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末世之微光 > 175、第 175 章
    人心总是难免欲念, 或是财富, 或是名誉, 如果能有站在顶端的机会享受别人的瞻仰, 大部分人都无法抗拒。

    那一刹那,道德的底线会直线下滑乃至被无视,愧疚感也会被其他诸多无关紧要的琐碎杂事洗刷为零。

    当天下午,所有研究所工作人员都被召集在会议室里。启明宣布了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关于抑制吞噬者病毒活性的研究有了重大进展。

    历时三个月的研究, 从开始致力于寻找病毒源头和分离病原体, 再到对侵略性极强而稳定性极差的吞噬者病毒一筹莫展,直至现在可能能够有效抑制病毒活性, 已经是足以令所有人癫狂的发现了。

    “这个临时会议属于研究室内部机密, 在正式研发出抑制吞噬病毒活性药物前, 所有人不准对外宣布,只是通知大家一个好消息。”坐在主位上的启明一扫前段时日的颓唐,显得眉飞色舞, “7月16日的多样本对比试验中, 吞噬病毒与编号4783的药物终于起了钝化反应。”

    说到这, 启明重重吐了口气。时至今日研究所对吞噬病毒可谓一无所知, 他的压力无比巨大, 在研究所工作的研究人员们同样如此。

    “编号4783的药物是当初针对抑制早衰症研发的药物, 属于初期随机实验阶段的药品。根据初期反应结果数据建模,能推测出4783对吞噬病毒的钝化转换过程共计六个,由于是模型推演,实际的终究钝化效果未知, 但这个发现王雨晴王研究员功不可没。全息投影上是王雨晴建立的模型和之间的虚拟条件数据剖析,大家可以看一下,有没有不同意见。”

    一个全息数据模型出现在会议桌前方的站台上。在模型出现的一瞬,一些激动的研究员就围上去堵了个水泄不通。林汐语适时在脸上露出惊诧,旋即与王雨晴下意识转过来的目光碰个正着。

    王雨晴许是心虚,目光与林汐语的一触及离,跟着人离座,往林汐语这边走来。

    一路上,王雨晴迎来众多的恭贺声和敬佩的目光,这大概让她感到十分满足,当她走到林汐语身边,借故以去洗手间为名把人拉出会议室后,也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愧疚。

    研究所的人基本都集中在会议室里,洗手间里一个人都没有。林汐语这才甩开王雨晴的手,揉着自己发红的手腕,泫然欲泣地瞪着她:“雨晴,为什么!那个模型明明是我……”

    王雨晴粗暴地打断林汐语的问题:“你的模型里有一半的虚拟条件都有问题,这个模型是我建的,只是最终结果相似而已。”

    林汐语:“可是——!”

    王雨晴:“你一个连生物研究都没接触过的学生,你能够列出完整的虚拟条件吗?你连最基本的基因数据分析报告都看不懂,你日常的工作只是在建好的虚拟条件里添加实际观察数据而已,你怎么会觉得那个模型是你能建出来的?说出去别人会相信吗?”

    林汐语:“……”

    她菱唇张合几下,却一个字都反驳不出,身体阵阵颤抖,悬在眼角长睫上的泪花终于被摇下来,沿着眼尾滑落。

    王雨晴见到林汐语的泪水,更是烦躁。她咬咬牙,压低声音:“林汐语,你和你朋友听说是从二区过来的,还是别人给你们腾出的一个房间对吧。你们是想把房间还给她吗?” 林汐语:“你什么意思?!”

    王雨晴:“没什么,就是你理解的意思。我们在研究所的唯一目的就是研制出吞噬病毒的疫苗,我不希望有什么改变,大家都这样过下去就很好。”

    林汐语:“……”

    王雨晴:“你在国民护卫队里的朋友也只是一名副部长的勤务兵,你好好考虑一下。”

    说完,王雨晴转身就打算离开,手臂却被人紧紧抓住。

    王雨晴回头,神色露出些微不耐:“你要怎么样?”

    林汐语:“……你说得对。王雨晴……我……我们现在……有两个朋友受伤了,每天食物都不够吃……”

    王雨晴立即听懂了林汐语的吞吞吐吐,眼中现出一抹难以抑制的喜色:“这样啊,听起来是挺可怜的。你们差多少?”

