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隋刃 > 237、昏天黑地
    黑夜里,她挣扎求存,再不抬头。因为不抬头也知。

    …她的人生,连月亮也没有。

    ---------------

    “小川佐一…”苏我赳夫瞪着充血的眼睛。

    “怎么…不服?”小川佐一微微歪了头。

    “你杀我,想过后果吗?”苏我赳夫脸色憋的通红,他用力去掰卡在脖子上的手,“你我…都是帝国的人!”

    “我是没错…但你是吗?”

    “我也为帝国服务啊!”

    …来了。

    该演的,该闹的,一一粉墨登场。

    “…帝国?”小川佐一笑笑,“可惜…你暴露了,已只配当一个死人。”

    说完,他的手以一种诡异的力度弯曲,苏总管的脸上终于露出恐惧。

    一阵风声。

    小川佐一迅速收手,凌空翻了个身,一个石头顺着他脖颈动脉划过。

    隋刃收手,慢慢走近。

    苏我赳夫爬起来,连滚带爬咳喘着向远处跑去。

    小川佐一笑了笑,转身,捞捞衣领,“咱们又见面了。”

    隋刃微微歪了头,“你杀他?”

    “隋刃,我在帮你…”小川佐一无谓地笑笑,双手负后,顿时多了两把刀,他微笑,“你…没看出来吗?”

    隋刃身形轻动,二人已短兵相接。

    -------------

    苏总管跑的很快,快到他平生第一次用这么大的力气。

    他还在打电话,打给第二个人。

    “顾…顾兄,救我!”

    “有人要害你?”电话那头似乎很重视。

    苏总管喘着粗气,边回头边道,“帝国内乱,天皇…天皇的人要清理我们,请你帮我速速联系内阁山本野卓大人…告诉他…小川佐一…不再…为我方所用…他是天皇的…天皇的!”

    忽然,一把斧头正中额头。

    苏总管诧异地看着前面。

    付人杰面无表情,拔斧头,向斜后方退了一步,以防血喷到自己身上,他接过苏总管手里僵硬握着的手机,淡淡道,“先生。”

    “死了?”

    付人杰看着苏总管快被劈开的头颅,看着他难以置信的目光瞪着自己,一言不发,直到慢慢倒下。

    “死了。”付人杰回答。

    “山本野卓派人来问的话,你知道怎么回答。”

    “苏我赳夫身份暴露,被我们灭口。”

    “这次卖天皇一个人情。我们暂时不向内阁拆穿小川佐一的事情。”顾东流喝口水,笑笑,“这个人情,早晚用得着。”

    付人杰把斧头扔在地上,从衣服里取出一个透明的小瓶子,开了口,往斧头上倒着液体,顷刻间,斧头便化入空气。

    他沉默一下,转身便走,“先生,阿杰有一事不明。”

    “讲。”

    “小川佐一完全可以自己动手。”

    “你的意思是,他们故意卖人情给我们。”

    付人杰不置可否。

    “哈哈哈…”顾东流大笑,“阿杰,你很聪明,自己分析一下看看?”

    “天皇…想代替内阁,与我们合作。”付人杰沉思一下,“这是在伸橄榄枝。”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顾东流微微眯起眼睛,“他们两方争斗,我们便浑水摸鱼。”

    建国后,顾东流一方那时起便与日本内阁合作,利益取舍,时光更迭,双方掌握彼此的秘密太多,隐藏与犹豫的便更多。换一家,不是坏事。没有永恒的朋友,自然没有永恒的敌人。

    “先生高明。”付人杰垂下视线。

    挂了电话,天边苍鸟一声孤鸣。

    付人杰抬头望了一眼,眼里是不浅不淡的灰色。

    -----------------

    短刀停在小川佐一脖子上。

    隋刃沉默。

    小川佐一负着手,弯起嘴角,“你还犹豫什么。”

    “你…没有尽全力。”隋刃微微眯起眼睛。

    “也许…我就是我想死呢。”

    “你再说一句废话,我的刀,便不会再停。”隋刃淡淡道,“我这句,你信么。”

    有雪慢慢飘落在刀刃上,竟瞬间熄灭化成雾气。

    小川佐一深吸口气,没有□□遏制内力的隋刃,西方近战no1,惹不起惹不起。

    他沉默,“我们天皇想与你合作。”

    隋刃慢慢弯起嘴角。

    小川佐一微微眯起眼睛,“感兴趣?”

