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地求锅[综英美] > 79、副本结束
    79 副本结束

    这解释了一些可以称之为‘bug’的未记名的战斗力问题。

    未记名手中的枪械, 对任何生命体的伤害都完全对等。比如对齐齐丑人, 普通地球枪械的伤害大约是很难破防的,对上未记名手中的步/枪, 却确实只需要三颗子弹。

    不论是有自愈能力的异能者,还是皮肤能一瞬间变得比金刚石还要坚硬的异能者,都会直接地受到未记名的子弹的伤害。

    因为这些伪装成普通子弹和枪械的东西,实际上全部由橙色宝石的能量伪装而成。对于任何生命体都能造成等同的伤害, 无论体型,也无视物理或者魔法防御。

    ‘能够摧毁灵魂’正是橙色宝石的功效说明书中最重要的一项。

    可惜对于没有生命的物体, 就比如安东的铠甲,橙色宝石所制作的子弹杀伤力就十分有限。

    刚才,如果未记名真正开枪, 如此杀死了雇佣兵, 橙色宝石获得自身的掌控权, 夺取未记名的躯壳,轻易就能利用蓝色宝石从荒芜得很星离开。

    它会加入丑紫,好像也不是什么特别奇怪的事情。

    从作风来看, 橙色宝石完全不是个正派,若仅仅为了避免和丑紫的冲突、或者消磨时间, 去地球上帮忙毁灭一个人类种族, 也不是说不通。

    正是因为如此, 所以在脸很长的法师看到的未来中,丑紫将两颗宝石交给未记名之后,才没有生出猜疑之心——

    猜疑绝对是有的, 只是没有采取行动而已,因为他在忌惮着未记名的存在:手中实际掌握着三颗彩色宝石的‘灵魂’本身,大约是连这位泰坦族的宇宙霸主,也不得不与之平等合作的存在。

    如果这么一想,未记名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应该要感到庆幸还是不幸。

    这种身份无论在什么时候说出去,好像都挺有面子的样子嘛。

    并不。

    ‘未记名’只是个机器,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没有作为‘人’必要的特质。

    他的灵魂生于简单的电脑程序,躯体来自一颗彩色宝石的阴谋,行为完全被橙色宝石像操纵木偶戏一样规划。

    没什么是可靠的,大概就从这一场噩梦中醒来,再投入到另一场更残酷可怖的噩梦中去。

    此时只有左手的温度是真实,未记名将注意力集中在左手与雇佣兵十指交叉、相接触的部位。

    但是雇佣兵却并不再装作雕像,他稍稍用力,将手从未记名手中抽了出去。

    恐慌,像没过头顶的水突然凝固成水泥,向四肢百骸施加压力,从呼吸道灌入、令他窒息。

    橙色宝石很高兴,未记名憎恨他几乎与宝石‘心灵互通’的现状,但事实就是他能感觉到从心脏中扎根的愉悦。

    与他巨大的恐慌相冲突,是完全的地狱。

    然后雇佣兵伸手揽住他的脖子。

    “管你是谁造的,哥是和你谈恋爱呢,又不是和你妈,”雇佣兵满不在乎地说道,撸了一把未记名乱糟糟的褐发,“别想太多,我们先杠了这个该死的宝石。”

    没有预想中的好戏,却被塞了一嘴口粮,根本没有嘴的橙色宝石今天也很生气,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你不可能杀掉我,死心吧——”橙色宝石大笑道,“割开你的皮肉、折断你的肋骨、然后掏出你的心脏,看一看,那是什么颜色?”

    并非杀戮的猩红,也不是冰冷无光泽的纯黑。

    橙色,未记名的心脏,就像他许久以前窥见过的那样,是灵魂的橙色,由光与火焰构成,与他本身机械般冰冷的人格并不相符。

    他的生命与橙色宝石可以说是完全拴在了一起。假如宝石碎裂,已经完全被其能量渗透的未记名也绝对会死去。

    “真没想到,我的心居然是这种颜色,”未记名歪头,“就不能有点创意吗?”

    七彩玛丽苏了解一下?伤心就会流珍珠泪了解一下?

