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玄学大师不是人 > 201、201
    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这个人身上。

    一身白色镶青边的长袍, 黑发细长如墨、正被金冠高高挽起, 鬓若刀裁, 眉如墨画……这样绝美的面容让他看起来仿佛一块无暇美玉, 风姿绰约, 给人一种高贵清华之感。

    当然,最重要的是,这个人总给人一种熟悉的感觉。

    而跟刀劳鬼一般,有这样感觉的人真不少。

    敖安安此时整个人却是愣在了原地。

    涂子陵!他来了!

    下一刻,扭头看向一旁的刀劳鬼:“你确定他就是带走北北的人?”

    难不成她的猜测错了吗?不是天道的手脚?

    可若真的是涂子陵,北北呢?

    不!不会的, 涂子陵不是那种不声不响会带走北北的人。

    “那个是一个虚影,我看不清他的脸,所以我也不确定。”刀劳鬼说着, 忍不住看了一眼眼前的男人。

    这个男人,是他见过的唯一漂亮超过他们家大人的男人,重要的是, 他竟然还觉得他眼熟, 但是却一下子想不起来。

    敖安安听到这个答案, 马上就肯定了这个答案。

    就在这时,这名在别人眼中角色的古装美男终于从半空中下来,然后翩然地落在了敖安安的面前。

    双目注视,仿佛有一种诡异的气氛在两人之中流转。

    敖安安看着眼前的涂子陵与敖北北相似的眼睛就这么静静地看着自己,不发一语, 仿佛能一直看下去时,忍不住出了声,“你,来了。”

    “嗯,让你久等了。”涂子陵看着敖安安道。

    敖安安顿时一囧,她有等她吗?有吗?

    而就是这个简短的对话,现场所有人一下子都明白。

    这个人,跟他们的敖大师是熟人。

    “这位是?”曹严最早反应过来,问着敖安安道。

    “他叫涂子陵。”敖安安介绍得极其的简单。

    涂子陵闻言,看了一眼敖安安,随后看向曹严,添了一句,“北北的爸爸。”

    北北的爸爸?

    这五个字一出,全场俱静。

    敖北北这个小家伙的存在,特殊部门的玄士们大多数都知道,虽然他们都不知道敖安安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多出一个那么大的孩子。

    但是凭着跟敖安安极为相似的脸蛋,没人怀疑过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同时也对北北爸爸有着好奇。

    到底是谁跟敖安安生下了敖北北?

    可没想到,这个人竟然就这么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

    不过此时看着这两个人站在一起的模样,突然之间又觉得,这样的两个人站在一起真的是莫名地相配。

    而且,他们这一下也总算是明白了一点,为什么他们会觉得这个男人熟悉了。

    敖北北不就是这个男人的小翻版吗?

    刀劳鬼跟老树鬼两个更是瞠目结舌,这就是北北经常挂在嘴边的爸爸?

    “你刚刚说,带走北北的人跟我一样从空间缝隙中出来?”就在刀劳鬼看着涂子陵时,涂子陵却是问起了刀劳鬼,同时,眉头微微蹙起,看了一眼一旁的敖安安。

    敖安安被这一眼看得有些心虚,她觉得涂子陵这一眼是在暗示她没有照顾好北北。

    实际上,仿佛也是。

    “嗯,就是从一个黑洞中出来的,是一个虚影,看不清脸,然后以相同的方式离开了。”刀劳鬼再一次认真地重复了一遍,他感觉到了涂子陵给他的一种无形的威压。

    在刀劳鬼说完之后,涂子陵的凤眼就落到了敖安安的身上。

    敖安安只感觉浑身一凉,“我没想到有人会把主意打到北北身上,我正打算去救他。”

    “那就走吧。”涂子陵看着敖安安的态度,嘴角轻扯道。

    “去哪?”敖安安下意识问道。

    说完之后,敖安安就觉得自己说错话了,果然,看着涂子陵那目光,敖安安觉得自己有点……犯蠢。

    下一刻,涂子陵对着敖安安伸出了自己的手。

    见状,敖安安的神色有些恍惚。

    以前她也是这样牵上涂子陵的手,在他的带领下前往各种秘境。

    当时的她可是没有其他的顾虑,可是现在……啊啊啊!总觉得别扭!

