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野心家 > 193、远航之意难平
    闻知秋的日记一般都很短,时间性却极长, 几乎涵盖了闻知秋整个海外求学的大半时间, 褚韶华合上最后一页时, 夜已深沉, 万籁俱寂,只有海浪波涛的拍船声依稀传来。褚韶华把笔记本按顺序放到书架上,继续把书箱里剩下的书都取出来,依次放好。过程中又发现藏着的两本笔记, 对闻知秋的这种小心机,真是好叹且好笑,褚韶华尽皆放好, 再将两只空箱放回衣柜,此方上床休息。

    第二天, 褚韶华恢复了练八段锦的习惯。

    只要活一日,便要认真的活, 体面的活。

    船上的时光清静悠闲,闻知秋三本日记,褚韶华第二天就都读完了。她开始阅读随身带来的书籍,认真的做着读书笔记。褚韶华每天去读书室看书, 早起练八段锦健身,她并没有刻意交际, 也认识了几位朋友。有位苏州的姓江的先生,也是去美国求学。还有一位姓宋的学者,年纪略大些, 到美国游学。

    江先生年轻,准备去哥伦比亚大学读书,问褚韶华打算就读哪所大学,褚韶华道,“我听朋友说,波士顿是美国的学术之乡,我想学习经济方面的学科,哪所大学的经济学最有名,就读哪所大学。”

    宋先生放下手里的咖啡,说,“我看你十分好学,读书的心情也十分强烈,只是现在许多大学并不招收女子学生,女性一般就读于专门的女子大学,这一点还是要好好打听。”

    阳光透过玻璃窗,落在红白相间的格子桌布上,褚韶华薄唇轻抿,方道,“现在上海的大学也是一样,大学里会分出专门给女性授课的女子学院,只要是一样的教授授课,倒是没大差别。我唯一担心的就是教育资源仍不能平等的向女子提供。”

    只要是平等的教育资源,褚韶华并不在意在哪所大学念书。

    宋先生很赞赏褚韶华的见识与意志,倒是与她说了不少美国大学的情况,褚韶华现在读的书,宋先生都有不凡见解,褚韶华也很敬仰宋先生的学识,两人倒是有些忘年交的意思。还有江先生时常与褚韶华一起吃饭,到读书室看书,时间久了,也有几位先生小姐相识。褚韶华才知道宋先生在国内学术界极有名声,褚韶华还建议宋先生举办了一场读书会,褚韶华帮着组织船上的朋友,虽只得□□人参加,氛围颇是不错。

    经过五十天的远航,巨轮在纽约港停靠。阳光被海风吹的飘摇,继而拂起褚韶华及肩的长发和大衣下摆,远处纽约市高低错落的西洋建筑已依稀可见,这片十九世纪最为耀眼的聚集着冒险家、野心家、学者、政客、商人、投机者的热土乐园,伴着海水的咸腥味,扑面而来。

    褚韶华双眸微微眯起,在侍者的引领下,一步一步踩下舷梯,踏上这一片陌生土地。

    褚韶华与江先生、宋先生在港口分离,宋先生有朋友来接,江先生则要乘车前去投奔亲友,而后准备到哥伦比亚大学念书。褚韶华则要去火车站,准备去波士顿。

    江先生已提前把地址给褚韶华,让褚韶华安置下来给他写信。

    宋先生极是潇洒,“有缘自能再见,盼褚小姐早日学成归国。”

    褚韶华在纽约市停留一夜,第二天坐火车到波士顿。

    褚韶华把房子租在波士顿区的剑桥市,这里有两所美国最著名的大学,虽然后来褚韶华得知这两年大学都不招生女大学生后颇是郁闷了一把,但这并不妨碍褚韶华住在这里。

    反正这里有学问的人多,找个补习老师也方便。褚韶华在当地报纸上登出寻找家庭教师的消息,很快有应聘者过来应聘,既有华人,也有美国人、英国人,褚韶华流利的英文绝对是她能很快租好房子的原因之一。美国社会对华人的歧视非常严重,褚韶华找过不少房子,一些白人见褚韶华是华人,不是要提高租金就是态度傲倨,褚韶华这性子,吃得了苦受不得气,这种房东,就是房子白送给她住她都不租。

    如今褚韶华的房东是夏洛特小姐,一位黑人老妇人,丈夫已经过逝,夏洛特儿女都不在身边,自己生活,房子是独幢的花园别墅,有佣人和管家。

    夏洛特小姐资产丰厚,不会出租房屋,她会租给褚韶华是因为,褚韶华刚去过一家看房子,因实在忍受不了那位白人房东的傲慢,忍不住说道,“在我认为,尊贵来自于一个人的学识与品格!而不是将下巴抬到天上去的高高在上的傲慢!”

