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地求锅[综英美] > 66、阔落不加冰谢谢
    66 阔落不加冰谢谢

    意识到齐塔瑞人输在伤眼的时候, 洛基有点庆幸自己长得还不错。

    然后一权杖敲在了从空间裂缝中踏出来的死侍头上。

    “小~甜心!”半边脑袋全是血迹, 死侍觉得自己可能得了脑震荡,但是这只是让他觉得自己完全喝醉了一样, 脚步摇摇晃晃。

    两个未记名的重影——三个。

    哇哦,他希望他脑子修复的速度能再慢一点。三个未记名,是三倍的快♂乐。

    洛基觉得红黑色的雇佣兵很有趣,就像个舞台上跳来跳去的小丑。

    下一个踉跄间, 死侍一矮身、这个‘小丑’即刻抽出武/士/刀,朝洛基拦腰斩过去。

    刀刃破空, 速度快到任何人都只能看见一道银光。近在咫尺的距离下,洛基背靠吧台、已经避无可避。

    武/士/刀丝毫没受到阻碍,划过洛基的身形。

    是真的一点也没有受到阻碍:刀刃割裂幻影, 原地的‘洛基’化为绿色光点消失。

    “对蝼蚁来说还算不错, ”洛·法师·会用法术·不是近战刺客·基的声音从未记名身后传来。

    准确说是吧台内侧, 欧洛丝身边。

    “嘿,哥建议你离那个人形大英政府家妹妹远一点,”死侍收刀、挽了个刀花, 停住脚步在未记名身边。

    “是吗?”洛基低笑一声,他比欧洛丝高出半个头, 后者又坚决不愿意穿高跟鞋, 身高差十分明显。

    神并不打算听从区区一个人类的警告。

    “你想要那个立方体, ”欧洛丝用平淡的语调陈述,“但你知道神盾局并不是任你来去的地方。”

    宇宙魔方。这个人类女人比他想象得还要聪明得多。

    但或许神会接受一个人类的提议,在利益一致的情况下。

    “合作愉快, ”洛基笑道。

    他隐隐觉得欧洛丝的眼神有点像浮空王座的那一位永恒泰坦一族的末裔,本名为萨诺斯的战略家。

    洛基给灭霸的定位是‘战略家’,而非‘宇宙主宰’、‘最强者’这种虚无缥缈的形容。这简单的定义来源于洛基看人准确的眼光。

    并非所有手持力量的人都能身居高位、或者获得成功。

    灭霸最可怕的地方在于他那似乎无穷无尽的智慧、和高到可怕的洞察力。欧洛丝同样拥有这两项特质。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甚至更可怕,因为没人会防备一个毫无战斗力的地球女人。

    或许欧洛丝就是有一种魔力,她能让任何人,现在包括一位邪神,不敢轻视她,但同时也能随时隐藏自己这种特殊之处。

    一切兜兜转转,好像又回到了颜值问题。洛基思维发散性地想到,如果灭霸不再是个紫薯精、而是长得还不错的普通人形,他的危险等级说不定还能再往上提一提。

    所以说,丑陋的高智商是真的要不得。

    又丑又蠢的齐塔瑞人其实并没有什么所谓了,反正它们蠢到看不出来自己丑。

    是不是想得太多?洛基从原地消失,作为一个法师,他总有随时随地在空间中穿梭的能力,他曾试图将这个技巧用于战斗,而非只是撤离。

    可惜阿斯加德是个注重实力的国度,他们并不太在意智慧的应用,魔法对他们来说是‘懦夫’的武器。

    真正的勇士应当高喊着德玛西亚跳出草丛,然后要么干掉敌人、要么去送几个人头。

    未记名对此十分不认同。在他看来,别说是魔法——那东西本身不就挺酷炫的——哪怕是个全程趴在麦田正中央一动不动,靠一把维克托冲/锋/枪吃鸡的老阴贼。

    那也是个好贼。

    洛基作为诡计之神,那是好贼中的好贼,贼子之王。

    未记名对这次合作抱有极高的期望。

    在此之前,他要回美国去去处理那四个冰冷的小礼物。

    死侍从位于西伯利亚的九头蛇基地找到了冬日战士。当然不是巴恩斯中士,而是他的其他四个战友。

    传说比他更致命的九头蛇刺客。

    ‘詹姆斯·巴恩斯会选择保守我们冰冻的小秘密么?’未记名今天早些时候这样问欧洛丝。

    他听说冬日已经渐渐开始恢复记忆,在他越来越经常去复仇者大厦之后更是如此。

    ‘不。’欧洛丝干脆利落地回答,她甚至没有停下刷手机上推特的动作。可能是三十年断网确实太过残酷、忙着统治谢林福德的时候也没空玩手机,她一接触到这种高科技产品就完全变成了个网瘾青年。