    看着敖安安变幻的脸色,涂子陵的眼里划过一道显而易见的笑意,稍纵即逝,然后一声冷哼从喉间溢出,“还不快点。”

    听到声音,敖安安微微抬头,当看清跟自己记忆中一模一样的涂子陵,敖安安原本纷乱的心却是慢慢地平复了下来。

    下一刻,直接握住了涂子陵的手。

    在两人手签上的那一刻,涂子陵另一只手却是在空气中一划,他们的面前就出现了一个黑洞。

    看着这一幕,周围的人都愣住了。

    凭空划出一个不知名的黑洞……这实力……

    这时,敖安安突然想起了曹严等人还在一旁,在进入黑洞之前,飞快道:“你们不用管我,接下来的事情你们处理吧!”

    说完之后,两人就这样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

    若不是他们确定他们不会看错,他们还真的会以为他们刚刚经历了一场梦。

    “部长,他们……”一旁有玄士忍不住道。

    竟然就这么消失不见了。

    他们比他们想象中的要更加的玄幻与强大。

    “这件事,所有人都当作没发生过,现在清理好现场。”曹严当即命令道。

    他的心中隐隐约约地有些猜测,也有些明白那日敖安安为什么不愿意告诉她的身份背景。

    或许,她的身份背景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更加的难以想象。

    不去深究,对他们来说可能更好。

    玄士们听着曹严的话,默默地按照他的话照做。

    现场陷入了有条不紊的扫尾中。

    至于刀劳鬼跟老树鬼两人默默地看着敖安安跟涂子陵离开的方向,心里虽然还是担忧,却是没那么揪心了。

    他们相信,他们大人一定会带回北北的。

    “你有没有觉得,大人在北北爸爸面前有些怂?”心里放下了一块大石头之后,刀劳鬼开始回想整个过程,想着那张跟敖北北十分相似的脸,然后默默地得出了一个结论。

    虽然脸长得相似,但是性子完全不一样呢!北北的性格跟他们家大人更像一些。

    老树鬼回想着那个画面,默默的点头,“是有点。”

    “妻纲不振啊!”

    **

    这一边,敖安安跟着涂子陵进入黑洞之后,就一直在黑色通道中行走,能够入眼的,就是一望无际的黑色。

    这让敖安安想到了自己最初穿过来时经历的空间通道。

    那时遇上空间风暴,还置身于一片黑暗之中,真的给她留下了不小的阴影。

    想着,忍不住握紧了另一只手。

    “怎么了?”清冷的声音在空寂的通道里响起,让敖安安顿时回神。

    “没事。”敖安安赶紧摇头道,更是转移话题道:“还要多久才能到?”

    说完,也担心起了敖北北的处境,“北北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两人刚进空间通道的时候就提到了这件事。

    北北在天道那里。

    至于涂子陵,并没有说她的猜测对或者错,只是径直地赶路。

    然后敖安安这才想起涂子陵跟敖北北之间的关联。

    九尾狐一族,相互之间就有血缘联系,能感觉到同族的存在,更不用说涂子陵跟敖北北两人之间是父子。

    他们青龙一族可没有,不过她也在敖北北的体内设置了禁制,可她在搜寻禁制的时候却没有发现敖北北的所在之地,这表示敖北北所在的地方能够隔绝她的禁制。

    这个世界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只有天道而已。

    “有我在,不会有事。”涂子陵开口道,低沉的声音中带上了安抚。

    敖安安不得不承认,听了涂子陵这么说之后,她的心安稳了不少。

    在很久很久以前,涂子陵仿佛就是她背后靠着的大山。

    这般想着,心跳仿佛加快了几分。

    在这么久之后再看到涂子陵,她仿佛觉得有什么不一样了。

    若是有其他人知道敖安安的想法,肯定会啐她一脸,儿子都生了,还能一样吗?

