的冲动。

    除非他不要命了,才公然这样做。

    走神在现实中其实只是一秒钟也不到的时间,男人正回过头来看着他,绿色眸子里盛满了漠视和轻蔑,好像下一秒就会说‘滚啊’。

    但在目光落在未记名身上不过一瞬之后,他突然挂上了一副友善的笑容。

    “你好,我叫洛基。”

    笑意不及眼底的低级错误绝不可能出现在诡计之神身上,温和的意味像波纹晕染开来,很快浸满了他的双眼,甚至连虹膜的颜色都不像之前那么锋锐而有攻击性。

    若不是未记名确认自己绝对没有看错:之前对方确实充满了恶意,他简直就要以为他们俩是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好♂兄♂弟了。

    酒吧的电视上正在播报纽约那场外星人入侵。

    哪怕平时英国的民众再怎么喜欢嘲讽美国佬,在这种大灾变之下,除了同情和恐惧也不可能有别的情绪。

    洛基注意到未记名在看新闻,实际恨不得立刻砸了电视,好不被提醒到自己堪称屈辱的失败。好在这次入侵并不算他本人亮相的行动。

    宇宙魔方——用来打开传送门的那个立方体——不知去向,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他必须取得魔方。

    这次神盾局使用魔方,本来不会打开空间通道,但是‘那一位’干扰了魔方的能量,为齐塔瑞军队打开传送门。

    这是洛基与他的交易条件,宇宙魔方换中庭的统治权。

    然而洛基失败了——虽然错不在他,但他并不认为‘那一位’会有多少耐心。

    作为九界数一数二的法师,洛基一眼就看出未记名身上有与宇宙魔方相似却不完全相同的能量波动,所以才屈尊降贵、愿意和一个人类交谈。

    ‘那真是太不幸了。’换做在他面前的是其他任何一个人类,洛基都会使用这样的开场白。但是这位诡计之神并没有这么说。

    因为未记名的脸上缺乏哪怕是一丝同情或者悲伤的痕迹。

    “你怎么看这个?”于是洛基平静地问道。

    未记名敲敲吧台,要看板娘给他来一杯果汁。

    “极差的战略部署,”他说道,“压倒性的力量却没能守住真正打开传送门的装置。”

    这不是一个普通人会知道的内幕,除非未记名亲眼见过那个装置。洛基对未记名更感兴趣了。

    一只蝼蚁,那也是有趣的蝼蚁。

    “我更重要的问题是,”未记名抿一口果汁,在调酒师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里道谢,然后转向洛基,“你为什么没有担任指挥官?我认为你会合格得多。”

    没错,洛基内心认同这个评价。齐塔瑞人的领袖‘他者’虽然战斗力不俗,在领军能力上远远比不过自己。他就只会领着军团横冲直撞,就像自己那愚蠢的兄长。

    当然,‘他者’并没有像索尔那种好到邪门的运气,自然难免失败。

    洛基当然不惊讶,也没有因为未记名点破了自己的身份而慌乱不安。

    事情朝着他预计之外发展,但他的能力足以从这里脱身。

    女调酒师将酒杯扣在吧台上,玻璃敲击木料,发出清脆的一声响。这声音本来不大,酒吧里却一瞬间安静下来。

    这显然是一群训练有素的战士——或者用中庭人的话说,就是特工。

    周围麦克罗夫特安插的特工们都站起来,开始有序地离开。很快,酒吧里就只剩下吧台后的女调酒师、未记名和洛基三人。

    靠在吧台里侧,刚才还殷勤地替客人调酒的褐发女人眨了眨眼,那种普通到令人忽视的气质一瞬间就从身上褪去,清秀但没有任何出奇之处的五官也在这一霎绽放出堪称魔魅的美。

    欧洛丝·福尔摩斯直起腰杆,褪去了伪装,重新从凡人的角色中回到她的王座上。

    冷静中混杂着疯狂,轻蔑中是对此世隐秘的憎恶。一个旁观者、天生的演员。

    这个中庭女人和自己是同类,欺诈和说服对她来说就是天性和本能。洛基现在才露出一点惊奇——不如说是恩赐般地感兴趣起来了。

    能娱乐神明,难道不是凡人最大的荣幸吗?

    “我在听,”他说道。

    不需要多问,既然现在他们没有立刻动手、甚至还清了场,那就绝不是把洛基当做不死不休的‘敌人’来看待。他也很难相信这样两个疯子会是那些‘正义使者’的一员。

    更像是要和他谈什么条件。

    果然,未记名连手中的果汁都没放下,欧洛丝更不可能突然之间爆发出什么根本不存在的战斗力来。

    “我们讨论了一下,很好奇你是不是真正明白齐塔瑞人失败的原因,”未记名说道。

    “因为它们过于弱小,”洛基不屑地说。

    英语中并没有‘它们’和‘他们’的语法分别,然而从他轻蔑到极致的语气,很容易就能听出他没将齐塔瑞人当做平等的存在。

    他们就是洛基工具箱中的一件器具,还是不怎么好用的那种。

    他和‘那一位’借给他的齐塔瑞军团并无什么同袍情义,甚至有些相看两厌。齐塔瑞人鄙视他不玩肉搏战,他也不屑于和这些脑仁没有颗瓜子儿大的低等种族说明智力的重要性。

    “不,因为他们太丑了,”欧洛丝沉痛地指出。

    洛基不否认齐塔瑞人长得…和他的审美有些偏差,不过这反正也不是他的军队,不然他是一定会大力度推行基础阿萨神术应用,致力于至少教会这些奇形怪状的生物如何弄出个人形假象来的。

    反观未记名这边,去掉死侍,颜值统统一等一——甚至连死侍毁容前都是个难得的帅哥,面罩一戴至少身材很不错。

    但这与齐塔瑞弱鸡们的失败有什么关系?

    洛基一抬头,看见穿着常人服饰,半点也看不出疯狂之色的欧洛丝和未记名,突然有所领悟。

    长得这么丑的齐塔瑞人,也只能搞搞引起公愤的大范围入侵了,要说自己最偏爱的潜入、刺杀、卧底,鬼才会交给他们。

    打又打不过,潜也潜不住,要你们何用?

    甚至还伤眼。

    *伦敦最著名的广场,南端是传统意义上的城市中心查灵十字

    作者有话要说:  the other:???你再说一遍我丑???

    阿烟:你丑你丑你丑略略略

    the other:咩爸!爸爸!他说我丑!

    咩爸:你确实丑…

    感谢:

    豆沙色的小喵喵扔了1个地雷

    l&w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