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小妻宝[重生] > 109、第109章
    白果脸色一红, 手指动了动, 不好意思地对老嬷露出个笑。

    老嬷瞧着王妃这般乖巧的性子, 也不忍心,只给周围丫鬟使了个眼色, 叫人将荔枝端了下去, 又另换上几碟子贵精不贵多的糕点。

    白果自从有了身孕后便越发爱吃, 见几碟小点心端的精致香甜,便将荔枝忘在脑后, 又专心起眼前来。

    日暮时分,谢临归府。

    罕见地不见白果待在屋里又或是在亭子里吹风,谢临听下人说了一耳,换好袍服后便往府后的花园里去。

    静王府的花园有专门的仆从扫洒, 谢临白日忙于朝事, 日暮归家又只爱与白果呆在一处,不管做何事也都觉得舒心,却是少有来后府走动。

    他脚步在廊道上转了个弯,穿过白石拱起的院门, 便看到这时辰本该小睡在屋里的白果正挺着腰肢,一步一步挪着走。

    少年眉头微皱,表情有点可怜兮兮, 像是不太情愿, 只走了七八步,就停下来瞧着周围的花发呆,等周围的小厮提醒一句, 这才瘪了瘪嘴,又慢吞吞地往前挪。

    “这是怎么了?”

    谢临带着笑意的话音刚落,就见白果眼睛蓦地一亮,苦哈哈的神色一下子明媚起来,直白地看向他:“殿下怎么找过来的?我明明跟他们说,若是殿下回来便同殿下说且在屋里等一等的……”

    谢临走近他,轻笑道:“他们拦不过我。”

    “殿下白日劳累颇多,还要抽身过来找我。”白果眼睛水润润的,小声道,“多不好啊。”

    谢临却说:“不及夜里劳累。”

    白果愣了愣,突然瞪圆了眼睛,脸上升起一片绯红,磕磕绊绊道:“殿下、殿下胡说什么呢……”

    谢临便看着他笑起来。

    白果气急地朝四周看了看,见王府下人都垂眸站在两人不远处,只生怕谢临再说出点什么奇怪的话,想也不想便踮起脚,用手去捂男人的嘴。

    谢临朗朗的笑声随即变成了闷笑,眼中的笑意几乎要流淌出来。

    他手执起白果细嫩白皙的手腕,问道:“还走吗?”

    白果便立马被转移了思绪,苦着脸小声抱怨似地说:“嬷嬷说我今天吃的有些多,要多走走才行……”

    谢临“唔”了一声,倒是没问白果白日里吃了多少东西,只扶住他的腰肢问:“嬷嬷可说要走多少步?”

    白果便可怜兮兮说:“说了,要沿着花园走三圈……方才殿下来时,我已经走了两圈啦。”

    “那便还差一圈。”谢临淡淡笑着说,“我陪你走。”

    静王府的后花园不算小,再走一圈需要消耗不少体力,可白果还是乖乖点头同意了。虽说眉目间还是多少有点“好不想动哦”的情绪在,但他还是撑着圆鼓鼓的小肚皮走完了全程。

    日暮西落,花间吹来的风略带一丝沁人心脾的凉意,谢临用手帕替白果擦了擦额间冒出的细汗:“累了?”

    白果一头扎在谢临的怀中,耍赖似地说:“殿下,走不动了怎么办?”

    谢临笑了笑,不说话。

    白果疑惑地抬起头,便见谢临微微倾身,手臂拖住他的膝弯,当着那么王府多下人的面,竟是将他打横抱了起来。

    “殿、殿下?”白果不安地蹬了蹬小腿,手臂无所适从地揽住谢临的脖颈,“我自己还能走呢……”

    谢临挑挑眉,如墨的双眸眼底沉着笑:“嘴硬。”