    隋刃淡淡问道,“苏总管是你们的人?”

    “是。”小川佐一沉思,“我们在林立身上安有窃听器,发现他身份暴露了。”

    “为什么派人入林家?林家除了苏总管,还有没有你们的人。”

    “如果你和我们合作,我便全部告诉你。”小川佐一停顿片刻,“隋刃,我们帝国的天皇要消灭内阁势力。”

    “二战已经结束了。”

    “正因为结束了,所以更要消灭。”小川佐一微微眯起眼睛,“内阁的人大部分是二战余存的□□,是战争狂,他们也让我们国内的政局动荡,我们需要你们的合作。”

    隋刃沉默,似乎是动心了。

    小川佐一眼睛微微亮起,“你是反堕天联盟的头领,我是天皇的人,你我合作,你们助我方灭了内阁,我们便助你灭了堕天。”

    “那天来袭击我的,是你的人?”

    “不,那天杀你的人,是内阁在中国的合作伙伴,他们都想要红日条,想继承山本中岛的势力,基于你我二人现在所站的立场,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

    “所以,你今天来的目的,一是杀了暴露身份的苏总管,二是找我合作。”隋刃淡淡道。

    “是。”小川佐一承认。

    “你说,现在的天皇不是战争狂。”

    “我很肯定。”

    “可你们可以随意杀人,哪怕他曾经是你们的自己人,就像是刚才的苏总管。”

    小川佐一愣住。

    隋刃的脑回路?

    …这样的?

    隋刃沉默,收刀,“鉴于你给的消息,这次,我放了你,下次…再见,我必杀你。我们的敌人,我们自己解决。”他微微眯起眼睛,“现在,从中国,从我们的地方,滚出去。”

    他定定看着小川佐一,然后转身,离开。

    --------------

    苏总管死了。

    被灭口,街上监控全部被毁坏。

    隋刃沉默。

    如果苏总管是内奸,那么小侃…甚至秦桑他们的那次事故,可能都是他做的。

    那么林远…难道自己一直误会了林远?

    他沉默,细想自己是从什么时候起开始怀疑林远。

    越想越觉着…自己过往的推测不够充分。

    当时秦桑的病房窗口,有个熟悉的人影闪过,他当时以为是林远。

    可自己中毒那么多天,眼睛晕花,如果是误会呢?

    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的林远?

    再往前推…什么时候开始对林远戒备疏离…

    隋刃慢慢闭上眼睛,是从看到父亲对他那么好和在意。

    手指骨冰冷,隋刃沉默,难道,是偏见,是自己看不得父亲对他那么关心?

    先不去想这个,林立已经被盯上了,否则苏总管被暴露的事情对方不会知道。最近要多守着林立一些,而且,他身上应该会有窃听器。

    ----------------

    今晨,风大,无雪。

    用过早餐,林立是想去赛马场看马赛的,无奈…

    林立转头,看着紧紧跟着的隋刃。

    他退后,结巴,“你…你干啥老跟着我。”

    隋刃沉默,“你想洗澡吗?”

    … …

    林立,“我不想。”

    隋刃,“我想。”

    林立,“…?!”

    被隋刃拽着走。

    林立大叫,“你放开我!!”

    隋刃默默。

    林立呜咽,“我洗…也不想跟你洗啊!”

    隋刃,拖走。

    ----------------

    公共澡堂。

    一群光屁股。

    林立,“… …”

    他回头,“…哥,那个对面是五星级酒店…”

    隋刃,“…我请客。”

    林立,“…?”

