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庶女惊华:一品狂妃 > 第四十一章 搜查
    这话一出口,刚刚还安静的屋子里一下子炸开了锅,众人的目光都看向老夫人和卿安在。

    卿老夫人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这事情明摆着谁也明白,可是如今处理不好,怕是郑姨娘家里那边会过来闹事。

    “也好,就去搜搜看吧。”老夫人还没开口,卿炎忽然开口说了话。

    此话一出,大家一脸看好戏的样子看着卿安在,大家议论纷纷,仿佛在讨论卿安在会给出什么反应。

    “既然爹爹和姨娘都这么说,那我们就去搜搜看吧!”卿安在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故意装的有些惊慌失措,她的声音里也带了哭腔。

    郑心如看到卿安在这样,眼睛里充满了笑意,她就是要看到这样的效果。

    “这样不好吧,在老夫人的寿宴上……”卿不离忽然站起身来开口道,她看着坐在座位上的卿炎,有些犹豫的开口问道。

    “大小姐这话说的这证明三小姐人品的时候,有什么好不好的。”郑姨娘慌忙开口。

    说完这话,她眼睛看了看刚刚说话的男子,示意他带头出门走向卿安在的菡萏院。

    卿安在自知这场陷害定是要发生的,她倒是没想到,卿不离竟然会站起身来为她辩驳,如此看来,这卿不离倒是个好姐姐了。

    “安安在此谢过大姐帮忙了,不过既然姨娘想要查一查,那便查一查吧,省的姨娘因为想念这簪子害了病。”卿安在朝着卿不离感激的笑了笑,她福了福身子,脸色微变。

    “如此也好,那就按父亲和三妹的话吧。”卿不离开口说道,她向来看不起郑心如的这些小把戏,她这些日子对于卿安在也是有些好感的,所以才站出来替她说上一句。

    众人听到这话,都站起身来,朝着卿安在的菡萏院走了过去。

    老夫人到的时候,郑心如的下人们已经在翻看卿安在的东西了。

    卿安在冷哼一声,她站在门口,脸上嘲讽的看着郑心如开口问道:“姨娘这是早就准备好了?”

    郑心如被这么一问,脸色一下子发白了,这倒是她有些心急了。

    听到卿安在的问话,众人的目光也转向郑心如。

    郑心如被看的脸上发烫,她支吾了两句之后开口解释道:“不过是因为我大哥觉得我不能受委屈,所以才找人过来的。”

    郑心如这话说的倒也不无道理,卿安在点了点头,没有回话。

    很快郑心如的下人们就走了出来,一众人朝着郑心如汇报道:“并未在三小姐房里看到姨娘您的簪子。”

    郑心如刚开始还说没有检查仔细,可是这最后老夫人的下人再一次说没有的时候,她的脸色都变了,她目光扫视了人群一下,有些不满的开口嘟囔道:“明明是放好了的啊。”

    “姨娘是说这个吗?”卿安在看着面前失神的郑心如,开口问道。

    “就是这个,怎么会在你那!”郑心如本来有些灰白的脸色看到卿安在手里拿的东西,一下子变得红润了起来,她看着卿安在,开口质问到。

    郑心如娘家的任也慌忙走了上来,他们将卿安在团团围住,像是生怕卿安在跑了一样。

    卿安在挑了挑眉,她看着郑心如开口道:“姨娘今日清晨落在我这的,我刚刚倒是忘记说了。”

    卿安在将簪子恭恭敬敬的递给郑心如,她抬眼看了看郑心如灰白的脸色,心下暗暗发笑。

    郑心如被卿安在这么一说,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只好皱了下眉,有些恍惚的开口问道:“这……明明就是你偷的!我掉了你应该早就说的!”

    郑心如这话说的就像是个耍无赖的,这簪子是卿安在自己拿出来的,又不是搜出来的,谁知道是不是这郑姨娘落在地上的时候被这三小姐捡到的!

    卿安在听到这话,她偷偷的掐了下自己的大腿,顿时眼泪刷一下子的流了下来。

    “姨娘既然不相信我,那……便是安安偷的吧。”卿安在扑通一声的跪了下来,她梨花带泪的柔声说道。

    郑心如被卿安在弄的彻底懵住了,她后退了一步,眼睛瞟向了站在一旁的自己的哥哥郑宇。

    郑宇此刻也没了主意,今日是郑心如叫他过来说是让配合她演一场戏,如今看来,这戏倒是没有演下去的必要了。

    卿安在勾了勾唇角,脸色也越发的苍白,她抖动着身子,手却举着簪子一动不动。

    卿炎看到这样的情形,就知道这是场闹剧,他眉头一皱,全身的气压都低了下来。

    卿安在也感觉到了卿炎的压迫感,她却是动也不动的举着东西,等着郑心如伸手接过去。

    “姨娘,这姑娘说在三小姐的梳妆台上看到过您的簪子。”就在众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忽然一个丫鬟拽着一个小姑娘走了过来。

    卿安在面色一变,她抬头看了看被拽进来的丫鬟,愣了一下。

    这正是春月,她本以为这春月是自己母亲留给自己的,可以相信,所以才允许她进了内室,如今看来,倒是她引狼入室了。

    “三小姐,你这怎么解释?”郑心如本来还在慌乱的状态中,结果一听到这句话,她像是满血复活一样抬头看着卿安在问道。

    “郑姨娘这话说的无理,这丫鬟说有就有了吗?她既不是我的贴身丫鬟,又不负责我的起居生活,怎么就看到了呢?”卿安在回过神来,她眼神一冷,开口问道。

    郑心如被这话问的不知道该答什么,她眉头一皱,开口说道:“这来来往往的下人都可以看到你的梳妆台,她看见就说明有这个可能性。”

    “既然姨娘也说是有可能性,再者,”卿安在歪了歪头,她有些琉璃将自己扶起来。开口问道,“我的首饰都放在首饰盒里,不过是今日清晨才被琉璃拿出来,这小姑娘是翻看了我的首饰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