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地求锅[综英美] > 82、破喉咙
    82 乌木耳鼻喉

    尽管说服了鹿角, 三个持有一块彩色宝石的人, 和一个持有三块彩色宝石的人,还是有不可逾越的差距。

    当一块宝石代表着一个基本存在面时, 你可以想象三个面能架构成一个立方体,自然而然比原本的平面要高。

    哪怕三个平面如何拼接延展,都不可能改变其二维的本质。

    不过短时间内,让其中任意一人将宝石交给未记名保管, 是完全不现实的,只要确保这种可能性一直存在、并能在危机真正来临时有这个选项, 就是目前最好的结果了。

    危机,可能比任何人想象中来得都要快。

    顶着随时都可能落下的危险,他们确信最好的安排是让三位宝石持有者住得近些, 省得被人逐一击破。

    安东慷慨地提供了住处, 鹿角也没能想到他有一天居然能以客人的身份入住突击者大厦。

    “别以为我喜欢你, 麋鹿,”安东·安东翻个白眼,告诉他, “少得意了,等我们揍了那个叫丑紫的, 要打的就是你!”

    诡计之神的笑声中透出愉悦, 他对能挤兑英雄这种行为似乎乐此不疲。好在安东提供的房间还能勉强满足他‘王室’的极高要求。

    同为兄弟, 他与锤锤的差距好像实在过大,却诡异地感情很好。

    也许只能算作是锤锤单方面地对鹿角感情很好。

    ‘不用超过食指长的小刀捅哥哥的肾’,在神经大条的锤锤看来, 估计就是弟弟对他真挚而深沉的兄弟爱了。

    他们休息了不到二十四小时。

    距离未记名倒进松软的床铺里真的只有十几个小时吧,首先雇佣兵坚持一个小时的睡前运动有益身心健康,结果一个小时变成了两个。

    接着未记名觉得自己能睡到天荒地老,并任性地拒绝除了洗澡之外,起床做任何事,包括吃饭。

    就在他决定连午饭也不必下床吃的时候,非常不长眼的外星人选择现在入侵了。

    未记名在整栋大楼都突然开始震颤摇晃的情况下,用秋名山车神那高超的平衡能力穿好三级甲和三级头。

    事实证明,富裕的人住的地方,物资也格外丰厚。未记名掂了掂手中的qbz95步/枪,心里暗中唾弃这贫富分化极大的社会。

    在知道了这些游戏中的枪械实际上会对敌人的灵魂,造成无差别破甲伤害后,未记名就完全没法让自己去用国安局提供的普通枪械了。

    他看了眼窗外,摸到后腰上别着的信号枪,决定等这次战斗结束,就去体验一把空投砸脸的酸爽。

    尽管捡到了好东西,心情也是难得一见的糟糕。

    未记名第一次发现自己还有起床气。

    他和雇佣兵一起出门,往天台跑去,自从世界杯之后,天台好像就是个事故多发地点,好像外星人之间也流行赌球一样。

    突击者大厦的正上方,一个金属光圈悬空着,中间像是吐泡泡的工具一样,有一层波动的薄膜,很明显是个传送用的空间门。

    一个瘦瘦高高的、外形奇特丑陋的外星人站在空间门之下,一副十分从容的样子。

    安东已经站在房顶,换上了经典的金红色装甲。未记名很怀疑这位科学家昨晚到底有没有睡觉,因为他的战衣显然与昨天不同,有几处显著的升级。

    “你是什么人?”史蒂芬·罗杰抬高声音、质问道。

    外星人瞥了他一眼,却并不屑于直接回答他的问话。如果宇宙中有高傲星人这个种族,他和鹿角绝对都在其列。

    只是颜值差距实在有些惨烈。

    “聆听,并欢欣吧,”瘦高的外星人以类似‘神父’的语气说道。

    得,一听就不是好人。

    “不听不听哥不听,出门左拐,”雇佣兵用枪口挠了挠头顶,“不开心不快乐,看见你就很伤眼了。”

    未记名一点儿也不废话,他抬起步/枪就是一梭子子弹扫射。外星人一抬手,子弹纷纷被固定在空中,随后弹头转动、朝向地下。子弹重新开始运动,不过这次深深嵌入地面,没对任何人造成伤害。

    外星人心平气和,甚至没表现出任何被冒犯的迹象。能面对雇佣兵的骚话丝毫没有火气,就这一点来说,比地球上许多人要强。

    这样的开场确实让外星人听起来几乎像是个和平使者。

    只是那种诡异的高高在上和阴森气质,使他看起来怎么都难以让人信任。

    他穿着精致的长袍,是个学者的模样。更恰当的说法应当是说客,因为他接下来就对突击者们的发言表示了反对。

    “无人有此力量,能与吾主、伟大的泰坦丑紫为敌,愚蠢的生物应立即跪下祈求怜悯,即使死亡也当微笑以迎,”瘦高的外星人说道,“我乃丑紫大人的仆从,破喉咙。”