    接下来的一路又是平静万分。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们的前方终于出现了一点点光亮。

    “到了。”

    看着前方的光明,两个人都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

    一阵刺眼的光芒过去,两人从空间通道里出来了。

    一出来,两人就看到了一块石碑。

    石碑上写着四个上古文字:天极之地。

    敖安安一看到这石碑的时候就认出了。

    石碑,也是界碑,是世界与世界的联系之地。

    无极之地,就是天道们所住的区域。

    在这个区域内,随天道而动。

    涂子陵带着自己来到了这片区域,也就更肯定了一点,敖北北就是被天道带走的。

    随后,两个看着那界碑,在触碰到它的时候,便化成两道光芒进入到了这界碑之中的无极之地。

    一进去,敖安安就看到了一座简单的四合院,至于周围,那也是绿草茵茵,花团锦簇,仿佛世外桃源。

    而就在两人到的时候,四合院的门,直接就开了。

    想也没想的,两人就走了进去。

    一进去,就看到了一个男人以及敖北北。

    此时敖北北正被围在一个阵法内,仿佛有一道屏障将敖北北拦在了里面,而里头的敖北北正对男人张牙舞爪的。

    “你放我出去,贼老天,你放我出去……”敖北北稚嫩的声音毫不掩饰她此时的愤怒。

    看着敖北北此时生动活泼的模样,敖安安心里松了一口气。

    下一刻,直接就叫唤道:“北北。”

    听到熟悉的声音,敖北北马上就回过了头,“妈妈!”

    只是等他回头的时候,他看到的不仅仅是敖安安一人,还有一个他日思夜想的人。

    “爸爸!”敖北北的这一声叫得那是十分兴奋。

    他爸爸来了,他终于亲眼看到爸爸了,而且爸爸还跟妈妈一起来接他了。

    真的是太棒了!

    看着这一幕,涂子陵的嘴角不由自主地扬起了一抹笑容。

    敖安安在一旁看着,一时之间愣了愣。

    这对父子的初次见面看起来有点那么的“甜”,虽然现在所处的位置有那么一点的不对。

    涂子陵在跟敖北北简短的交流之后,目光投向一旁的男人。

    也就是这个世界的天道。

    而这时,敖安安身形最先一动,下一刻已经到了敖北北的身旁,一道灵力从手中而去,砸向那阵法,可是让人没想到的是,这道灵力却是直接穿透了这阵法,砸到了地上。

    同时,刚刚还可以看到的敖北北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敖安安看着这一幕,面色微变,“你将北北放在哪里?”

    他们哪里还看不出来,北北看样子就在他们的面前,但是却是一道虚影。

    互相之间能看到对方,但是却不能触碰到对方。

    “果然不愧是修真界来的,就是有见识。”天道看着敖安安,神色带着几分的嘲讽。

    “你想要什么?”

    天道的目光看着敖安安,“你不是猜到了吗?”

    敖安安闻言,抿唇看着天道:“你想要离开这方世界,那么就必须找到替代的人。”

    在从不化骨的口中知道那些之后,敖安安的心中便已经得出来大概的脉络。

    天道想要离开这一方世界,就必须要找一个人接替他的存在。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成为下一任天道的候选。

    一是灵魂之力,二是身体。

    不化骨,无论是神魂还是身体,在这个世界上都是无敌的存在。

    只是若是让不化骨继承这方世界,那么这方世界只有毁灭的份,但那对天道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因为那时他肯定已经卸下了担子,这个世界毁灭与否已经跟他无关了。

    而现在,不化骨的神魂被灭,身体被她收了,天道走这一条路明显已经不可能了。

    那么他要的,就是找另一个可以替代的存在。

    她或者北北,都是他的一个选择。

    而明显地,北北更容易对付一些。

    她还想起了那直接被天道劈死的一魂二魄,这才明白了一点,天道杀人灭口不过是为了不让她怀疑,才有可趁之机带走敖北北。

    敖安安不得不承认的是,这天道算计得该死的厉害。

    “你果然聪明。” 天道毫不客气地点评道,“而且运气也够好!其实若不是你毁了我的计划,你们也不会成为我的目标。”

    “你的计划?你的计划就是用你一手掌控的世界成为你自由的牺牲品?”敖安安冷哼。

    “他们既然由我创造,为我牺牲有何不可?”天道直言道。

    敖安安一时无语。

    天道已经陷入魔障了,她说再多也没用。

    “我想要见北北。”