    然后,不待那英国佬说话,褚韶华就快步离开了。

    夏洛特正要去旁边咖啡馆出来,瞥那位白人一眼,唤住褚韶华,“那位美丽的东方姑娘,请稍等一等,我想请你喝杯咖啡。”

    英国佬高高的鼻梁险气歪,“夏洛特,你这个——”

    夏洛特小姐立刻道,“我的律师在等着您。”

    英国人深深的喘了两口气,冷哼一声,见褚韶华回头看向夏洛特,先抬步离去。

    夏洛特请褚韶华喝咖啡,俏皮的对褚韶华眨眨眼,“我和罗伯茨是死敌,您真是一位极富见识的小姐。”

    上海也有印度人和黑人,褚韶华以前刚见到黑人时,也有些奇异,她并不歧视任何深色皮肤的人种。夏洛特搅搅面前的咖啡,吐槽那位英国人,“罗伯茨一向认为,只有英国人才是受上帝庇佑的民族。真不知道世上怎么会有罗伯茨这样狭隘的人存在。”

    “大概是天生眼睛小,忘了将眼睛睁大些看世界。”

    夏洛特想到罗伯茨的小眼睛,不禁笑起来,问褚韶华可是要租房子。夏洛特主动解释,“罗伯茨是我们这里最不受欢迎的人,没人愿意与他做朋友,他这就要回英国,想把房子租出去。”

    褚韶华坦诚相告,“我刚来美国,打算在剑桥市这里租房,准备大学的入学考试。”

    夏洛特问,“是你一个人吗?”

    褚韶华点点头,夏洛特道,“罗伯茨的房屋是要整幢出租的,你一个人,要不要来我家租房,我那里有房间,可以租给你。”

    待喝过咖啡,褚韶华就随夏洛特去看房间了。夏洛特显然是不需要赚租金生活的房东,花园不大,却很漂亮。管家女佣都是黑人,笑容灿烂。房间在三楼,有着极大的露面,站在露台,迎着微风,可以眺望远处的波光粼粼的查尔斯河。

    褚韶华很喜欢这个房间,也和夏洛特介绍了自己的情况,她从中国上海来到美国,因为要准备美国大学的入学考试,在中国的学习与美国的考试会有一些不同,所以需要请家庭教师来辅导她功课。

    夏洛特表示都没问题,还答应提供褚韶华一日三餐,租金收的也不贵。当然,不知这与褚韶华对《圣经》倒背如流有没有关系。

    夏洛特很认可褚韶华的学识,认为她能背诵《圣经》,肯定能考上大学。

    这个时代的美国,读大学的女性并不多,夏洛特却是其中一个,夏洛特是蒙特霍利约克学院的毕业生,她的肤色注定她当年有着更为艰难的道路,这也造就了夏洛特天生乐观的性格。

    夏洛特对于东方文化充满兴趣,她道,“当初要不是我丈夫的工作太忙,我们一定会去中国旅行,那是个充满神秘色彩的东方国度。可惜他那样早过逝,在他过逝后,我不想再到别的地方去,只想守在我们的家里,这里有我们共同的回忆。”

    夏洛特多才多艺,房子里装饰的油画都是夏洛特的作品,客厅的钢琴,更是每天早晨都能听到夏洛特的琴声。褚韶华在琴声中练八段锦,管家先生都会出来观看,向褚韶华请教这是不是东家的功夫。知道是东方的健身功法后,颇觉神奇。

    褚韶华以往在上海也有佣人,但是在夏洛特这里,每天早上女佣菲丽小姐都会问褚韶华是在房间用餐,还是在餐厅用餐,客气又周到。褚韶华征得借用夏洛特这里的电话做联系电话后,就在当地报纸上刊登了招聘家庭教师的信息。