    一听就是传销组织出来的,专业性很强。

    没人想和他闲聊,纷纷拔出武器,做好了备战姿态、盯着这个能力不明,却绝不会只是个小喽啰的外星角色。

    破喉咙身上没有任何可以称得上是武器的东西,不排除他的能力不需要借助外物。

    “维斯,给我点火力,”安东挥手,四枚半环形光炮从战甲中分离出来,悬浮在他背后,全部对准破喉咙的脑袋,发出了比掌心炮更强数倍的聚能攻击。

    破喉咙没躲也没慌,他仅仅站在那儿,抬起一只手。

    地面碎裂,砖石纷纷浮起,组成一面石质盾牌,挡在他面前,在安东的攻击下碎成更小的石块。

    脚下用以支撑的地面被抽走,在场的所有人不得不匆忙之间变换重心,或空翻落地、或悬浮在空中,才不至于摔得姿势十分不雅。

    破喉咙本人显然是个远程法师,他飘在半空,就像站在地面上一样平稳。

    仔细看的话,破喉咙脚下是地面的碎片,承载着他自身在半空悬停。

    这说明他并不能毫不借力地飞行,只是一种利用意念移物的小技巧。

    现在与他在同一水平线上的只剩下脸很长的法师了。其他人只能仰望这两个法系选手,并伺机援助。

    丑紫手下最强的法师,和发誓守护地球的至尊法师,现在面对面悬空站着。

    “绿色宝石的守护者,”破喉咙却没有急着发动攻击,反而开口道,“想一想,我们可以做到的事情。自然不过是一个平衡,向任何一边倾倒都会造成灭顶之灾。丑紫大人的理想是维持平衡。放弃抵抗,交出绿色宝石,一切都会变好——”

    实际上这种毫无说服力的话一点儿也不应该对斯特兰奇造成影响。

    但他能感觉到这些词的每一个音节中都蕴含着奇异的韵律,构成某种类似精神暗示法术的咏唱式。

    脸很长法师集中精神,抵抗破喉咙的语言控制。

    “——你的师父,不就是接纳了黑暗从而保护地球吗?”破喉咙看自己成功的希望渺茫,于是抛出了重磅炸/弹,“像她一样,学习适者生存的道理,只有服从丑紫,才能真正守护你想保护的这颗星球。”

    脸很长法师听到师父的名字,心神剧震,一下就被破喉咙趁虚而入,神情稍显恍惚起来。

    破喉咙自得地勾起嘴角,正要继续说下去。

    他臭名昭著,主要是因为他两面三刀的本性、还有极强的语言控制能力,意念移物这种贴近于物理攻击的战斗手段,反倒是其次。

    然而尽管他被称为‘到任何地方都会散播谎言和邪恶的黑舌头’,他却忘了,这里原本还有一位拥有‘银舌头’的法师,与他同样具有伶牙俐齿的特质。

    不同的是,那位法师手中持有黄色宝石,他绝不是其对手。

    而那位法师的身影已经消失得挺久了。

    当一位擅长魔法的战士从战场上消失,他不一定是望风而逃,更有可能是在暗处伺机而动。

    在破喉咙能反应过来之前,他的过度高傲就带来了惨重的后果:他太过低估鹿角。

    后者的身影从破喉咙身后显现,手中正举着那柄镶嵌了黄色宝石的权杖。

    “你个黑漆漆,还丑。”鹿角轻蔑地反手一权杖砸在破喉咙的后脑,嘲讽道,“黄色宝石还在我手上,你想忽悠谁?”

    破喉咙结结实实地摇晃了一下,脸很长法师猛然一激灵,从言语控制的法术中挣脱出来,看见自己胸前的绿色宝石还在,大大松了一口气。

    “意志不坚定的蠢货,”鹿角嘲讽道,“好好集中精神,想想该怎么打败丑紫吧,中庭人。”

    翻译过来,大概是‘小心他的语言能力’。但用鹿角招人恨的语气说出来,就完全没有了暖心的功效。简直就是一键就想找来滴滴打人。

    从某种意义上说,鹿角和破喉咙的语言控制确实不相上下: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一句话引得所有队友都想暴打他的。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云裳一墨扔了1个地雷

    -kin-z-扔了1个地雷

    叶修怀中坐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