    “不可能!”天道拒绝道。

    “你难道不觉得,比起北北来说,我是一个更好的选择吗?”敖安安诱惑道。

    她是青龙之身,不仅仅是在这个世界,同样也是修真界至高无上的存在。

    “你的确是比你儿子更好,但却不是最好的选择。”天道冷哼道。

    他又不傻。

    敖安安的修为强,他怕在施法过程中出现什么意外。

    而就在这时,敖安安突然之间感觉到她在他身上设置的禁制正在蠢蠢欲动。

    “你对北北做了什么?”敖安安厉声道。

    “当然是在给他更加强大的体魄。”天道轻哼道。

    “你…… ”敖安安说着,此时也不愿意再跟天道啰嗦,开始在这空间内寻找起敖北北的踪迹来。

    她凭着还残留的禁制顺着痕迹顺藤摸瓜。

    天道本来是没将敖安安放在眼里的。

    因为这个天极之地就是他的天地,他想如何就如何。

    只是在想到敖安安那诡异的运气之后,天道还是选择了拦截敖安安。

    可就在天道动手的时候,一旁的涂子陵却是将天道拦截了下来。

    天道在攻击被拦之后,意外地看了一眼涂子陵。

    “你……竟然……”

    天道是真的没想到,眼前的这只九尾狐修为已经到达了这个境界。

    可既然到了这个境地,为什么会在一旁不动手。

    似乎是看出了天道所想,涂子陵淡淡道:“这是她的历练,我插手不好。”

    “你现在不就是插手了吗?”

    “我见不得我妻儿被欺负,而且这影响不大。”涂子陵扫了天道一眼,不咸不淡道。

    天道:“……”

    的确,有涂子陵的阻拦,天道并不能直接攻击敖安安,主动权开始回到了敖安安手中。

    敖安安自然也注意到了天道跟涂子陵两人之间的对话。

    在听到涂子陵的霸气宣言时,脚步忍不住一顿。

    妻儿?

    儿子是没错,但是妻子……她可没嫁给他吧!

    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敖安安明白此时什么更重要。

    很快地,敖安安已经在一个位置站定。

    在这个位置上,她对敖北北的感应是最强的。

    确定不了方位,敖安安不愿意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去试。

    既然如此……

    下一刻,敖安安直接就拿出了罗盘。

    罗盘拿在手上的时候,开始疯狂地转动了起来。

    敖安安回头看了一眼天道,随即往罗盘里投入自己的灵力。

    一投入,罗盘开始渐渐地稳定下来。

    没一会儿,就指定了一个方位。

    收起罗盘,敖安安直奔着这个方位而去。

    天道看着这一幕,眼神微变,手不由地收紧。

    这方空间的确是在他的控制之内,随他而动。

    可偏偏这个时候,敖北北正在阵法之中接受身体改造,若是被打断……他就前功尽弃了。

    这一家人中,敖北北最好拿捏。

    在天道思索之中,敖安安离敖北北所在的地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很快地,在破了一个屏障之后,敖安安终于看到了自家的宝贝儿子。

    只是与之前的活泼不同,他此时正静谧地躺在阵法上,然后阵法上的灵气源源不断地进入敖北北的体内。

    看着这一幕,敖安安下意识地就想要打断这一切。

    可在这时,涂子陵却是来到了敖安安身边,低声提醒道:“再等等。”

    “为什么?”

    “天道在用这方空间的灵力滋养北北的身体,对北北有好处。”

    “可天道另有打算!”敖安安忍不住道。

    天道,听起来高大上的称号,可敖安安却不想让被北北当。

    那就意味着将一方世界背负在身上,将永无自由。

    “有在我,在北北的身体被滋养够后,我会动手。”涂子陵开口保证道。

    敖安安一听这话,就没有任何疑虑了。

    后面跟来的天道听着这对话,差点就要吐血了!

    他废了这么大的劲,难道就是给别人做嫁衣吗?

    想着,天道直接动手了,强硬地想要打断敖北北的“晋级”。

    可天道动手转移的时候,却尴尬的发现,他所设置的阵法已经不能移动了。

    天道的目光一下子落在了涂子陵的身上。

    这里能够做到这个的只有他!

