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地求锅[综英美] > 73、某宝同款大长脸
    73 某宝同款大长脸

    越狱的囚犯一般不会再走廊中间搂搂抱抱。

    更不会在牢房里表演杂技——

    就比如死侍现在, 他几乎无聊得要开始高歌一曲了。不过为了未记名和泽莫的心理健康着想, 他只能把与威尔逊来一首合唱这种危险的念头无限期推后。

    显然,在摄像头惨遭未记名子弹招待之后, 神盾局的特工们首先采取‘堵住出口’的措施。

    根本就没有人会想到,这三个囚犯和他们的雇佣兵帮手压根哪儿都没去。

    并不是说他们期待可以这样玩一个小时的躲猫猫:未记名只是在为‘谈判’增加筹码。

    当一个人在某段谈话中,看起来处于绝对弱势的时候,另一方就更难听取建议、采纳观点——尤其是那观点听起来就像拙劣的、疯子才会使用的借口时。

    ‘看, 我们并不是囚犯,’未记名希望借由这次炫耀性的‘越狱’, 尼克·弗瑞能意识到在这场谈话中,力量的天平实际上并不如看起来那样倾斜到底,‘我们自愿待在这里, 因为我们希望与你对话。’

    这是一次豪赌, 利用凭空捏造的筹码与神盾局对峙的赌局。

    而现在, 他们大概需要缴纳入场费:说服托尼·斯塔克不要一炮崩了泽莫。

    首先到牢房来查看情况的,正是钢铁侠本人。他穿着战衣,连面罩都不愿意卸下来, 将警惕心提到最高。刚才未记名凭空‘变’出一把手/枪的情形,让人怀疑他还能拿出些什么武器来。

    “斯塔克先生, ”泽莫微笑着点头致意。

    在看见来人的金红色战衣的时候, 未记名就知道, 他们为自己争取到了时间。他后退一步,把谈话的权力交到泽莫手中。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或许是因为泽莫本人自带的反派光环太强, 这个世界的所有人好像都认为泽莫在三人中占据主导地位,而未记名和死侍只不过是他‘雇佣’或者‘寻找’到的盟友。

    误判。

    “上次——不,上上次我们见面的时候,你看起来更像条丧家之犬,”托尼·斯塔克讥讽道,“现在想通了?”

    “实际上我们只见过两次,”泽莫道。

    托尼以为他指的是在昨天见面之前,仔细思考的话,也没什么差错。比起闪亮登场的武力型反派,泽莫明显是个幕后黑手、智商上线型。

    他们确实没见过几次。

    “不,斯塔克,”泽莫当然知道托尼在想什么,他不厌其烦地纠正,“‘我’只见过你两次,包括昨天。”

    “哈,平行世界论——”斯塔克很明显知道泽莫的说辞,“可笑,哪怕平行空间真的存在,那现在在我面前的应该是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赫尔穆特·泽莫’,而不是一个自称另一人的疯子。”

    实际上,对于灵魂穿越这回事,他们也没有任何办法解释。

    空间传送门真的应该有这种能力吗?

    “你不相信我们来自平行世界,托尼,我能理解,”未记名决定现在是他打破僵局的时候了,“但你尽可以在世上的所有数据库里搜索我的资料,指纹、dna、面部识别。除非你相信,过去的二十多年里,我都在亚马逊丛林中生活、或者在某处海底造了个屋子,你绝不会找到我一丝一毫的痕迹。”

    这实际上是在作弊。

    因为未记名哪怕在原先的世界里,也绝对不会有任何过往记录。

    “在这个世界中,”未记名冷静地说道,“我是个‘从未出生’之人。”

    确实,神盾局早已将未记名所提及的方法用了至少三遍,托尼本人也黑进不少政府数据库里,未记名是个不存在的鬼魂。

    哪怕再高明的黑客,在抹去某人资料的时候也会遗留痕迹:就比如档案库中缺失的一个名字、多出来的一个空位,甚至于一个莫名消失的车牌号。

    什么也没有,未记名是凭空出现的。如果不是他一出生、见风就长到一米八,那就只有他自己说的那种可能性。

    “好吧,假设我相信你们,”托尼道,“你们有什么目的?”

    “这个嘛…”未记名转头,与死侍和泽莫面面相觑,迟疑道。

    弗瑞局长、罗曼诺夫特工、和钢铁侠本人,这次和对面三个平行世界来客站在了同一个房间里。

    “说明你们的目的,”弗瑞要求道,“我猜穿越平行时空的壁障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你们千辛万苦来到这里,是有什么目的?”

