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紫微宫深春意凉 > 第149章 打入冷宫
    “你……”彤昭仪气得脸色煞白说不出话。

    “娘娘,不管是皇上,还是皇后,终究是您自己得罪了太后,皇上不说,但是皇后要替皇上周全,要是为了昭仪您,惹得皇上和太后不高兴,皇后娘娘也不肯啊。”

    “果然是她,本宫就知道是她。皇上对本宫做不出这样的绝情。”

    “哎呦,娘娘,您如今真是糊涂得厉害?皇上现在哪里还有功夫想您这事儿呢?新晋封的师贵仪,那才是如今皇上心尖尖儿上的人儿。”

    许是因为齐秋丽被彤昭仪暗害的缘故,所以婉莹站在耳房内,一字不拉地听着彤昭仪和宋德春两人争吵。心中不知哪里来的一股畅快,让婉莹顾不上手冷,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德春,你怎么半天不过去伺候?”

    “皇后娘娘,门口冷,您怎么过来了。”

    两句话,传进耳中,婉莹赶紧抬头,果然皇后娘娘也站在梨园宫门口。皇后娘娘,彤昭仪,剑拔弩张地矗立对视。两人的眼神都恨不得把对方撕烂。

    “彤昭仪最近也是越来越不懂规矩了,见了本宫连行礼都不会了吗?”皇后娘娘开口就是妥妥当当的挑衅。

    “上梁不正下梁歪……”彤昭仪也不示弱。

    “哦?呵呵……彤昭仪不懂礼数,倒是本宫的错了?”

    “怎么不是呢?我把自己的皇后之位让给你,你连一声‘谢谢’也不跟我说,你说这是不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你再敢胡言乱语,痴心妄想,本宫用宫规惩治你。”

    “哈哈哈……皇后,你急什么?你要是不心虚,你怕什么?”

    “来人,给我本宫掌掴这个疯妇。”

    “谁敢!是本宫从紫微门里抬进宫里的妃嫔,谁敢跟本宫动手。”

    婉莹心中有些诧异:历代后宫妃嫔,只有正宫皇后才能从紫微门里抬进来。彤昭仪之前只是贵妃,怎么会从紫微门里抬进宫?

    “胡说八道,给本宫打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

    “本宫是皇上从紫微门里亲迎入宫的娘娘,本宫看谁敢!”

    皇后的爪牙早就蠢蠢欲动按耐不住,但是又忌惮‘紫微门’这三个字。任谁都知道,能从紫微门里走进宫的女人,绝对不是想打就能打的人。

    “好大的架势啊!”熟悉的声音传进耳房,婉莹一看,太后已经从远处往这边走。

    “母后,您怎么过来了?”皇后赶忙迎上去。

    “好好的兴致,都让你们给败了,敲锣打鼓的声音都遮不住你们的争吵。”

    太后原是多喝了几杯茶,趁着间隙来恭房,没想到却遇到皇后和彤昭仪在这里互怼。

    “母后,孩儿搅了母后看戏的兴致。”

    “不来不知道,哀家一过来,竟然还真的遇到了厉害角色。哀家当年也是从贞顺门里,走进来的宫女,昭仪的意思是连哀家也比不上你尊贵。”

    “太后,芸珊不是这个意思。”

    “是嘛?你在这里,不顾皇家体面,大吵大闹,哀家也想听听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说说吧……紫微门是怎么回事儿?”

    “太后,太后……”彤昭仪一时赌气逞能,竟然把自己和皇上的秘密不小心说出来。

    “哀家叫你说!”

    “太后……”

    “别废话,母后让你说,你就说。”皇后站在太后身后,底气十足的说。

    “大婚那日……”

    “那日怎么了……你快说!”皇后言语间已经方寸大乱。

    “皇后,你是中宫。”太后轻声提点。

    “那日,那日芸珊的轿子是……”

    “那日你的轿辇怎么了,快说啊!”皇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光皇后,连在耳房里的婉莹也不敢相信。皇帝皇后大婚,皇帝的轿辇在紫微宫门口迎接皇后的轿辇,彤贵妃的轿辇就在皇后轿辇十步之后,但是进紫微门的时候,皇后的轿辇从紫微门正门进入,而彤贵妃的轿辇目送皇后轿辇进宫之后,必须绕道从贞顺门进入紫微神宫。

    “太后,太后……”彤昭仪忽然跪下来,哀求太后。

    妃嫔私自从紫微门进入皇宫,这可是杀头的大罪。皇后向除掉彤昭仪,这是天赐的良机。不容错过。

    “姑母,她不肯说?”皇后唤了一个亲昵的称呼。

    “皇后,忘了规矩?”太后显然不愿意皇后借着自己内侄女儿的名号在宫中打压妃嫔。

    “母后,孩儿知错了。”

    太后脸上已经微微有些愠意。当年若不是本家长老兄弟们的哭求,太后实在不想让这个内侄女儿做皇后。在太后眼里,中宫皇后需要有雍容的气度,恬静的温良,面容至少也是中上之色。然而皇后在本家的时候,就被娇惯的不成体统,撒泼使性,小肚鸡肠。容貌也是没有遗传杜家的一点优势。

    高耸的颧骨,深陷的眼窝,两只不算小的眼睛,一点风采也闪耀不出来。不说皇上不喜欢,太后也不觉得皇后人美。进了宫之后,处处跟彤昭仪争风吃醋,还明目张胆的拉帮结派,搞得宫中几处机构,明争暗斗,内讧频发。

    太后起初的时候,还是很喜欢彤昭仪,彤昭仪或许是跟皇后斗得发了昏,或许是恃宠而骄发了昏,连太后也编排抱怨。最终被太后不喜。

    从紫微门抬进来,这样事关皇家体面和威严的大事儿,太后不能不查清楚。提了声调问:“昭仪,紫微门是怎么回事儿?”

