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邪王独宠:特工狂妃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宦官成帝
    “将这具尸体拿去鞭打,然后一块一块的切,最后再焚烧掉。”宦官将尸体踢到一旁,眼眸里满是不屑。

    一步一步走到龙椅上,眼睛里充斥了渴望,伸手去抚摸龙椅,坐到上面,大笑。

    “传皇上因病去世的消息,要去各地散播!”宦官恢复常色,对着下头吩咐道。

    许侍卫倒也是个聪明人,没有反驳,站了出来,恭敬答道,“是。”

    而云萝那边一会儿也得到了消息。

    丫鬟匆忙跑进宫内,激动的喊道:“娘娘,皇上驾崩了!”

    正拿着茶杯的手一抖,整个茶杯都摔在了地上,碎了一地。

    “死了!?终于死了!”站起身来,云萝俊美的脸狰狞起来,总算解了心头只恨。

    云萝随即似是想起什么,将银纹锦羽缎斗篷披上,快步离开,到达大殿。

    大殿

    一眼望见正坐在龙椅上的宦官,云萝杏眸内划过一丝得意,玉足踏入大殿,扫了眼众人,自然的走到宦官身旁。

    宦官见到她,匆忙站起身,对着旁边的丫鬟吩咐道:“去把新做的龙袍给朕拿上来。”

    身旁的丫鬟不敢怠慢,匆忙将其带到服饰旁。戴着吉服冠,束吉服带及挂朝珠。龙袍以明黄色为主。长袍上绣着龙腾的图案,袍角是汹涌的金色。

    众人见他出来,皆行跪拜礼,大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一袭黄袍,凌厉的转身,坐到龙椅上,眸子里是藏不住的欢喜:“众卿免礼。”

    众人皆站起身。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封云萝为和硕公主,钦哉。 ”徐公公在一旁尖声念旨。

    “谢皇上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云萝浅笑,跪在地上,接旨。

    这头一直在册封,那头则还在赶路。

    “云烟,快些醒来,吃点东西垫肚子。”云夜轻轻拍了拍云烟的肩,温声说道。

    在睡梦中的云烟被闹得有些烦躁,朦胧中睁开双眸,坐起身,细细打量了这一番:“这是树林里么?”

    见她这幅傻样,南宫瀚不禁勾唇一笑。

    而云夜则正忙活着,在烤肉。熟练的将肉翻转,又是点火。

    “你怎么那么熟练?”南宫瀚看着他手就没停过,不禁出声询问。

    “这个是秘密。”云夜盯着烤肉看,随即递给他一个烤肉。

    接过烤肉,南宫瀚递给云烟,还帮他吹凉了。

    云烟盯着烤肉看了几眼,咬了咬唇,眼眸里划过一丝窃喜:“我不饿,你先吃吧。”

    见她拒绝了自己,以为的因为凉尧的事,剑眉微皱:“你不要因为她饿了自己,我想了很久。我对她只是感恩之情,最多是亲情。而对你则是爱情。”

    见他如此认真的跟自己承认,她倒也接受了,眉目弯弯的看着他,温声道:“嗯嗯,我相信你。但是我不收下你的烤肉是因为怕你饿呀,你可是比我累的呢。”

    相视而笑,南宫瀚将云烟揽入怀中。

    “我岂不是更累,又要陪你们赶路还要给你们烤肉。”云夜在后边翻了个大白眼,幽幽的说道。

    闻言,云烟带笑望着他,甜甜的喊了声:“哥哥,辛苦了。”

    听到云烟的话,云夜才没显得那么委屈了。

    半夜,众人都熟睡了过去。一阵沙沙声将三人给吵醒了。

    “是老虎!”云夜盯着远处一个地方看,忽然大喊了声。

    本就怕动物的云烟一听,心生怯意却又不想被人保护。站起身,拿起了把刀,她想要跟老虎单打独斗。

    “云烟,你疯了?老虎,我和云夜就可以对付,你只管在后边待着就行。”看出了她的意图,南宫瀚上前将她拉到后边。

    “我不想被你们保护。”云烟对上他的眼眸,一字一句极其认真的说道。

    还不等南宫瀚说什么,老虎就已经出现在面前了。云夜拿起大刀往老虎身后打,而南宫瀚则在老虎前边打,云烟则负责打要害。

    “云烟小心!”南宫瀚大喊了声,随即挡在云烟的身前。

    老虎被云夜给制服了,庞大的躯体倒在了地上,两个眼睛沉重的闭上了。

    南宫瀚的身上有一道抓痕,不算严重,但也绝对不小。

    “十七,是我害了你,对不起。”云烟看着那个疤痕,心里一阵自责。

    见她那副自责的模样,南宫瀚倒也心疼了,将她揽入怀中,温柔的说道:“没关系的,不疼。”

    在一旁的云夜将衣服撕下一块布替南宫瀚包扎了起来,嘟囔了句:“看在你是为了救云烟是份上,这次我就给你包扎了。”

    一夜就这样折腾着过去了。

    次日,云烟早早的起来,一个人爬到山上采摘草药,她想到了个法子让他的疤痕快点去除。

    跑到上边去,看到稀有的花妙草,云烟眼眸里出现了激动,跑上前去,将其摘了下来。

    “没想到最难找的第一个找到了。”云烟嘟囔了声,嘴角上扬。

    随后又陆续找到了需要的草药,看着满满一篮子,云烟心里边特别满足。

    回到歇息的地方,一眼瞧见刚起身的两人,云烟带笑:“看,我方才去给你采摘草药了。等会儿我替你弄成药丹。”

    “谁让你乱跑的,下次可不准这样了。”揉了揉她的头发,南宫瀚故作严肃的望着她。

    云烟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这儿荒山野岭的,你打算怎么弄药啊?”看着她那一篮子的草药,云夜疑惑的询问道。

    “等会你就知道了。”云烟眨了眨眼睛,故作神秘的跑到一个小地方捣鼓她的草药了。

    两个大男人在太阳下等着他们都疼爱的女孩。

    终于,云烟拿着一碗药丹到两人面前,笑嘻嘻的递给南宫瀚一颗:“你把它弄到身上,疤痕会好的很快的。”

    说完,云烟打磨了起来,不一会儿就弄成粉末状,替他擦拭了起来。

    南宫瀚感觉一阵清爽,虽然不明白她在捣鼓什么,但他知道她是为了自己好。

    “弄好了,我们继续赶路吧。”见她弄好了,云夜出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