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型重生 > 107、我们去旅行吧
    人们的想法总是会随着年龄的增长不断地出现变化。

    年少时总觉得真爱无敌, 等到长大了, 心里却生出了许许多多的顾虑。

    刚同意和沈独清在一起时,孟正总是想, 等过上三五年, 要是沈独清心意不变, 他们就去国外结婚。而现在, 从十七岁到二十二岁,五年的时间过去了, 沈独清自然没有改变心意, 他们的感情历久弥新,却没那么想去国外结婚了。

    不是不想结婚,而是觉得没必要去国外结婚。

    如果他们是一男一女, 能拿到华国的结婚证,能在世人面前尽情倾吐自己的爱意,能举办婚礼宴请宾客, 那么他们肯定一到法定年龄就去领结婚证了。

    可是, 他们同为男性。

    因为世俗的偏见,他们的感情注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不为大众所知。

    孟正现在是国家台的主持人,秉承国家台主持人的一贯作风,他很低调、不炒作。国家台其实挺看好他的, 他手头的工作已经渐渐多起来了。除了《当代大学生》这档固定节目之外,他也主持了几场综艺晚会。如果他和沈独清的关系暴露了,他的事业肯定会受到严重的影响,一颗主持界的新星就此陨落。

    沈独清已经读大六了, 之后会去各大医院实习。在医院里,本来病人就容易对年轻的医生产生偏见,如果这个医生同时还是一个同性恋,谁知道人们会在背地里说多少难听的话!是,真正有本事的人无惧流言。沈独清的基础很扎实,专业能力特别强,他肯定能成为一名优秀的外科医生。可是,当他被流言缠身,他必须要付出多几倍的努力才能获得别人的尊重。孟正舍不得他吃苦。

    于是,两个人有了默契,他们相爱是他们自己的事,这件事可以让他们的好朋友刘剑知道,可以让他们的家人沈非浊知道,其他人那里还是暂时瞒着吧。

    再有,他们的关系同时还瞒着沈独清的舅舅一家和孟正的家人们。

    有几次,他们在被窝里聊天时,孟正试探着说起过向家人出柜的问题,沈独清总是毫不犹豫地说:“别这么急……我们再等等……再等等……反正在三十五岁之前,长辈们想要叫我们谈恋爱结婚,我们都能用工作太忙无心恋爱的理由糊弄过去。”沈独清总是没法正视出柜这个问题,他总是想着能拖就拖。

    沈独清不想向家人出柜,不是他不喜欢孟正,而是因为他太喜欢孟正了。

    沈独清知道,孟正的家人对于孟正来说有多么重要。在最起初,孟正身上吸引沈独清的地方就是他对家人的那份爱啊!那时候,他们在图书店相遇,沈独清知道了孟正在想办法教父母识字,他就想,孟正和父母的感情一定很好。

    而这深深地让沈独清羡慕,也让他向往。

    “我已经没有爸爸妈妈了,我不想你因为我也失去爸爸妈妈。”沈独清对孟正说。只要一想到出柜,他就变成了一只鸵鸟,把整个脑袋都埋进了沙子里。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沈独清语气坚决地说,“你千万别轻举妄动。”

    尽管孟家的长辈都很开明,可是就连对父母了解颇深的孟正都不敢保证,当他牵着沈独清的手对父母说他们在一起了,父母真的不会因此觉得失望、觉得愤怒吗?更别说沈独清了。沈独清比孟正更无法承受来自孟家长辈的失望。

    自从两家认了干亲,沈独清如今也跟着孟正喊孟爸爸孟妈妈一声爸妈了,虽然是干爸干妈,但干爸干妈对他极好。过年回老家时,当干妈开玩笑似的问起沈独清和孟正有没有遇到各自心爱的姑娘时,沈独清总觉得自己像个小偷,偷走了这个家庭的幸福。可是,他又舍不得放开孟正。他怎么舍得放开孟正!

    于是,出柜这事只能一拖再拖了,连带着他们想出国结婚的心思都淡了。

    既然没有亲人的认可和祝福,那结婚又有什么意思?他们理想中的婚礼,应该是在亲人们的认可中走向对方,然后在他们的祝福中光明正大地牵上手。

    “至少我们已经获得非浊的祝福了。”孟正微笑着从首饰盒中取出了一枚戒指,又拿起沈独清的手打量了一下,最后把戒指套在了沈独清的中指上,“虽然非浊有心了,但能够佩戴在你无名指上的戒指,必须是我自己买回来的。”

    孟正把自己的手递给沈独清:“来,现在帮我戴上。”

    沈独清也是笑着,拿出戒指套在了孟正的中指上。然后,两人戴戒指的手并排放在一块。同样的戒指在灯光下闪着细碎的光芒,如同夜空中的点点星光。

    两只手很有默契地缠到一起,变成了十指相握的姿势。

    “等你有假的时候,我们去旅行吧。去海南怎么样?”孟正忽然问。现在北方是冬天,气温零下十几度。海南那边却很暖和。而且那边还有美味的海鲜。

    “就我们俩?”沈独清问。

    “对啊,不带非浊,把他赶回老家去,让他去我爸妈面前尽孝,我们俩躲出去玩。”孟正坏笑着说。这话里有双重含义,一来非浊是孟爸爸孟妈妈的干儿子,二来非浊是孟正一手带大的,非浊有这双重身份,自然应该去尽孝了。

    “好啊。”沈独清的脸上挂上了和孟正一模一样的坏笑。

    孟正附在沈独清耳边悄悄地说了两句话。

    沈独清的瞳孔猛然一缩:“你说真的?”

