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庶女惊华:一品狂妃 > 第165章 小气
    这么轻的惩罚就过去了,慕容施震惊到了。

    她身为正妻,原来在卿炎的眼中还不如郑姨娘。

    慕容施的紧攥了起来,她当时就要同卿炎争辩下去,然而她的手却被人给握住了。

    回首看去,卿不离已经站在了她的身后,向着她摇了摇头,示意其别再说下去。

    卿安在自然是注意到了,不得不说卿不离的确是聪明。

    就算是不看在郑姨娘的脸上,可是就郑姨娘肚子里面的孩子,卿炎就舍不得狠下心。慕容施执意闹下去,反而只会让卿炎反感,就连老夫人都会因此不满。要是郑姨娘再添油加醋的话,之后只怕慕容施反而还会吃亏。

    在这个时候退一步,或许等到了日后能够有更好的反击。

    慕容施是忍不了的人,无奈在卿不离死死地拉扯下,只得气愤地就此作罢。

    随着慕容施没有再言,老夫人和卿炎紧张地将郑姨娘给送了回去。

    卿安在站在正堂的门口,看来想要将郑姨娘给除掉,那么就必须要将她从卿炎的心中给彻底抹除。

    “贱人!”

    一阵怒骂声传到了卿安在耳畔,她看过去的时候,慕容施气冲冲的站在她的身边,不过慕容施的视线却紧紧的锁定在了郑姨娘她们的身上了。

    卿安在低眉顺眼:“母亲,消消气。”

    奈何慕容施压就没有搭理她,冷哼了一声,甩袖就离开了。

    对于这样的情况,一边的卿不离满怀歉意的看了眼卿安在。不过卿安在并未放在心中,嘴角微扬,一笑泯之。

    如此,卿不离这才匆忙的跟随着慕容施离开了。

    对于这样的情况,琉璃相当的不悦:“夫人可真是过分,小姐为了四小姐将事情都给查清楚了。明明就是郑姨娘和二小姐的错,可偏偏要怪罪你。”

    在听了这话后,卿安在叹息了一声。

    她的眸光向着琉璃微微转动了过去,无奈的说道:“琉璃,我同你说了多少次了,话不要乱说!”

    琉璃瞥了瞥嘴,低头认错。

    卿安在没有去郑姨娘那里添晦气,直接就转身离开了。

    本来这件事情就此也算是结束了,可过了几日后,一别多日未曾来的卿不离又亲自来了寒香院。

    不过她这一次过来,可并非是同卿安在谈天说地,而是为了慕容施的事情而来。

    “安安,上次母亲的事情,当真是抱歉。只是母亲还在气头上,我未曾来得及同你道歉。”卿不离满怀歉意的说道。

    卿安在喝着茶,笑着说:“你我姐妹两个人,何必在意这些。我从未曾怪罪过母亲,你又何必道歉呢?”

    卿不离听着她的话,脸上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意,她就知道安安从来都是这么善解人意。

    随后卿安在自顾自的做着自己手中的事情,而卿不离却坐在那里一声不吭。看她的样子,心事重重。

    卿安在注意到了,等了片刻见她不说,无奈只能够说道:“大姐,你有话尽管说便是了。”

    “其实也不是大事。”卿不离说着,微微一顿,“上次四妹的事情你也应该知晓,母亲是气着了。”

    听了这话,卿安在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看来她要是没有估摸错的话,应该是为了慕容施而来。

    卿不离继续说着:“就在事情的第二日,我是拉着母亲,母亲还是同父亲大吵了一架。为此母亲更是气得不行,整都闷闷不乐,这些日子甚至连饭菜都没有吃,人都消瘦了不少。”

    对此卿安在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母亲这个性子还是太倔了。为了这样的事情生气,未免也有些太不值得了。

    “姐姐的意思是?”卿安在看向了卿不离问起了来意。

    卿不离面露忧色,叹息了一声,道:“我的意思是还望三妹能够待我去劝劝母亲,我这也是没有法子才来找你。我知晓三妹的点子多,定然是能够说服母亲的。”

    原来是为了这事,卿安在将杯盏给放下来。

    她的眸光微微转动着,思虑了一会,脑海中似乎是想到了个不错的点子。

    随即卿安在抬起眼帘看向了卿不离, 柔笑着说:“这点姐姐尽管放心,我会同母亲说道着。”

    对于卿炎和慕容施的这趟浑水,卿安在本来是不会插手的。不过就在刚才,她有了一个更加不错的注意,定然让卿应怜这辈子都无法翻身。

    卿应怜的事情没有让郑姨娘受太大的刺激,胎儿也未曾受到影响,卿炎和老夫人也算是松了口气。

    不过让卿安在感到奇怪的是,有关于卿不悔以及宰相府其余小姐的传言,随着卿应怜的奸计被发现后,一夜之间不见了。

    就是连卿炎还未曾来得及插手,已经没有了任何风向。

    有如此手段的人,京城中可是没有几个,可对方为何要这么做?

    卿安在对此很是怀疑,她思索了之后,吩咐琉璃和喜乐二人去调查一番。

    不过对方的手脚相当利索,根本没有留下一点风声。

    姬府之内,姬子衡正在忙碌着公事,而红衣男子端着酒壶从外面气冲冲的跑进来。

    “姬子衡,你居然敢耍老子。老子一夜不睡觉为你处理事情,说好的五十年陈酿的女儿红呢?”红衣男子将酒壶重重的砸在了桌子上,“就算是没有五十年,你五年也行啊!可是你居然用这样的劣质酒来对付老子,你有人性吗?”

    面对红衣男子的质问,姬子衡皱了下眉头:“没有。”随后就用帕子将旁边低落到桌上的酒给擦了。

    “我不管,你今天必须要给我一个交代,不然我现在就出去恢复原样。”红衣男子放出狠话。

    姬子衡的眸光蓦地冷沉了下去,冷眼看着红衣男子:“你敢!”

    这一声冰冷异常,听得红衣男子后背一阵冷寒。

    他哆嗦了下,干咳了一声:“那你好歹也要给我个别的说法吧。”

    姬子衡收回了目光:“就当你上次多嘴的惩罚。”

    红衣男子听了,差点气到晕厥。

    小气!

    备上几分糕点,卿安在就带着东西向着慕容施的住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