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冠位团扇 > 190、坚定纯粹
    现在想想当年, 佐助觉得很不可思议。

    他凭借着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莽撞和坚韧, 就那么强行排除了一切除了复仇以外的情绪,就那么执着地想要得到力量。

    如果现在让佐助再重来一遍, 佐助很难确定自己是否还能做到这一地步。

    或者说他长大了,他已经不再是那个一无所有的人了。

    “那也很厉害了。”太宰治显然也这么认为:“将一切感情和想法都摈弃,只为了成为复仇者……”

    太宰治忍不住继续问:“然后呢?假如复仇成功后,你还会被仇恨填满吗?”

    佐助犹豫了一下, 他不确定地说:“应该会吧,因为我只知道复仇者的人生, 我可能会一直憎恨下去, 并承担整个世界的憎恨。”

    “我存在的本身就代表了黑暗和仇恨,只要我一直存在, 也许其他人的憎恨就会少一些吧。”

    太宰治猛地想起佐助曾说过的, 要将世界一切黑暗都背负在身上的话语,他语气淡漠地说:“就算你这样做了,也不会有人为此心生感激,你什么都得不到。”

    佐助奇怪地看着太宰治:“我的人生如何是我自己选择的,其他人的感激和看法与我何干?”

    太宰治张了张嘴,失笑道:“好吧,是我蠢了, 毕竟有太多的人都生活在别人的思想中, 人云亦云,社会需要什么样的人,就被要求成为什么样……”

    佐助不认同地说:“你可别这样, 在别人身上寻找自己存在的意义,是最愚蠢的事了。”

    太宰治垂眸,几秒后唇角上扬,露出纯真的笑容:“你说的对,真的很蠢。”

    “可如果连我自己都认为,我的存在、我活着这件事本身就是没有意义的呢?”太宰治静静地看着佐助:“那我要如何找到活下去的理由呢?”

    佐助理所当然地说:“继续去找啊,一直找,总能找到的。”

    “这种事难道还要靠别人吗?人生是你自己的,别太狡猾了啊。”

    太宰治的眼睛微微睁大。

    恍惚间有谁曾说过,能填补自己孤独的东西是不存在的,自己永远都只能在黑暗里仿徨。

    更甚者,千手柱间告诉他,只要活着就已经很厉害了,活着就有意义。

    哪怕就算不被理解也没关系,不理解这件事本身就是正常的。

    在这条漆黑的没有目的的道路上,自己其实并不孤独。

    太宰治突然觉得自己何其有幸。

    在织田作死在眼前后,他接连又遇到了佐助,见到了千手柱间,甚至以后还会再和挚友重逢。

    “有人曾告诉我,人是为了救赎自己而存在的。”

    “……现在稍微理解了一点这句话的意思。”太宰治难得露出了温和的笑容:“所以人生意义这种事找不到也没关系,能像是野狗一样活着就行了。”

    “野狗?”佐助呵了一声:“对于忍者而言,在这个世界里,我们连狗都比不上。”

    “可即便如此,我们也要活着,也要继续下去,哪怕不知道为什么要活着。”

    “这是大部分忍者仅有的东西,活着本身就是一种战斗,一种价值的体现,一种希望的象征。”

    佐助想到大名曾说过的话,大名说,我即是这个国家。

    他也想拥有这样的豪迈和壮阔。

    佐助从回廊上跳下来,他站在庭院里,仰头看天,星辰闪烁,寒风呼啸。

    “我想改变这一切,忍者不应该是这样的。”

    “我想要这片天地再无征战,我想要这方世界天翻地覆,我想要目之所及之人得到幸福。”

    “我有这个能力,我能做到这一点,我想要去做,那么……我为什么不做?”

    佐助回头,他看向太宰治,下巴微抬,吐出了如斯傲慢的语言。

    “我要这个世界,变成我想要的样子。”

    太宰治:!

