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地求锅[综英美] > 76、安排上了
    76 安排上了

    传送门开启器砸在未记名手心, 他好奇地将这枚戒指举到眼前, 对着灯光仔细端详。

    这看起来就像路边摊上不起眼的黄铜戒指,除了款式复古之外没有任何可取之处, 也不知道法师塔的工艺到底有什么出奇。

    一直盯着未记名的脸很长的却突然一愣:他看见未记名手中那枚戒指上突然多出一重影子,就像有两枚一模一样的戒指以完全不物理的方式叠加在一起,其中一枚看起来更加虚无缥缈、不太真实。

    除非自己是撸多了——以黑暗大君的智商发誓他绝对没有——那就是那个节点,未记名手上那枚戒指所处的位置, 时空间发生了一些小小的乱流。

    就像是重叠在一起的两个世界之间的壁障被磨得薄了一些。

    而脸很长的要做的,就是打碎这块玻璃, 然后强行安装一个传送门上去。

    长时间来说,这是完全不可能达成的目标,毕竟两个宇宙之间并不一定保持完全静止, 而是时时刻刻在相对运动着, 但如果说时长五分钟, 不,一分钟的话,脸很长的有这个信心做到。

    脸很长的突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他一向擅长把大胆的想法付诸现实:而为了保证己方在最终一战中的胜利, 他现在能作出的最大贡献,就是保证未记名到时候不在这里。

    未来有既定的轨迹, 但是毕竟是生活在‘现在’的人, 脸很长的怎么也没法就这样无所作为。

    哪怕懂得时间种种玄奥的道理, 也明白其中因果是人类无法毫不付出代价就扭转的,他还是想尽自己一份绵薄之力,至少将结果往那23479分之一尽可能多地偏转。

    于是下一秒, 未记名的瞳孔为了适应暗下来的光线骤然放大,甚至造成了一瞬间的晕眩感,他放下黄铜戒指,眨了眨眼,努力适应变化。就发现他们周围的景色霎时变换,竟然又回到了法师塔之中。

    专业反派和雇佣兵也是一脸茫然,他们刚刚还在讨论世界毁灭的大事,怎么突然就切换场景、如此突然?

    而罪魁祸首的法师,现在正在兴奋地来回踱步,就差苍蝇搓手了——

    喔,他的魔力斗篷正在扭来扭去,两个小角像手掌一样不停摩擦,大约就是搓手的意思。

    “我刚才有个想法…”法师宣布,他完全忽视了自己刚才当面鸽了神盾局局长的做法,并认为哪怕他们把自己在档的名号从博士改成‘长脸鸽王’也无所谓。

    他不是博士,是医生——脸很长的医生,见鬼的博士。

    听完法师的理论,未记名不得不承认对方确实是个不世出的天才,不愧为能完美掌握时间魔法这种禁术的**师。

    按照脸很长的的构想,他们可以在法师塔开启传送门——利用未记名等人身上对另外一个世界的亲和度来确立坐标,达到将他们送回平行宇宙的目的。

    同时,穿梭平行空间时,地理坐标应当不会产生变化,这就说明另一边仍会是伦敦法师塔。

    如果真的传送得不对,另一个世界的自己会立刻得知几人的‘入侵’,并且会有能力再尝试一次,这大概就是场接力赛一样,直到他们能找到正确的世界。

    别的不说,脸很长的对自己——无论是哪个世界的自己——的能力有绝对自信。

    况且情况已经不会更糟,脸很长的所能试图拯救的就只有他所在的这个地球,为了避免必输的结局,当务之急是将未记名这个定/时/炸/弹远远送走,最好就这样别回来了。

    他戴上未记名手上那枚带重影的戒指,集中精力,刻意地去搜寻与平时不同的传送门,不是通往镜像世界,也不是通往现实世界,而是另一个、更遥远且难以触及的存在——

    然后他艰难地展开双手,指尖在空气中勾勒出完美的圆形。

    这是他自从成为**师之后就再也没有体会过的生涩感,脸很长的心里明白:虽然看起来外表没有任何变化,这已经是一种全新的魔法,不再是简简单单的空间转换了。

    就像一个二变量的函数的图像只能在三维空间中展现,而三变量的就要展望无法具象化的第四维度,从时间魔法、空间魔法到可以称之为二者结合变体的‘平行时空传送’,这又是一种突破。

