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紫微宫深春意凉 > 第147章 互诉衷肠
    相传紫色珍珠,十万粒珍珠中才出一颗,珍贵无比。寻常紫色珍珠不过莲子大小,而眼前这只,大如荔枝,晶莹剔透,像一颗硕大的紫色葡萄。

    “紫色珍珠,最配青儿莹润如玉的脖颈,一定相得益彰。”

    “这么贵重……”婉莹实在不敢接受。

    “这是母亲封后的时候,两广总督进贡的贺礼。”

    “这样贵重的首饰,青儿不敢要。”

    荣亲王不由分说地从锦盒中将璎珞圈提出来,婉莹才发现自己认错了,这不是璎珞圈,而是一个珍珠流肩披。婉莹一身青色宫装,荣亲王将流肩披在婉莹肩上,衣饰的单调和寻常,被夺目的珍珠光芒所掩盖。有这样流光溢彩的流肩,就算无钗无饰,亦是雍容无比,华贵非常。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青衣女子,果然是天下英雄的梦中娇娘。”荣亲王忍不住赞叹。

    婉莹有些害羞,也有些耳熟,害羞让婉莹想不起‘青青子衿,悠悠我心’这句话好像在哪里听说过。

    “太奢华了些,还是算了吧……”婉莹欲解开紫珠环扣。

    “宫里人,只认罗衫不认人。娘也是为你好。”荣亲王说道。

    晌午之前,婉莹还在为衣衫钗饰发愁,没想到太后早就替自己想到了。日理万机的一国太后,竟然能体察入微到如此地步。婉莹不得不在心中五体投地地叹服。

    婉莹不再推辞,恭敬不如从命,做一个乖顺的儿媳,比什么都重要。

    “太后这几日贵体安好?”婉莹说。

    “太后好得很。”

    “早晚可按时给太后问安了?”

    “今日怎么问起这些?”

    “青儿尚未与王爷成亲,心里想去拜见太后,奈何宫女无召不得擅入慈宁宫,礼制所限,所以心里总是有些过意不去。”

    “日后见面的机会多得是,不必急于一时。”

    “听说除夕夜宴上,六郎与太后有些龃龉?”

    “是不是谁跟你说了什么?”

    “小户之家三妻四妾也都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为何王爷执意于此?”婉莹说这句话的时候,心中的眼泪早就流成了大江大河。

    “我此生并不愿意做一个朝三暮四的人,只愿与你白首终老。”

    听得荣亲王的话,婉莹那一丁点不肯放下的情绪倏然释怀:就算是冯周两位小姐入府,只要他心里有自己,也就罢了。自己求的不就是这样一个与自己心心相映的一心人吗?老天对自己算是怜悯,纵然三生三世,还是让自己找到一心一意中意的他,恰好,他也毫无保留地眷顾着自己。思绪及此,眼角飘出了些许感激之意。

    荣亲王见婉莹眼角的潸然之意,拥住婉莹说:“你别怕,有我在,谁也进不了咱们的荣亲王府。我此生只要你一人就够了。”

    婉莹忍了半天的泪水,终于一发不可收拾地倾泻出来,流泪不是因为自己委屈,而是他一心一意为了自己,有他就够了。别的什么都不重要。

    婉莹轻轻地往后抬起头,看着他满是疼惜爱怜的眼神,即便一千一万个不愿意,有他护着自己,自己还有什么可害怕的?

    “青儿并不在意她们,青儿在意的是六郎的心,既然六郎的心都在青儿这里,青儿的心也在六郎身上,六郎何苦拘泥于那些细微末节的小事?六郎不愿意伤太后的心,不愿辜负青儿的情意,所以为难。其实青儿看得真切,归根到底六郎最不愿意的,还是怕青儿觉得委屈。因为六郎明白就算冯周二位小姐在侧,也丝毫进不得六郎的眼。”

    荣亲王感佩婉莹能这样了解自己的心意,态度依然坚固如初地说:“和青儿之间,六郎不想加进去任何一个人,哪怕是太后说的也不行。青儿,你可懂么?”

    这话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婉莹听得这句话,心里温热欣慰之余忽然‘咯噔’一下,不知怎么联想到贺佑安。如果哪一天,荣亲王知道,还有一个人,曾经徘徊在两人身边,会不会计较。

    婉莹不愿去思虑以后的事情,火烧眉毛,她只能顾得住眼下。眼下此事尚未完了,贺佑安的事情再搅进来,岂不更乱。等这件事情平息之后,找个合适地机会再跟荣亲王解释吧。

    “算是青儿求你的行吗?”

    “是不是有人为难你?你告诉我是谁?是不是太后”荣亲王一脸狐疑地说。

    “不,不是!”

    “那是谁?”荣亲王依旧追问道。

    婉莹用最冷静,最心疼,最柔软地语气说:“六郎,你我的婚事,即是儿女小事,也是家国大事。六郎不愿辜负青儿,青儿心里最清楚不过了。青儿此生能追随六郎终老,死而无憾。可是既然你心里只有婉莹,婉莹心里也只有你,为何不给身边的人一个交代?太后难道是为了拆散我们才有此之举吗?不是!绝对不是!六郎心里明白绝对不是。冯家是为了攀附皇室才故意与太后结亲吗?不是!还有周家,你真的忍心看着那位周小姐白头闺中老死吗?”