    他深深地注视着佐助,未知的情绪在胸口激荡涌动,这样刺激而热烈的感情是他过去不曾感受过的。

    不,那一次织田作之助死亡时,在意识到织田作之助其实已经彻底理解他,并明白他的一切时,他的心也曾如此惶惶不安过。

    啊,这就是未知啊。

    织田作,你看啊,超出我预期的事情出现了,腐朽世界里开出了耀眼的花朵,而此刻这朵璀璨花朵正绚烂绽放着,这朵花会持续开放呢?还是会半中腰散落呢?

    只是注视着就移不开眼,想要继续看下去,想要知道结局。

    太宰治:“哪怕你的道路也许是错误的?”

    佐助:“那也比停滞不前要强。”

    太宰治:“哪怕会被无数人憎恨?”

    佐助:“我不惧怕憎恨,因为我曾是憎恨本身。”

    太宰治:“哪怕最终会被人阻止否定?”

    佐助:“如果有这样的人,我很期待。”

    “……真是败给你了。”太宰治笑了起来,他连连摆手,像是驱赶什么一样:“像是石头一样又臭又硬呢。”

    佐助歪头,他不理解太宰治的意思,但这不妨碍他做出回答:“……北地忍者都是这样,或者大部分忍者脑子都像石头,很顽固。”

    太宰治脸上洋溢着笑容:“因为是忍……者吗?你也一直在忍耐吗?”

    佐助回答:“我说过了,那种无聊的情绪已经被我舍弃了。”

    太宰治笑着叹息:“……真是可怕。”

    也太过纯粹了。

    稍微理解了一些,太宰治想,怪不得比水流会像是老妈子一样帮助佐助。

    因为看到这么纯粹的人像是一柄利剑一样,将世间一切污浊和腐朽全部撕裂,是多么令人开心的事啊。

    希望佐助能一直如此坚定纯粹。

    太宰治看着远处夜空中的群星,心情出乎意料地畅快和柔和,他来找佐助本来是想询问为什么佐助知道自己的名字。

    但现在这都无所谓了。

    “你的堂兄,镜先生找我说,你不希望我一直跟着千手兄弟?”

    太宰治总算道明了来意:“你之前不是让我盯着他们吗?”

    佐助呵了一声:“那也不是你逃避训练的理由,说来听听,你都学了什么千手秘术?”

    太宰治咳嗽道:“我在向千手扉间学习飞雷神。”

    佐助惊讶地打量着太宰治:“学会了吗?”

    太宰治:“那是能两天就学会的秘术吗?”

    佐助更惊讶了:“鸣人那个蠢货都会了,你居然还没学会?”

    太宰治噎了一下:“……我还在学数理化课本,我没念过高中。”

    佐助倒吸一口冷气:“你初中毕业?”

    他觉得这事太操蛋了:“你居然没接受高中教育吗?你以前干什么去了?”

    太宰治此刻倒是庆幸起来,幸好比水流提醒他了,他立刻做可怜样:“以前混黑嘛,哪有功夫去上课?后来加入氏族后,我就让朋友帮忙在高中挂了个名额,正打算去上学呢,就被boss你拉过来了嘛。”

    佐助听后顿时有些心虚,合着原本太宰治是要去读书吗?

    他想了想:“行吧,我正好给千手扉间带了高中理科的课本,回头我回家给你拿国文课本,你在这边先学着,等回家了就能直接参加高考了。”

    嗯?参加高考?太宰治敏锐地发现了一点:“……难道不是毕业考试吗?”

    佐助瞪太宰治:“作为氏族里最聪明的人,你打算和比水流一样混个高中毕业吗?你给我去上大学,听到没有!”

    太宰治:“…………”他弱弱地说:“我能拒绝吗?”

    佐助歪头看着太宰治:“我提前告诉你,等这边任务完成后,我估摸着千手柱间会追到斑那边,你难道想体验一把被斑打成肉泥后,再被千手柱间治疗好,然后接着挨打的感觉吗?”

    “千手柱间的治疗能力多可怕,你是体验过了吧?”

    能逼得鸣人那个白痴都学会飞雷神,千手柱间简直就是治疗之神啊!

