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紫微宫深春意凉 > 第154章 对质因果
    “你,你真真是个过河拆桥的小人,当年你在东照宫,本宫如何照拂你,你都全忘了吗?你母家哥哥跟着你那姑丈在东北圈地,东窗事发,你姑丈把罪责全部推到你哥哥身上,你跪着求我,让我救救你哥哥。你凭良心想想,是谁跟皇上进言赦免你哥哥,又是谁暗中花银子疏通关节?”

    “妹妹求了你一个月,姐姐都没出手。妹妹不得已求了皇后,哥哥的案子才出现了转机,姐姐见好,也就跟着在后面推。不是吗?”

    “好,这一笔你不认,那你当年在迎春宫苦熬,是谁把你从彤贵妃手里救出来,又是谁把你献给皇上?”

    “姐姐,这些事情,妹妹都没有忘,也都报答了姐姐了。妹妹得幸皇上,日日在皇上耳边念叨姐姐的好处,要不是妹妹暗中帮姐姐吹的枕边风,姐姐现在还是贵嫔,又怎么能做到今天从一品夫人的高位?”

    “一派胡言,照你这么说,本宫还得谢谢你的提携之恩?”

    “姐姐,你我结拜之时,也曾对天发誓,咱们不是求荣华富贵,恩宠不绝,只是为了在这偌大的紫微神宫中保住性命,不给母家惹祸。倘若族中有人落难,咱们也能帮上一把。不是吗?”德妃说道当年的动情处,眼中挂了一些泪意,继续说:“皇后狭隘阴毒,彤贵妃跋扈嚣张,她们两人斗法,让咱们俩池鱼遭殃。妹妹家世普通,在迎春宫被彤昭仪差点毁了性命。幸得姐姐帮助,才挪进东照宫,过了一段安逸日子。那时姐姐刚刚获宠,彤贵妃就挑衅姐姐,还羞辱姐姐。妹妹当时置身事外,正是了报答姐姐的救命之恩,才跳进如今这个火坑。这几年咱们也算是顺心顺意,斗倒了彤贵妃,连皇后也对你我礼让三分,如今太后又晋封了你我,这不正是咱们当年做梦都想要的好日子么?”

    “本宫知你巧言令色,没想到你这张嘴真能把死人说活!当年你我偷偷结拜,暗结同盟的时候,本宫是有些困顿,但是你也不要为你自己脸上贴金。你不是为了本宫!你是为了你做小妾的母亲,你是为了你自己。”

    未央宫灯火通明,炉火通红,袅袅的纱帘似被春风吹拂般,旖旎摇晃。德妃走到一人高的雕花黄木立柜前,玉手拉住铜环,从重重锦盒的下面取出一个绿纱包面的盒子。捧着盒子坐在陆夫人面前。

    “这是姐姐当年悄悄送给我娘的的体己,我娘不敢收也不敢拒绝,统统托人转交给妹妹了。”

    陆夫人见到这些银两,心中也有些酸软,当年义结金兰的时候,两给人是何等亲密无间,你替我着想,我替你思虑。直到为了对方好,自己哪怕受苦受累都甘之若饴糖。为了省下这些银两,自己也是拮据了很长时间,但是那时候的日子,真是快乐逍遥。就算囊中羞涩,只要能为对方好,依然会如飞蛾扑火一样执着。

    可是如今呢?两人还是两人,银两还是银两,她还给自己,就是想把当年这笔帐一笔勾销。可是欠的钱容易还,欠的情的怎么办?

    “本宫是嫡出,庶出的姐妹兄弟们从小都排挤本宫,本宫见到你,就把你当亲妹妹。当年你在东照宫侍奉,月银才一两,自己节衣缩食,送出宫接济你的亲娘。本宫心疼你被人嘲笑,可怜你亲娘在家委屈。每月给你娘又送钱又送东西。”

    “姐姐说的妹妹都不记得了。今日妹妹将这些银子还给姐姐,也算了结了妹妹心中的夙愿。”

    陆夫人嘴角一抿,挤出一个冰凉的笑容,说道:“妹妹真是贵人了,连这样的心事都能忘记。你忘记了,姐姐却帮你记得清楚。你在东照宫被人耻笑穷酸,被人耻笑身上馊臭,这些你都忘记了?”

    “妹妹不记得了,姐姐说的,本宫全都不知道。”

    “真是不要脸,过河就拆桥,早知道你是东郭之狼,本宫真应该答应彤昭仪,跟她联手除掉你。”

    “姐姐,你怎么这么说妹妹,妹妹过河拆桥,妹妹为了你帮你说好话,差点被皇后怀疑,姐姐你知道吗!”

    陆夫人桃花眼中飞出一个白眼,冷厉地说:“你能帮本宫说好话?你勾结皇后,暗送秋波。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本宫真是提拔了一个好妹妹啊!本宫当年一年没有雨露恩宠,花了重金才弄明白,是你勾结敬事房,报备说本宫有下红之症。害得本宫一年都没能侍寝,本宫才刚得宠,就遭你陷害,这才错失了封妃的良机,你就是这样帮助本宫的?”

    “姐姐,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姐姐以为自己假装贤良,能瞒得过皇后?整个御药房都是皇后的人,姐姐暗中花银子让他们帮你调改经期,皇后早就怀恨在心了,你要是再不避一避风头,皇后能容得下你?看看今日薛贵嫔的下场,姐姐也该明白妹妹当日的苦心?”

