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被我撩过的鬼怪齐聚一堂 > 34、是个狼人(十一)
    第三十四章

    那痕迹细长的一条, 看着有点像是……被指甲挠出来的, 虽然一闪而逝,很快就被谭钰容的衣领和头发挡住了,但苏秋看得真切。

    他轻声问:“你有女朋友吗?”

    谭钰容一愣, 摇头说:“没有。我……我现在没有爱人。”

    苏秋眯起眼睛。

    既然不是人挠出来的, 那会不会是……

    苏秋心中有了一个答案。

    戴晨喻那边说过, 他早起出门,第一眼看到耿峥天的时候,耿峥天身上是没有血迹的,而后耿峥天洗澡等行为,更像是欲盖弥彰, 将杀狼的功劳揽到自己身上。

    当时的苏秋一直觉得,会有人这么放弃功劳, 在杀了狼之后,不说是自己杀的么?

    现在想想,确实会。

    苏秋想起之前刘大爷红了的眼眶。

    当时, 刘大爷在知道野狼死的时候,其实还是很镇定的,看起来与旁人无异, 甚至摆出一副更希望野狼赶紧死的态度,表现看起来虽然有些浮夸, 但其实也可以理解,毕竟野狼的余威萦绕在村里人心头已经足足二十年。但在众人说道,野狼怀孕了的时候, 刘大爷的眼眶立刻红了起来。

    那种一瞬间表情管理失败的状态,就像是痛失所爱,再也无法伪装下去。

    ……或许,只有对玩家来说,杀掉狼才是功劳。

    “谭钰容。”苏秋沉着脸喊道。

    谭钰容望着苏秋。

    苏秋:“你抬着野狼过去后,刘大爷他们就准备杀狼了吗?”

    谭钰容愣了愣:“……没,应该是要先剥皮。”

    “你能带我去刘大爷那么?”苏秋问。

    谭钰容没动:“你去那干什么?”

    “我想看看那狼身上的伤口。”苏秋说。

    “我看到了。”谭钰容低声说,“野狼的肋骨断了两根,应该是耿峥天踹的,致命伤是脖子上被刀划开的一截。你现在还生着病,不要乱跑了。”

    苏秋看着谭钰容。

    谭钰容抬头,他就像知道苏秋在想什么一样,说道:“我没有骗你。”

    苏秋一怔。

    谭钰容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一直都在盯着苏秋,他的眸子里透出一丝坚定,嘴角微微向下,一张脸严肃又认真。

    苏秋多看了谭钰容两眼,他点点头,重新坐回到了凳子上。

    是,谭钰容只说那肋骨是耿峥天踹断的,可没说致命伤也是耿峥天造成的。

    这么一说,确实不算是骗了他。

    可如果真的是他猜测的那般……那谭钰容为什么会出手杀掉母狼?

    苏秋出神的面前跳跃的火苗。

    用砖头搭起来的炉灶火很大,熬了一段时间之后,谭钰容便控制着换成了小火,不一会儿就有苦涩的药香传出来。

    客厅里一群玩家闻到这股味,都有些好奇,一个个探出头来看。

    “什么味儿啊?”朱铁问。

    苏秋看到他,便回答说:“我生病了,这位谭先生看我难受,就给我熬了点儿药。”

    “哦。”朱铁答应一声,“饭快好了吗?”

    苏秋正要回答,谭钰容便率先说:“你自己去厨房里看。”他声音有些冷硬,听着不太高兴的样子。

    朱铁一愣,嘟囔道:“看就看,生什么气?”