    白果红了耳根,窝进谢临的肩头不出声。

    与此同时,他微微颤抖的腿腹也出卖了自己。

    他的确走不动了……

    说来,自从被太医诊出腹中有了小宝贝后,白果便一直被身边人精贵伺候着,只怕他因那些个琐事疲累到,他日日睡得香甜,因腹中孩儿的缘故吃得也多了起来,如此便使他原本纤瘦的身子多了一层软肉,不仅身段匀称了许多,就连脸颊上都多了几分婴儿肥。

    旁人见了白果,莫不多说一句静王妃身子养的好,没想到有了孩子后,这模样竟一日好看过一日,就连卫良阴之前见了也只觉得欣慰十足。

    但这事儿看在经验老道的嬷嬷眼里,却不是那么回事儿了。本来静王妃体质便差,前十几年又被伯府磋磨地伤了许多元气,底子本就是亏空的,饶是嫁给静王之前曾在将军府调养了几月,却也难以补全十之二三。

    这女人生孩子本就是在鬼门关前走一遭,而双儿则在这方面更多了几分磨难,不止是怀胎难,生产难,就是这之间的十个月,也同样是马虎不得。静王府里上下皆知王妃怀孕需得好好养着,却偏偏忘了这孕夫的身子精不精的起这般细养之下的负担。

    那被谢临找来的老嬷眼尖,立马便看出问题所在,这不单单只叫白果在王府花园里走了三圈,便让众人发现……他们王妃的体力,还真是大不如前。

    “嬷嬷说,要多走动,日后才好将孩子生下来。”

    用过晚膳后又一个时辰,白果微微鼓着腮,靠在榻边与谢临说话。

    他其实现在还想再喝一碗汤,却生生忍住了。

    谢临捧着一本小册,闻言抬眸,打趣似地说:“劳烦王妃辛苦一阵。”

    白果瘪了瘪嘴,手指玩着谢临腰间的穗子,显然还是在想着花园里的事。

    谢临忍住笑,摸摸他的肚腹,安慰道:“若是觉得疲累,便停下歇歇再走,不必要一口气走完。”

    白果抿了抿唇,小声说:“听殿下的。”

    谢临便笑道:“不想自己走的话,就等我从宫里回来?”

    白果抬眸,看他一眼,打了个哈欠:“可殿下已经很忙了,回到府上还要陪我的话,会很耽误时辰……”他说着,眼皮慢慢沉下来,不过短短一句话的功夫,声音就渐渐低了下去。

    谢临垂眸又待说什么,却看到身边的人已经撑在榻上,缓缓闭了眼睛。

    分明是睡熟了。

    眼底有些无奈,谢临捏了捏白果的鼻尖,而后将人抱到榻上,又是一夜安眠。

    第二日,晨曦微漾。

    白果醒神后呆愣愣地望着身边人,揉了揉眼睛,突然便从床榻坐起身,有些着急地推着谢临说:“什么时辰了,殿下怎得还未离府,怕不是早朝要迟了!”

    若是为着迟到被晋元帝罚了可是不好!

    白果担忧地想着,却发现身边人怎么推也推不动,还只望着自己笑。

    谢临无奈极了,他缓缓起身,拉开帷帐,唤了下人进来伺候洗漱,才慢慢说道:“是本王疏忽,昨日忘了同王妃讲,本王这几日已经与父皇告了假,想来多陪陪王妃。”

    白果稍微拧了拧眉,总觉得不对劲儿,但听谢临说要陪着自己却也让他心底格外高兴。他抿了抿唇,嘴角露出梨涡,轻声浅笑着问:“殿下陪着我,不耽误事么?”