    太宰治的表情有些僵硬。

    说起来千手柱间真的超级可怕啊,为了治一治太宰治随便伤害自己甚至自杀的破毛病,千手柱间让千手扉间在太宰治身上下了封印痛觉的术,然后将刀递给太宰治,还笑着说:“随便搞,你死了算我输。”

    太宰治怕疼,所以拒绝被捅死,但如果没有痛觉了呢?

    太宰治真是实验了一番花式作死的方法,具体如何就不描写了,能让人吃不下饭,但千手柱间在眼前,太宰治真的想死都难啊!

    甚至太宰治的心脏都停止跳动了,千手柱间这厮划开胸腔用手捏着心脏掐啊掐,用手模拟心脏跳动,一边捏还一边嫌弃太宰治:“你这种伤害自己的方法太原始了,对我来说很好救回来的。”

    随着太宰治不断作死,没有痛觉的死亡反而让太宰治有点濒临疯狂,因为如果连痛觉都没有了,那他真的还算是活着吗?被强行卡在活着这一状态上,这和一堆烂肉有什么区别?

    当千手扉间解开痛觉的术时,之前花式作死后残留的身体痛觉全部反馈回来,太宰治疼的差点想再死一次。

    千手柱间的表情还是那么温和:“怎么样?感受到活着的滋味了吗?”

    “你能感觉到疼,就说明生命是鲜活的,你还活着。”

    “你想要得到永恒的死亡,却不断用身体体验活着的痛感,嘴上一套心里一套的,小子,别太矫情了。”

    在一个医生面前找死,在一个痛恨死亡、看着自己的兄弟和亲人死在战争中、努力挣扎求存,并带着所有忍者浴血奋战,结束战乱迎来和平和幸福的伟人面前说要自杀……

    太宰治,你小子很有胆量嘛。

    “……好吧我认输,大学就大学。”人生太艰难了,太宰治在心里撇嘴,然后他又跃跃欲试了:“你说我去读什么?文学?”

    正好织田作要写小说,他不如也去写写?

    佐助诡异地看了太宰治一眼,想起人间失格这本大作,犹豫了一下说:“文学也可以,如果你对文学感兴趣的话就去读,学习这种事还是要看个人喜好。”

    太宰治看佐助:“佐助读的是什么?”

    佐助:“管理。”

    太宰治一脸无趣:“真是意料之中的答案。”

    “如果找不到自己喜欢的学科,那就去学有用的。”佐助回答:“我当初上大学报志愿,斑是这么对我说的。”

    “对忍者来说喜欢是一种奢求,我们首先要保障生存,必然要先学有用的东西。”佐助话音一转:“所以你要么短时间内学会飞雷神,要么滚回夜月家的训练场,给我认真训练。”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太宰治揉了揉脸:“我要是学会的话,佐助你就不管我训练的事了对吧?”

    佐助点头:“没错,飞雷神跑路很方便,你学会了我也能安心。”

    太宰治笑嘻嘻地问:“什么嘛,在佐助心里我是这么弱小的人吗?”

    佐助冷漠嘲讽:“等你能打赢小松再说吧,你也就他那种水平了。”

    太宰治叹了口气:“被你关心是挺好的,但被你小看就让人不快了,不就是飞雷神之术嘛,我就稍微用点心吧。”

    佐助狐疑地盯着太宰治,似乎在评估这小子是否能说到做到。

    “……那我期待你能学会。”

    太宰治起身似乎想要离开,不过走了两步后他又停了下来。

    他背对着佐助,轻声问:“你说自己被泰那小姐救了出来,织田作也是那样吗?”

    佐助一愣,他看向太宰治的背影。

    太宰治没有回头,他的神情融入在黑暗中,不等佐助回答,他就再度迈开脚步:“算了,反正总会见面的。”

    佐助啧了一声,是谁透露了彼岸之涯的事?呵,八成是比水流吧?

    不过佐助转念一想,等这边任务结束了,彼岸之涯的事也不需要隐瞒了,于是佐助就放过此事。

    这一晚谈话结束后,佐助在心里给太宰治留了十天时间学习飞雷神。

    十天的时间足够太宰治入门了吧?佐助如此想,他不求太宰治能像四代火影一样嗖嗖嗖,也不求太宰治能达到千手扉间的水准,只要能像宇智波止水那样跑路就行了。

    但很快他就发现,当初比水流用了很多词汇夸奖太宰治是个聪明人是多么的恰当,因为大约一周后,佐助居然在雷影艾身边看到了太宰治?