    彤昭仪知道隐瞒不过去,不蒸馒头,争口气。只能硬着头皮说:“回太后的话,大婚那日,芸珊的轿辇是空的。”

    “贱人!你敢胡作非为,你不怕赐死嘛?”皇后知道彤昭仪给自己这么大的侮辱,有些恼羞成怒。

    “皇后,你是母仪天下的中宫,不可失了自己的威仪。”太后的愠意已经变成怒意。

    “母后,她这是羞辱儿臣,自古从紫微门中抬进来的只能是当朝皇后,她当时是贵妃,怎么能从紫微门里进来。母后,儿臣若是丢了脸,母后脸上也无光啊!母后,您要替儿臣做主啊。”

    “昭仪,你当时不在轿辇里,那你在哪里?”太后发话。

    “太后,还是叫皇上过来说吧……臣妾说不清楚。”彤昭仪跪在地上,梨花带雨地说。

    “请皇上过来。”太后不容置疑地说。

    一个小太监,连忙挤出去,撒丫子往戏台那边去。太后,皇后,彤昭仪,三人三个方向,三足鼎立在梨园宫门口。

    一盏茶的功夫,皇上匆匆过来,婉莹悄悄地在耳房里看了一眼。这是她第一次正面看见皇上。如果把男人比作山,那皇上肯定是桂林漓江边的山,婉莹第一次见到这世界上居然还有比女人更温婉美丽的男人。若不是一袭龙袍加身,一顶皇冠束发,婉莹肯定会以为眼前的人是个水灵灵的美人。尤其是那双掖亭芙蓉半含春的眼,没有一点男子的威严。

    皇上怎么会长得如此清秀美丽?那个传说中的荒淫无度的君上,那个自己亲眼见过的疲惫瘦小的背影,居然有这样一副绝美的容颜。

    “母后,都是孩儿不孝。”

    “是皇帝的错,皇帝把昭仪惯得不成体统。”

    “母后,孩儿知错了。”

    “昭仪和皇后龃龉,皇后是哀家的内侄女儿,哀家不敢私自治她们的罪,都是皇上的后宫,皇上自己料理吧!”

    皇后一听这话,‘扑通’跪地。彤昭仪也是吓得花容失色。抹着眼泪偷偷看太后和皇上的脸色。

    “母后您说这样的话,孩儿真的是无地自容。”

    “皇上无地自容?那昭仪说大婚那天自己从紫微门进宫是怎么回事儿?”

    “母后……”皇上有些意外,没想到太后叫自己过来,是质问这件事情。

    “皇帝说啊!”

    “太后,昭仪,胡说八道,没有的事儿。”皇上说这些话的时候,显然有些不自信。

    “彤昭仪,你撒谎,皇上说没有的事儿!”皇后终于松了一口气。

    皇后和彤昭仪之前本来就较着劲儿,也是被皇后欺压的太厉害了,彤昭仪才说出这个杀手锏。坐着皇帝的御驾轿辇,先皇后一步进宫,并排坐在皇帝身边,这对皇后来说,绝对是致命的侮辱和打击。

    皇后松开这口气之后,立刻反扑,一句话将彤昭仪至于死地,说:“彤昭仪口出狂言,有失宫妃风范,还请皇上明鉴。”

    皇上心里明白是自己撒谎,但是当着众人也只能委屈彤昭仪,清了清嗓子,正色说:“那就发一个月的俸禄吧……”

    彤昭仪原本是想搬出皇上提自己撑腰,没想要皇上过来,不仅没帮上自己,还火上浇油。心里委屈极了,咬着嘴唇,不停落泪。

    “除夕夜宴上,彤昭仪就对皇后出言不逊,今日又口出狂言顶撞皇后,依着哀家的意思,褫夺封号,将为贵嫔吧……”

    婉莹大吃一惊,彤昭仪已经一降再降,还被褫夺了封号,这样的羞辱,她怎么能无声无息地咽下去。

    “哈哈哈哈……太后果然是向着自家侄女儿,芸珊好可怜啊,只可惜没个好姑姑,帮芸珊撑腰。”

    “混账,你敢攀咬太后?”皇后得意地怒斥。

    “芸珊,不可对母后无礼。”皇上说。

    “哈哈哈……你们一家三口欺负本宫,还不许本宫替自己辩白两句嘛!”

    “降你为昭仪的是哀家,降你为贵嫔的也是哀家,跟皇上皇后没有关系。”

    “太后,你怎么就这么偏心呢?你可知,皇后在宫中做法咒您早死呢!您还不知道吧?她可是您的亲侄女儿啊!哈哈哈……”

    “疯妇,来人,拿布塞住疯妇的嘴。”皇后慌乱地喊叫。

    “贵嫔疯了,看来贵嫔你也不必做了,收拾一下,去冷宫吧……到那里好好磨磨你的性子。”太后说道。

    婉莹先是震惊,然后震撼。太后居然没有发难皇后,而是处置了彤昭仪,不,现在已经是薛贵嫔。皇后做法诅咒的事儿,连问也不问。

    “母后……”皇上试图想求一下情。

    “皇后,辛苦了,陪哀家进去看戏吧!”太后说完拉住皇后的手。

    皇后一脸惊恐,旋即又一脸得意地从薛贵嫔身边大步跨过,留下跪在地上的薛贵嫔,和呆若木鸡的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