    坐在院子里的两人再一次沉默下来。

    不多时,药总算是熬好了,谭钰容站起身,从厨房里拿了碗出来,给苏秋倒好一碗,沉默地递给苏秋。

    苏秋一闻到药味,就忍不住皱皱眉头。他伸手接过,吹了好一会儿,等药不那么热的时候,才做了心理准备,一口气喝了下去。

    药的味道非常苦,又有点烫,苏秋喝完的时候脸都皱到了一起,谭钰容又伸手,将不知道什么时候切好的一块苹果递给苏秋。

    苏秋吃了。

    苹果脆甜,将中药的苦味压下去一点儿。

    恰好这时候桑翠奶奶也做好了饭,只是因为客人太多,碗筷实在不够,就直接吆喝众人去厨房里吃,吃完顺便就把碗筷洗了,再给下一个人。

    苏秋喝了一肚子的中药,再加上还在生病,脑子昏昏沉沉的,没有什么胃口,便没去。

    中午一点多的时候,刘大爷仍旧没露面,谭钰容出门后,从刘大爷那拿到狼肉,又带了很多的碗筷回来。

    “大爷身体不太舒服。”谭钰容对谭老爷子说,“他女婿正陪着他,这是大爷让我们拿回来的,他自己留了一点儿。”

    “嗯。我们来招待这些老师们也是一样的。”谭老爷子说,“你去帮你妈做饭?”

    谭钰容答应一声。

    谭钰容做饭时,苏秋就在客厅里,边打着瞌睡,边听周围的人问他之前到底发现了什么,为什么会和谭老爷子发生争吵。

    苏秋便直接将之前对戴晨喻说的话说了。

    严美率先反应过来:“你的意思是,那狼或许和刘大爷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这都是猜测。”苏秋说。

    严美咬住下唇:“再往深处延伸,就是整个村子都……”

    “应该不至于吧?”

    “……我也觉得不至于,不然那也太恐怖了。”

    朱铁犹豫道:“之前刘大爷刚见到死在耿峥天门口的野狼时,还一直说我们杀得好,我看他当时还挺激动的,不像是装出来的啊……”

    苏秋没搭理朱铁,又说:“至于谭老爷子,我只是想试探一下他的态度,所以才故意说那种话。毕竟来到这里之后,他跟我们关系最好,我不过是为了以防万一,免得到时候信错人。”

    众人纷纷点头。

    确实要有这种意识。

    耿峥天:“你观察的很仔细,你说的这些,我以后也会多加注意。”

    苏秋点头。

    不知道是不是喝了中药的缘故,苏秋现在只觉得身上有点出汗,他热的有些难受,将身上谭钰容的大衣脱下来,放在怀里抱着。

    苏秋本来就长得好看,此时虽然有些无精打采,面上也红得有些不自然,但一双眼睛含着水汽,又总是一眨一眨的,一瞬间就少了之前那些冷淡与疏离,反而让人有种想直接把人推倒的冲动。

    耿峥天忍不住多看了苏秋几眼。

    “对了。”宋馨突然开口,“既然今后说不定会引起更多野狼的报复,不如我们以后就不要一个人睡,所有人都住在一起得了。”

    “是的,尤其是老大那儿。”朱铁说,“老大之前才把母狼杀了,那些公狼要去报复,肯定会先顺着血腥气去那,那个房子就不要住人了。”

    耿峥天的脸上出现一瞬的犹豫。

    众人纷纷附和,甚至开始商量着去谁那住。

    苏秋闻言,直接说:“我不和你们住一起。”

    坐在苏秋身边的戴晨喻一愣,凑过来小声问:“怎么了?和大家在一起不是更安全一点儿吗?”

    “我不太习惯和不太熟的人睡一起。你们真的了解对方吗?等睡熟之后,真都不怕有人半夜被捅刀?”苏秋冷冷道,“况且,第一夜死的是一对好姐妹,为什么野狼偏偏选择了她们?万一判定的条件就是,她们没有分开睡呢?”

    苏秋的话声音不大,但整个客厅就这么大,在场的人基本都听到了,众人都忍不住皱起眉头。

    苏秋这话……说得也有点太直白了吧?

    “你这是什么意思?”宋馨率先发难,“这一场大家的敌人明显是野狼,怎么可能会有人丧心病狂到对队友下手?”

