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熹微, 天空湛蓝, 新的一天刚刚开始, 原本该是最为安静宁谧的时刻。

    谢玺站在城墙上,却没有心情去欣赏这样的美景,只因为桑弘显在天不亮的时候,就已经又一次前来攻城了。

    谢玺已经提前得到战报, 知道桑弘显有意调集幽州当地的巫族参战,他苦无良策应对, 也只能硬着头皮等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但直到幽州王的大军真的打过来了, 谢玺也未能见识到传说中“本领非常神奇”的巫族人, 倒是发现敌军带来了数架云车。

    这云车是攻城利器, 高达十余丈, 将整座孤城团团围住,弓箭手轮班向内射箭,同时外围的大型冲车也跟着猛撞城门。

    前几日, 桑弘显虽然想攻城,但还不会采用这样激进的做法,毕竟他要占领瓦格城,也是希望能够作为自己的一处据点,如果损毁了城墙,他即使进了城, 也很难进行下一步的防御。

    只是现在晋国大军在后,桑弘显也是实在急眼了,不得不用了最容易两败俱伤的方式。

    外面的箭矢如同雨点一般当头落下, 城中百姓莫说是抵抗,就连房门都不敢出,甚至要去自家的院子里都不得不在头上顶起门板,再交代好遗言冲出门去,战况惨烈至此,谢玺的心中反倒冷静下来。

    他一剑将一名试图爬上城墙的偷袭者劈了下去,用袖子擦了把脸上的鲜血,心想没关系,就这样吧——不管这座城能不能守住,反正他与城中百姓们共存亡就是了,也算死得其所。

    谢玺从小到大一直认为,男子汉大丈夫就应该挺胸抬头地活着,堂堂正正,无愧于天地。他鄙视阴谋者,看不惯纠缠于仇恨的人,总觉得做个正派的人,本来很简单。

    终于有一天,所有的阴谋险恶公诸于世,他什么都没做过,身上却背负了难以洗清的原罪,谢玺这才意识到曾经的天真——原来做人这样难,因为他忽视了世界上还有一个词,叫命运。

    午夜梦回,孑然一身,那些他爱着恨着的家人都已经不在了,想来想去最亲的居然只剩下一个白亦陵。谢玺不知道自己跟白亦陵算是怎样的关系,仇人、兄弟、还是朋友——对方应该很不喜欢想起他。

    他剑势如风,横劈直刺,对方装备精良,城中却早已在多日的大战当中弹尽粮绝,任何的兵法和策略都不奏效,战局至此,能做的只是杀死一个算一个。

    喊杀震天,血流成河,正当战事激烈之时,远处忽然传来轰然一声巨响,大地震颤,就连谢玺的脚底下都险些没站稳,身体晃了晃。

    他身后的一名护卫匆匆冲过来,一把搀住他,同时眼疾手快地举刀架开了敌军射向谢玺的一支箭。

    “谢参将,不、不好了!”

    他也等不及两个人都站稳,手还没有来得及把谢玺松开,就气喘吁吁地说道:“城北处有一段墙被敌军给撞塌了!现在幽州王手下副将正试图领军从那个豁口处突入,武将军那边的兵太少,就要拦不住了!”

    他这番话是大吼出来的,因为两人耳边充斥着呐喊声与惨叫声,整个世界都仿佛被血红的颜色所浸染,谢玺说道:“这边守军同样不足……”

    他说到这里犹豫片刻,又一咬牙做出决定,重重地说道:“请转告武将军,事已至此,别无他法,大家就都拼了这条命吧。把我这边的两千人调到城北,撑得一时是一时!”

