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地求锅[综英美] > 93、东风已至
    93 东风已至

    ‘预言家。’

    “这挺贴切, ”未记名笑道, “就是不知道欧洛丝是不是想做‘预言侠’、‘预言女’什么的,直觉告诉我她不会。”

    “就算她想, 大福尔摩斯也一定不会同意,”安东吐槽道,“你是没看见他那脸色——说是他不包庇家人,结果一提要他妹妹和丑紫打起来, 脸色真是比墨水还黑。”

    “我很惊讶你还没被咨询侦探和大英政府联手弄死,”弓箭手对安东表达了真诚的问候以及关心。

    “先生们、娜塔莉亚女士, ”维斯的声音突然响起,“你们或许该看看这个。”

    他打开了会议室内的电视,屏幕上是张令人再熟悉不过的紫薯脸。

    “预言家, ”丑紫在全球直播的画面中说, “站出来、并臣服于我。”

    “不然, 吾主将每隔一地球时,就毁灭一个城市,就从各国的首都开始。”破喉咙站在丑紫身边, 躬身道。

    排场真大。

    “完了,”雇佣兵喃喃道, “名号都给她定下来了, 这下跑不掉啦, 欢迎东风妹加入英雄行列?”

    电视的画面再度切换,由丑紫的画面被强制切换成一段黑屏。

    “东风已至,”机械合成的年幼女音尖利地笑道, “东风已至,并沿途带来毁灭,但这仍是上帝之风,即便许多人就可能因此凋谢*——”

    以目前的科技,连维斯在短时间内都无法破解欧洛丝亲自编写的、超时代性的编码。

    但丑紫的科技领先地球几个世纪,他完全能从这段信息中获得欧洛丝的位置信息。这是欧洛丝在向他屈服。

    或许是因为伦敦正是丑紫将要针对的城市之一,欧洛丝绝不可能眼看着家人被威胁。

    “她会在哪儿?”娜塔莉亚皱眉,“一个别人绝对料想不到的地方。”

    “一个她本应再也不想踏足的地方,”未记名补充。

    谢林福德岛,前英国守备最完善的监狱。

    现在这些罪犯已经全部被转移,这里理应是座空岛,看起来也确实如此。岛上没有半点看守的痕迹,原本的旗帜和岗哨也不见了踪影。

    传送的蓝色光柱淡去,丑紫踏上这座空无一人的阴森小岛。

    与他一开始注意到的纽约市、战斗的中心不同,这是座监狱。

    任何人、甚至是不了解地球文化或者建筑风格的外星人,都不可能理解错这个岛屿的真正用途。岛上的建筑十分简洁,都是以厚实的石壁作为格挡、既能防御来自外部的攻击,也能防止里面的人越狱出逃。

    这种过于压抑的气氛,实在是令人不适。

    丑紫抬起手,他一握拳,控制着紫色宝石发出经过压制、杀伤力较小的光束攻击,正中脚下的水泥地面。即便控制了力道,紫色宝石强悍的杀伤力仍制造了一个径直通往地下最底层的通道。

    破喉咙控制着脚下的水泥板,将丑紫与自己二人降到空洞底层。

    这正是通往欧洛丝从前的禁闭室的那条雪白走廊。

    丑紫落在走廊中央,周围的灯感应到动作,一并亮起,将原本阴暗的走廊照得犹如白昼。

    走廊尽头,就是一间雪白的禁闭室。那些悬空的警示、用以误导来者的设置都已经被撤去。这间房间根本就不能再算是个囚室。

    它缺少一整块阻隔病人和外界的玻璃。

    欧洛丝·福尔摩斯却一身白色病服,仿佛还是被关在此间的要犯。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活的泰坦,”欧洛丝背对着来人,以演奏小提琴的姿势站立,与她见到未记名的时候完全相同,这次她却没挪动琴弓,整个缺少玻璃的禁闭室内除了她的声音,就是死寂,“喔,您是活的没错吧?”