    “自是不会。”谢临伸手点点白果饱满白皙的额面,无奈道,“难道王妃还想将本王赶走不成?本王可是好不容易从父皇那边求来的休沐。”

    白果净了面,期期艾艾地抓住谢临的手臂,仰头说:“那殿下陪我用早膳。”

    谢临笑笑,宠溺道:“好。”

    两人一起用早膳的时候不多,早膳摆着多是白果爱吃的金丝卷与糯米红豆糕,厨娘得知静王殿下今日也一并在府上用膳,便又做熬几盅汤水,但没想最后,东西多还是进了白果圆鼓鼓的小肚子里。

    虽是话里说想趁着休沐多陪陪自家王妃,可刚用过早膳不久,静王府上的几位幕僚便求见起王爷来。

    王府大管事王有全脚步匆匆在谢临耳边耳语几句,余光看向白果时有几分欲言又止。

    谢临眉梢缓缓皱起,如墨的目光变得有几分冷然。

    “怎么了?”白果犹豫了一下问。

    谢临看向白果,恍然露出略带歉意的目光:“有些事要马上处理……”

    白果勉强笑笑,点头说:“殿下去便是了。”

    “我很快回来。”谢临俯身吻了吻他的发顶。

    待谢临去了书房,白果皱皱眉心,唤了管事拿来账本,粗略地看起王府这个月的内务。翻过小半时辰账本,伺候在白果身边的老嬷适时地叫人端来一早温在炉火上的养身汤药。

    这都是每日的惯例了,白果虽不喜欢,但还是很快喝光。

    喝过汤药,老嬷小心打量着白果的神色,缓缓道:“殿下那边刚差人来说,今日午膳王妃不必等。”

    白果听了,许是喝了汤药,精神不是很足,有点恹恹点了点头,没说话。

    他有点想躺下睡会儿,顺势倚在了长榻上,老嬷给他盖好一张薄薄的毯子,但不知为何,却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下雨了。”

    初秋的雨来的突然,片刻前还是晴空万里,可一眨眼便又落下豆大的雨点,打在石子小径上沙沙作响。

    白果侧躺在榻上,透过窗棂看着窗外的雨幕发呆。

    突然间,原说午膳叫自己不必等的那人出现在了雨帘中,撑着一把油纸伞,脚步不疾不徐,雨点落在脚边,溅起一片细密的涟漪。

    “殿下?”

    白果眨眨眼,以为看错了,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说不上是什么情绪,意识到谢临回来,他连脚下的鞋子都来不及穿,便赤着脚面在身旁下人的惊呼中,急切地跑出了屋。

    谢临猝不及防,抱了白果一个满怀,来不及问一句怎么了,便看到着急跟着跑出来的下人,紧接着就发现白果脚下竟没穿鞋袜。

    白果敏锐地察觉到谢临面色微变,似是有些生气,忙揽住对方的腰,先发制人说:“殿下不是说不回来用午膳了?这么大的雨,您赶回来做什么。”

    谢临正酝酿着的脾气一下子就被白果看似理直气壮的质问给浇灭了,他承认自己是理亏在先,明明做了承诺,却频频失言,实在不是君子所为。

    在心底叹了口气,谢临不说话,只沉默着拦腰将白果抱回到榻上。

    白果看着谢临不带任何情绪的表情,却蓦地慌了:“殿下?”

    “无事。”谢临握住他的手心,摇摇头,沉声说,“我的错。”

    白果抿了抿唇,垂下眸:“才不是……殿下、殿下是生我的气了。”

    谢临看白果似是有些难过的神色,松开白果的手心,道:“我是在生气。”

    白果眼眶瞬间红了起来。

    谢临叹了口气,只拉过白果的脚踝,捂住他略微冰凉的脚心:“雨日潮湿阴凉,我气你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又气自己食言而肥,不似君子所为。”

    白果闻言,呆呆地看着谢临,心头突然涌起一阵难以言说的情绪,哑然说:“我……”

    “不必讲。”谢临拦住白果要出口的话。

    他焐热了白果的脚心,又将薄毯盖在他的腿上,才又缓声道,“有件事要同你说。”

    白果抬眸,慢半拍地问:“……什么?”

    谢临摸了摸他的头发,有安抚的意味:“不是个好消息。”

    白果猜不透是什么:“无论何事,殿下直说便是……”

    谢临叹息一声,如墨的双眸看向白果,沉声道:“昌平伯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