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穿成豪门宠文的对照组 > 114、第一百一十四章
    傅总由于定力不佳, 受太太影响没能按计划加班, 导致堆积了很多工作, 第二天一早就去公司忙活了,一直忙到接近中午, 估摸着剩下的文件在午休前都可以处理完了,才抽空给傅太太打了个电话, 约她来公司附近共进午餐。

    简瑞希接到电话的时候, 才刚从床上爬起来, 二话不说就画了个妆, 穿上漂亮的小裙子去赴约了。

    于是傅氏的员工再一次有幸目睹, 傅太太开着拉风的双人跑车来接傅总下班的场景。

    不, 傅总这次也不叫下班, 而是早退, 吃个午饭吃得不见踪影, 公司的八卦党在窗户口守了整整一个中午,就想看到傅太太怎么把傅总送回公司的,结果迟迟等不到人, 刷了微博才知道, 有目击者称在机场见过傅总和傅太太,身边跟了很多工作人员和机器设备,看样子是在录《我们在生活》。

    傅氏员工表示不开森。

    机场偶遇傅总傅太太的目击者也不太高兴, 因为现场安保管的太严,连偷拍都不允许,他们只能在微博上口述“傅总推着行李箱, 行李箱上坐着傅太太”的有爱画面——听起来好没有代入感啊,如果能允许拍照甚至是录视频就不一样了,相信看到的人都会对他们会心一笑。

    当然当事人并不知道他们的郁闷,傅太太享受着小朋友才有的待遇,整个机场大厅也就她一个成年人坐在行李箱上被人推着前行,她自己感觉还挺美,看到跟过来的粉丝甚至主动挥手打招呼,引起外围一阵骚动。

    身后的摄制组满脸无语,很想提醒傅总管一管媳妇,她在这么起哄下去,安保人员就要拦不住激动过度的粉丝了。

    不过,看看傅总无怨无悔推着傅太太前行的背影,摄制组还是默默把话咽下去了,算了,说了也没用,还可能又为傅总提供一个秀恩爱的好机会,他们才不上当呢。

    就在摄制组吐槽间,傅总和傅太太已经找到了他们的航空公司窗口,正要排队办理值机和托运,这还是简瑞希和傅总第一次亲自排队、亲手办手续,给简瑞希的感觉她和傅总,跟周围这些小情侣小两口没什么区别,都像是小夫妻辛辛苦苦工作一年,攒了个假期出去过二人世界,内心对这趟旅行充满了期待一样。

    有钱人的特权享受多了,简瑞希突然对平凡人的幸福无法自拔。

    她依然赖在行李箱上不肯下来,仰着头跟傅总规划起来,“有机会我们是不是该带上jayce,一家人好好出去玩玩?”

    傅时远微微低头,倾听完傅太太的愿望,很绅士地问:“你有什么计划吗?”

    简瑞希只是心血来、潮而已,根本没计划,而且她现在最喜欢做的事,就是等着傅总把一切都安排好,要是傅总不愿意,她还有丽萨,怎么样都不会麻烦到她自己。所以傅总的问题她直接忽略了,转而兴致勃勃的提要求:“出去玩的时候,你也要这样推着我和jayce哦,他长这么大应该还没被爸爸推过呢。”

    傅总挑了挑眉,跟上傅太太话题跳跃的节奏,笑道:“同时推你们两个人,恐怕不行。”

    “为什么?”傅太太一秒变脸,“我这么轻这么瘦,别说你推不动啊。”

    傅总当然不会这么说,他示意傅太太看身下,“位置应该不够两个人坐。”

    简瑞希被傅总带沟里了,完全忘了他们一家三口出行的话,绝对不会只有一个行李箱,她立刻改口道:“那就算了。”

    “jayce也是小男子汉了,让他自己照顾自己吧。”

    傅总点头表示赞同:“男孩子也不能太娇惯。”

