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敌敌畏纪事 > 142、第142章
    乔九最终没让窦天烨改话本。

    一个在人前亲热都很在意的人, 又怎么会允许别人把他和谢凉的事嚷嚷得天下皆知呢?所以他连说都不让说, 他直接让窦天烨换故事。

    窦天烨就知道怕是过不了九爷这一关,认命地把话本送给了他们当睡前读物。

    然而九爷连睡前读物都不想要, 但想到谢凉喜欢, 便勉为其难留下了。他把这货打发走,跑去找谢凉,见谢凉恰好写完信, 挑眉道:“两封?”

    谢凉道:“一封给阿暖一封给叶帮主。”

    乔九不乐意:“给他干什么?”

    谢凉道:“好歹是你爹。”

    乔九暼他。

    谢凉好脾气地顺了顺毛。

    他只是写信通知一声, 没别的意思,何况乔九昏迷那段日子,叶帮主来看过不少次,哪怕以前有错, 哪怕乔九不认爹, 只通知一下总没关系。

    乔九想了想, 勉强同意了。

    谢凉便将信放入信封,交给了天鹤阁的人。

    后者正要找他们, 接了信暂时没走, 汇报了林霜的消息。

    自从九爷昏迷,天鹤阁便专门派人留意林霜的行踪, 以便随时能联系到她。

    九爷醒后他们就给同僚递了消息, 这次运气不错, 林霜正在距离宁柳不远的一座小城,估计这一两天就能过来。

    乔九道:“只有她?”

    天鹤阁的人道:“八爷也在。”

    乔九眯眼:“喊他什么?”

    “……”天鹤阁的人道,“他让喊的。”

    段小侯爷气场太强, 他们扛不住,反正是自家九爷的师兄,喊就……就喊了嘛。

    谢凉见九爷更不乐意,再次顺毛,示意他们去送信,笑着岔开话题:“大过年的,他们竟然没在京城。”

    乔九哼道:“肯定又要干什么缺德事。”

    但不管段八究竟在干什么,看同门的工夫还是有的。

    两天后,他便和林霜一起抵达了云浪山,笑道:“小九你又活了,哥哥真是特别欣慰。”

    乔九斜他一眼,懒得理他,看向了林霜。

    谢凉同样看着林霜,见她安静地走过来给九爷把脉,又扎了几针,接着便把东西都收了。他不由得道:“怎么样?”

    “应该没事了,”林霜道,“我那个方子管用,可能是他以前吃的毒太多,所以昏迷的时间长。”

    谢凉悬了几日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林霜道:“但他的身子到底不比常人,以后还是要仔细点,少喝酒。”

    谢凉点头应下。

    林霜伸出手:“一千两。”

    谢凉还没回话,乔九就不爽了:“把个脉要一千两,你抢钱?”

    林霜道:“嗯。”

    乔九掏出一两银子,扔给了她。

    林霜收好钱,问道:“管饭吗?”

    乔九道:“不管。”

    林霜“哦”了声,背起小包包便要往段八那里走。

    谢凉哭笑不得,赶紧拦了拦,把他们请进了饭厅。

    乔九当然只是说说而已。

    不过管饭是他的极限,让段八留宿什么的是绝对不行的。

    好在段八或许是忙,饭后不等他撵人,便主动带着林霜告辞了。

    乔九目送他滚蛋,顿时通体舒畅,陪着谢凉散了一会儿步,忽然想起一件事,便找到阿山想取回他写的信。

    阿山道:“已经给夫人看过了。”

    乔九反应一下,问道:“我不是说等我死了再拿出来吗?”

    阿山道:“那个时候夫人天天在您的房间不出来,属下就想着给夫人找些事做。”

    乔九道:“只给他看了一封?”

    阿山道:“三封都看了。”

    他微微一顿,干脆解释了一遍,包括夫人看完第二封信就猜到了第三封信的内容。

    乔九:“……”

    阿山道:“九爷?”

    乔九挥手让他下去,一点点往卧室蹭。

    偷偷摸摸做的小动作全被发现,他有点不自在,特别想假装不知道这件事,但逃避不是办法,他还想带着谢凉去逛一逛那些地方呢。

    他一边纠结,一边推开了门。

    谢凉此刻正在练字。

    先前乔九昏迷不醒,他有些焦虑,便渐渐养成了练字静心的习惯,每天都会写几篇。

    乔九在桌前来回溜达几步,停住脚:“谢凉。”

    谢凉头也没抬道:“嗯?”

    “……没事,”乔九走到他左手边看了看,慢慢转到他的右手边,“谢凉。”

    谢凉道:“嗯?”

    乔九不答,看了一会儿,慢慢又转回到了左手边:“谢凉。”

    谢凉笑出声,终于放下笔,把人拉过来亲一口:“怎么了?”

    乔九道:“……没事。”

    谢凉挑眉。

    乔九努力让语气听上去理所当然:“年后忙吗?带你去玩。”

    谢凉总算知道九爷在别扭什么了,笑道:“不忙。”

    乔九等了一下,见谢凉没提信的事,自然更不会主动提。

    二人于是休息一晚,转天就出发了。

    叶帮主到的时候便发现扑了个空。

    他知道儿子这是真醒了,一点都不生气没见着人,交代天鹤阁的人给乔九递消息,嘱咐乔九他们别忘了回去给爷爷上柱香,便回家等着他们了。

    乔九和谢凉边玩边走,一月后到了万兴城。

    原因是谢凉想起了神雪峰上的温泉,想来泡一泡。而乔九则想起万兴的酒楼有一道荠菜粥很好喝,便准备先带着谢凉喝粥。

    结果一进门,他们抬头就看见了赵炎。

    凤楚过年回了碧魂宫,暂时还没告诉赵炎有关乔九的事。赵炎简直猝不及防,顿时瞪大双眼:“你醒了?”

