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紫微宫深春意凉 > 第152章 太后嘱托
    婉莹一听这典故,便知道小林子接下来想说什么话,一想到这个小鬼精灵,为了贺佑安的事情,这么长时间都不理自己,故意装作不知道的样子,恭维地说道:“有这样的典故?我怎么没听说过。”

    听到这话,小林子更加骄傲地笑了笑,怡然地说:“这个你都没听说过啊!相传,当年则天女皇登基,让《玉皇花册》里在册的众百花神寒冬开放,数九寒天,众百花神,一夜竞相绽放,则天女皇十分欣慰,唯独牡丹仙子不肯攀附巴结女皇,女皇一怒之下,把牡丹贬斥到洛阳,之后才有了‘洛阳牡丹甲天下’的奇闻。”

    小林子说得眉飞色舞,婉莹也装作听得津津有味,只说:“真是个稀罕的典故,真是闻所未闻。”

    小林子见婉莹夸奖自己,更加喜上眉梢,拉着婉莹还要去看小池里的莲花。婉莹见时辰差不多了,只说:“小林子,莲花儿明儿咱们再看,太后还等着咱们呢,再晚些,太后等急了。”

    小林子恍然大悟地说:“光顾着让姐姐看花了,把正经事儿给忘记了。”

    两个人走出花池,一前一后来到慈宁宫正殿廊下。小林子进殿,一溜烟儿的功夫,手支着厚重的棉帘子说:“太后让姐姐进来。”

    婉莹深深地吐了一口气,理了理裙摆,莲步珊珊地进了慈宁宫正殿。小林子带着婉莹来到西暖阁。只见太后一身家常的赭色宫装,无钗无饰,一个松石抹额捆着一个圆圆的发髻,盘着腿坐在炕上。形容面貌不像是一国太后,更像是一个富贵人家的老太君。

    上次见太后,是在慈宁宫的花厅里。婉莹第一次进西暖阁,进来的第一眼就已经用目光和余光扫了一周,仅这一眼心中无限感慨:太后实在是太过节俭了,不光是身上的衣饰简单,连屋室里也是简陋非常。暖阁里南面临窗是火炕,炕上置着一方短腿小几,因为没有仔细看,所以看不出小几的材质。大炕上铺着暗黄暖褥,两边各放置了一个石青方枕。火炕对面的北墙上,挂着四幅字画,分别是《春云出岫》《夏嶂断雨》《秋峰映辉》《冬岭呈秀》……婉莹左边是一个黄花梨木雕成的隔断,右边是两张雕花梨木长案靠墙放置。摆着几件太后时常用到的物件儿。除此之外就是屋室中间放置的青铜兽炉,可惜里面连一丝炭火的气息也没有。

    婉莹慨叹打都打不住:太后的暖阁实在是太简朴了,连自己祖母的暖阁都比这里奢华。

    婉莹慨叹间,早有一个小宫女,在婉莹身前放了一个黑绸软垫,婉莹跪地,恭恭敬敬地磕头,嘴上说:“荣寿宫宫女师婉莹,拜见母后皇太后,祝母后皇太后千岁万福,长乐未央。”

    太后温和地说:“起来吧……”

    小宫女忙不迭地将婉莹搀扶起来。太后伸出手,说:“过来叫哀家好好瞧瞧你。”

    婉莹迈着小碎步,走到太后跟前。太后拉住婉莹的手,来回摸索,慈祥而又凌厉的目光,像一把剥皮刀,从上到下将婉莹剥的干干净净。

    婉莹心中暗暗咂舌,心里胆怯地念叨:太后好毒的眼神啊,牛鬼蛇神就算披了人皮,也逃不过这一眼。这样常年养在深宫,享尽人间富贵的太后,怎么会有如此辛烈的目光?

    少时,太后温温地说:“模样好,还是我的彦儿最有福气。”

    被太后如此夸奖,婉莹羞得低下头,将脸埋进领子里。

    “屋里炭火可够?夜里冷不冷?宫中的饭吃得惯吗?”太后一连三个发问。

    婉莹不紧不慢地回答道:“回太后的话,屋里点着炭火,托太后的福,被褥也都是最最暖和的。”

    婉莹只说了炭火和被褥,也属实话实说。但是宫中宫女的饭菜着实难吃,自己也不能在慧眼如炬的太后跟前撒谎,所以便不说饭食的事情。

    太后淡淡地笑了笑,恬然地说:“委屈姑娘了,宫中的厨子们越来越敷衍,连哀家都觉得不像话,着实让姑娘受委屈了。”

    “婉莹多谢太后垂怜。”婉莹斟酌了半天还是没自称奴婢,而自称自己的名号。自己在太后面前若是自称奴婢,那就是太不合时宜了。所以大着胆子自称婉莹。

    太后微笑着点头,脸上淡淡地洋溢着赏识的欣慰,说道:“家中有几个兄弟姐妹,读过书吗?”

    婉莹略略眨巴了一下眼,也温和地回到说道:“回太后的话,家中婉莹姐妹五人还有兄弟三人。姐妹们小时候跟着哥哥弟弟们读过几天书,学过几本《女则》和《女范》。”

    “人长得齐整标致,还识字,很好。”

    婉莹自己听过不少夸奖,太后这一句话是最平淡无奇的,可是却让婉莹最开心。心中欣喜地如同小时候跟着祖母出去游逛一样畅快。

    “今年多大了?属什么的?”

    婉莹点点头,轻轻地说:“回太后的话,婉莹今年十五。属兔”

    “二八年华,正是花儿一样的年纪,哀家真是羡慕你们。”

    婉莹羞而不语,太后拉着婉莹坐在身边,不似寻常妇人那样絮叨,说话简单直接,一句话往往要问两个或者三个问题。婉莹知道的就老老实实地回答,不知道地也不卑不吭地说明。

    说话间,魏公公打帘子进来说:“回太后的话,方才冷宫那边的管事太监过来了。”

    “什么事儿?”