    听完全程的摄像大哥只想为可怜的小少爷点蜡,果然是亲生的呢╮(╯3╰)╭

    听着傅总和傅太太一唱一和的聊着天,排队的过程都变得有趣了,轮到他们的时候摄像大哥都在惊奇为何如此之快。

    简瑞希这时才依依不舍的起身。

    傅总有条不紊的递证件、放箱子,最后接过证件机票和工作人员告别,手里还拎了个份量不轻的挎包,里面放着傅太太最宝贝的化妆包,几乎都是全球断货的限定款。

    节目组以“更好的体验风土人情”为由只给他们订经济舱,简瑞希担心遇上暴力运输,干脆把粉状类的产品都挑出来自己带上飞机了——当然是傅总负责提。

    简瑞希只需要背着她的小背包,开开心心的挽住傅总的手:“是哪个候机室呀?大家应该都到了,我们也去汇合吧!”

    虽然节目组只给订经济舱有点太抠了点,但简瑞希这次却没有吐槽,主要是她现在对他们比较有好感,要不是节目组上一期的用心安排,她未必能想起那两次醉酒乱穿的事,更不会傅总当面对质由此听到他的亲口表白了,所以说节目组也是做了件好事。

    而且最后一期了,收官之作,简瑞希觉得他们这期的安排也还不错,比她想象的还要有点意思,心态也就不错了,兴致勃勃的表示她会罩着傅总:“之前发布会你没参加,都还没见过林老师他们吧?没关系,我帮你介绍认识!”

    傅太太把胸脯拍得当当响,一开心,就把别人的地盘当成自己的主场。不过有她在,他们去候机室跟两组嘉宾打招呼的时候,还真没有冷场、

    三对嘉宾在镜头前极尽友好,很快打成一团,三位丈夫坐一起,三位妻子坐一块,各自都有感兴趣的话题,三个小时的航程一点都不无聊了,感觉嗖的一下就到了。

    下飞机后,又跟最后一组嘉宾汇合,一行人热热闹闹的坐着大巴去古镇,今天飞机没有晚点,所以他们在计划中的时间到了目的地。

    天刚黑,不过古镇比不上城市的灯火通明,虽然也亮起了灯火,有些商家和民宿还点起了红灯笼,高高挂在仿古设计的屋檐下,看起来挺有韵味。但是夜晚那种安静幽然的气氛却挥之不去,所以一下车就有嘉宾感叹,这儿还真是放空自我的好地方,静到人心底去,就能把浮躁的心沉淀下来。

    简瑞希点头表示赞同,不过她觉得自己应该不会想来第二次,傅总那些无人打扰的私人小岛更适合放空自我呢_(:3j∠)_

    古镇明明就有个很不错的温泉度假村,节目组偏不让大家舒服的住酒店,而是提前安排了一些民居排号,让他们抽签决定住哪一家。

    简瑞希和傅总抽完签,在寒风之中坐着360°无遮挡的观光车去他们住处,躲在傅总怀里都躲不开凛冽的寒风,冻得瑟瑟发抖之际,傅太太终于破功,看着镜头开怼:“人类一定要互相伤害吗?”

    同样瑟瑟发抖的摄像大哥没说话,反而露出了耐人寻味的笑容。傅太太果然还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呢。

    不过天气越冷,越是泡汤的好时候,简瑞希和傅总刚放完行李,就收到通知带好装备去某个位置吃饭,吃完直接去泡汤。

    通知他们的是刘琛,他在嘉宾中年纪最大,又是国家台的资深主持人,节目组应该是希望他能出来主持大局。

    刘琛也没有让节目组失望,一群人围着圆桌、吃着当地特色火锅的时候,他出来打开话题了,让大家聊一聊从录节目的第一天到现在,都有了什么变化。

    参与了这么一档几乎全民追更的热播节目,他们的变化还是挺大的,几乎人人都是受益者。刘琛自己在单位的地位越来越高就不说了;他的太太林颐温,当年的天后如今也高调复出,新专辑安排上了,演唱会安排上了,一切蒸蒸日上。

