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庶女惊华:一品狂妃 > 第245章 完美无瑕
    不过自家小姐当时就将玉镯赠予了四小姐,如此礼来我往之事,当然是没有可觉得稀奇的地方。

    为此当时这件事情过去后,她也就没有再多有仔细的琢磨过。

    可是如今事情再次闹了出来,不免让人感到这其中总有猫腻。

    这个玉镯为何偏偏会出现在那里,在出嫁之前,明明自己就有过清点。

    现在面对卿安在的问话,琉璃的神情中难免夹杂着几丝愧色。

    这是说起来,其实还是她没有检查妥当的缘故,现在除了这个大个篓子,甚至还害了四小姐腹中的孩子,她的心中也不是滋味。

    卿安在等待着琉璃的回答,可是见她半天都没有回复,不由的抬首看向了琉璃。

    “琉璃,你怎么不说话?”卿安在问。

    面对卿安在的问话,琉璃的眼神中愈发的愧疚。

    她看了一眼卿安在,转而缓缓的低垂下头:“小姐,其实这件事情说起来是我一个人的错。要是我按照小姐的意思,仔细检查的话,或许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在听到琉璃如此自责的话语时,卿安在愣怔了一下。

    原来这么长的时间,琉璃是在为此自责。

    “琉璃,你跟了我这么长时间,其实你的内心应该无比的清楚,这根本就是奸人的歹计。”卿安在说得时候,随后就朝着琉璃那里慢慢靠近了一步。

    她的目光向着四周环顾了一圈,在确定没有人会听到自己所说的话后,这才压低着声音,将刚才没有说完的话给补充了起来:“玉镯应该是早早就被下毒,要是四妹当时没有将玉镯给要过去,那么东西很有可能就会落在我的身上。至于这对方针对的人,到底是谁,这下你应该算是明白了吧。”

    在听了这话后,琉璃的眸光一转,瞬地就惊诧地看向了卿安在。

    “对方的目的是小姐你!”琉璃道。

    可是府中又有几人居然如此歹毒,对待她们小姐作出这样的毒手。

    “可是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要是那个玉镯子真的有毒的话,我们根本连她从何处来都不知道。”琉璃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对于这一点,卿安在其实是心知肚明。

    可是她仔细想一下,又觉得这个玉镯子有点眼熟,好像是在那里见过。

    就是在最近不久的时候,或许因当时没有太过于在意,也就被自己遗忘掉了。

    就在她要仔细思考的时候,可是印象之中却一点头绪都没有。

    不过自己觉得眼熟,而琉璃一直都寸步不离的跟着自己,她一定也有会见过。

    卿安在看着琉璃,道:“琉璃,我想这个东西不可能凭空出现。我觉得非常眼熟,不过我一时半会想不起来。等到大夫检查出来之后,事情我怕会想办法解决。你可否再次帮我想一下,这个玉镯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对于这个恳求,琉璃自然是点了点头。

    有了琉璃帮自己,卿安在多少放心了下来。

    她随后就走到了一边,而等到她过去的时候,大夫也已经检查的差不多了。

    见大夫将手中的玉镯给放了下来,神情变得陡然的凝重。

    见此情景,慕容施紧张的问道:“大夫,你可曾检查出这上面是否有沾染毒药?”

    要是让她查出来是何人动的手脚,定然要了那个贱人的性命。

    对于这一问,大夫神情忧郁看了眼慕容施,似乎是不太好说。

    卿炎注意到了,他说道:“大夫,你尽管说。”

    有了卿炎这话,大夫也就如实相告。

    “老爷,夫人,这个玉镯上的确是被人下了毒药。”说到这里的时候,他顿了一下,“不过这说起来也并非是一种毒药,而是一种可以让女子终身不可受孕的药物。不过因其中的成分多少含有毒素,而毒素则通过人体的皮肤到了人的体内,算是一种慢性的毒药。可是这个毒药是经过的改良,上面的药效相当的猛烈,只要带上一个月,必然会终身不得生子。”

    “至于四小姐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我想应该是因为这其中的毒药本来应该朝着母体而去,只是因四小姐怀有身孕,很自然就会被腹中的胎儿吸收过去。”

    随着大夫这么一说,在场之人可都倒抽了一口寒气,就是连卿安在也是被吓到了。

    如此毒药虽然不可以夺走他人的性命,然而其作用确是极其的歹毒。

    在古代这个地方,女子一旦不可以身孕,那可是生不如死,地位极其的低下。而幕后这个人居然对自己用如此猛烈的毒药,可当真是杀人于无形,要折磨她一辈子。哪怕她是21世纪的人,那么自己也应该拥有成为母亲的权利,而不是被这样卑鄙的人给无情的夺走。

    想到这一点,卿安在的内心同样是无比的愤怒。

    “大夫,你是怎么发现这个毒药的?”卿安在问了下。

    这个玉镯当时她有见过,一般来说,它本身都会有奇怪的异味和色泽。可是当初卿不悔将此物拿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她一点都没有发现。

    若是当时就已经被人给下了,自己应该会发现。

    对于卿安在的这一句问话,恰恰说中了大夫后面要强调的重点。

    大夫看着卿安在,叹息了一声:“三小姐,见刚才你能够如此敏锐的判断,其实在下深感佩服。然而在诊断这方面,你还是被此物给诱惑了。这个毒药相当的猛烈,而且它还无色无味,可以说根本让人丝毫都察觉不到。当然,其实早它有一点比较特殊。”

    话音落下,大夫随后就将玉镯给拿了起来,高高的举起。

    随着他这样的动作,在场之人随之都看了过去。

    那玉镯在阳光的折射下,色泽明亮,可以说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好玉。

    可是卿安在随着大夫这个动作,原先疑惑的神情逐渐退散,转而变得凝重了起来。

    就是大夫刚才那样的举动,算是让她彻底明白了,自己到底是忽略了哪一点。

    原来,问题一直都在这块完美无瑕的玉镯本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