    天道心中暗恨。

    敖北北在手,他想要牵制住敖安安是一件容易的事,可偏偏又多了涂子陵这个天外来客,并且这个天外来客的实力并不他差。

    想到这一点,天道心里更恨了!

    在他之外的其他世界,那是多么的强大,他为什么就要被拘束在这一方世界之中?凭什么?

    一股不甘在天道的心内慢慢地升起。

    而就在这时,突然之间,正在阵法之中的敖北北却是一下子醒了过来。

    在他醒来的那一刻,大量的灵力更是一下子涌入他的体内。

    然后在看到一旁的敖安安跟涂子陵之后,神色一下子激动了起来,一边喊着“爸爸妈妈”,一边作势朝着他们的方向奔来。

    见状,敖安安正准备提醒敖北北,却没想到原本困住敖北北的阵法在他的冲击之下,“碰”地一声破了。

    敖安安反应过来的时候,敖北北已经扑倒了她的怀疑。

    “妈妈,你怎么才来!呜呜呜……”

    在遇到亲近的怀抱时,敖北北已经迫不及待地哭了起来。

    “对不起,妈妈来晚了!”敖安安摸着敖北北的脑袋,马上道歉道。

    “算了,看在你来的份上,原谅你了。”敖北北十分大方地说道。

    在自己情绪平复之后,敖北北的目光投向了一旁的涂子陵,大眼睛眨啊眨,然后小脸蛋红了红。

    显然,在这个真的面对面的时候,他突然害羞了起来。

    涂子陵低头看着敖北北,一种异样的感觉在心中开始发酵着。

    这就是他的……血脉?

    下一刻,涂子陵对着敖北北伸出了手。

    敖北北直接就扑进了涂子陵的怀抱,随后涂子陵更是顺势地将他抱了起来。

    两目相对,一种静默的温馨在两人之间流转着。

    这时,从自己魔障中回神的天道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眼睛都红了,随后冷声开口了。

    “其实,你说错了!除了继承人,我还有另一条路可以得到自由。”

    敖安安闻言,面色微变。

    她知道的确有另外一条路。

    这条路叫做:毁灭!

    整个世界没了,这个世界的天道,也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宁愿消失,也要追寻自由?

    敖安安想着天道的所作所为,有些不理解,又有些理解。

    但是不管如何,她都不会让天道这么做的。

    天道看着敖安安因为自己的话突然变化的神色,他就知道,敖安安猜到了。

    敖安安,的确是一个聪明人!

    “毁灭了也好,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存在的必要,消失了,还会连累到其他的世界,这样也好,也算是报了这世界被断通天之路的仇。 ”天道继续拿着话刺激着敖安安。

    “你……”敖安安顿时怒极。

    “我发现我之前好像想错了!你来这个世界,是带着任务来的吧!你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个世界毁灭,现在你倒是有了两种选择,一是成为下一个天道,二是眼睁睁地看着这个世界毁灭,你选哪一种?”天道突地反应了过来,话语中带上了显而易见的威胁。

    敖安安听着,心中顿时憋起了一口气,她不得不承认的是,天道说的是对的,但她却并不愿意认输。

    “这个世界毁了,你也会消失,你甘愿吗?”

    “我不甘愿,你也不甘愿,所以,选择另外一条皆大欢喜的路,不是更好,你不愿意你儿子继承,那么就你继承如何?”天道反问道。

    看着天道此时得意洋洋的时候,敖安安真的恨不得揍他一拳。

    只是,她却是认真地思考起了天道所说的可能性。

    但是仔细一想,她就不愿意了。

    她从来都不是一个愿意牺牲小我完成大我的人。

    让她永远困在这样一个地方,不可能的。

    “不! 愿!意!”敖安安看着天道,直言不讳道。

    天道脸上的笑意一下子僵在了那里。

    “随你高兴,你要毁就毁吧!毁掉,我也能直接回修真界了。”敖安安毫不在意道,又不是只有天道一人会威胁。

    要是天道想毁灭自己,这个世界,有的是机会,他内心深处,终究渴望自由,渴望真正的自由。

    一旁的涂子陵看着天道跟敖安安的你来我往,神色未变,却也一直纵容的看着。

    只是最终在看到天道满脸的颓然之后,直接开口道:“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你需要答应一件事。”

    “什么?”