    同时他还得知了太宰治的新职务,他居然摇身一变成了雷影文秘助理?

    事实上那天佐助拿着资料来开会,看到太宰治也推门进来时还没反应过来,以为太宰治是来找自己的,就很直接问了出来:“干嘛呢?”

    结果太宰治很自然地坐在了雷影艾身旁的位置,还对佐助咧嘴一笑:“来开会。”

    佐助当时愣神了几秒,后知后觉地想起今天开会内容好像是大名府飞艇中心建造讨论会。

    佐助回村子没多久,天斩就给佐助递交了飞艇中心的建造方案,结果佐助扫了两眼就毫不犹豫地打回,并表示村子其他人都没意见前别再将方案给他以浪费他的时间了。

    建造飞艇中心这种事对云隐村、大名府乃至整个雷之国来说都是一件新鲜事,现在全大陆都盯着云隐村,建造方案必须考虑周全设计完美。

    而且比起飞艇的运载能力,佐助对飞艇中心的第一要求是安全问题。

    他可不希望有人柱力开了尾兽炮对着飞艇中心来一发,好不容易建造起来的基建就灰飞烟灭了,那佐助会气死的。

    佐助否决了好几版方案后,这次来开会前宇智波镜提了一句,说最新方案貌似还不错,宇智波镜都没挑出什么大毛病,所以佐助才会抽出时间来开会。

    与其说这是飞艇讨论会,不如说是麻生和天运两家对佐助的汇报会,雷影艾和其他忍村高层都是旁听兼补充者。

    太宰治作为一个见过飞机场的现代人,他过来开会好像的确能提不少重要建议,但太宰治你不是跟着千手扉间学习数理化和飞雷神吗?

    佐助将疑惑放在心里,给了太宰治一个你给我等着的眼神,像是大爷一样坐在左侧第三个位置,一脸‘我看你们这次能拿出什么东西’的怀疑表情。

    与会所有人,包括他身边这位名义上云隐村的村长雷影艾,都会不着痕迹地观察佐助,并下意识地将注意力放在佐助身上。

    太宰治作为雷影秘书,正好坐在雷影旁边,可以很好地看到其他人的表情。

    佐助听了十分钟,就打断了天斩的报告。

    他直接说:“我听不懂。”

    天斩:“…………”

    他非常自觉地说:“啊,是我论述有问题,我重新说。”

    太宰治怔了怔,观察一圈,发现所有人都没异议,并很自然地接受了佐助这句听不懂并打算重新听一遍。

    太宰治忍不住在心中吹起了口哨,可以可以,老大牛啤。

    佐助听了第二遍,他皱眉看着天斩:“你这是在找事吧?”

    天斩啊了一声,有点紧张:“您说哪里不对?我改!”

    佐助歪头:“你说了一大堆的背景、原因、原理还有什么最后的经济增速什么的,有用吗?”

    天斩又啊了一声,佐助摇头:“虽然我们出资出技术建造飞艇中心,但真正对飞艇中心进行维护和日常运营保养的是普通人,也就是居住在大名府附近的普通农人,你写这么麻烦,他们能听懂吗?”

    “我都听不懂,他们要是能听懂就见鬼了!”

    天斩一拍脑门,立刻明白佐助的意思,他们云隐村的确不可能派很多忍者过去天天维护这个飞艇中心,最后要将飞艇中心运营下去,还是要看大名府那边的普通农人和贵族大老爷。

    佐助接着说:“而且你这报告的定位不对,这个飞艇中心刚开始肯定不赚钱,我们赚钱的目标也不是那些普通旅客,通过飞艇的中转和运输能力,我们赚钱的目标是包机旅游和大商会的大宗货物运输!普通旅客只是附带的。”

    “我们要给大名和贵族提供早上去北海看日出,晚上去汤之国泡温泉的旅游服务,要给大商会提供早上从南云山谷采摘的新鲜葡萄能于晚上出现在大名餐桌上的运输服务!”