    护卫眼中含泪,跪下冲谢玺磕了个头,又匆匆跳起身来,朝着城北赶了过去。

    他们的人手严重不足,而且大家差不多都已经筋疲力竭,谢玺将两千人调走之后,手下可用之兵少之又少,但是他们现在别无选择,也只能拆东墙补西墙了。

    不幸的是,桑弘显是身经百战的老将,经验丰富,他也正是看准了这一点。谢玺这边的兵刚刚调走,城门处受到的攻击陡然加剧。

    冲车的撞击与云车上猛烈的箭势,几乎打的晋国将士们抬不起头来,原本就势单力薄,现在更加无法阻挡,他们只能一次次地挥剑,尽可能地将爬进来的士兵们砍下城墙。

    没有炮火,甚至连箭支都已经用完,将士们只能依靠短兵相接的肉搏战,来洒尽自己最后一腔热血。

    谢玺的长剑卷了刃,手臂也几乎酸的抬不起来,疲惫到了一定程度,几乎只想不顾生死,躺在地上好好睡一觉算了。他努力地瞪大了眼睛,剑刃抹过又一名来袭士兵的喉咙。

    但这一下,却仅仅是划出了一道小小的血口。

    他的剑,已经不再锋利了。

    对方的眼中闪过一丝愕然,回手摸了下脖颈,发现自己没死,精神一瞬间振奋起来,手臂在墙上一撑跃上城楼,反手挥刀,照着谢玺就劈了下去!

    谢玺一个激灵,连忙举剑上架,结果几个回合之后,长剑就被挑的飞出,眼睁睁地看着刺到自己面前的箭锋,他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突然,一支长箭挟着劲急的风声划过半空,好似从天外而来,转眼间从要杀谢玺那人的背后刺入,将他钉在地面上!

    没有给众人反应的时间,第二支箭射出,这一回,竟然直接射落了桑弘显这一边的军旗。众人根本就没有想到还会有这一着,猝不及防之间,迎风招展的旗帜已经落地。

    是谁?!

    战场上有一瞬间的凝滞,无论是哪一边的兵士们都不由手握刀剑,向着来人的方向看去,赫然见到两骑快马,如同一把利剑般地生生插/入桑弘谨这一边的阵营,将阵型撕开了一条大口子。

    单薄,锐利。

    而也正是因为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够如此快速、如此出其不意地杀入战局当中。马匹奔跑的十分灵活,两人一个做普通士兵打扮,打头快速挥动手中长剑,将两人身前挡的密不透风,另一个穿着银白色轻甲的人手里则拎着长弓,显然刚才那两箭都是他射出来的。

    他们两个身手不凡,原本人少的劣势也成了优势,周围的人纷纷放箭,可是到了两人跟前的箭全都轻而易举地被士兵打扮的那个人给打落了,剩下的箭支四处乱飞,没射伤敌人,反而很容易伤到冲在最前面的自己人。

    整个大军因为这两个人而产生了骚乱,就在叫嚷和轰乱声中,谢玺从地上爬起来,不顾一切地冲到城墙边上,手撑着墙头向下看,恰好对方的也遥遥看向墙头。

    隔着千军万马,两人目光相对,那一刹那间,谢玺觉得浑身发抖,好像周围的一切都静止了。就连刚刚被死神逼至面前的恐怖都比不上这一刻——那是白亦陵!

    他不知道该怎样面对白亦陵。

    仇恨、愧疚,还是羞愧?

    他没有缘分的兄长,令他家破人亡的因由之一,也是他想要忘记,却注定只能永远亏欠的那个人……

    连刚刚死神降临的恐惧都比不上现在,谢玺的心中念头千转,他不知道此一瞬的时光能不能用“冤家路窄”这个词来形容,山高水远地来到了这里,竟还能在万人之中面面相觑!

    此时他的时间仿佛凝固,外界的纷扰却并未因此而有片刻止息,周围的将士们从最初的惊愕之中反应过来,纷纷呐喊着发动进攻,桑弘显目现寒光,高声喝道:“变阵!弓箭手后退,玄甲营前进包围!不论生死,拦住他们!”

    随着他的呼声,眼前的形势果然发生了变化,弓箭手整齐划一地后退,后面数十名铁甲军手持盾牌长矛逼上,改变战术,由远程攻击选择了直接近身重压,将两人活活挤死。

    桑弘显到底身经百战,经验丰富。他这样的攻击方式简直是正中对方软肋,再合适不过。

    白亦陵轻笑一声,眼见射箭这样的远程攻击施展不开了,索性回手将长弓斜着往背后一背,说道:“兵器不趁手了。”

    他身边那名手持长剑的男子虽然是小兵打扮,说话却毫不拘束,笑着接口道:“这倒不怕,马上就有傻子给你送过来。”

    这时他们与站在城墙高处的谢玺中间还隔着一段距离,互相只能隐约看清楚对方的大概轮廓。谢玺能认出白亦陵,很大一部分还是依靠对于他举止气质的熟悉,对于另一个人就不大熟识了。

