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庶女惊华:一品狂妃 > 第296章 亲眼看到
    眼前居然有人亲眼看到珊瑚树被会的样子,随着叶雪瑶这一开口,顿时就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一时间,众人都纷纷交头接耳了起来。

    很显然,她们没有想到这么快就可以找到证据。

    人群中,当时就有人质问了起来:“既然你说你找到了证据,那么你现在告诉大家,那个人到底是谁?”

    面对大家的质问,叶雪瑶的神情相当的平静。

    “这位应该是苏家的表小姐吧。”年夫人回忆了下,随后端正着态度询问了起来,“既然你已经看到了那个人,不如就说一说如何?”

    有了年夫人的这句问话,叶雪瑶才缓缓点头,应了下来:“既然夫人都已经开口,那么我自然是不可推脱的。”

    场面话说到了这里,叶雪瑶顿了顿,而她的视线随之也在人群之中搜寻着。

    众人看着叶雪瑶的架势,很明显是要将这件事情的真凶给揪出来。为此,他们各个也都跟随着叶雪瑶,急忙看了过去。

    最终,视线停顿了下来。

    不少人在注意到叶雪瑶停了下来,然而在注意到她所看之人,各个反而陷入了一阵难处。

    可叶雪瑶看着她,眼神透着坚定。

    “年夫人,就是她了。”

    随着此话一出,原先还觉得此事有些匪夷所思的众人,瞬间炸开了。

    “我怎么觉得这一切就是一个误会?”

    “她怎么会是破坏珊瑚树的人,估计哪里出错了吧。”

    “知人知面不知心,猜不准的。”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叶雪瑶所指之人,并非是旁人,正是卿安在。

    可是卿安在的神情相当的平静,她端坐在那里,面对叶雪瑶的指控,眼睛都没有抬一下。不光如此,还低眉顺眼的喝了杯茶水。看她的样子,同周围议论的众人完全格格不入。

    苏小玉被叶雪瑶这一举动给吓到了,她立刻冲上前去,一把拉住了叶雪瑶,激动的说道:“雪瑶,你在搞什么,嫂嫂怎么可能会是作出那种事情的人。我看这其中,一定是有哪里搞错了!”她竭力地为卿安在解释着,尝试将叶雪瑶给拉下去。

    可是叶雪瑶一点都不领情,毫不留情地手给抽了回去,冷眼看着苏小玉,不满的说道:“小玉,她到底给你下了什么药?我跟你相处了这么多年,你不相信我,反而要去相信她。我告诉你,我没有看错。当时我亲眼看到卿安在站在珊瑚树的旁边左右走动着,绝对不会错的。”她义正言辞的说着。

    看她说的样子那么认真,一点都不像是假的。

    这么一来,不少人都陷入了迷茫之中。

    在他们的眼中,卿安在并非是像做出那种事情的人。可现在叶雪瑶这么说,难免就让他们再次怀疑了起来。

    一时间,底下响起了窃窃私语的声响。

    可是卿安在就像是没事人一样,依旧坐在那里,神情淡然。

    “安安,你倒是说句话呀!”三皇妃很着急。

    她完全信任卿安在,从看到她第一眼开始,也就觉得此人并非是那等心肠歹毒之人。对于叶雪瑶的话,她根本就不相信。可是见卿安在那么悠闲自得,也就为其捏了一把汗。

    卿安在看了眼三皇妃,淡笑着说:“三皇妃,你看雪瑶还没有说完。等待她说完了,我再说也不迟。”

    随着话音落下,卿安在就将手中的杯盏放在了桌子上。

    三皇妃一脸黑线,卿安在可当真是临危不乱。可以做到这个架势的,目前为止,自己估摸着也就她一个了吧。

    可卿安在不想理睬,不代表三皇妃能够做到坐视不理。

    无奈之下,她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我看这件事情或许是有什么误会。”三皇妃清了下嗓子。

    众人还在那里小声议论着,见到三皇妃都出面为卿安在说话,事情可就愈发的让人费解了。卿安在的身份摆在那里,再者三皇妃也并非是一般人,根本就没有任何必要去破坏珊瑚树。

    叶雪瑶看准时机,反驳道:“三皇妃,你不要被骗了。要是卿安在真的没有做,她为什么不站出来反驳?更何况,我是真的亲眼看到卿安在就在珊瑚树的附近。要是三皇妃认为我说错了,那么请你拿出证据来证明,当时卿安在并不在珊瑚树那里。”

    就时间而言,不难推测出珊瑚树被人恶意破坏的时间在苏小玉被人冤枉之后。在她们走了后,品茶会差不多要开始了,为此众人没有再留在后院欣赏珊瑚树,而是前往这里来参加珊瑚树。差不多那个时候,后院已经没人了。卿安在等人本来也是打算过来的,可是考虑到叶雪瑶不见了,为此才四处搜寻。

    那个时候,卿安在独自一人呆着,她并没有同三皇妃在一块。

    从这一点上,三皇妃根本就没有办法帮卿安在作证。

    随着叶雪瑶的问话,三皇妃哽住了,没有回答上来。

    琉璃和喜乐等人都记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连三皇妃都败下阵来,亏得自家小姐还跟没事人一样。

    日后要给皇上进贡的珊瑚树被破坏了,那可是大不敬。琉璃忍不住,立刻就凑上前,从后方轻轻推了一下卿安在。

    “小姐,你可别再这里坐着了,赶快想一下办法啊!”喜乐着急不已。

    对此卿安在也很无奈,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个份上,看来她是不得不行动了。

    卿安在没有再为自己添茶,微垂的眼眸抬了起来,看向远处的叶雪瑶。

    就在叶雪瑶再次要同年夫人告状之时,卿安在将她的话给接了过去。

    “雪瑶,有一件事情我想问你。”

    随着卿安在突然开口,叶雪瑶愣怔了一下。

    当时见卿安在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她还以为人是被吓傻了。

    可是等到她注意到卿安在那双平静的眼眸时,内心莫名的咯噔了一下。

    卿安在缓缓站了起来,目光没有从叶雪瑶的身上移开。

    叶雪瑶不吭声,卿安在则继续说了下去:“你说你看到我站在珊瑚树边走动,那么问题是,你亲眼看到我将珊瑚树给毁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