    白领夫妻张启云和林静雯的事业也越来越好,张启云本来就是业内成功人士,如今“红出圈”,各大高校请他去做演讲,还有想要特聘他为客座教授的;林静雯作为自由设计师,作品一经展示后,被许多投资人看中,如今都谈好了项目,过完年就要在北京繁华写字楼成立自己的工作室了。

    陈飞宇和宋雅雅也得到了这辈子都不敢想的机遇,有公司表示愿意签下他们包装做艺人做网红,这几个月他们也接到了许多商业活动邀请,不过他们决定留在大横村,发展新农村、为家乡做贡献,陈飞宇已经当选了村干部,宋雅雅更是从小卖部老板娘华丽变身开起了淘宝店,卖卖家乡特产和农副产品,因为关注量大,据说第一个月销量就几万件了,她同时还签约了直播平台,偶尔接接广告就当赚外快,日子过得相当滋润。

    这次录节目,宋雅雅就特意给大家展示了她新买的鸽子蛋,结婚的时候只有婆婆“祖传”下来的金项链和金耳环,连个戒指都没有,这段时间赚了钱,老公第一时间给她补了颗钻戒。

    宋雅雅所谓的“鸽子蛋”,别说跟简瑞希比了,就是林静雯的结婚钻戒都比她的大,但是她脸上洋溢着的幸福,却让现场的太太们都很感动。

    简瑞希除了感动,还有点羞愧,好像大家都在努力发展事业、提升自己,只有她原地不动,明明她的起点和平台都要比她们好。刚穿过来那会儿还知道要搞搞投资、增加资产,帮娘家打了几次广告、品牌做大做强后,她就毫无进取心,直接混吃等死了,是不是有点太废材了?

    平常简瑞希混吃等死的坦坦荡荡,如今眼看着要当反面教材,她也难得自我反省起来,轮到她说话时都有点不想开口了。

    所以傅总先开了口,他放下筷子,用纸巾擦了擦嘴,笑道:“我要感谢节目组,通过它我才意识到了对annie的感情吧。”

    简单的一句话便吸引了全场的目光,简瑞希都不再盯着锅里了,回头瞅着傅总,暗想他莫不是要当着全国观众的面再表白一次?

    太热情了吧~不过她喜欢嘿嘿嘿。

    傅总语不惊人死不休,眼神却显得很真诚,当然他也没必要做这种秀,既然愿意说出口,自然是真心话,他娓娓而谈:“听说外界一直在猜我决定和annie结婚的原因?其实没那么复杂,因为她的家庭很合适。”

    “像我们小的时候,父母忙得一天见不到面,每天陪伴我们的只有管家和阿姨,以及数不清的家庭教师,从来没感受过书上说的‘天伦之乐’。我希望以后的孩子不要像我一样,他不需要多能干,所有小孩都享受过关爱和陪伴,希望他也能有。但我不懂,就想找一个懂的人——”

    说到这里,傅时远低头看了简瑞希一眼,目光下意识的变得柔和起来,眼角带着笑意,“现在我才意识到,annie不是妻子,更不是什么最佳partner,她是可以携手到老的爱人。所以,录节目虽然有时候也很累,像是之前在大横村,这辈子没干过的体力活都在这几个月里干完了,可我最快乐最期待的日子,也是它。”

    傅总的真心话很是令人感动,但其他嘉宾和全体工作人员此刻都是一脸懵逼,傅总和傅太太从第一期就在狂撒狗粮,撒到现在他说他终于发现自己爱上了傅太太——究竟是他们这段时间眼瞎了,还是傅总本人反射弧太长,过了这么多年以后才意识到自己“爱上了”?