    婉莹一口气说出了,在自己肚里肠里转了无数遍的话。荣亲王想开口辩解,婉莹用手指捂住了他的唇,依旧接着说:“青儿的话还没说完,太后能让冯小姐做侧室,定是跟冯家周旋不过的决定。冯家同意冯小姐做侧室,那必定是冯小姐中意六郎不假,否则以冯家的威势怎会让正室嫡女屈居侧室。青儿与六郎的婚事,从来就不是儿女情长这样简单。就算伤了太后的心,驳了冯家的面子,都无所谓。可是你与太后母子嫌隙,太后不忍心苛责你,此事因青儿而起,青儿还有什么面目面对太后。如果冯小姐真的绝食而死,武安侯又会将这笔血帐记在谁的头上?如果周小姐真的以死明志,周大人的恨,又会落在谁的头上。”

    说到动情之处,眼泪复又涌了出来,动情地说:“六郎不娶冯周二位小姐是为了青儿,可是娶了两位小姐更是为了青儿。其实娶与不娶都不要紧,要紧的是咱们的心,此生时时刻刻都是在一起的,对么?”

    荣亲王依旧摇头,说道:“你我之间,我不想再多一人。”

    “我们之间,永远只有我们两人。娶了冯周两位小姐,就当是全了太后的心,也给两位小姐一条活路。”

    “不,我还是不愿意。”

    “六郎,就算青儿求你了,好吗?”

    “青儿,我正是为了你,才不愿意接纳她们。”

    “青儿知道,青儿都知道,我们永远是我们,就当在荣王府里借一间屋子,给她们遮风挡雨,好不好?”

    “青儿,六郎从小长在深宫,看惯了后妃之间的明争暗斗。有些事情,六郎吃过苦,太后也吃过苦,六郎心疼青儿,不愿意让青儿再吃苦。”

    荣亲王说这些话的时候,眼里几乎沁出泪珠。婉莹哭着说:“六郎……”

    “好了,这件事儿,不要再提了,六郎绝不会同意。绝不会。”单臂将婉莹复又拦在怀中,说到:“我不愿意让自己心爱的女子委屈。”动情至极眼泪亦决堤不止。

    婉莹的心,疼得碎了一地,原来,心疼并不只是难过的时候才有,爱之深,情之切。心也是疼得如刀割一般。

    “青儿有六郎怎会委屈。”嘴上这么说,心里分明是委屈,分明是不愿如此。可是委屈又如何?不愿意又能如何?

    “好了,说好的去看戏,哭花了脸,没得让宫中的命妇们笑话。”荣亲王抹了婉莹眼角的泪水。

    “嗯,不哭了,咱们去看戏。”

    荣亲王拉着光彩照人的婉莹,进入梨园的时候,第一处戏已经唱了半场,婉莹走到太后所在的暖阁里,俯身跪拜,太后身边的嬷嬷,过来搀扶。自始至终,太后赏给婉莹的不过是回眸一瞥。婉莹坐在嬷嬷指引的座位上。

    这是婉莹第一次来梨园,环视这座戏楼,婉莹不禁在心里拍手称绝。这是一个半圆形的一个硕大宫室。弧线似的坐席,环绕戏台一周,而且是上下两层。,戏台不远不近,刚好就在所有坐席的正对面。

    台上的旦角一开口,更是精妙无双。婉莹这才明白,环形的梨园,真真是能工巧匠的奇思妙想。旦角的声音被完美的保留在坐席间,来回回荡,正应了那句‘语音三日,绕梁不绝’。

    看完梨园宫室,婉莹一个一个地巡视二楼坐席上的命妇们,太后毋庸置疑是端坐在众星拱月的中心位置,左边次坐首位是皇后,皇后旁边是一位素面朝天的美艳宫妃,陆妃娘娘坐在这位宫妃的次坐,不消想,这位宫妃肯定是春妃娘娘。再加上素面朝天的作风,肯定错不了。

    眼下后宫只有一位皇后,两位正二品妃,没有从一品的夫人。按理说,陆妃娘娘的次席应该是彤昭仪,可是竟不是。挨这陆妃娘娘的是一位陌生的宫妃面孔。

    婉莹百思不得其解。不过十几个面孔之后,婉莹迎上了婉芸热切的目光。姐妹俩四目相接,脸上皆是欢悦的笑颜。

    婉莹心中激动地想:“从正六品的贵人,直接荣升正四品的贵仪,婉芸如果趁着雨露正浓,能生个一儿半女,封妃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更何况宫中皇长子尚未出世,婉芸若是拔了头筹,位列四妃,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想到这里,婉莹冲着婉芸朗然一笑。婉芸回给婉莹的也是朗然的容颜。妹妹虽然痛失宫妃之喜,可是遇见荣亲王,也是一份失而复得的尊崇。亲王正妃,尊贵无比,与贵妃同列。婉莹能得此殊荣,也是好的。出了宫,做个一是安好长命百岁的贵妇人,这才是好命。

    眼神拜别婉芸,婉莹又往后看了一圈,直到最后,也没有一个熟悉的面孔。目光扭过来,微微的巡视自己这一边的贵妇们。首座是僖贵太妃,次坐是东安太妃,然后就是自己。

    让婉莹心疼的是:自己殷切地望着东安太妃,得到的却是一个敬而远之且又陌生的笑容。

    昔日的情分,不知不觉间竟变成了不失体面的微笑,婉莹落寞至极。往下看几位白头妇人坐在自己的下坐,应是先帝的遗孀。再往下看,北平王妃,东安王妃,之后就是武安侯夫人,再往后有认识的,也有脸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