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庶女惊华:一品狂妃 > 第262章 替罪羊
    半个时辰过去了,在场的五个账房各个神色各异。

    李账房神情凝重的坐在那里,看他的样子,对于账目出现这样的问题而感到无比的沉重。至于钱账房则依旧不服输,在那里不停的拨动着算盘,继续盘算着。而其余的三个人则蹲在一边,小声的商议了起来。

    这些总汇的账目都是他们分工合作的,可是现在出现这样的问题,到了他们每个人的身上好像都有责任。当然,一千多两银子的责任可没有人会傻到自己扛下来,自然是要商量着找出这最有可能会跟此事有直接关系的人,让对方名正言顺的背上这个黑锅。

    这些人的一举一动,卿安在都在一边收于眼底。

    她冷眼看着,眸光沉沉。

    就他们那点心思,基本上早就已经猜出来了。

    不过卿安在懒得拆穿她们,只是静坐在这里,看他们能够给自己耍出什么花样来。

    卿安在将手中的杯盏给放了下来,随后说道:“不知在座的各位掌柜,可曾相处法子来了?”

    在听到卿安在的问话后,原先还在商议的众人,纷纷都抬起头来,朝着她看了过去。

    其中荣账房说道:“少夫人,就我们目前商量的情况来看,这些账目本来都是应该由钱账房来整理,到时候我们收入总汇。钱账房毕竟是我们这里的总支出,要是真的有问题的话,那么钱账房应该会发现。可是现在出了这么大的漏洞,钱账房那里却一点消息都没有,我们也……”

    简单的一句话,众人直接就将责任给全部都栽到了钱账房的头上。

    本来钱账房就跟少夫人不和睦,让他来背这个黑锅也是理所当然。要不是坐了亏心事,何必要对少夫人如此排斥。

    可是钱账房一听,他当时就怒了:“你们在这里胡说什么,此事怎么就成了我一个人的责任。我承认平时都是由我一个人负责,可……可是……”要说的话忽然就戛然而止了。

    钱账房站在原地,不知是受到了怎样的阻拦,欲言又止。

    卿安在观察在眼中,眸光清冷。单凭直觉来看,此事根本就没有自己所想的那么简单。

    为此卿安在再次追问了下去:“钱账房,不知你底下可是要说些什么?”

    随着卿安在的问话,钱账房站在原地,陡然就变得心思沉重了起来。

    看他样子,定然是难言之隐。

    不过卿安在没有催促她,而是神情平静地等待着他的消息。

    可是过了片刻后,钱账房再次看向卿安在的时候,他的语气陡然一变:“少夫人,此事的确是我的疏忽了。”

    这话也太过于诡异了,原先还在那里是矢口否认,可是说着说着,怎么又忽然就承认了下来。

    “你这人针对我家小姐,原来是因为你坐了见不得人的事情!”琉璃站在一边,她是完全看不下去了。

    钱账房一听,眸光沉了沉,眼神之中划过一道不甘心。

    不过这一抹情绪,很快就被卿安在捕捉到了眼中,当然她并没着急追着问下去。

    她算是看出来了,就钱账房目前的情况而言,自己想要在他的身上得到一些消息那是不可能的。

    为此卿安在也不着急让她开口,转而就看向了另外一边的李账房。

    从刚才事情开始,一直到了现在,李账房一直都傻站在那里,不吭声。

    “李账房,不知你对此事有什么看法?”卿安在问道。

    李账房似乎是在想些事情,在听到卿安在的声音之后,当时就回过神来。

    他朝着卿安在看了过去,愣怔了一下,没有料到她会突然提问自己。还是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如实回答道:“回少夫人的话,就我看来,此事并非是那么简单。”

    随着此话一出,钱账房的眉头皱了下,至于其余的人都朝着李账房露出了不满的神情。

    事情本来就是商定下来的,只要将这个责任推到了钱账房的身上,那么就可以了。不然这一千多两的支出,只是单纯的写多了那也就罢了,可真的是少了的话,他们恐怕是连吃饭的家伙都保不住。

    因此众人在看向李账房的时候,多有不满。

    卿安在听了,眸光中不由的夹杂着几分笑意。

    “李账房为何这么说,我倒是很好奇。”她问。

    李账房看了眼卿安在,犹豫了下,说道:“实不相瞒,因上月比较忙碌的事情,为此这些账目都平均的划分到我们几个人的手中。不过因需要处理的事物太多,为此这些收账的事情,一般都是由我们各自的手下来负责。而钱掌柜也只是负责最后大量对收据的清点,而可以在这么多收据上动了手脚的,我觉得并非是一般的人能够做出来的。”

    随着李账房这么一说,其余的几个人面面相觑,神情中都露出了惊诧之色。

    不错,就在刚才,李账房一下子就戳中了厉害之处。

    但凡是一般府中的手下,有几个可以有能力在每个收据上都进行篡改,这样很容易被发现。

    可就算是这么说,他们也猜不出来是谁。

    就在所有的人都一头雾水的时候,卿安在叹息了一声,道:“我有些累了,今天就暂且先到这里,你们都先退下吧。”

    随着此话一出,原本都以为卿安在要将此事给调查清楚,可是没有想到现在事情就这样戛然而止。众人本来满怀期待,如今又不得有些失落。特别是李账房,说了这么多,本来以为卿安在会重视,原来是他都想多了。

    既然卿安在都已经开口了,那么他们身为打工的下属,自然是不得多言。

    为此众人没有逗留,各个的神情中带着几分是言语,犹豫之下,最终还是选择离开了。

    不过李账房在走之前,他仍然还是不忘说了一句:“少夫人,钱账房平日虽然言语上有些问题,但是我想他之所以会承认,定然是有苦衷的。至于这件事情,肯定并非是他所为。”

    最后听李账房为钱账房开脱,卿安在还是挺意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