    林汐语咬紧下唇,报了个数。

    王雨晴神色有短暂的为难,旋即干脆的点头:“大家都在一个组,我去想想办法,回头有消息了马上告诉你。”

    吞噬病毒对联邦造成如此大的灾难,每一个发现病毒弱点的人都是整个联邦的功臣,一旦灾难结束,前途无可限量,相较之下,林汐语这点要求实在不算什么。

    林汐语攀在王雨晴手臂上的手指渐渐松开:“哦。”

    王雨晴抚平自己袖子上被揉捏出的痕迹,冲着林汐语露出一个不甚自然的笑容,匆匆离开了洗手间。

    林汐语靠在盥洗台上,很仔细的把抓扯王雨晴的几根手指在冰冷的水流下冲洗干净。她看着镜中的自己,犹带水珠的手指抹在眼尾,把泪珠擦去。

    有的名声对于一些人而言是求而不得,而对另一些人来说却是避之唯恐不及。

    她和王雨晴也算是各取所需,这笔交易很值得。

    林汐语回到洗手间时,会议室里还是乱哄哄的,甚至没人注意到她的离开和回来。

    又等了好一会,在启明的主持下,围在模型边研究的人纷纷回座。启明反手用食指关节敲了敲桌面,时常严肃到不苟言笑的脸上依旧挂着平日不怎么显露的笑容:“好了,这只是初期发现,毕竟只是用模型推出的结果。我们得依照模型做出实际结果以后,才是值得庆祝的时候。”

    他转朝左手边唯一似乎不那么兴高采烈的男人:“夏研究员,编号4783是针对早衰症的实验药品,可惜模型在上次主系统故障时被抹除了。看来对消失模型的重建必须加快进度了,好在那些模型当时都是你一手推建出来的,你重建应该不会有问题吧?”

    夏如锦:“……没问题。”

    启明:“全部重建完毕需要多久?”

    夏如锦动了动身体:“这个……我不好说,半个月可以吗?”

    启明摇头:“太长了,毕竟都是旧模型重建,不需要你反复修改虚拟条件。这样吧,你暂时不用再管其他工作,我给你五天时间。”

    夏如锦:“是,启副所长。”

    除了一些不起眼的小事件,颜槿她们的生活暂时再没有过出什么惊心动魄的波折。

    颜槿缺乏的是激光枪械的使用和瞄准以及外骨骼的实体操控和系统运用,而这两项技能都没有什么捷径可走。尤其是射击的准头更多是靠经验累积出来的手感和直觉,因此颜槿被安排进入边界的日常射击队伍中,用实战进行训练。

    这一点林汐语知道后倒是没有多作置喙,边界的射击距离吞噬者太远,除了颜槿很累且回住所的时间很少以外,倒是没有什么坏处。

    毕竟林汐语自己也在医疗署研究所里耗费了绝大部分的时光。

    在漫无头绪里好不容易找到一缕可以行进的方向,所有人都希望能早日解决吞噬病毒,结束现在的痛苦日子。于是他们巴巴地盯着夏如锦那边的进展,频频有人跑到夏如锦那明明暗暗的催促。这让夏如锦的脸色在短短两天里迅速变得阴鸷,那个脾气温和、受人欢迎、年轻英俊有为的男人日夜流连在实验室里,变得不修边幅且暴躁得让人难以接近。

    这天王雨晴依约回复林汐语的要求。两人借着实验的空档,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继续那笔‘交易’的后续。

    “东西没问题,不过你应该也知道现在安全点是什么情况,不可能一次拿给你。我每天会带一点给你,让你和你朋友吃饱没问题,你放心。”

    大约是连续两天林汐语都保持缄默,不吵不闹,王雨晴对她态度有所缓和,又恢复了几分以前一起时的温和。

    “……哦,好的。”林汐语搅着手指头,低眉顺眼的样子。她迟疑片刻,稍微抬起头来,“夏研究员的模型重建到什么程度了,你知道吗?”

    “就那样吧,听说建了一小部分。启副院长给的五天时限太紧了,他压力大也是正常的。”王雨晴倒不奇怪林汐语的问题。这两天关注夏如锦的人多去了,不缺林汐语一个。

    且不论实际上她能不能进入,明面上林汐语是没有资格进入主研究室的。她抿着唇很是担忧的模样:“建到哪里了啊?五天真的能建完吗?”

    王雨晴嗤笑一声:“真的是学生。研究所里的研究成果是可以个人保密的,那都是以后发展的资本,我怎么会知道他建到哪里了。不过我去问过两次,好像他当时自己把最麻烦的虚拟假设条件都备份在他自己的光脑里了,重建问题估计不大。”

    林汐语:“那就好。”

    王雨晴好奇地打量林汐语:“你不关心我每天给你带什么食物来,倒挺关心夏如锦的。”

    林汐语眼圈微红,别过脸去:“我只关心什么时候可以研制出疫苗。我想回家,过正常的生活,其他的我都无所谓。”

    王雨晴闻言感同身受,望向两人身侧缺乏照料早已枯死,看不出原型的一株景观景物:“我想……那天应该很快就会来了,别担心。”

    她沉浸在感伤里,没有注意林汐语低垂的脸上并不如她那么多愁善感。

    林汐语踢着地面的一团干涸的泥,脚尖轻轻把泥团碾压成细末,散了一地。

    把虚拟假设条件备份在光脑里?

    看来夏如锦似乎不像她想的那么平庸和无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