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紫微宫深春意凉 > 第155章 拉钩为证
    德妃也‘腾’一下站起来,眼中已将灌满了意外的伤悲,一把扯住陆夫人的胳膊,使劲将陆夫人身子掰正,咬着牙说:“你到底做了什么?”

    陆夫人像打掉一只虱子一样,打掉德妃的胳膊,上前一步,紧紧贴着德妃的脸,手上的金护甲勾起德妃的下巴,用一种说不出的鬼魅声调说:“你怎么不叫我毒妇了,你叫啊!”

    说完护甲在德妃玉绸一样的容颜上,狠狠地划出一条血道子。然后又是一串冰冷刺骨的寒笑。

    德妃高耸的肩膀,瞬间耷拉下来,眼中的伤悲也开始变成不可名状的惊恐,她复又上前两只手抓住陆妃的肩膀,瞪着眼问:“你不说,本宫要你要好看,你别忘了,本宫现在手握后宫生杀大权,随便治你一个罪,发落了你,本宫看你怎么跟皇上生孩子。”

    “贱人,你也听好了,本宫也告诉你,你不要以为自己现在独领风骚就不可一世。太后为什么晋封了你,还要晋封本宫?”

    “你说本宫怀不上皇嗣,是不是你暗中搞的鬼?”

    陆夫人一把推开德妃,德妃身体失衡一下子瘫在地上。眼中也跌出几滴不甘心的眼泪。

    “贱人,你也怕了!姐本宫告诉你吧……哈哈……你为了魅惑皇上,你为了保持纤纤柳腰,让宫中太医帮你针灸塑体。你可知,小小的一根银针,轻轻地在你脚踝扎上几次,你这辈子也怀不上孩子。”

    “毒妇,你果然是名副其实的毒妇,这样下三滥伤阴骘的手端你也使得出来!”

    “拜妹妹所赐,只要能在最后一关,扳倒妹妹,本宫无所谓阴骘不阴骘,你敢在本宫的汤药里下药,本宫怎么就不敢让让御医稍稍挪一下银针的位置。告诉你吧!姐姐我不介意一时片刻委屈在妹妹位份之下。更何况,一想到妹妹风光一世,到老了孑然一人,本宫心中就按耐不住的欣喜,扳倒彤贵妃的时候,也没有这种畅快,妹妹你懂吗?”

    “呜哈哈哈……妹妹怎么会不懂,当年在姐姐调经汤药里下红花,妹妹的心中就是这种按耐不住的畅快。”德妃越说越咬牙切齿,说到最后‘畅快’二字的时候,分明脸上全是恨。

    “骚狐狸,你终于承认了。”

    “姐姐这几年城府精进了不少,可还是成不了大器的模样,这么早告诉妹妹,是怕等不到最后那一关吗?你告诉妹妹,不怕妹妹失手毁了姐姐最后的一点儿指望吗?”

    “你一个不能生育的妃嫔,终其一生也不过如此了,你如今坐了高位,多少双眼睛恨不得把你拉下来。本宫只等着这一天。”

    “毒妇,本宫要了你的命!”

    “你敢!本宫是从一品夫人。”

    “你抱太后的佛脚,果然得了些好处。本宫一时半刻动不了你,但是你记得,哪日你在黄泉路上,别恨错了人。”

    “贱人,你还嚣张呢?你怎么就不想想太后为什么晋封你?又为什么提拔本宫?”

    “太后晋升本宫是本宫资历最高,至于你,那本宫就不得而知了。”

    陆夫人走到德妃的妆台前,拿起一盒西域番国进贡的香水,拧开旋盖,走到通红的火炉前,手一扬,全部倒进火炉中,刹时间室内充溢着浓厚的香艳。

    陆夫人狞笑着说:“那年西域番国一共就进贡了两瓶香精水,皇上把一瓶给了当时的彤贵妃,一瓶给了太后,太后怕皇后吃心,让皇上转交给皇后,结果你横刀拦下。”

    “有话快说,勿要这样拐弯抹角!”

    “贱人,你跟本宫说话客气一些。”陆夫人说完将香水瓶子砸在地上,怎料瓶子质地坚硬,偏偏又砸在地毯之上,跳了一下,轱辘到紫檀桌下。“哈哈……就像这香水,总有一天,妹妹会发现一切都是镜中月,水中花罢了!到最后化作一缕烟,什么都没有!”

    “来人,送客!”德妃已经精疲,不想再周旋下去。

    廊下几个急促的脚步声,还没到门口,只听陆夫人狠狠地呵斥:“都退下去,谁敢偷听一个字,格杀勿论。”

    门口的脚步声,又急匆匆地远去。

    “你怕别人知道你的恨毒?哈哈……”德妃倚在一张八仙椅上,幽怨地说。

    “皇后设巫蛊诅咒太后,是你悄悄变着法儿地递给薛贵嫔知道的吧?只有你能亲近皇后,皇后在私室里设的巫蛊,也只有你能留——心——撞破。对吧?”陆夫人把‘留心’二字拉得极长,生怕德妃听不出其中地深意。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反正两人现在在冷宫里,让她们两人咬去吧!”

    “你投靠皇后,又暗中陷害皇后,本宫真怕太后不知道这件事情!”

    “是皇后自己做的事儿,是薛贵嫔亲口告发的,跟本宫半点关系都没有。太后就是知道又能怎样!皇上不满太后专政,本宫有皇上撑腰,还怕太后不成?再说了,太后已然日薄西山,皇上还是年富力强,又极其宠爱本宫。说不定本宫使使劲儿,就怀上皇长子了。中宫无子,长子为大。到时候本宫就是太子之母,谁敢拿本宫怎么样?”