    看着传送门展开,脸很长的心中隐隐有股不安:作为法师,尤其是学有所成的法师,世间万物都能与他交流、携带着不同的信息。一场雨中都有可能夹杂着黑暗入侵的预兆,这种感知在特定情况下往往帮助极大。通常,他的预感是十分准确的,并不只是偶然。

    究竟哪里出了错?他想不太明白。

    传送门一切正常,他甚至能看见另一边的法师塔陈设,确实和这里的一般无二。这大约就是平行宇宙之一——如果未记名的坐标没有出错,这就是他们的宇宙没错了。

    如果说真的坐标失误,另一边的那个自己应当也有能力再进行一次传送,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于是脸很长的压下心中的犹豫,将戒指递还给未记名,抬手做了个‘请’的动作。

    专业反派最先踏进传送门:实际上这无关先后顺序,只是他离门最近而已。

    接下来,未记名拉着雇佣兵,伸手去碰空间门的边缘,他非常想知道这些火花究竟有什么构成——脸很长的也没有拉住他的意思。反正这些空间门看起来好像是马戏团的火圈一样,其实只是类似于…

    脸很长的认真想了想,觉得应该是类似于五毛钱特效的东西,总之他自己从来没有成功碰到过圈的边缘。

    好像是这样,为了耍酷所以才这么设计的嘛。看来法术的发明人绝对是个中二少年。这么一想,这趟时空旅行也没那么危险了。

    然后脸很长的立即明白了什么叫‘弗拉格不能立,心里想想也不行’。他眼睁睁看着未记名像戏台上的老将军一样、浑身插满旗子,跟专业反派同样准备跨进传送门——

    在他指尖触及传送门的一瞬,异变陡生。

    脸很长的一瞬间好像看见冰蓝色的空间能量从未记名指尖辐射开来,从他指尖迅速点燃了整个传送门。

    另一头的景色立刻蒙上一层类似于磨砂玻璃的流体,本来属于法师塔的景象被完全扭曲然后替换。想要推后已经来不及了,强大的吸力几乎形成漩涡,将猝不及防的未记名一把拉了进去。

    雇佣兵一愣,想要伸手去拉旁边的柱子,但反应仍然不够快速,指尖在大理石光滑的平面上划过,没能产生足够的反抗力道,被未记名一同牵扯进了不知名的异世界中。

    出乎意料,这股霸道的引力似乎完全后劲不足,把两人拉进来之后就轻轻松了手,服务十分周到地、堪称柔和地把他们放在平地上。

    这并不是什么可怕的宇宙黑洞,仅仅像是一个好客的主人一样,用不容置疑的力道将他们拉进来。

    周围的景观很美,符合地球人对天堂的一切想象。自然风光居然能美到这种程度:在描述震撼人心的风景的时候,人们往往说‘这真是如诗如画’。

    实际上,这里的景色已经超出言语所能表述的极限,也绝非任何人工生产的颜料所能调出来的。连雇佣兵一下子也说不出俏皮话来,张大了嘴盯着周围瑰丽到近乎奇幻的树林。

    踏上这片完美得有些不真实的土地,未记名只有一个念头:

    这下真是,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不需要去仔细观察任何东西,哪怕只是站在这里,他就能莫名地感知到埋藏在‘伊甸园’之下那滚动沸腾的恶意。

    真实的幻境独独在未记名面前丝毫不掩饰自己的目的,露出属于捕食者的獠牙来。一只巨大的眼睛在嗤笑着,观测踏上这片草坪的人类。

    请不要忘记一开始,它强制将两人拉进来时,那一点儿也不温柔的力道:那才是面具下狰狞的真面目,之后的一切,不过是伪装与幻象罢了。

    这里的一切都完美得过头,是绝对精确到厘米的设计,看起来就让人心旷神怡。

    包括每一根树枝弯折的角度、草地上是否有落叶,星星点点野花的配色也堪称完美,脚下柔软的青草触感,阳光的照射角度,阴影中较为清凉的微风。

    树木间距完美,不仅仅是景观设计——

    作为掩体来说,也确实是这样。

    ‘服务器维护完毕,新地图:荒芜得很星,加载中…100%。’

    ‘感谢您的耐心等待,祝您游戏愉快、今晚吃鸡。’

    ‘存活人数:2。’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今天稍微有点不舒服,延迟了一会儿。

    我们的口号是:搞事!

    关于函数什么的…你们大概能想象到我的期末考试内容是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