    佐助说:“这样投资才能赚回本金,赚回本金后,我们才有余力开发对普通民众的出行服务,才能提供很多就业服务。”

    天斩极为聪明,立刻就明白了报告的定位从一开始就出了问题,他当场说:“给我五分钟。”

    天斩拉着麻生族长修改计划,五分钟后一份虽然简陋但大问题都修完的报告就新鲜出炉了。

    天斩结合佐助的说法,将报告彻底盖头换面。

    报告中心主旨是为大名服务,普通民众能出行是大名给与的恩赐,为了能更好的为大名的飞艇升级换代,飞艇会向商会开放,但大名使用的飞艇绝对是最好最棒的,商会的肯定会差一些,至于普通民众出行,他们只能坐商会预定的货船边角地,票价会十分便宜。

    佐助听后觉得没问题了,他就问宇智波镜:“能忽悠大名出劳工吗?”

    宇智波镜拍手鼓掌:“绝对没问题,交给我。”

    倒是另一个云隐高层说:“现在是农耕季节,大名府那边恐怕雇不到那么多人。”

    “归根结底是因为粮食太少,土地贫瘠,产量少。”佐助叹了口气:“因为粮食太少,所以需要的农民多,如果一块地能产量翻倍,就可以空出一个农民的劳动力来发展经济了。”

    提到这一点所有人都束手无策,全大陆最富饶的土地是火之国,雷之国在靠近南边和西边有一个狭长的平原走廊地带,那边能产出一部分粮食,再进口一部分粮食,勉强能糊住国内粮食需求。

    土之国的遭遇和雷之国差不多,不过土之国那边的山地海拔没有雷之国高,土之国可以在山与山的边缘处开发梯田,粮食产量也还不错。

    水之国就不说了,人家可以吃海产品。

    倒是五大国里的风之国,这个国家是五大国里粮食产量垫底的,要不然沙门为什么会花大价钱请云隐村的研究员去研究风力发电呢?

    因为他们什么都缺!

    “所以还是要加快对月亮的开发。”佐助话音一转,说起了上天计划:“月亮上好像有土地和森林,据说气候不错……”

    顿了顿,他突然灵机一动:“说起来月亮也是被打上天的,要不然我去火之国随便找块富饶的土地,也打上天,当做咱们的卫星农田怎么样?”

    所有人:“…………”

    雷影艾抬手捂脸,天斩用报告挡住脸色,麻生族长等人和高层也都努力固定脸上的表情,不要笑!不要震惊!不要崩溃!不要有任何变化!要稳住!

    有人会出来转移话题的!

    然后太宰治站了出来,他大声鼓掌:“太棒了!就这么做吧!”

    所有人:“…………”

    作者有话要说:  艾斯很庆幸自己正好有事找金,所以看到了金被打出外太空的一幕。

    他飞速找到埼玉老师:你为什么将金打出去?

    埼玉老师:有人拜托我这么做。

    艾斯:对方给你什么报酬?

    埼玉老师晃了晃手里的生发剂。

    艾斯:我给你十倍,你帮我将他弄回来。

    埼玉老师:没问题。

    一分钟后,埼玉老师认真地跳了一下,认真地从月球上跳了回来,带着半死不活的金·富力士。

    艾斯拍了一张大天使的呼吸,金立刻活蹦乱跳了。

    金激动地扑到埼玉老师身上:我换上宇航服,你再送我去一次吧!

    艾斯:…………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池暮迹白 2个;情飞柔舞、悠悠闲闲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寺虫 50瓶;忘川彼岸 36瓶;樱花花花花 30瓶;一叶知秋 29瓶;情飞柔舞 28瓶;楼封茶 20瓶;松声万壑 12瓶;大佬、土方桑、守べ望、阿莫墨、久伴 10瓶;残殇、莫成渊 5瓶;神谕自在逍遥 4瓶;在水中央、墨蚊子的萨兰、吾皇万岁 2瓶;拜利麦诺、睦月羿、无语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