    天道跟敖安安两人的视线刷地一下朝着涂子陵看了过来,一个是惊喜,一个是不可置信。

    “好,我答应。”天道一口气应了下来。

    无论什么,他都答应。

    “作为天道,身上本来应有无上功德,可你身上却是罪孽深重,我可以让北北成为天道继选人,只是你必须下凡历劫,偿还你身上的罪孽,届时,时辰一到,我便让北北来继承你的位置。”涂子陵悠悠地说完。

    话音一落,天道迫不及待地就点头了,“好,我答应。”

    他生怕说完一步,涂子陵就改主意了,又添了一句道:“不过我得跟北北生天地契约。”

    天地契约,受天地规则所限,是至高无上的契约,没人敢违背。

    至于涂子陵口中的历劫。

    成千上万年他都等过来了,再等一次又何防,只需要……他有重获自由的一天。

    “好。”涂子陵点头应道。

    敖北北此时并不是特别明白发生了什么,只是似懂非懂地看着涂子陵。

    至于敖安安,那也是不明白涂子陵有什么打算。

    但是她从小在涂子陵的身边长大,知道涂子陵的人品,想着,也不发言了。

    很快地,天道跟敖北北就在涂子陵的见证下结了天地契约。

    天地契约一结,天道就开口道。

    “以吾之命,天地奉规则之令,待我归日。”

    说完,天道深深地看了一眼敖安安三人,直接化成一道光芒朝离开了天极之地。

    敖安安知道,他是去投胎去了。

    真的是赶着去投胎。

    心里默念完,敖安安看向涂子陵,“为什么要答应?”

    她需要一个理由。

    闻言,涂子陵这才漫不经心道:“北北跟我是一样的体质,即使他成了天道,也不用困在这一方世界,他只需要偶尔回来看看即可,真的成了天道,他就是五十天道之一,无论在哪里,他自逍遥。”

    敖安安一听,一下子反应了过来。

    这时,涂子陵又继续道:“这天道罪孽深重,历劫恐要在万年以上,万年之后,北北已长大成人,也无需你我担心了。”

    这话一说完,敖安安彻底安心了。

    对于束缚很多人的天道之责,对于北北来说,却是天大的机缘。

    “你跟北北一样的体质,你当了天道不也可以?”敖安安突地想到了这一点,下意识地问出了口。

    涂子陵一听,瞥了一眼敖安安,“我不需要,另外,北北是我儿子。 ”

    敖安安听着这段话,心里挺满意的。

    随后看着因为天道离开而变成白茫茫一片的天极之地,一抹异样感袭上心头。

    这一切,就这样结束了?

    她在这个世界的任务,也完成了呢!

    “我们走吧!”敖安安看着涂子陵跟敖北北道。

    “去哪?”涂子陵不紧不慢地问道。

    “回人界处理后续,即使要离开,也要有始有终,而且,我很多宝贝都在这里呢!我要带走!”敖安安想起自己在这个世界得到的与众不同的闪亮宝贝,整个眼睛似乎都被光芒充斥着。

    涂子陵看着敖安安,嘴角微微弯起。

    手一挥,三人的面前就出现了一个空间通道,下一刻,一手抱着敖北北,一手牵着敖安安,一家人踏入了这空间通道中……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到此大结局了。

    后续就是回到人界的番外,交代剩下的事情。

    这本书持续的时间真的挺长,更新断断续续,可以说是我更新很糟糕的一本,理由我也不多说了,在这里跟追文的朋友说声抱歉。

    下本书我会好好更新的,至于对我失望的读者我也不强求,也希望你们不要再在文下评论了,我们好聚好散,在这里直接跟你们说不起,的确是我自己没信用,没好好更新。

    愿意继续追文的读者,就请到新文支持吧!么么哒!

    ===

    另外,推荐同类型幻言新文《佛系全能大师[直播]》

    简介:天生阴阳眼?倒霉体质?短命鬼?

    这是林白20岁以前的人生。

    突如其来,她的身上多了一个功德系统

    日常生活变成:修炼、算命、看相、卜卦、捉鬼、超度、直播

    信徒们:大师全能!!!

    观众们:主播全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