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庶女惊华:一品狂妃 > 第389章 幕后真凶
    看着家丁将尸首一一抬起来,随后离开。

    哐当!

    突然一个声响,卿安在当时就看了过去,只见一样东西掉在了地上。

    卿安在走上前去,将东西捡了起来。这样物品是从死侍的身上掉下来的,看样子应该是某个组织的令牌。

    “你们再搜搜,看看他们的身上有没有别的东西。”卿安在吩咐着。

    随着这一句话,家丁按照她的意思立刻就去办了。

    然而在搜查了半天,浑身上下,三个人各个都只有一块令牌,没有其他能够表明身份的东西。

    “少夫人,还需要怎么做?”家丁问。

    卿安在看着手上的令牌,不得不佩服这些人的身上实在是太干净了。但愿这剩下的三个令牌,可以给自己一些想要的信息吧。

    “处理吧。”她淡淡的吩咐着。

    杀手都已经处理好了,卿安在便回去了,之后就吩咐琉璃和喜乐出去打听一下。

    大约晌午过了后,姬子衡回来了。

    此番姬子衡成功将灾情的真相给揭穿,并且还让皇上将那些贪污的官吏一并处置了。唯有贵妃的弟弟身为主谋应当斩首示众,后来听姬子衡的意思是,其中似乎是有贵妃求了情面,使得皇上能够对其弟弟网开一面。故而主谋的罪名就理所应当的落到了别人的头上,而贵妃的弟弟也只是被安排到其他小地方去做官了。

    经此一事,卿安在也算是真正了解到贵妃可要比自己想象中的难以对付。

    不过大体来看,情况算是好的。

    姬子衡深受百姓的爱戴,而皇上也因此将工部侍郎的空缺给了他,赏银千两,并赐予绫罗绸缎数匹。如此一来,姬子衡先前的要求,也算是坐到了。

    卿安在看着姬子衡,而姬子衡的手中则拿着她视线搜出来的令牌,左右看着。

    “果然是贵妃所为。”姬子衡说着,他的语气中却蕴藏着一股怒意。

    卿安在听了后,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带着几分疑惑:“你怎么看出来的?”

    对此姬子衡就将令牌上的纹样给她看了,道:“此乃贵妃母家暗中用来联络的标记,这一点就足以证明了。她可真是够猖狂的,居然明目张胆就来府中行刺。既然如此的话,那么我也定然是要送她一份厚礼。”他说得时候,眼神中划过一抹寒光。

    卿安在听了,有些不解:“子衡,你要做什么?”

    对于卿安在这一问,姬子衡看向了她,道:“贵妃的弟弟作恶多端,如今就算是皇上放了他,让其到其他的地方为官,他也定会恶习难改。为此在他前去上任的路上,将其除之而后快!”

    卿安在皱了下眉:“你打算怎么做?”

    对此姬子衡笑了下,他轻拍了下卿安在的肩膀,道:“安安,这点你放心,我自有安排。”他顿了下,握住了卿安在的手,“只是这些日子委屈你了,还害你差点丢了性命,我真是羞愧难当。”

    卿安在无奈的笑着:“我是你的妻子,这些不过是我分内的事情。”

    得了这话,姬子衡柔笑了起来。

    他伸出了手,轻轻拂过了卿安在的脸颊,眼神中满是缱倦的留恋。

    在感受到姬子衡炽热的目光,卿安在猛地回过神来。她将手给抽了回来,目光看向了一边:“子衡,我看天色不早了,还是早点休息吧。”她似乎能够知道姬子衡要干什么。

    姬子衡道:“安安,我觉得我们其实可以……”

    “不可以!”卿安在想都不想就拒绝了,不等姬子衡说完。

    想她在21世纪的时候,连个恋爱都没有谈。自己对姬子衡的确是有感情,可是这进展实在是太快了,她根本就没有做好准备。而姬子衡被卿安在这样冰冷的拒绝,无疑是被泼了一盆冷水,整个人站在原地,神情都呆愣住了。他是不明白卿安在的反应为何会这么大,她已经是自己的妻子了。

    卿安在也意识到了气氛有些不对劲,在缓和了一下情绪后,她看向了姬子衡,道:“子衡,我知道我现在已经嫁给了你,可我真的没有做好准备。你能不能够再给我一些日子,毕竟我们相处的时间,你也知道的。”她希望姬子衡能够理解。

    本来姬子衡对于卿安在这么大的反应,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如今在听了卿安在的解释后,复杂的情绪才稍稍缓和。

    他看着卿安在,点了点头:“好,一切都听你的。”

    卿安在和姬子衡又说了会话,琉璃前来催促二人去休息之时,卿安在和姬子衡尴尬的相互一时。

    “我去书房,还有些事情要做。”姬子衡淡淡的说着。

    在丢下这话后,姬子衡就转身离开了。

    卿安在站在原地,她看着姬子衡离去,眼神之中夹杂着一丝没落。

    等到姬子衡走了后,琉璃不满的嘀咕了一句:“姑爷也真是的,多日才回来一趟,如今却将小姐一个人抛在房中。“

    卿安在憋了她一眼,无奈的说道:“行了,你这丫头平时就少说两句,没人把你当哑巴。”

    被卿安在这一句埋怨,琉璃不由的瘪了瘪嘴,有点不高兴。

    卿安在简单的收拾了下,随后就休息了。

    事情已然成了这样,她也懒得继续多想。

    自从上次的事情后,一切仿佛都恢复了平静。

    就在三天后,京城传言,贵妃之弟在路上遭遇歹徒的袭击,意外身亡。后经过调查,由于当地山势险峻,歹徒极有可能是本地的山贼,已然藏匿于深山之中,难以遍寻其踪迹。故而此事到了这里,也就彻底告一段落。

    皇宫。

    噼里啪啦!

    贵妃一甩袖,所有的东西全部都被她给掀翻在地。

    到了这一刻,贵妃已经无法抑制住内心的愤怒。她可真是没有想到,到了最后,自己还是输了。费尽心力保全弟弟,可到头来仍然让对方落了手。

    “贵妃娘娘,你生气也没有用。若是气坏了身子,反而不值当。”宫婢在一边劝慰着,“你放心,公公他们定然能够查出这件事情的幕后真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