    “都是热水。”隋刃微笑,“凑合凑合。”

    “我我不用别人请客…”

    隋刃已经掏出瘪钱包,转身,走向柜台。

    再一眨眼,拿了两个吊牌。

    认真看着林立,沉默片刻,“…你先我先?”

    “你先吧。”林立咽唾沫。

    隋刃很大方地把换衣间的小柜子打开,先脱了外衣,回头看一眼林立。

    林立,“…”

    隋刃移开视线,把钱包放进外衣最里面,一圈圈包好。

    林立牙根发酸,“…没没人拿。”

    隋刃默默,把小背心脱了,盖在上面。

    旁边有人光着屁股往这边看。

    林立眼前发黑,看着隋刃,没话找话,“你这大冬天的连个毛衣也不穿啊?”

    隋刃,“该你了。”

    林立咬牙,先把外披的水貂毛皮大衣脱了,就这一件,小格子衣柜已经放满了。

    他看隋刃,隋刃不看他,隋刃低着头,专心地数自己的腹肌。

    一二三…七块。

    又少了一块。

    叹口气。该锻炼了,腹肌都不对称了。以前是十一块。

    他再抬头,林立早不脱了,傻站着,呆呆看着这边自己的腹肌。

    隋刃捂住肚子,“…我都脱光了,该你了。”

    林立指着他胸口右边碗大的疤,“…?”

    说不出话。

    隋刃沉默一下,“我是保镖,这种事情总会遇到的。”

    林立瞳孔微缩,这是他第一次近距离观察隋刃的伤口。

    “这是上次的…枪伤?”

    隋刃低头,自己的上半身,伤疤密布,他不知道林立问的是哪一个。

    林立倒退一步,他也不知道自己问的是哪一个。

    隋刃从脖颈下侧一厘米处,一直到肚脐下边裤子腰带的地方,没有一寸皮肤是好的。全是褶皱的,发白的,带血的,凹凸的,大的斑块像碗,小的像虫。

    他腹部偏左的位置上,有一个很深很深凹下去的深洞,那里,斑驳白褶的浅色皮肤下血管竟清晰可见。不像枪伤,像刀伤,也不像,是烧伤吗?

    不,像是先被刀凌迟,再被火烧,再水淹,再腐烂,再被虫撕咬,再挖去的痕迹。

    “这里…这里为什么…”林立瞳孔发抖,“是被谁挖了一块吗?”

    隋刃低头,看向那个位置,忽然觉着,自己不该和林立一起来这个地方。

    他微垂着视线,他每次看这里都会觉着恶心,林立更会这么觉得吧。

    这个地方…是山本中岛的产物,那时他还不大吧。

    隋刃移开视线,“别看了。”

    林立没听到他的话,他已经在呕。

    他剧烈的呕,呕吐,一直呕到眼泪流出来。

    妈的,这…这还怎么谈恋爱?

    有这样的身体,怎么脱衣服?怎么去海边阳光浴?

    隋刃的后背,后背…会是什么样?

    他咳嗽,呕吐,隋刃在他旁边站着,他左右看看,公共浴室没提供热水的地方,也没卫生纸。

    他翕动了一下嘴唇,有些无措,记忆里第一次看林立这么狼狈。

    隋刃转身去拿衣服里一直带的手帕。

    林立正吐的昏天黑地,看到隋刃递来的手帕和不知道哪儿拿来的装着水的瓶子。

    他沉默,接过来,漱漱口,擦干净嘴。

    隋刃笑笑,“有些…恶心吧?保镖都这样的,你别怕。”

    林立沉默,训练场上他见过林家那些保镖光着背训练的样子,不是这样的。

    他背对着隋刃,把自己的羊绒毛衫脱下,再脱真丝衬衣,再脱直到露出光裸的背脊。他的背上,没有一道疤。

    隋刃微微羡慕,他移开视线,手里拿着林立脱掉的衣服,“我去再开个柜子。”

    林立没有回头,隋刃的后背,他不看也不知道。

    …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