    孟正老脸一红,却义正言辞地说:“当然是真的。虽然我之前说……那什么,但咱们这个情况,你若想等到顺利出柜再结婚,怎么也得是三十五岁之后了。”他们总不能把处男之身保持到那时候吧!孟正可以怀疑十七岁的沈独清不成熟,怀疑十七岁的他误把依赖当□□情,却不能怀疑二十二岁的沈独清。

    孟正其实早就看出来沈独清的蠢蠢欲动了,他自己也有点蠢蠢欲动,但因为他之前给自己挖了坑,让沈独清误以为他不能接受婚前性-行为,于是两个人迟迟没有进行下一步。蠢蠢欲动的孟正只好自己手脚并用地从坑里爬出来了。

    策划一场旅行,然后在旅行中达成生命的大和谐,这样就很好。

    于是,等到寒假来临时,孟正和沈独清飞去了海南。他们在私密性极好的高档别墅区租了一间别墅。别墅有明亮的落地窗,透过落地窗能够看到大海。

    他们可以在只针对别墅住户开放的沙滩上奔跑,在安全的海域游泳;他们去海鲜市场购买海鲜,直接就近找一家店做成大餐。这边的太阳太晒了,出门之前一定要做好防晒工作,要不然等孟正回去工作时,他的化妆师会崩溃的。

    互相涂防晒油时,见孟正乖乖趴在那里,沈独清忍不住俯下-身,在孟正的后背上咬了一口,然后又咬了一口。孟正嗷了一声,转过头问:“你属狗的?”

    沈独清眼睛发亮,一边在孟正手感颇好的背上摸来摸去,一边弯腰在孟正耳边轻轻地“汪”了一声。这不仅仅是一只狗,还是一只伪装成奶狗的小狼狗!

    摸着摸着,气氛就不对了。

    孟正翻了个面,变成了正对着沈独清躺着,然后他伸出胳膊,搂住沈独清的脖子,把他往自己的方向拉。沈独清支撑不住,直接倒在了孟正身上。他们两个就这样在小榻子上滚做了一团。孟正屈起膝盖,顶了顶沈独清结实的小腹。

    “我想咬你……”沈独清啃咬着孟正的喉结,嘴里发出模糊不清的碎语。

    孟正抚摸着沈独清的后颈,像是在安抚他,也像是在鼓励他。

    于是,一切自然而然地成了。

    ……

    后山村中,沈非浊裹着大棉衣,围坐在火炉前,和干姐姐孟朵讨论着生意经:“现在窝窝山民宿的客流量已经稳定了,我是不是应该适当提一提价格?”

    “旅游高峰期可以提价,但我觉得淡季价格还是保持不变比较好。窝山村到底还是太偏僻了,要是收费太高,人们没必要来这么远的地方。”孟朵说。

    “有道理。”沈非浊说。

    孟朵又给沈非浊出主意说:“那个,你们可以在饮食上做文章。窝窝山提供的食物中有荤有素,已经很好了。但如果游客想要加小餐,比如说他们想吃农家散养的鸡,那就得花钱买一只鸡。这里头的利润积少成多也会很可观。”

    “厉害!那外公种的野梨、上山采来的山楂,也可以卖给游客。哦,还有村里人自己做的腊肠腊肉。”沈非浊说,“我们不要求他们强制性消费,但要给他们创造消费的机会。如果他们见着我们的东西好,说不定会愿意花钱买。”

    “对啊,别的不提,就我外公每年弄的那个野生葛根粉,如今在城里卖得可贵了。”孟朵继续给沈非浊出主意,“你可以雇佣村民们帮你弄葛根粉啊。”

    沈非浊克制不住地笑了出来,像只忽然发现了瓜子堆的小仓鼠。

    见沈非浊这么开心,孟朵笑着问:“你很喜欢赚钱?”

    “也还好吧,把赚到的钱花在家人身上,会很快乐。”沈非浊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他从小到大生活富足,靠着父母留下来的遗产和沈独清这几年给他买的房子,他完全不必为自己的生活担忧。因此,他可以把赚到的钱都花在家人身上。他就想尽快存点钱出来,等哥哥们结婚时,给他们包一份特别大的礼金!

    所以,要是哥哥们太能磨叽,只怕能干的弟弟会把他们筹备婚礼的权利也给剥夺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