    “这个作者肯定是橙色疯狂爱好者,”雇佣兵的话一针见血,“哥真想打爆祂的头。”

    显然,即使是橙色宝石,也没有打破次元壁的能力,因为眼球并没对此做出回应。

    它等待着,全然有恃无恐。

    未记名绝对有能力毁了它:同源的力量可以毁灭宝石,就像意念系异能的混沌魔法可以将黄色宝石摧毁。

    拥有橙色宝石的能量构成的心脏的未记名,如果现在把这颗眼球一枪打爆,那就是标准的同归于尽结局。

    橙色宝石认为未记名不会这么做:这对任何人/石都没有好处。

    “我觉得你和蓝色宝石的关系一定不好,”未记名说。

    ?除了灵魂之外,其他五颗宝石都没有自我意识,更别提‘关系很不好’这种说法了。

    “要么就是你太不仔细看使用说明书了,”未记名举起m24狙/击/枪,作出瞄准姿势,“我是个木偶没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但控制我的线…真的在你手上么?”

    “小甜心,它没手。”雇佣兵友善地提醒道。

    橙色宝石从未记名一踏上荒芜得很星开始,就感觉稍有些不对劲的预感在这一刻到达了顶峰。

    未记名和雇佣兵身上那种奇异的错位感——他们根本不是这个宇宙的人,也不受这个宇宙的‘橙色宝石’限制。

    方才脸很长的法师打开传送门的时候,设定的是未记名他们原世界的坐标,但是橙色宝石强行与未记名的‘系统储蓄’内的空间宝石产生共鸣,改变了传送的目的地。

    然而空间宝石所能做的,只有在这个宇宙中的传送,无法突破平行宇宙的壁障。

    橙色宝石完全没想到,关于未记名实际上来自平行宇宙这个问题,而他身上的空间宝石也并非这个世界中、还好好待在阿斯加德宝库中的魔方。

    因为橙色宝石的自傲,它甚至没有扩大感知范围,也没有仔细思考为什么本应在阿斯加德的空间宝石会在未记名身上。

    过于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橙色宝石,说到底不过是个孩子而已。

    它的力量与生俱来,向来奉行一力降十会的信条,忽略了有人能击败它的可能性。

    “什……”么?!

    未记名开枪了,他有充足的时间瞄准,眼球又是太显眼、比起人类来说太巨大的靶子。

    7.62子弹在半空中就褪去伪装,化为橙色能量点,与整个眼球比起来实在微不足道。

    但通常,毁掉整个架构,只需要一个点上的压力。光点正中眼球内芯,穿过重重光与火的屏障,打在悬浮在正中心的宝石本身。

    咔擦。

    轻微的裂痕立刻布满整块晶石。

    眼球扭曲了一瞬,好像发生了无声的爆炸,但在其体积骤然扩张之后不过数秒、在能量的震荡波能到达雇佣兵和未记名所站立的位置之前,就完全静止了。

    碎裂的橙色晶石并不足以支撑这样大范围的能量放出,几乎是以与爆炸同时一样的速度,光线收缩,橙色能量几乎凝成实质,在空中形成玄奥的图案,然后散落成光点。

    就像在荒芜的土地上下了光点雨一样。

    这本是巨大的风险,谁也不知道两个平行宇宙中的宝石会如何互动。但是雇佣兵从刚才开始就十分坚定的姿态很明确。

    ‘如果打碎那个宝石你的心脏就会死,那哥就把自己的心切开来,分你一半。’如果被问起,他一定会满不在乎地这么说。

    未记名丢下也开始崩毁的m24狙/击/枪,重新拉住雇佣兵的手。他基本上掌握了这所谓的‘系统’的底细,且有个意外之喜。

    他好像找到了自齐齐丑人入侵那一天,就被橙色宝石私藏的蓝色立方碎片。

    未记名伸出另一只手,右手掌心漂浮着空间宝石——那是个冰蓝色晶体,与他的眼睛颜色惊人地相似。

    冰蓝色能量在他们面前绘制出一个圆形传送门。

    远在伦敦法师塔的脸很长的法师感受到时间宝石突然发出的强烈波动:未来由一种几近不可能的现象而演变出千万种结果,时间线被彻底改变。

    果然,下一秒,蓝色空间门打开,未记名和雇佣兵一同走进法师塔。

    “那个…”未记名不太好意思地笑笑,“能麻烦你再开一次门到我们的世界去吗?”

    脸很长的看着未记名没入光圈中,这一次一切正常,没发生任何意料之外的状况。

    未记名从这个世界的未来中彻底消失,丑紫再也没有可能找到一个能同时使用多颗无限宝石的‘人’。

    接下来所将要发生的,大概只能靠他们自己了。

    脸很长的关上时空门,看了一眼桌上早就凉了的红茶,长叹口气。

    哪怕对于法师来说,这也实在是太让人疲惫。

    作者有话要说:  设定交代完毕

    外挂开启完毕

    感谢:

    叶修怀中坐扔了1个地雷

    eyeman扔了1个地雷

    eyeman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