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皇后起居注 > 419、第四百一十九章 迁居东宫
    次日用过午膳后, 朱祐樘与张清皎便牵着儿女散步前往清宁宫。虽说清宁宫已经空了好几年, 但毕竟是东宫, 也曾是陛下和娘娘所居之处,因此每日都有宫女太监定时洒扫,里头的摆设家什亦一如从前。帝后已有好些年头不曾相携踏足其中,举目望去皆是无比熟悉的场景, 不由得心生感慨,曾经的过往也仿佛历历在目。

    朱厚照上回随着朱祐樘前来时, 只顾着观察里头的宫殿布局, 埋头画他的宫中舆图, 并未仔细观察四周。如今知道这便是属于他的宫殿, 甫进门就睁大了眼睛左顾右盼, 看得极为仔细认真。

    朱秀荣倒是头一次来清宁宫,对这几座宫殿兴致缺缺。对小姑娘而言,这儿的宫殿与其他所有宫殿没有任何差别。倒是院子里正盛开的桃树吸引了她的目光, 眨着眼轻声说:“娘,折一枝花花回去。”

    张清皎微微一笑,带着她来到桃树底下:“桐桐喜欢哪一枝?”

    小姑娘扬起首,睁着双眸左看右看,几乎挑花了眼,好不容易才选定她觉得桃花最多的一枝。立即便有宫女端来银盘, 张清皎拿起上头的花剪,将那枝花剪下来,给女儿拿着。

    小姑娘伸出肥爪子轻轻碰了碰花枝, 软软地道:“我不拿,花会掉……”花瓣那么软,她一碰肯定就掉啦,很可怜的。

    “好,那咱们让人拿回去插瓶。”张清皎道。这时,一阵清风扬起,桃树随风而动,扑簌簌掉了满地的花瓣。落英缤纷,不少花落在了母女二人发间衣上,小姑娘禁不住咯咯地笑了起来,捧着衣裙上的花瓣轻轻闻了闻,格外欢喜。

    朱祐樘远远望着她们,目光温柔,唇角微微牵了起来。朱厚照亦回头看去,他本想在这座院子里设小校场,可又觉得那棵桃树要是没了有些可惜:“爹,建校场的时候,能不能把那棵桃树留下来?娘和妹妹都很喜欢,它开花的时候可以来折花,结果子的时候可以来摘桃子呀。”

    朱祐樘揽住他的肩轻轻拍了拍,含笑道:“留下这棵桃树也好,它在这里生长了许多年,我当初搬进来的时候它便在了。”他还曾画过许多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的场景,不过,任何美景都不如眼前的景致更值得入画、更容易入心。

    “爹,咱们进去看看?里头的摆设都是爹用过的吗?”

    “是啊,也曾经用了许多年。你看,书桌上还有我不小心留下的痕迹。这是墨迹,长年累月练字作画,难免洇了些,宫人怎么擦也擦不干净。那是我当时刻泰山的时候……咳,若是你喜欢新的,便将这书桌换了罢。”

    “刻泰山?原来爹你书案上那座木雕山是泰山呀!还是爹自己刻的?”

    “泰山是五岳之首,问天叩地的祭祀之所,自然该崇敬。况且,它与我也十分有缘。若是有机会,应当登上泰山亲自祭祀它。不提这些了,这书桌你想不想换?还有这书柜,原来还有些书放在这儿了,唔,让他们收拾收拾拿回坤宁宫去罢。”

    “别呀!”朱厚照赶紧抱住那几本书,“书桌不换,书柜不换,所有摆设都不用换啦!都是爹娘用过的东西,我很喜欢!”用新的东西虽然很好,但似乎这些书桌书柜都有很多故事,他有些舍不得换掉了。说不定留着它们,爹娘还会给他讲好多过去的事呢。

    朱祐樘颇有些意外,笑道:“好,你说不换便不换了。”他其实早已经命工坊准备了整套檀木新家什,打算甚么都给儿子最好的。可若是儿子喜欢旧的,倒也没甚么不好。说来,这孩子自幼便养成了俭省的习惯,不愧是他和卿卿的好儿子。

    一家人在清宁宫内转了许久,皆大欢喜。回坤宁宫的时候,朱厚照还有些恋恋不舍,觉得这样转一转之后,这座宫殿仿佛真与他有了联系。帝后二人对视一眼,彻底放下了心,劝道:“再等几日,待此处修缮完后,你便搬过来。”

    “嗯!”朱厚照点了点头,心里涌动着兴奋。嘿嘿,他终于要有自己的宫殿啦!这地方多大啊,里面有小校场,有玩具,他可以骑马射箭,也可以随意顽耍!这么一想,搬出坤宁宫是件好事呀!他终于不用挤在书房里睡,也不用坐在角落里!