    “好,既然咱们今日已经撕破脸皮,那就走着瞧,本宫豁出命也要撕烂了你这样贱人面孔。”

    “毒妇,但愿你舔太后脚趾的时候,自己别恶心。有本宫在,绝对不会让皇上亲近你一步,怀孩子,做梦去吧!”

    “贱人,你别得意,鹿死谁手,尚未得知。咱们走着瞧!”

    陆夫人气冲冲地离开未央宫的时候,婉莹和荣亲王也在宫道上细说宫中之事。

    “下午冷宫里来人说薛贵嫔殁了。”婉莹轻声说。

    “我来慈宁宫的时候,刚好碰到阿大,跟他一起去了冷宫,劝住了皇后,也顺便看了薛贵嫔一眼。”

    “嗨……我总觉得她不会是自杀。”

    “我看她死得样子也不像。”

    “昨儿我清清楚楚地听见薛贵嫔不想进冷宫,还让皇上去跟太后求情,怎么一夜之间她自己会投环自尽呢?”

    “阿大悄悄跟我说,薛贵嫔八成是让人勒死了,故意挂在房梁上,给人一种自杀的错觉。”

    “反正她不可能轻易自杀。”

    荣亲王凑到婉莹耳朵边说:“阿大说这事儿不管结果如何,都只能说她自杀。”

    婉莹旋即明白:薛贵嫔昨日刚被打入冷宫,还告发皇后巫蛊诅咒太后,连带皇后也被打入冷宫,现在她忽然死了,若不对外宣称自杀,万一查到皇后头上,太后也不愿意跟本家兄弟翻脸结仇啊!

    “我去劝过皇后,皇后发毒誓说不是自己做的,我感觉不像是皇后下的手,但是又想不到谁会有这么大的胆子。能这么恨薛贵嫔。”

    婉莹忽然两腿一软,脚下虚空,一下子跌倒在荣寿宫的宫阶边。

    荣亲王一把扶起婉莹,着急地问:“磕着哪里了吗?”

    婉莹忍着疼痛站起来,摇摇头,心里却想到另外一件事情:恨薛贵嫔……齐秋丽……昨夜她出恭去了很久,还错穿了自己的绣花鞋……想了半天,又重重地把心事放下。不可能,这事儿她也办不到啊!她一个人怎么翻过冷宫的高墙?又怎么知道薛贵嫔住在哪个宫室?肯定不是她。

    “这几天,宫中发生太多变故,也让你跟着担惊受怕,我心疼极了。”荣亲王握着婉莹的手,依依不舍地说。

    “咱们的婚事儿虽说定下来,还没迟迟提上日程,过几日,青儿回家,好久见不到六郎,青儿心里着实烦躁得慌。”

    “青儿别着急,我会催掖亭署和礼部。等过了正月,必定风风光光地去你家府上,纳吉,纳征,请期,到时候六郎亲自到府上迎娶青儿,可好?”

    “亲王娶妃,可不必到女家亲迎。”

    “青儿是六郎自己选中的王妃,六郎也想民间娶亲那样,亲自骑着高头大马去迎青儿的花轿。”

    婉莹想到太后下午嘱咐自己的事情,如果荣亲王到时候能离开王府来自己家里亲迎,那么冯周两位小姐,也能顺利地抬进王府里。想到这里,撒娇地说道:“一言为定,六郎到时候不来亲迎,青儿就不上花轿。”

    “小东西,我巴不得早早见你,肯定去你府上接你,放心吧。”

    婉莹撒娇撒痴地说:“口说无凭,拉钩为证。”

    荣亲王第一次见婉莹这般撒娇发嗲,心中十分受用,伸出小指,勾住婉莹的纤纤素手,眼睛里放着灵熠的光彩,不觉间将脸靠近婉莹说:“别说去接你,就算为你赴汤蹈火,我也愿意。”

    婉莹知道荣亲王又把持不住,轻巧飞快地丢开手,灵鸟一样飞到荣寿宫里,转身对着荣亲王说:“一言为定,不许失言。”

    说完又像灵鸟一样,飞得无影无终。荣亲王握着刚才拉婉莹的手,重重地放在胸口,心中默默地说:“我找了你三生三世,终于找到你,怎么会失言。”

    心里念叨完,不禁自己也傻笑起来,都说‘利令智昏’岂不知‘爱也令智昏’。

    婉莹跑到屋子里,齐秋丽正在一个昏黄的油灯下面纳鞋底儿,见婉莹回来,便急急地问:“今儿吃过了吗?”

    “吃过了”

    “我担心你没用饭,你瞧……那炉子边儿给你煨着粥呢!”

    “今儿吃不下了,肚子实在没地方放了。”

    “太后都给你吃了什么?把你撑成这样子。”

    “好吃的,一大桌好吃的。少说有一百道菜。”

    “一百道菜?”

    “可不是嘛,两张条桌,密密麻麻地摆满了呢!”

    “嗨,你真是个命好的。”

    婉莹一时得意,有些张狂,引得齐秋丽连连自惭形秽。

    “再过两日就能回家喽,可算逃出这个大鸟笼了。”婉莹坐在床边,一下子向后仰,倒在后面的棉被上。

    “小心,被子里面暖着汤婆子。”说时迟那时快,齐秋丽看见的时候,婉莹已经倒在了被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