    “薛贵嫔殁了。”

    太后拉着婉莹的手,婉莹分明感觉到太后的手扯了自己手一下,面色如常地问:“几时殁的?怎么殁的?”

    魏公公将拂尘搭在胳膊弯儿里,有点难然地说:“回太后的话,管事儿的公公说,早上叫吃饭里边没答应,他们也没多想。中午又叫的时候还是没声儿,所以就撞开门,看见薛贵嫔挂在房梁上,身体都冻硬了。”

    太后眉心微皱,松开婉莹的手说:“查了吗?”

    “还没有,眼下尚在正月年里,外面还是封印中,仵作官都还没通知呢?管事的也是过来跟太后讨个主意,该怎么办?”

    “嫔妃自戕,罪不可恕。先抬到安乐堂,叫仵作官验尸,有结果立刻回哀家?”

    “奴才明白。”魏公公说完,作揖准备转身。

    “回来,你亲自去问问皇后,昨晚都在做什么?问清楚了来回哀家的话。”

    “奴才明白。”魏公公这次稍稍缓了一缓,没有着急离开。

    “薛贵嫔的事情,还是你去办吧,查清楚来回哀家。告诉管事儿的,暂时封锁消息。”

    “奴才遵旨。”魏公公这次像是没有什么要等的指示,起身就走。

    婉莹心里吓得早就千疮百孔,但是脸上不能有所表露。魏公公走后,太后像没听过这个消息一样,继续跟婉莹说话。

    “这是伊利将军给哀家送的哈密瓜干儿,甜的牙都掉了,哀家上年纪了,不喜欢这些费牙的东西,你尝尝,若是喜欢就都拿走。”

    婉莹不推辞,从小几上的盘子中取了一小片哈密瓜干儿,还没送进嘴里,哈密瓜的清甜气味就扑鼻而来。不知道为什么?婉莹咀嚼哈密瓜的时候,忽然想起吊死的薛贵嫔,耷拉着脑袋,吐着长长的舌头,乌黑的头发散落倒垂,偶尔一阵寒风,将她衣饰和头发吹得来回摇摆。

    婉莹看不清楚薛贵嫔的眼,不知道她的眼睛到底闭上?还是没闭上?

    昨天她明明跟皇上说自己不去冷宫,不想被皇后害死,那就说明她舍不得死,一个不舍得死的人,怎么会一夜之间上吊自杀呢?想到这里,婉莹一身冷汗,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春蝉,去抬一个火炉子过来。”太后对着外面说。

    婉莹赶紧解释道:“太后,婉莹并不冷。”

    婉莹确实没有撒谎,她的手刚才被太*着,她的寒颤不是因为冷,是因为害怕。因为她明白:一个一心一意想报仇雪恨的人,是不会轻易自杀的。

    太后知道婉莹没有撒谎,和悦地说:“这几日哀家总觉得屋里热腻腻的,所以就没点炉子,你花骨朵儿一样的娇嫩,别冻坏了。”

    婉莹起身拜谢道:“多谢太后垂爱,昨儿那件紫珍珠流肩披,华贵非常,谢谢太后赏赐。”

    “坐下说话,咱们不是外人,你是哀家的媳妇儿,哀家把那件流肩披给你,也是应该的。”

    婉莹起身,继续坐在太后身边,太后看着婉莹,就跟看自己女儿一样,越看越喜欢。婉莹起初还有些娇羞,跟太后说了半天话,觉得太后是最最平和不过的妇人,渐渐地也就淡定自若。

    天色渐沉,太后终于拉住婉莹的手,郑重地说:“今儿咱们娘儿俩说了半天的话,哀家心里舒坦极了,有件事儿哀家想拜托姑娘。”

    “太后请讲,婉莹一定不负太后嘱托。”

    “孩子,这事儿,最最不该跟姑娘你说,但是除了姑娘,哀家实在是找不到第二个可以托付的人了。哀家也是咬着牙,狠狠心,只能拜托姑娘。”

    婉莹大概知道太后想要说什么事儿,这件事儿她已经想明白了,不是自己不答应,是荣亲王不答应。

    “太后请讲……”

    “还是你跟彦儿的婚事,冯周两家一直苦求哀家,哪怕是做妾也行,哀家也是没有办法。彦儿不答应。哀家只能拜托你了。”

    婉莹稍稍有些为难,她已经劝过荣亲王,荣亲王根本听不进去半个字。婉莹咬着嘴唇迟疑了一下,为难地说:“婉莹不敢欺瞒太后,荣寿宫的碧桐姑姑已经跟婉莹说过这件事情,婉莹也极力劝过王爷,可是……”

    太后赞许地点了点头,说道:“好孩子,难为你有这份胸襟。哀家没有白疼你。”

    “太后,婉莹知道这件事情让太后为难了,婉莹现在也没有想到很好的办法,能劝服王爷,不过如果有,婉莹一定不遗余力。”

    “哀家明白你的心意,既然姑娘心胸宽广,哀家就把心里的寄托拜托给姑娘。”

    “太后请讲……”

    “姑娘若是不介意,哀家就做主让冯周两位小姐进王府做侧妃。”

    婉莹怎么会不介意呢?但是错综复杂的关系和局面,让婉莹不得不退而求其次,只要能跟荣亲王厮守在一起就行。就像是碧桐姑姑的那句话‘成全别人,才能成全自己’。

    “婉莹说不介意肯定不是真心话,但是婉莹就算心里有些不情愿,也不愿意看着周围的人为难。成全别人,才能成全自己。婉莹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