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庶女惊华:一品狂妃 > 第五十六章 示好
    “联手?”卿安在冷哼一声,她可没什么能和郑心如联手的事情。

    “嗯,”郑心如点点头,她拿起茶杯喝了口茶水,又开口说道,“大夫人如今对你态度也不是很好,她对我也是咄咄逼人,不如我们一起,将她弄下去。”

    郑心如说完这话,有些紧张的看了卿安在一眼。

    卿安在听到此刻,也明白了郑心如的想法,她眉头一挑,正准备拒绝,可是心里却忽然想到了一个主意。

    卿安在面上露出了迟疑的表情,她装作惊讶的开口说道:“姨娘这话说的虽是没问题,可是这……是大不敬啊……”

    卿安在这话说的小声,说罢之后眼睛还瞟了瞟周围,像是生怕被别人看见一样。

    “不必担心,这周围都是我的心腹。”郑心如看到卿安在的样子,眼睛里满是嘲笑。

    卿安在点了点头,长舒了一口气,她眉头一挑,眼睛也变得神采奕奕起来:“姨娘倘若有这样的想法,安安自然是跟随的……”

    卿安在表现出自己的受宠若惊,仿佛郑心如的彼此邀请让他有多么激动一样。

    郑心如看到这样的卿安在,面上的嘲讽之意已经掩盖不下去了,她眼底嘲笑的看着卿安在。

    卿安在也不在乎郑心如的眼神,她低着头,声音微弱的开口补充到:“姨娘明日来我的院中商量对策可好?”

    卿安在这话让郑心如有点吃惊,她低头看着卿安在,开口问道:“为何不今日说?而且为何要我去找你?”

    “姨娘,我今日还是拖着病躯走动,倘若让老夫人知道我这两日在您这时间过长,怕是不好解释。”卿安在开口说道。

    郑心如听到这话,愣了一下,随后便点了点头。

    卿安在看着郑心如的样子,唇角微勾。

    既然话说到这,就没有再呆下去的必要了,卿安在福了福身子,打开门走了出去。

    郑心如也没有说什么,虽说这院子里都是她自己的人,可是他还是有戒心。

    卿安在回到自己院子里之后就把自己关在了门里边,她吩咐琉璃和喜乐都不准进来。

    郑心如第二日日上三竿才过来的,她身着紫色长袍,脸色叶很是红润,走进来的时候看了看卿安在的居住环境,这才坐了下来。

    “姨娘今日气色倒是不错。”卿安在福了福身子,他吩咐下人去泡茶,然后坐在了郑心如的座下。

    郑心如听到卿安在的夸奖,眼睛也多了一点笑意,她点了点头,手指抚了抚自己头上的金步摇,然后从衣服里掏出了一盒金子。

    郑心如将金子放在卿安在的桌子上,一脸高高在上的样子看着卿安在。

    卿安在挑了下眉,她装作很惊讶的样子慌忙站起身来,然后跪在了郑心如面前:“姨娘这是做什么?”

    郑心如看到卿安在的样子,冷笑一声,她伸手扶起卿安在,然后开口说道:“过几日慕容施会出门,你在她出门之前,陷害她一次,就说这些……”

    郑心如不放心众人,便偷偷趴在卿安在耳边说道。

    卿安在听完,虽然心中嫌弃,可还是点了点头,她退后一步拉开两个人的距离,看着郑心如开口问道:“姨娘这计划听着倒是周密,是计算好的吗?”

    郑心如本来在喝茶,听到卿安在的话,脸色微变,她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卿安在也没有再说话,她安安静静的站在郑心如旁边,眼睛盯着桌子上的那盒金子,眉头挑了挑。

    郑心如看了眼卿安在,站起身来:“等三小姐的好消息了。”

    卿安在看着郑心如站起身来的背影,皮笑肉不笑的开口说道:“姨娘,我菡萏院的门也不是说进就进的。”

    卿安在说完这话,上前一步,将门关了起来。

    刚刚为了谈话的保密性,卿安在只在屋子里留了琉璃,可是郑心如却是一个人没留,所以她如今看到卿安在主仆两个人走过来,竟然觉得有些害怕。

    卿安在红唇微勾,她眉眼一挑,看着郑心如开口说道:“姨娘,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的!”

    “卿安在,不得放肆!”郑心如腿已经打哆嗦,她退到刚刚坐的椅子上,开口冲着卿安在喊到。

    卿安在听到这话,唇角的笑意更甚,她看着郑心如,开口说道:“姨娘这是什么话,我不过是想和姨娘好好聊聊大夫人的事情罢了。”

    卿安在话一说完,她看了看身边的琉璃,琉璃点了点头,忽然拿出一节长绫来。

    郑心如看到那白绫,脸色一变,她直直的做好,开口说道:“三小姐,虽说是在你院中,可是我出了问题,你也是不好对外交代的不是?”

    “嗯,”卿安在点点头,“可是姨娘,这面上只要没问题不就好了?”

    郑心如听到这话,眼睛一瞪,她看着琉璃,浑身散发出骇人的气息。

    卿安在却是不害怕,她看了看琉璃,示意琉璃上前一步,将郑心如绑了起来。

    郑心如本就害怕,如今一下子感觉身上猛地一紧,上半身突然被什么压在了座子上,她眉头微皱,想要扭动身子,可是没想到竟然一点都动弹不了!

    郑心如更是害怕,她看着琉璃想要说什么,可是嘴唇被琉璃堵住了,她慌得瞪大了眼睛。

    卿安在勾了勾唇,她拍了拍郑心如的肩膀,命令琉璃收紧白绫。

    郑心如看到琉璃用力收紧手中的白绫,眉头紧皱,她不可置信的看了下卿安在,她不敢相信,自己竟被这白绫紧紧地缚在了椅子上。

    一时间郑心如又急又怒,可是她嘴被琉璃用毛巾堵住了,所以此刻她喉口只能兀自发出“唔唔”的闷响,郑心如双目瞪大,如今也只能是两手胡乱的挣扎,可终是徒劳。

    卿安在看到郑心如这样,唇角勾起的弧度越发的扩大,她欣赏似地打量着被绑得严严实实的郑心如。

    “姨娘,做事情也得挑挑人不是?”卿安在伸出纤纤玉手拍了拍郑心如的脸,道:“我又不傻,怎么可能随你一起去伤害母亲?这府中谁有用谁没用,我还是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