    “王春晴,你真敢颠倒黑白,那时你刚得宠,就是你怕本宫夺了你的恩宠,所以才故意不让本宫侍寝。”

    “姐姐,皇后当时已经知道你调经争宠,妹妹私底下在长乐宫,真真切切听见皇后对心腹的嬷嬷说,姐姐你看着老老实实,原来也是个背后妖作的,还说姐姐只是个小小贵嫔,就敢跟贵妃和皇后玩心眼子,将来坐大,岂不是灭后自立?”

    “反正现在皇后也进了冷宫,无人与你对质,你尽可以胡说八道,将黑的说成白的。”

    “就算皇后娘娘不在冷宫,我问心无愧。”

    “这话你当时怎么不说?你现在说,你以为本宫能相信吗?”

    “当年说?姐姐当年瞒着妹妹调经争宠,妹妹贸然去跟姐姐说?这不是打姐姐的脸吗?姐姐一向标榜自己随遇而安,不争宠夺爱,如果妹妹拿着姐姐调经争宠这事儿跟姐姐说,姐姐不觉得可笑吗?”

    “你果然早就知道了,当年本宫血山崩是不是你暗中下的药?”

    “哈哈哈……那我未央宫的细作又是谁的耳目?”

    ‘啪’一记耳光从陆夫人的手甩到德妃娘娘的玉面上。“贱人,果然是你下的药,你不要太猖狂!”

    德妃处变不惊,忽然被掌掴,一刻也没有迟疑,反手也是一掌,‘啪’的一声,打得陆夫人目瞪口呆。口中不让分毫地说:“毒妇,本宫对你一让再让,你休要得寸进尺,本宫已经在你之上,你若再孟浪,本宫要你好看!”

    “哈哈哈……狐狸尾巴终于夹不住了吧!自打你做了婕妤,本宫就知道,你才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梼杌,你故作可怜,装模作样跟本宫结拜,还不是想借本宫的恩宠勾搭皇上。从一个小小的选侍,爬上龙床,什么下流的事情做不出来。都说潘昭容下流浪荡,你能比她好到哪里去?你比她浪作百倍千倍。”

    “姐姐,你自己端着嫡出小姐的架子,不肯迁就皇上,难道别人也要跟你一起守活寡吗?知道你偷听墙角,故意浪给你听。”

    “下流娼妇,千人骑万人跨的窑姐儿也比你强。”

    “强不强的,如今本宫是紫微神宫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德妃,该得到的本宫统统都握在手里。”

    “哈哈……是吗?”陆夫人诡异的冷笑,一种让人后背发凉的寒意,直冲冲地砸在火苗上。

    “毒妇,你笑什么?”

    “本宫笑妹妹百密一疏……哈哈……”

    “毒妇,你又耍了什么鬼花样?”

    “贱人,这声‘毒妇’把你憋坏了吧,你早就想叫本宫毒妇了吧?哈哈……”

    “没错,妹妹憋得实在辛苦,如今这紫微神宫总算是尊卑分明了,妹妹这几年也没有白白苦熬,终于把毒妇你踩在脚下。”

    “哈哈哈……贱人,你这辈子也就是个正一品妃,而本宫却有机会做太后,你懂么?本宫能生,而你却不能生了……哈哈哈……”

    “毒妇,你说清楚点,你把话说明白了!”

    “毒妇?你叫的没错。本宫就是毒妇。当年你另攀高枝儿,巴结皇后,在我的调经汤里下了药,害我血山崩,这笔帐本宫记在心里,一刻也不曾忘记。”

    “那是帮你,当年你如果一意孤行,下场只会比今天的薛贵嫔更惨。”

    “呸,你比你娘更虚伪。”

    德妃娘娘红润的脸上,忽然青筋暴起,两只手死死地掐住陆夫人的脖颈,怒目切齿地说:“毒妇,你敢说本宫的娘,你不想活了。”

    修长的金护甲,划破了陆夫人的洁白的脖颈,鲜血沾染在德妃娘娘的指间。陆夫人的手死命地在德妃的衣衫上扯拽,坚硬的护甲也撕裂了德妃胸前的玉肌。

    看着陆夫人逐渐发白的脸色,德妃忽然松开手,金护甲钩挂住陆夫人的衣衫‘叮啷’坠地。殿里全是德妃惊慌愤恨的心跳。和陆夫人上气不接下气的粗喘。

    过了好久,德妃幽幽地说:“我圣宠多年,应该早就想到了,是不是你暗中下了手?”

    陆夫人眼中划过一丝沉沉的绝望,旋即就是无边无际的仇恨:“当年幸亏是我命大,那副汤药我只喝了一副就发现了猫腻,我若是个没福的,只怕被你们偷偷整的一辈子不能生育也不知道自己毁在谁的手里?贱人,你说的没错,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狼子野心能骗我,肯定骗不了老天爷,我就等着你登高必跌那一日。”

    德妃娘娘复又抓住陆夫人的衣领,撕裂地说道:“我这几年无孕,是不是你下的毒手?是不是你?”

    陆夫人一把甩开德妃的手,一下子从地毯上站起来,理了理头上的乱发,一把拽掉德妃那只挂在她纱衣上的金护甲,狠狠地摔倒德妃的怀里。狠恶地说:“一报还一报,你害了我,我也饶不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