    大概所有人都在好奇这个问题,包括未记名本人。

    “我来寻找答案,”未记名决定实话实话,哪怕这实话听起来太过抽象,“这里有我想追寻的东西、那件东西会给我回答。”

    泽莫并不是这三人的主导,眼前这个年轻到过分的金发男子才是:与之前估计的‘打手’或者‘雇佣兵’的猜测不同,看起来泽莫才是被这个名为‘未记名’的男人雇佣的下级。

    “是什么东西?”弗瑞确认三人组的重心在未记名之后,就更不肯就这样放过他,“是你上次提起的宇宙魔方?你想拿那个做什么?”

    准确来说,并不只是一件东西,还有洛基的权杖,以及任何可能对未记名又同样吸引力的物件。未记名决定暂时隐瞒这个真相。

    仅仅只是宇宙魔方,就让弗瑞将十分警惕提高到了一百分。

    未记名还在思考怎么回答的过程中,就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回答的必要了——

    三个金色光圈凭空从房间地面上出现,巧妙地避过弗瑞、托尼和娜塔莎,分别将未记名、死侍和泽莫圈在中心。

    脚下地面瞬间被掏空了一样,未记名和他的两个同伴分别掉入漆黑的通道。

    失重的感觉与他们通过空间门时几乎一模一样,但这次显然是人为控制的空间转移:未记名是孤身一人在下落。

    他知道刚才的金色光圈互相之间离的很近,很容易就能造成‘死侍和泽莫就在自己身边、一壁之隔的地方’的错觉,然而这种空间通道完全不遵循普通规则。

    在扭曲折叠的空间中穿梭,他们有可能落在相隔不到十米的同一个房间内,也有可能被传送到地球两端、时差都有十二个小时。

    他并不了解空间跳跃的规则,现在轻举妄动都是不明智的,谁也说不清他如果做出一些多余的举动、会不会给自己造成更大的危险。

    很快,大约只是三四秒之后,未记名就落到了地上。这是间宽敞且陈旧的、博物馆一样的房子。周围满是玻璃陈列柜,其中收纳了奇形怪状、看起来像是古董的物件。

    周围没有死侍或者泽莫的踪影,自己这种出场方式可以说是非常拉风了。未记名跳起来,拍拍身上的灰。

    他没有摆出防御的姿态来,因为那完全不必要——在这种利用‘魔法’战斗的情况下,未记名确信自己无法以战斗力取胜。他的注意力集中在除开‘防备’和‘战斗本能’之外的地方。

    或许是很不明智没错,但未记名没法控制自己:那种强烈的牵引力又出现了,而且近在咫尺,就与见到宇宙魔方时的感应一模一样。

    诱惑着他不惜一切代价地去伸手。

    未记名顺应本心,仰头望去。他看见一个逆光的人影悬浮在落地窗前,披风无风自动,在对方身后延展。绿色的宝石悬挂在那人颈间,发出微弱的绿光,与阳光的照明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

    但未记名的视线就是无法从这看起来十分廉价的珠宝上挪开。他用尽全部的自制力,才遏制住自己抬手的**。

    右手在身侧张开、复又握拳。未记名感觉到自己的手掌在颤抖,并非因为恐惧,而是纯粹的兴奋:这让他更下定决心控制自己的一举一动。

    因为‘未记名’,是绝对不会因为见到一颗不知名的宝石,就如此动摇的。是有不知名的存在,于他体内,一遍遍在他灵魂深处窃窃细语:‘去把那只眼睛夺过来’。

    这已经不是‘幻觉’,抑或‘自我蒙蔽’可以解释的程度:未记名根本就不应该知道那颗宝石的名字,更不会将其称作‘阿戈摩托之眼’。

    面前的法师对未记名内心的挣扎毫无所觉。

    “异世界的来客,你们有什么目的?”

    这声音听起来很耳熟,未记名看那个人影完全违背物理原则、缓缓下落。

    随着对方终于踩上地面,未记名终于看清了这位法师的脸部轮廓。

    假使夏洛克·福尔摩斯知道他所好奇的‘法师’们真的存在,而且其中一人还与他长着同样一张脸,这位咨询侦探是否会终于露出‘惊讶’的表情来呢?

    作者有话要说:  上一章神志模糊hhh,确实是皇后区没错,我改了。

    感谢:

    东隅已逝扔了1个地雷

    西红柿炒月饼扔了1个地雷

    谢谢‘西红柿炒月饼’给康纳酱的2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