    巴恩斯会无条件地将所有事情告诉美国队长。

    尤其是当事情涉及到神盾局,这个多年以来与九头蛇作对的组织的时候。他内心的愧疚会阻止他隐瞒任何细节。

    她半点也不担心的姿态说明她一点儿也不觉得这是个劣势、或者是需要解决的问题。

    ‘没错,’未记名伸出食指指,轻轻点了点嘴唇,笑道,“他不会有选择。”

    他们并没选择隐瞒巴基,未记名不知道死侍是怎么把四个冰冻仓搬回公寓来的,但现在整整齐齐码在墙边的确实就是‘九头蛇的冬日战士’。

    们。

    泽莫的红皮笔记本终于排上了用场。显然所有冬日战士的‘控制口令’都是一样的。

    简单的公寓中是四个看起来并不太高科技、甚至有些老旧的玻璃质冰冻仓。死侍、泽莫、未记名和冬兵并排站着。

    “冬日,走吧,”未记名说,率先踏出门去,“我有点事要和你说。”

    其实巴基内心明白,未记名是好意要把自己引开,避免泽莫念洗脑词的时候波及到他。

    “叫我詹姆斯就好,”他看着未记名,之前还未恢复记忆时那些记忆中,这个雇佣兵好像并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以前的未记名要更‘无辜’一些,不是说之前未记名是个杀人会哭三天三夜的圣父白莲花,相反,那种天真从来不曾存在于未记名身上。

    唯一的改变,大约是未记名已经‘意识’到了自身与正常人是不同的。他已经认识到了、并完全接受了自己罪恶感的缺失,于是他变得更加危险且难以操纵。

    “好的,詹姆斯,”未记名从善如流,“实际上,我确实有一个请求。”

    这个‘请求’显然不会是件简单的事,不会像拿起枪来端掉十几个九头蛇基地那么简单。

    对史蒂夫·罗杰斯隐瞒真相。

    “我本可以动用‘那个’,”未记名叹口气,“但我并不愿意这么做,赫尔穆特也不。”

    再次使用洗脑词汇对詹姆斯·巴恩斯很不容易才勉强重塑的记忆,将会是不可磨灭的打击。

    巴恩斯欠泽莫一个人情。

    未记名保证他们对美国毫无敌意——甚至对神盾局也是。

    他们勉强达成了共识。

    “早上好,士兵,”泽莫手持红皮笔记本,看着冰冻仓慢慢打开,“汇报你的名字。”

    已经回到房间中的冬兵——詹姆斯·巴恩斯——微不可见地苍白了脸色。他认为自己将表情收束得很好,实际完全没有注意到金属五指已经陷进桌面中。

    泽莫没有看他,未记名也并没有将注意力放在他身上。

    这是句绝对的命令,却并不只指向单数的冬日战士。

    眼前四个冰冻仓一同开启,最先踏出仓门的正是‘冬日战士特别行动小组’的队长,他眼神麻木,动作带着丝机械式僵直的同时、又有无可置疑的力量蕴含其中。

    他来自二战时期的前苏联,自愿加入‘冬日战士计划’,成为九头蛇最令人闻风丧胆的杀手和武器。

    领导着这一支九头蛇历史上击杀目标最多的小队、他们被各国忌惮——冬日战士们甚至‘有能力一夜之间令一个政府崩溃’,这个记录来自于二战时期的档案,绝非九头蛇自吹自擂。

    而这些战绩都是在他们接受血清注射之前。

    掌控了这支小队,泽莫可以轻而易举地得到一切他想要的。但他现在只想要听到一个名字。

    这位九头蛇的刺客垂着头,像是并没有意愿要直视掌控者。实际上他也不应该产生任何可以称之为‘自主意识’的东西。他一板一眼地回答:

    “约瑟夫·安德烈维奇·特洛斯基。”

    “现在几点了?”未记名突然开口问道。

    “八点十七分,怎么了?”巴恩斯回答,他不太明白未记名突然之间的无厘头是要做什么。

    已经过了晚上八点,未记名眨眨眼,望向窗帘。百叶窗外面隐隐透入霓虹灯光,但显然并不能代替阳光那种强度的照明。

    ‘服务器正在升级维护中。’

    游戏开始前的倒计时并未出现,跳出来的对话框中是暗灰色的提示信息。

    今天本应开始的跑毒机制没有出现。

    暂时没有。

    作者有话要说:  服务器维护。

    维护完搞大事儿。

    收藏过万,非常感谢大家支持。

    我已经开始构思康纳酱的大纲了,到时候会准时开坑,请大家排队跳入,不要拥挤。

    感谢:

    橘猫警长扔了1个火箭炮

    eyeman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