    但却绝不会令人感到乏味、或阴森可怖——从一个雪白的房间中只有一个女声的方面来说,不阴森可怖这一点确实十分难得。

    欧洛丝的声音有种魔力:当她想这么做的时候,她能用简单的言语催眠任何人。

    混杂了温和与理智与藏得极深的疯狂,初听并不使人毛骨悚然。

    她比平时显得更无礼,将那种对旁人的轻蔑发挥到了极致、明明白白地写在了语气中。

    好像下一秒随时就可以补充:‘没关系,您很快就会是死的泰坦了。’

    丑紫本应暴跳如雷,或者为这毫无力量的蝼蚁的冒犯而大笑起来、并立刻杀死欧洛丝——他如果现在要杀掉这个毫无抵抗力的敌人,连彩色宝石的力量都无需借助。

    但他盯着欧洛丝的背影、没有出声,好似默认了她的讽刺。他意识到了这所谓的预言家并非如他所想,是个有异能的能力者,也不是他拉拢或者除掉的对象。

    不,欧洛丝·福尔摩斯很普通,她身上既没有魔法也没有变异基因。

    她普通得可怕。丑紫第一眼看见她,就感受到了同类的气息:他们或许是这宇宙中为数不多的、能够称为‘全知’的存在。他甫一见到这个女人的背影,就知道这场战争由纯粹的、力量的对决,转为棋盘上黑白色的博弈。

    而欧洛丝悄悄地、在丑紫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就轻松将他的数颗黑子挪下了棋盘。

    “追寻死亡是个好理想,”欧洛丝轻声笑道,“您欣赏过地球的音乐么?”

    “没有,”在破喉咙震惊的眼神中,丑紫居然真的回答了这个普通女人的问题,显得心平气和,甚至还带有种绝非伪装或者勉强的尊重。

    破喉咙从未见过丑紫这样堪称谦逊的样子,作为宇宙霸主,后者根本不需要对任何人如此迁就。但当破喉咙将目光移到欧洛丝身上,他突然就说不出呵斥的话来。

    常年浸泡在危险边缘的生活、从而产生的直觉,令破喉咙明智地选择了噤声——这个看似十分脆弱的地球女人,居然给他以与丑紫相仿的危险感。

    欧洛丝轻巧地抬起琴弓。

    莫扎特的弦乐四重奏《安魂曲》,现在由她一个人演奏,虽说本应显得单薄,却并不难听,带着奇异的韵律。

    “这是作曲家为他自己谱写的‘安魂曲’,”欧洛丝的乐曲戛然而止,她偏过头,却没刻意瞥见灭霸,只是将自己的面貌暴露在后者的视野中,“我想,无论结局如何,这都非常契合现在的境况。”

    只是不知道到最后,没能写完致自己的挽歌的,到底会是谁?

    “我看见您,但我没看见您——这太有趣了,”欧洛丝真心实意地笑起来,她说的话颠三倒四又难以理解、听起来真的属于一个理智全失的女疯子。

    丑紫几乎要以为她不是地球最后的底牌、智力能与他匹敌的谋士。

    如果不是欧洛丝抬起琴弓,在半空中一点,恰巧敲在他手套上那颗暗红宝石正中央、使红色宝石所构筑的幻境在这轻轻一碰之下彻底破碎的话。

    幻境由欧洛丝的琴弓尖端与红色宝石相碰之处褪去,显露出已经走到她面前的丑紫的身影。

    欧洛丝竟以这一柄平平无奇、若说有任何特异之处就是其高到离谱的价格的琴弓,点破了丑紫的幻境。

    彩色宝石对他们的交锋来说只是工具,假若丑紫妄图使用彩色宝石来直接杀死欧洛丝——他不光无法做到,最终也只不过是在下属面前颜面尽失罢了。

    通晓过去、洞悉现在、推断未来。

    看穿假象、点破真实。

    “哇,神仙算命,”吃着小甜饼、通过监控录像看欧洛丝那边情况的弓箭手评价道。

    “这可不是算命,”未记名笑了,“她从刚才演奏时起,多少次微抬琴弓、点到的就是丑紫手套那个位置?”

    欧洛丝当然没法看透红色宝石构筑的幻境,她只不过是以一种极不对称的站姿站立:在拉小提琴的时候,如果有人要接近她,自然而然会选择她的右侧,这样无论是偷袭还是观察,都能避开小提琴本身的遮挡。

    丑紫绝不会从她背后接近:因为她从头至尾都没有展现自己的容貌,仅仅只因为好奇心的话,丑紫也会选择从侧前方靠近她。

    至于红色宝石的大概位置:通过丑紫的身高,走路姿态,宝石手套上镶嵌红色宝石的孔的位置,她轻易就能计算出来。

    这一次次的试探,就是为了造成一种‘红色宝石的幻象对她无效’的错觉。

    欧洛丝仅仅只用一个计划好的站姿、一曲安魂曲、一个轻描淡写的动作,就将丑紫最可怕的武器——红色宝石——变成了一块废水晶。

    丑紫绝不会犯同样的错误两次:他不会再在与欧洛丝的交锋中使用红色宝石了。

    *节选改编自柯南·道尔爵士的福尔摩斯探案集原著,《最后的致意》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叶修怀中坐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