    一般华人来到当地后,都会联系当地的华人团体,然后托人介绍老师。褚韶华根本没这么办,她直接登报,择优招聘。当然,褚韶华也没忘给江先生写了信寄过去,告诉江先生自己的联系地址。

    夏洛特还为褚韶华的到来举办了个小型party,邀请朋友过来参加,帮助褚韶华能更快的融入在波士顿的生活。褚韶华觉着有些麻烦夏洛特了,夏洛特摆摆手,让褚韶华只管安心。她圆圆的脸庞都是笑容,拉着褚韶华的手说,“我的女儿急着嫁人,没有读大学。我一直非常遗憾,我很喜欢女孩子能多读书,最好大学、研究生、博士都要读。褚,我一看就知道你以后肯定能读大学的。”又建议褚韶华应该取个美国名字。

    最后在夏洛特的建议下,褚韶华取了个克莱尔的名字,夏洛特说这个名字一听就聪明漂亮,很像褚韶华。

    夏洛特很精心的准备party,褚韶华也做了两道中国菜,一道醮甜酱的炸鸡块,一道酸酸甜甜的咕噜肉。这两道菜,夏洛特都非常喜欢吃。

    褚韶华个人对西餐的观感一般,主要是上海好吃的菜太多,除了约会外国客人,一般她很少去吃西餐。她对外国人的印象就是爱吃牛肉,醮胡椒酱或是浇胡椒汁、蕃茄酱,都是有的吃法。可见,外国人对胡椒味或是酸甜味情有独衷。

    而且,外国人的菜多用炸烤之法。

    褚韶华没做正宗的中国菜,她稍做改进,夏洛特极喜欢,说是特别好吃。管家先生和菲丽小姐也都说好吃,褚韶华觉着美国人真的说话特别夸张,而国人向来是谦逊的。好在,褚韶华在学着适应美国的风俗,她笑着同大家介绍两道菜的做法。

    只是,party并不十分成功。

    有些人见褚韶华是亚州人只是过来打声招呼,就去找别人攀谈去了。还有一位年轻英俊的威廉姆斯先生,审视的打量褚韶华两眼,就迈着步子走开了。当然,也有对褚韶华很友善的,就像威尔逊太太,就是位很和善的妇人,称赞褚韶华的眼睛漂亮,对于褚韶华做的中国菜很喜欢。听说褚韶华想来美国考大学,还同她介绍了周边女子大学的情况。

    威尔逊太太问夏洛特,“你没有请克拉拉吗?”

    “我请了,她没有来。”夏洛特厌恶的说,“约翰那个恶徒。”

    褚韶华并不知道两人说的是谁,她在party中认识了不少人,有些人不歧视华人,她就礼貌的招呼他们,如果不喜欢华人,她也不去凑近,整个party都维持着礼貌热情、不卑不亢的态度。

    待party结束,褚韶华和夏洛特帮助菲丽小姐、管家先生一起收拾客厅,褚韶华发现她做的两样中国菜基本上都吃完了。据褚韶华观察,就是那位威廉姆斯吃的最多,几乎整场没停,真怀疑那家伙是不是没吃晚饭过来的。

    褚韶华从未这样强烈的感觉到自己的种族被如此轻视,褚韶华同夏洛特说到这件事,“没有来到美国以前,我想学习经济,夏洛特小姐,如果学习政治,可以为西方对东方的轻视做出改变吗?”

    夏洛特怜惜的看向褚韶华,安慰她,“克莱尔,不要急,我所在的肤色人群在这片土地获得平等的公民权,也经历了漫长的斗争。”

    西方社会对东方的歧视,让褚韶华产生了一种对经济渴望外的更加强烈的自尊。

    褚韶华不禁想到闻知秋日记中的一句话:走进世界,方知山高海阔,亦知国危民弱,轻歧冷蔑,处处可见。纵金银满怀,学渊如海,终意难平。

    终意难平。

    意难平。

    褚韶华此生将视野从自身一直扩展到整个国家、民族、人种的思考,就由此开始。

    作者有话要说:  ps: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