    “你觉得没有,所以你可以和他们住在一起。”苏秋说,“只要我不和你们住一起就行了。”

    人心总是复杂的。

    如果单独一个人居住的时候遇到野狼,那也只能说是苏秋倒霉,怨不得其他人。

    可要住在一起,就不一样了。

    现在所处的这个副本扑朔迷离,苏秋又是生病的状态,到了晚上肯定不会像是平时一样警觉,他不会轻易将自己的安全交出去。

    “你!”宋馨生气的站起身来。

    一旁,严美忙拉住宋馨:“其实,苏秋也并不都是错的……”

    “你怎么也向着他说话!”

    “你先不要生气。现在规则不明确,苏秋说的那种情况也是很有可能的。”严美安抚道,“我看不如这样,大家按照自己的意愿分开,想住一起的,就找个地方一起住下,不想住一起的,就各自回房,当然,这种选择所有的后果,都是要自己担负的。”

    “行啊。”宋馨点头,冷笑一声,“到时候单独住的要是死了,可别说我们晚上不过去帮忙。”

    严美拉了一把宋馨。

    宋馨这才不说话了。

    戴晨喻有些不太高兴,但也只敢小声逼逼:“她怎么能这么说话?不过苏秋,你真的不和他们住在一起?”

    “嗯。”苏秋点头。

    这件事就这么说好了。

    耿峥天带头,开始给众人分组,不过多数玩家似乎都觉得,住在一起更加安全,所以到最后,竟只剩下戴晨喻和苏秋两个人。

    戴晨喻犹豫半晌,说:“那我还是和他们一起睡吧,我一个人超害怕的。”

    他说着,站起身,非常自然的往人群中走,只不过走到一半,耿峥天突然拉住戴晨喻的手臂:“你不是和苏秋在一起了?”

    戴晨喻一愣。

    耿峥天:“那你不去陪着苏秋?你就这么放心让他一个人?”

    戴晨喻:“……呃。”

    耿峥天似笑非笑的看着两人,仿佛只要戴晨喻说放心,他就能直接判断出,两个人之前是在说谎。

    戴晨喻无法,只好灰溜溜的回到苏秋身边。

    苏秋安抚道:“别怕,我生病了,就算是野狼来了,我也跑不动,你可以先跑。”

    戴晨喻感动道:“放心吧,我一定先跑。”

    下午两点左右,狼肉终于熬好,苏秋看到肉也没什么胃口,谭钰容便亲自给苏秋撇了上面的油花,盛了一碗汤。

    热乎乎的汤下肚,苏秋的脸色看起来总算好了一些。

    下午,村里又下起了暴雨,玩家们都没带雨披,只好在客厅里说说话,这么一磨蹭就到晚上,又在谭老爷子这里吃了晚饭,这才有些不好意思地准备散了。

    苏秋和戴晨喻一起走到门口。

    准备住在一起的玩家们朝着聚集点跑去。

    戴晨喻有些发愁:“你还生着病呢,这可怎么走啊。”

    苏秋没回应,他仰头看着屋檐落下来的像是串了珠子一样的雨线,面上带着漫不经心的神色。

    过了一会儿,谭钰容从房间里走出来。

    他一言不发地将雨披给苏秋戴上,又拿了把破了洞的伞,举在苏秋头顶。

    戴晨喻眼巴巴地看着:“我呢?”

    谭钰容没搭理他,问苏秋:“你住哪儿?”

    苏秋指了指自己住处的方向。

    谭钰容眼神暗了暗,他往旁边耿峥天的住处看了一眼,垂下眸说:“你给我指路,我送你回去。”

    作者有话要说:  霜霜专栏的那本《以貌服人》也超级好看!!真的好看!含泪推荐!你们去看看嘛呜呜呜!实在觉得不好看再骂我也行啊!给我一个机会嘛呜呜呜

    过完年没钱了!随机发二十个小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