    他心里在震惊之余也在猜测,这名跟在白亦陵身边护卫的小兵身手如此之好,却不知道是何身份。

    如果这个时候有其他知情人在身边,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此人正是当朝皇上。

    陆屿这边话音都没落,铁甲军便发现白亦陵空门大开,立刻抓住机会,数柄长矛直刺,向对方前胸袭去。

    白亦陵猛地向后一仰,闪过攻击,跟着倏地抬手抓住了一柄长矛的顶端,一压一拧,铁甲军只觉得大力袭来,无以抵挡,大惊之下,兵器已经被对方夺去。

    与此同时,就在旁边的陆屿与他配合无间,身形一闪,已经瞬间移到了白亦陵身前,袖影飘旋之际,长剑锋芒暴涨,携带一股强横无匹的巨力击向铁甲军赖以遮蔽的盾牌,只听“当当当”几声连响,巨盾应声崩裂。

    众人被震的头昏眼花,严重者口吐鲜血,这样一来,无坚不摧的包围阵又一次被攻破。出剑者却丝毫不做停顿,手腕一转,劲气漩涡般地一爆而开,数名士兵的身体向后飞出,两人再次向前逼近。

    一切说时迟那时快,实则变故只发生在转眼之间,好在桑弘显治军有方,手下兵将反应极快,盾牌碎裂之后,立刻又有后排受伤不重的士兵从地上爬起来,挺矛直刺!

    陆屿“啧”了一声:“还没完了。”

    白亦陵用袖子蹭了一下沾到脸上的鲜血,简短道:“这回我来吧。”

    他反手将自己手中的长矛往地面上一/插,借力提气倒翻上天,对方的攻击立刻落空,紧接着只见面前弧光轻旋,矛尖回旋之际,数人被割喉而过,倒地不起。

    招式风流写意,如同行云流水般一气贯通,偏生又带着致命杀机,陆屿喝了声彩。

    形势紧迫,谢玺也已经收敛心神,看着此刻的战局,忽然间想到什么,在城楼之上高声喊道:“众将士何在?开侧门出城,此役久拖不利,跟他们拼了!”

    众人困守多日,心里面早憋气的厉害,听到这样的命令简直是正合心意,当下数骑士兵从侧面冲出,手舞长剑,与桑弘显的人搏杀起来。

    桑弘显站在一辆云车上,居高临下地望着这一幕,心中难得生出了困惑。

    这两个人究竟想要做什么?就算是武功再高,能杀再多的人,面对这样的大军,能力终究也是有限的,自己的人就算是耗,也能直接把这他们给耗死,这样的行为毫无意义。

    可是到现在为止,对方给他的感觉简直就是为了故意来捣乱。

    桑弘显征战无数,见多了这种故意分散注意力的伎俩,因此两人出现之后,他虽然也提起了重视,却并未放松对于其他地方的进攻和警惕,可是防范了半天,似乎也什么都没发生?

    他觉得很奇怪,这种由疑虑带来的不安使得他再一次下令,要求手下们速战速决。

    于是无数的士兵们像潮水一般涌上去,而就在这铺天盖地般的刀光剑影中,陆屿突然弃马,整个人腾身而起,脚踩附近一人头顶,一个旋身借力,已然轻飘飘地落在了另一架云车之上,双脚着地的一瞬间,剑光重重叠叠,如天风海雨,席卷而至。

    上面的人想要阻拦,却并无一合之力,转眼间就被收拾了个干净。

    陆屿站在高处,身后呼地风声大作,不需多言,白亦陵已经将背在身后的弓箭掷了过去。

    陆屿头也不回,长笑一声反手接住,紧接着将两支箭并在一起,箭尖在旁边的火把上点燃,开弓如满月,瞄准桑弘显军队当中的一处地方。

    桑弘显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种局面,瞥眼看见他瞄准的是什么地方,顿时一股寒意直透心底,嘶声大呼道:“不可啊,快拦住他——”

    松手,箭出。

    一切静止,紧接着又是地动山摇的轰然一声巨爆!

    桑弘显眼睁睁地看着不远处自己的一辆战车炸开,接着继续引爆了附近一连串的爆炸,周围的将士们非死即伤,军队瞬间大乱。

    而这爆炸声就好像某种进攻的号角一般,晋国的大军从桑弘显队伍的后方冲杀而至,喊声震天,正好趁着混乱之机将他们的军阵冲的东倒西歪,溃不成军。

    桑弘显又惊又怒,心急之下,竟然一口血喷了出来——刚才那男子射中的战车当中,藏着他用来攻城的炸药!

