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跟科技树谈恋爱[三国] > 110、东行客
    按照这个时代的常理来讲, 宦官覆灭、党锢解除、黄巾败散、京城又有重军守护, 天下该重新安定下来才是。但初平元年的雒阳城却彷如边关一般萧瑟。

    没错,初平元年。朝廷又改元了。一年之内多次改元, 既代表着皇位更迭,也让国家上下人心浮动。

    青年曹操穿着深红色的官服,匆匆行走在永和里的道路上,仿佛要将西凉兵放肆的笑声甩在身后。董卓手下的兵大都沾有羌人的恶习,抢劫平民、□□妇女,眼下他们还不敢往权贵聚集的永和里来, 但横行外城动辄杀人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

    想到前些日子关门谢客的雒阳妇医堂, 曹操就心中发紧。好几个在妇医堂帮工的女孩子被军队掠走,曹操跑西凉军营要人,只要回来了几具衣衫凌乱的尸体。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跟阿生交代。

    无论外面是怎样的万马齐喑,曹宅依旧迎来了生机勃勃的晚春。曹操一跨进门,就闻到了扑鼻的芳香。人造的小溪潺潺流动,溪水旁边开着大团大团的牡丹花。桃花已谢,桃枝上开始结出小小的青果。

    阳光耀眼, 光线里站着一身青衣不沾粉黛的卞氏, 与十步开外穿金红色绸缎的曹德形成鲜明对比。

    “夫君。”

    “大兄。”

    曹操看到曹德的瞬间就皱起了眉头:“你不要穿这般花哨, 非常时期, 被西凉军盯上了就不好了。”他又转向卞氏:“你——”他本想说你别学阿生穿衣服,有邯郸学步之嫌,但到底卞氏低调是政治正确,于是他没把这句刻薄话说出来。

    “舅父和叔父都到了吗?”曹操问。

    “都到了, 在松园。”卞氏帮曹操解下帽冠和外袍,又从婢女手中接过汗巾给曹操擦汗。

    没擦两下,曹操就急着走,都走出几步了,又回头喊:“你回去吧,别操心些有的没的。曹德你跟我来。”

    “诶!”曹德受宠若惊,小跑两步跟上,留下卞氏一个人在原地握紧了巾帕。张氏偏心曹德的妻妾,让她受了不少委屈,然而眼下这种局面,后宅的事情她真不敢去烦扰曹操。

    曹操和曹德两兄弟急匆匆进了松园,宽敞的广间里已经坐了三个长辈:大司农曹嵩,秘书监曹胤和尚书丁宫。每人前面一个几案,案上各放着一盘胡桃肉和一个青铜盏。几案右侧木桶里冰镇着粟米酒,丁宫从中舀出一勺酒倒入青铜盏,然后一口酒一口胡桃吃得畅快。

    “阿操和阿德来了,坐,快坐。”丁宫说,因为嘴里的胡桃肉而有些口齿不清。

    曹操眼皮没抬,直接在曹嵩的案前跪下,挺直脊背双手交叠向前推出:“恳请父亲辞官。”

    “孟……孟德你这是何意?!”丁宫放下酒盏,白胡须猛烈颤动,“新帝年幼,正是需要老臣扶持的时候。”

    曹胤依旧是满头黑发的年纪,这个时候不说话,只是他偷偷朝天翻了个白眼。

    曹嵩一下一下地摸着杯盏:“我儿是觉得董卓不能成事。”

    “父亲,即便是从前梁冀鸠杀皇帝的时候,也没有军队在雒阳城中公然抢劫的;即便是十常侍权势滔天的时候,也没有大臣因为一句话在朝堂上被剁成肉泥的。我家豪富,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遭来杀身之祸。”

    三十年时间足够曹操把曹嵩胆小怕事的性格摸了个透,这番话一说出来,容不得曹嵩不动摇。

    “我今年五十五,虽然早了些,要告老还乡也不是不行……”

    这话说得丁宫就不乐意了,他比曹嵩还大一些,如今也只是个尚书。“五十如何?六十如何?巨高正是该再进一步的时候,如今依附董公,当上三公指日可待。”

    曹操还维持着大礼的预备动作,声音抬高:“每天战战兢兢上朝,生死荣辱在董卓一念之间,这种三公要来何用?父亲若是贪恋富贵,就请让我带母亲、阿佩和家人去青州赴任吧。”

    “不孝子!”曹嵩一核桃扔曹操身上,“你带走了家兵,让老父死在雒阳不成?”

    曹操嘴角抽了抽,但到底管理住了表情,依旧一脸正气:“家兵又不能带去上朝。便是我留下千军万马,父亲惹怒了董卓,照样血溅嘉德殿。不如让我带去青州,保证父亲不会绝后。”

    “砰!”曹嵩砸了桌子。

    曹德连忙跪下抱住曹嵩的大腿,阻止他冲出去揍曹操。“父亲,父亲。大兄只是说气话,您消消气。”

    曹嵩的胸脯上下起伏,脸涨得通红,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曹德连忙爬起来给父亲顺气,两个人都穿金戴银,站一起仿佛两个万丈光芒的黄金葫芦。

    “孟德快给你父亲赔罪。”丁宫说,“进言也没有你这样的。”

    曹操没理会,目光平视,面无表情。

    曹嵩终于还是一口气缓过来了,他袖子猛地一甩,大司农官印几乎是扔在曹操胸脯上。

    “多谢父亲!”曹操一个大礼拜了下去。

    “哼,你越发出息了。”

    “别的不敢说,但定能保全家平安。”

    “我不跟你去!”曹嵩踹一脚不省心的大儿子,破口大骂,“平原郡黄巾泛滥,我是傻了才跟你去上任。阿生呢?我投奔阿生去!全家都去!我投奔女儿也不投奔你,儿子各个都是债,尤其是你,气死我了!”

