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圣少女的烦恼[综] > 191、各自的处置
    少女垂着头沉默了一会儿,才抬手往前伸去, 却在决定方向的时候停住了。她抬头看着芙兰, 咬了咬下唇,有些犹豫地问道:“那个, 可以把两种符咒都给我吗?”

    芙兰有些意外地看着小雪, 突如其来的笑容在她那原本一派肃然的容颜上绽放。

    “我没想到, 你竟然…很好,小雪, 你很有天分。”芙兰笑着把双手上的符咒都递了过去,接着说道:“那么, 按着你的想法做吧。”

    面对芙兰的肯定和赞赏, 小雪有些羞怯地抿唇微笑,细白的小手轻巧地接过了符咒,小步的朝被束缚的付丧神们走去。

    见小姑娘拿着两沓符咒走了过来, 蚕宝宝鹤丸拧着身体在地上滚动, 想要远离一步步逼近的小雪。没想到, 走到他们附近的小雪并没有把多余的注意力分给他, 女孩的步伐微微停顿了一下,视线扫过大和守安定,又扫过小短刀们, 停了片刻后,径直朝药研藤四郎的方向走去。

    其他的小短刀发现了这个状况,内心焦急,身体却丝毫不能动弹。唯有一对眼珠滴溜溜地转着, 尽力地看向了药研藤四郎的方向。

    “药研。”小雪蹲了下来,不染半分尘埃的金橙色双眸认真地看着黑军装小短裤的紫眸少年,抿着唇说道:“药研,我知道你虽然是短刀,但是性格比很多太刀还要成熟稳重,也深受大家的信任。”

    小雪对着药研扬了扬手里的两叠符咒,说道:“刚才我和兰的对话你们应该也听见了,这里的符咒,一种是将你们彻底封印进本体,一种则是解除你们现在僵直的状态。而我,也想让你来做一个选择。”

    “第一种选择是,为了防止你们再次伤害无辜的审神者,我将把你们封印到本体里,然后和兰离开。等我那边的事情处理完,再解除你们的封印。”

    “第二种选择是,我解除你的僵直,并且把剩下那些解除状态的符咒给你。你不再阻拦我和兰的离开,等我们走后,你再用剩余的符咒解除其他付丧神的状态。等我处理完了我本丸的事情,我会过来想办法帮助你们,这是我的承诺。”

    “那么,药研,你来选吧,如果你无法相信我的承诺,依然想不惜一切地拦截我,那么什么都不用做。如果你愿意再付出一次你的信任,放任我和兰先离开,那么,就连着眨三次眼睛吧。”

    药研藤四郎的紫瞳一眨不眨地看着小雪,就在小雪觉得有些失望,慢慢抬起拿着封印符咒的手之时,只见那双美丽的紫瞳快速地眨了三下,似乎害怕小雪没看见,又快速地眨了三下。

    小雪微微一愣,突然笑了,笑得甜美温柔。

    女孩拿起一张解除僵硬状态的符咒,轻柔地说道:“药研啊,虽然现在身份倒换,但是我愿意相信你…”

    “…相信你不是为了逃脱而欺骗我,相信你不会辜负我的信任…”

    “…也相信我自己,没有错看你。”

    话音落下,女孩手里捏着的符咒也落在了药研藤四郎的额头上,符咒上灵力震荡,化作一个小小的蓝色阵法融入了药研额头上那光洁的肌肤里。

    不过数秒过去,药研藤四郎的脖颈小幅度地动了一下,再之后,军装短裤的稳重少年慢慢从地上坐起,安静地看着还保持着蹲姿的女孩。

    女孩把手里的其中一叠符咒递了过去。

    药研藤四郎低头看着女孩拿着符咒的手,没有第一时间接过,而是反问道:“你真的不怕我反悔吗?”他看了一眼站在好几米之外的芙兰,说道:“如果我现在控制住了你,兰大人也没有办法了吧。”

    小雪拿着符咒的手不由抖了一下,片刻后,又微笑道:“啊,那样只说明我看错了人而已,但不意味着我选错了,我会为我的决定负责的,绝不会因此而后悔。”小雪偏头看着抱臂而立的芙兰,轻声说道:“而且,我相信她。”

    药研藤四郎叹了口气,从女孩的手里接过了符咒。

    女孩淡淡地笑了笑,轻盈地站了起来,走到了芙兰的身边。

    “好了,我们走吧。”

    芙兰点点头,转身打算带着小雪离开。

    突然,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请等一下!”x2

    小雪本能地转头,便看见恢复自由的药研藤四郎正一副土下座的姿势五体投地,又垂首一看,被灵力锁链束缚的鹤丸已经快滚到了他们的脚下,而声音正是他们两个发出的。

    小雪拉拉芙兰的袖摆,示意芙兰回头看。

    芙兰内心不由翻了个白眼,她没管那边土下座的药研,低头看着有些狼狈的鹤丸国永,淡淡地问道:“你又要干什么?困着你的锁链等灵力耗尽就会消失,不需要解咒。”

    “不是这个,兰。”鹤丸的金瞳瞄向了芙兰腰间的太刀,接着说道:“那个…兰大人,您是不是忘了什么?”

    芙兰注意到鹤丸的视线,手也不由地放到了腰间的太刀刀柄上,但嘴上还是说道:“我什么都没忘。”

    “不是,是光坊啊,您还佩戴着光坊呢!不放他出来吗?”鹤丸有些急了,连忙点明了出来。

    “你说这振光忠啊...”芙兰淡淡地拒绝道:“这是我的战利品,而我正好缺一把佩刀,只能先让他安静地呆在本体里了。”

    鹤丸那金色的眼珠转了一下,有些讨好地笑道:“呐呐,兰大人,如果您需要佩刀的话,用我怎么样?您更习惯使用三日月那个长度的太刀吧,我和三日月的长度很接近呢,光坊他…是不是有点短了?用着不算太顺手吧!”