    不到万不得已,桑弘显本来也不想破坏瓦格城的城墙,只是后方皇上亲率的晋国大军实在将他逼急了,这才准备了一些炸药,以备不时之需,他却万万没有想到,这东西他还没用,反倒被敌方引爆在了自己的军队当中。

    幽州王的大军兵败如山倒,不得已放弃攻城,疾撤而去,其间丢失了大量武器粮草,全都被将近弹尽粮绝的瓦格城占了便宜。

    瓦格城的军民们在苦守多日之后终于见到了胜利的曙光,简直热泪盈眶。援兵们将带来的食物分发出去,百姓们被守城将武大述带领着站在城门两侧,欢迎军队入城。

    “陛下!”双方隔得遥远,看不清面容,武大述并不知道陆屿就是当时跟在白亦陵身后射箭的人,但这并不妨碍他的激动,当下疾走几步迎了上去,“陛下一路辛苦,亲自来援,臣感激不尽!”

    他双眼泛红,双手高举过头顶,朝着陆屿深深拜下。被困守在城中的这段日子里,每天都密切关注着朝中的决定,武大述不是不知道有很多人上书,认为瓦格城路途遥远,占地不大,不值得兴师动众,应该放弃。

    他在惶惶不安中坚持着,等待着,期盼过援军,但怎么没想到皇上竟然会御驾亲征。

    陆屿却没有让武大述把礼行下去,他一把扶住这位武将尚且沾着泥土和血污的衣袖,将他拉起来,竟是直接张开手臂重重抱住了对方,按照边地的民风与武大述行了一个抱见之礼。

    “言誉。”陆屿松开手,以字称呼自己的臣子,诚挚说道,“是朕应该感谢你,感谢谢参将和其他守住了瓦格城的将士百姓们,诸位辛苦了!如今朕带兵前来,再不会让你们孤军奋战!”

    武大述面露震骇之色,也不光是他,周围的士兵百姓们俱是忍不住为了这句简单的话而热泪盈眶,突然觉得这么长日子以来的担忧恐惧,辛苦拼杀,都是值得的。

    白亦陵看着眼前这一幕,心里有些感慨。陆屿这样做固然是收服了人心,但大家都不是傻子,一个人是真心实意还是惺惺作态,各人自然能够有所判断,正因为陆屿说的话都是发自肺腑,才能引起将士和百姓们的共鸣。

    但,有一个被谢到的人却没有站在这里。白亦陵的目光在人群当中一转,想了想,也悄悄地退了出去。

    官衙后面的不远处,一潭秋水凝碧,岸边草木葱茏。在这里,鲜血与战火似乎从未涉足,时光暗换当中,仿佛所带走的不过是经书日月、粉黛春秋。

    谢玺站在池边,静默不语地望着随风微晃的水波,听见脚步声,他一转头,便看见白亦陵换下战甲,轻裘缓带,拂开花叶而来。

    作者有话要说:  导师派了任务,要出去一趟,所以没有大粗长,抱歉抱歉,学校这边的事情太多辽。

    谢二弟这个倒霉催的苦孩子(*/w\*)。

    ————

    感谢以下宝贝们,么么哒~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秦栩 3枚、梦里少年无羡无忧 1枚、未知神祗 1枚、sonic 1枚;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秦栩 4枚、... 1枚;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秦栩 3枚。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轩尼诗 92瓶、梦里少年无羡无忧 70瓶、(′・w・ 40瓶、秦栩 40瓶、可以说 39瓶、下一秒升华 38瓶、眉眼如初∞ 30瓶、立夏胭脂 20瓶、懒不滥 20瓶、三思而后评 20瓶、追魂夜合花 20瓶、鱼肚白cc 20瓶、是顾星河呀 13瓶、就是不吃竹子的熊猫 10瓶、skpuyr 10瓶、馥郁的花香 10瓶、壞x寶 10瓶、安澈 6瓶、花葬 6瓶、june 5瓶、封景喃难 5瓶、欠欠 5瓶、昕寧 5瓶、流萤眠 3瓶、soso 2瓶、24633466 2瓶、君洋gravekeeper 2瓶、麋鹿鹿鹿 1瓶、可可 1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