    估计这期节目播完,观众都要跟他们一样怀疑人生了。

    傅总并没有在意大家的反应,他说这段话都没有对着镜头,目光始终在傅太太身上,简瑞希当然也没有让他唱独角戏,一早就把头抬起来也看着傅总。

    眼神接触,一切尽在不言中。

    就这样静静互看了一分钟,傅总突然握住了傅太太放在桌上的手,微微一笑,这才转头面对镜头,说起了官腔:“不过录制节目的经历,也让我渐渐明白,家庭不是靠一个人的努力,所有家庭成员都需要有所作为才行。今后我应该会尽量减少工作,抽更多的时间来陪伴他们。”

    其他嘉宾被傅总的“真心”打动了,纷纷鼓掌起来。简瑞希也在傅总的“掩护”下轻松过关,毕竟傅总放了大招,四舍五入就相当于她放大招了。

    总结完这段时间录节目的变化,火锅吃得也差不多了,大家带上装备去泡汤,冬天泡温泉一点都不觉得头晕,从八点多泡到了将近十二点,三个多小时,跑完从头到脚暖呼呼,寒风凛冽里坐着观光车都不觉得冷了。

    傅太太回到住的地方,整个人还有点飘,当然不是因为温泉,而是傅总吃饭时的真情告白。

    简单的洗漱后,摸了摸坐在床上的傅总的狗头,挂着姨母般的笑容:“哎呀真是个小可怜,要不要姐姐来温暖温暖你~”

    简瑞希偶尔还是很机智的,比如她听傅总嘴上说“希望他的孩子以后可以感受家庭的温暖巴拉巴拉”,就知道是傅总在为自己没有体会过这些而遗憾,说不定还有点悲伤和怨念,要不然长大了也不会憋着劲非要找个懂得家庭温暖的老婆。

    所以今晚的傅总在她眼里,就成了缺爱的小可怜,要不是一直在外面,简瑞希大概早就把小可怜扑倒使劲调戏了。

    可惜她又忘了,傅总从来不是躺平任调戏的性格,他调戏傅太太倒是没输过。

    这会儿,傅总便抬头,出乎意料的笑了,顺势反问道:“好啊,准备怎么温暖我?”可以看出来,“姐姐”那两个字腹黑如傅总都说不出口,论脸皮还是傅太太更胜一筹。

    简瑞希丝毫不慌,甚至挺了挺胸脯,不怀好意的把傅总的头揽过来:“给你怀抱让你尽情的哭一场?”

    埋胸是小朋友很喜欢的活动,虽然他从来没说过,但是妈咪怀里又软又舒服,他躺在上面会有种回到了婴儿时期的幸福感,每次不管小脸板得有多严肃,只要在妈咪怀里呆上一会儿,小朋友总会乖软下来。

    这也是简瑞希的杀手锏了,拿对付小朋友的绝招来对付傅总,当然也不是真心安慰那么简单,恶趣味的傅太太同时还想看傅总的乐子。

    然而她显然又双叒叕忘了,傅总和小朋友不一样,他随时随地可以耍流氓反调戏。

    比如现在,傅总就很配合的埋在她胸口,隔着薄薄的睡衣蹂/躏撕咬,简瑞希被他逗得浑身像过电一般酥麻,脸上的笑容也僵了,不得不小声提醒:“我们在录节目……”

    没有反应,领子倒是被他扯得越来越低了,简瑞希低头就能看到他半个脑袋都埋在其中。

    太刺激了qaq简瑞希想要推开紧紧黏在自己身上的人,然而纹丝不动,她也不敢用力推,动作一大就容易被镜头捕捉到,所以只能假装若无其事,继续小声的提醒:“我们住的是民居而不是酒店,连小雨衣都没有——”

    要闹出人命来的,这可不是开玩笑= =

    话刚落音,突然听到吧嗒一声,灯熄灭了,室内一片漆黑,傅总故伎重演,把傅太太扛去了浴室不可描述。

    * * *

    录完节目,傅总的确兑现了自己在节目里说要抽空多陪家人承诺,他让人把小少爷也从港城接到北京来了,一家三口在北京过了个小年才回港……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啦,给自己撒个花*★,°*:.☆\( ̄▽ ̄)/$:*.°★*。撒花!

    埋了个小伏笔,大家应该都看出来了,是的,番外会有小伙伴一直嚷的二胎,但是我也打个预防针吧,我一向是不承诺写番外的,因为番外水平忽高忽低,有时候差到怀疑人生,老朋友应该有经验了╮(╯3╰)╭

    所以番外写得不好的话,希望大家不要打我,我会尽力的。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