    三日月宗近无奈地插嘴道:“鹤丸殿,当着我的面利用我来勾搭我的旧主,不太好吧?”

    芙兰没理三日月宗近,而是有些意外地看着鹤丸,反问道:“你想替他?”

    鹤丸笑了笑:“呐,兰大人,你看我们也算是老相识了吧。当然了,虽然光坊也在信长大人那里呆过,不过那里的光忠比较多,您应该没怎么特别注意过他吧?我的话,我是平安时代的古董名刀,又是皇家御物,不但外形优雅漂亮,性能也不错,就算不是天下五剑,比起三日月也差不了多少吧。用我来替代光坊,您不吃亏的。”

    芙兰饶有趣味地打量着努力自荐的鹤丸国永,问道:“你不是自由自在的鹤吗?不怕被关小黑屋?”

    鹤丸洒脱地笑笑:“啊,虽然自比为鹤,但我毕竟是刀啊,重新做回武器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哈哈…”芙兰拍拍腰间的太刀,说道:“既然如此,你还一个劲儿的替烛台切光忠“牺牲”做什么呢?如果甘心只做一把武器,你们又费心留下审神者做什么?鹤丸,你应该不是那么依恋主人的类型吧。”

    鹤丸语塞,一边的三日月宗近笑着说道:“啊呀,姬君,如果您需要佩刀的话,在下可以像以前一样担任哦。您知道的,做人也好,做刀也好,我是无所谓的,能继续被您使用的话,在下无比荣幸。”

    今剑也从三日月身后跳了出来,认真地说道:“我…我也可以当你的护身刀,我会努力保护好你的!”

    芙兰瞥了一眼三日月宗近,淡淡地说道:“三日月,你还是免了吧,我可不想再放一个那个谁的探子在身边。”说完,她又看向今剑,声音柔和了一些:“至于今剑,小伙子,你应该明白的,你和那个谁…我对他有点心理阴影,让你贴身藏在我的怀中,我有些做不到。”

    “行了,没别的事了吧?”芙兰不在意地转身:“那我走了,鹤丸,你的“光坊”我会好好照顾的。”

    “请等一下!兰大人!”药研藤四郎从叩拜的姿势中直起腰,着急地说道。

    小雪轻轻地拉了一下芙兰的袖摆,有些为难的在芙兰和药研间来回看着。

    “药研藤四郎,你要说什么?”芙兰终于没办法忽视药研,只能冷漠地看了过去。

    药研藤四郎再次叩首,沉声说道:“兰大人,审神者大人,在下知道自己犯下了恶行,不敢奢求你们的宽恕。无论您想对我做出什么惩罚,拷打也好,碎刀也好,在下愿意接受!”

    “只是…只是,能不能肯求您,救救我大哥!”

    三日月宗近闻言,冷声斥道:“药研殿,你僭越了!”

    药研藤四郎依然叩首在地,解释道:“在下知道自己的请求实在是不知羞耻,但是大哥他真的快撑不下去了!大哥他是为了我们才…强留审神者大人是我的罪过,大哥什么都不知道,所有罪责全部在我!”

    他抬头看向小雪,认真地说道:“审神者大人,对不起,我知道我无法弥补对您的伤害,但是,我愿意自行碎刀让您出气。”

    小雪吓了一跳,连忙说道:“那个...你不必如此,我说过了,等我处理完我本丸的事,会回来想办法帮你们的。”

    药研藤四郎以头点地,苦涩地说道:“可是大哥他,可能支撑不了那么久了。”

    “那个…可是,除了提供灵力,我现在也不一定有办法呀。”小雪的表情有些为难起来。

    “小雪。”芙兰看着药研藤四郎,开口道:“他是想请你让我出手,去救治一期一振吉光,是么?药研。”

    “兰大人,还请您大发慈悲!”

    “哎…”芙兰叹了口气,说道:“药研藤四郎,我初见你的时候,你还在足利家,但是后来被送给信长了,还陪伴他到最后,是么?”

    “是的,大人,信长公对我十分照顾,我愧对信长公的宠信。”

    “那么,药研啊…”芙兰的声音突然变得严厉起来:“跟着信长那么多年,你就学会了怎么利用女子的温柔善良了吗?”

    “在下…不敢。”药研的头低得更低了。

    小雪拽了拽芙兰的袖子,小声说道:“兰,你别生气,我…我们走吧,我快点处理完我本丸的事就是了,应该,应该还来得及的。”

    “说起来...”三日月宗近突然开口道:“…在下一直有个疑问,本丸是独立在特殊时空的空间,姬君你们要怎么离开呢?这位审神者小姐难道随身带着时空转换器吗?”

    “什么?”芙兰看向小雪,她还以为出了本丸的大门就行了,没想到还需要时空转换器。这时,芙兰的心头有了不好的预感,被囚禁的小雪如果有时空转换器,早就自己跑了,哪里还会用碎瓷片割腕?

    果然,听到三日月的话,小雪的身体一僵,一脸尴尬地看向了芙兰。

    ‘不会吧…’芙兰在心中哀叹。

    尴尬得满脸通红的小雪几乎快要哭出来了。

    “对…对不起,兰,我…我把这回事给忘了。”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雪:对不起...

    芙兰:没关系,我来处理。

    雪:对...对不起…

    芙兰:没事,我帮你捋清楚。

    雪:对…对不起,5555~

    芙兰:...你是齐格飞吗?(我觉得我快要窒息了.jpg)

    三日月:(吃瓜看戏.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