    数日之后,太子殿下欢天喜地地正式移宫清宁宫。那日一早他便满脸笑眯眯的,连面对繁琐的移宫礼仪时都没有半点不耐烦之意,一丝不苟地按着礼官的指引完成。直到移宫仪式结束,所有礼官都退下后,他顾不得更衣,在宫人和小太监的呼唤声中,头也不回地转身冲向自己的小校场。

    只见小校场的角落里果然安着他梦寐以求的箭靶,旁边放着武器架,上头摆着琳琅满目的各种木制武器——虽然都是木头做的,而且好像有些小,但能抓起它们比划比划,太子殿下已经很满足啦!再看另一个角落里,安放着两个怪模怪样的大玩意儿,瞧着似乎有些突兀,但又让人禁不住好奇。

    一个似乎是木头搭的房屋架子:有些地方竖着梯子供人爬上爬下;有些地方张着渔网好像也能爬;有些地方则放着打磨得十分光滑的抽屉似的木板,似乎能直接滑下来;还有一面木墙上插着圆滚滚的短木头,仿佛能借力攀爬。房屋架子与成人一般高,所有尖角处都被打磨得格外圆润,上头还套着棉纱,底下垫着软绵绵的地衣,似乎生怕他磕着碰着。

    一个则是用油毡包裹起来的圆滚滚的能钻进去的玩意儿,看着像是几条盘踞起来的怪蛇扭在了一起。可以从不同的孔洞里钻进去,转来转去后,再从别的孔洞里爬出来。这绝对是捉迷藏的好地方呀!

    太子殿下双眼亮晶晶的,笑嘻嘻地扑向了他的大玩具们。至于箭靶和武器架——算啦,等他顽了这些再说!这可是谁都没有顽过的大玩具,他先玩腻了它们,再抽出空闲来学骑射和武艺也不迟!

    移宫的第一天,朱祐樘和张清皎难免稍有些担忧。将大胖儿子唤过来用了晚膳,他们便亲自将他送回清宁宫。朱厚照笑嘻嘻地与他们道别,便头也不回地奔进了清宁宫内,不多时就听见他的笑闹声从里头传出来。

    “……”不知为何,朱祐樘的心情颇有些微妙,似乎有些失落,又似乎有些酸涩。他听着里头的笑声,无奈道,“卿卿,看来他很喜欢那两个大玩具。”是啊,喜欢得几乎都将爹娘给忘了,一点儿也没有显露出离开他们的依依不舍。

    “当初做这两个东西,不正是为了转移他的注意力么?”张清皎笑道,携着他踏月而归,“他不哭不闹,很喜欢在清宁宫待着,不是很好么?咱们也能放心些。”当然,有那两个大玩具在,她便不必担心小家伙读书进学之后没有足够的运动量了。每天他只要在里头顽上一个时辰,顽出各种花样来,恐怕一时半会也不会去想当什么大将军。

    朱祐樘轻轻一叹,苦笑道:“倒是咱们舍不得他……”只要想到儿子以后将会独自在清宁宫里过夜,他便怎么都有些放心不下:“卿卿,暂且将云安调到清宁宫确实能安心些。不过,她能约束的终归只是宫人,在大哥儿身边伺候的小太监还得细细挑选一番。”

    “放心罢,如今在他身边近身伺候的,都是跟了他好几年的小太监。剩下的太监也是老伴伴特地从内书堂里挑出来的,便是洒扫太监,也都须得挑品行端正的,断不会让任何小人接近他。”张清皎并未提到,她让锦衣卫查了东宫所有太监的品性经历。曾经犯罪或犯过大错的,都被调往他处。其中有个名叫刘瑾的太监曾犯了死罪,却不知怎地买通了门路,竟留在了东宫洒扫。她毫不犹豫地将此人交给了东厂处置,务必按刑律让他伏法。

    虽有爱妻温声宽慰,但这一夜,朱祐樘依旧是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倒是张清皎,一夜无梦到天亮。醒来的时候见朱祐樘满脸疲倦,她很无奈地摇了摇首:“万岁爷这又是何必呢?倒不如让你昨夜留在清宁宫陪着大哥儿呢。”

    朱祐樘清咳一声:“不过是有些挂念他罢了,也不知他昨夜睡得好不好。”

    张清皎忍俊不禁,稍稍用药油给他按了按,帮他提神醒脑:“来人,去东宫瞧瞧大哥儿可起身了,让他过来坤宁宫用早膳。尚食局今日便准备些提神补气的药膳罢,回头送到乾清宫,让万岁爷歇息的时候用。”

    沈尚仪应了,亲自去东宫将小主子接过来。昨儿朱厚照顽得太高兴,晚上又有些认生,其实也没有睡好。见他有些无精打采的,朱祐樘心疼极了,忙问他究竟是怎么回事。朱厚照只字不提他一直惦记着两个大玩具,扑在他怀里撒娇说有些不习惯。

    张清皎在旁边勾起唇,给女儿的小脑袋上插了一朵绒花:“昨儿你刚移宫,我便不提你的作业了。今儿可是不能一心想着顽耍,上午在坤宁宫里读书,用完午膳你再回去。”

    朱厚照转了转眼珠子:“娘,以后我也一直在坤宁宫里读书么?不是说要去文华殿?”在坤宁宫里读书,娘时不时便会过来瞧瞧。他就算心里惦记着顽耍,也须得赶紧将游戏都忘光,不然娘若是发现他走神,指不定又会给他派别的任务。如果是在文华殿,叔叔们和小舅舅都在呢,那么多人,先生哪里顾得上他走不走神?

    “你想去文华殿?”张清皎瞥了他一眼。

    “想去!”朱厚照答得格外响亮。

    “好,那便去罢。”他没想到,自家娘竟是回得格外爽快。而自家爹难掩高兴地揉了揉他的脑袋:“难道咱们父子俩竟是心有灵犀不成?原本我便要与你说,再过两日就举行冠礼,而后你便要出阁读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