    骂完了,还觉得不解气,又上去踹了一脚,曹嵩才气鼓鼓地走了。

    目的达成,那即便是被父亲踢了两脚也不能减少曹操的喜悦。他将大司农印放进衣袖,然后看向丁宫。这是他进屋以来第一次正眼看丁宫。

    “大舅也和我们一起走吧。”

    丁宫摆摆手:“我就不了。外面贼寇肆虐,即便是谯县老家也不能幸免。此时辞官,还能去哪里?且董公解除党锢提拔士人,未必就不能中兴汉室。”

    曹操没再劝:“那就请大舅保重。曹府门小,不留大舅了。”

    董卓立刘协为帝的时候,负责朝拜礼仪的就是丁宫。曹操没有讽刺他助纣为虐,还邀请他东迁,已经是看在几代人的交情上了。

    当初丁宫为交州刺史,给阿生占下南岛提供了巨大帮助,但曹操没去过南岛,也不清楚南岛、沉岛、琉岛的庄园规模,所以对丁宫的感恩没有阿生那么强烈。也许曹操在关东举兵伐董会给丁宫带来灾祸,但该说的他都说了,人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下去对不对。

    丁宫甩袖离开了,屋里还剩下曹胤。

    “六叔,咱们自己人不说瞎话。我此去平原,一旦黄巾平定,就起兵伐董。东郡太守桥瑁、陈留太守张邈,也都是同样的意思。”

    “你不用再说了。我总归是听你们的。”曹胤抱着胡桃盘子,盘腿坐到曹操跟前,“吃吗?”

    “吃。”

    叔侄两个并排坐着吃核桃仁,气氛竟然比父子之间还要融洽一些。

    “其实去年如意派人来给我送土产,就说我该动一动了。”曹胤一边吃,一边说,“六叔我呢,没什么本事,不然还能给你当个县令守一城。你五叔倒是领过兵,家里几个孩子也有些豪情,你看若是有你看上眼的,就挑去用。”

    曹操感叹:“当初在颍川我也是看着五叔母进门的,眨眼间,五叔的孩子都成人了。行,这次回去就见见。”

    “诶,”曹胤心满意足地笑了,“我看好他们家的曹仁和曹休。”

    血缘上是嫡亲的堂兄弟,但吃亏在出生晚,夏侯惇都已经跟着曹操赚军功了,夏侯渊都帮曹操练兵了,曹仁和曹休才刚刚成年。曹胤虽然没太多心眼,但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为宗族谋福利是刻在骨子里的本能。

    七月,曹嵩告老还乡,曹胤向太常辞行。曹氏宗族尽数离开雒阳,浩浩荡荡地往青州而去。

    而这个时候,先走一步的曹操已经抵达了平原城,展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座因为挤满了战争难民而混乱不堪的城池。

    能够跑到郡城的,都是平原郡的豪族,再不济,也得是小富之家。但如今,曾经的地主老爷们各个拖家带口牵着牛抱着细软在城门外挤成一团,生怕黄巾从后面跟过来。

    因为曹操是带着虎豹骑来上任的,还没有入城,就引发了城门口的骚乱。妇女儿童尖叫声不断,原本还能勉强看出的队列不管不顾地往城里挤。要不是曹操大喝了一声“吾乃新任平原太守”,也许还会出踩踏事故。

    “各位父老乡亲,先排查入城。”曹操坐在马背上拱手,“操率兵在此守候。”

    他话音刚落,虎豹骑齐刷刷地亮出兵器。

    武力威慑,人群却安静了下来。在守门士兵的推拉中,人潮重新排成队列,慢慢朝城中移动。刚刚挤压中地上撒了不少钱帛,这时自然有手脚不干净的。

    曹操使了个眼色,夏侯惇跳下马,上去就踹翻两个小偷。这下,秩序是彻底稳下来了。

    等到战争难民们都进了城,就有一个看上去头发都快掉光的长史从城门里跑出来,扑到曹操的马前老泪纵横:“先太守弃官而逃,都尉领着半数郡兵出战黄巾,全军覆没。如今平原群龙无首,粮食困乏,府君再晚上半月,老夫就要投河自尽了。”

    “你先别急。”曹操下马将老长史扶起,“平原郡有多少地方被黄巾贼侵占?青州黄巾的统帅又是何人?”

    这话一问,长史更是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平原八城,被抄掠五城。贼首管亥在高唐聚集二十万兵马,随时都会发兵平原城。府君……主公啊……”

    曹操无语,这种属下他一点都不想要。“哈哈,先进城,先进城。”曹操打着哈哈,让老长史带路。黑色的骑兵威风赫赫,没有人敢上前阻拦。

    随着城中的场景一点点映入眼帘,曹操渐渐明白了为什么秦六说平原郡是个好去处了,比北海国好百倍。

    平原当地没有世家,最大最华丽的府邸就是平原太守府。而散落各地的豪强,经过黄巾的洗礼也所剩无几。如今仅剩的富户们惶惶不可终日,拿着酒肉求曹操出兵。

    在平原郡跑了三天马之后,连夏侯惇都面露喜色:“大兄,只要我们击败黄巾,平原郡尽入掌心。”

    不怕敌人强大,就怕己方有猪队友。平原没多少猪队友,就是好地方。相比之下,北海国的公孙度,日子就不太好过了。

    北海虽然没有管亥这样大股的黄巾,但北海王国的藩王刘某在位三十年,爪牙门客遍布北海。世家联合藩王盘根错节,对新官上任的公孙度处处形成掣肘。

    作者有话要说:  刘某,真的是叫刘某,不是我敷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