    乔九一脸困惑:“这位公子,我们以前认识?”

    赵炎:“……”

    谢凉:“……”

    气氛凝固一瞬,紧接着赵炎震惊地看向谢凉。

    那眼底的意思很明显:乔九睡了这么久,竟然失忆了啊!

    不对等等!

    他倏地转回去,怀疑地问道:“你不是耍我?”

    乔九不答,求助地看向谢凉。

    谢凉忍着笑,温和地介绍道:“他是五凤楼二楼主赵炎,你们以前认识。”

    乔九便礼貌地对赵炎打招呼:“赵楼主。”

    赵炎愣愣地“嗯”了声,受惊不轻。

    反应数息后,他立刻伸出了手:“你以前欠我二百两银子,何时还?”

    乔九道:“是吗?”

    赵炎双眼发光:“对。”

    他娘的好不容易能有机会坑这混蛋一把,岂可放过!

    乔九痛快地应声:“那赵楼主给我字据吧,我把钱给你。”

    赵炎道:“……字据?”

    乔九道:“嗯,我借赵楼主的钱,应该要写字据的。”

    赵炎道:“你当时没写。”

    乔九道:“我觉得我不可能那么傻。”

    赵炎:“……”

    果然是混蛋,失了忆也不好对付。

    乔九问了谢凉一遍,见谢凉不清楚这件事,再看向赵炎的目光便有些起疑。

    但他没说什么,只是和气地告诉赵炎等他记起来一定还钱,然后拉着谢凉上楼吃饭,交错而过时,他用赵炎能听到的声音对谢凉道:“我总觉得他在骗我,不像个好人。”

    赵炎:“……”

    你才不是好人!

    谢凉继续忍着笑,说道:“他做事正派,不会的。”

    乔九道:“那我为何不立字据呢?”

    谢凉道:“等你记起来就知道了,赵楼主在江湖上锄奸扶弱,不是坏人。”

    乔九道:“哦……”

    赵炎目送他们离开,竟有些心虚。

    但这还不算完,因为等他吃完饭,那二人也刚好下楼,只见乔九淡淡地对他打声招呼,便拉着谢凉远离了自己,简直像防贼一样。

    向来是他这么对待乔九,这还是第一次乔九如此待他。

    他默默咽下一口血,实在忍不住了,便上前拦住他们,梗着脖子对乔九道:“行了实话告诉你,你没欠我钱,我刚刚就是和你开、开个玩笑,大老爷们怎么这么开不起玩笑啊!”

    乔九沉默地看着他。

    赵炎继续梗着脖子,竭力镇定地回望。

    片刻后,乔九迟疑道:“我……我好像对你有些印象了,你是不是和项百里抢过女人?”

    赵炎:“……”

    乔九道:“就是穿着大红大绿的一位姑娘。”

    赵炎道:“我没有!”

    乔九道:“我确定是你,你一直护着那个姑娘来着。”

    赵炎提起这事就受刺激,怒道:“那不是姑娘,他是男的!”

    他嗓门太大,大堂的人都看了过来。

    下一刻,乔九恍然大悟:“哦,原来你和项百里抢的是男人。”

    赵炎:“……”

    大堂一众:“……”

    乔九笑容亲切:“火火,看不出来啊,项百里的男人你都敢抢。”

    赵炎看着这熟悉的微笑,瞬间反应过来又是被耍了,气得想撕了他的心都有了:“姓乔的,老子和你拼了!”

    乔九笑了一声,压根不和他打。

    他后跃闪开对方的攻击,简单几个起落便带着谢凉出了酒楼。

    谢凉道:“你小心下次一见面他就冲过来打你。”

    乔九道:“他打不过我。”

    谢凉笑了笑,暗道赵炎是真倒霉。

    他突然想起一件事,问道:“我第一次见你们的时候,你们在通天谷干什么?”

    乔九笑了一下:“他们有一个楼主身子不好,需要一味药做药引,那个药恰好通天谷里有,赵炎便带着人过去挖药。我路过的时候听说他们在里面,闲着无趣便过去看着他挖。他不高兴,问我干什么,我说和人约好了在这里碰面。”

    谢凉道:“然后他就说了那一句要是能出现别人就喝尿?”

    乔九笑道:“没有,他没理我,再然后他走到哪,我跟到哪,围观了将近一个时辰,他受不了要把我轰走,又问我到底想干什么,我说和人碰面,他自然不信,这才生气地骂了那一句,结果你们就出来了。”

    谢凉笑得不行,感慨道:“幸亏你那个时候无聊。”

    乔九拉着他进了马车,把车帘一放,在他嘴角亲了一下:“嗯。”

    幸亏他那时无趣地想逗逗赵炎,幸亏他恰好知道通天谷的传闻,也幸亏正赶上四庄祈福,所以他们能得以朝夕相处,也所以他们如今能有那么多那么多的以后。

    (注:作话里附赠一个小彩蛋~)

    作者有话要说:  某年某月某日,敌敌畏一行人想起了前辈的箱子。

    作为穿越者,他们也得给后辈埋点东西,但只放金条有些不霸气,于是思来想去,他们把主意打到了归元老巢的那堆东西上。

    那里面有一个武功秘籍的残页,看上去已有些年头,材质同样不易腐烂,也不知其他的残页都在哪里。

    窦天烨道:“就把这个交给后辈吧,让他们踏上征途!”

    方延道:“可能那些残页早已没了啊。”

    “这不重要,心意到了就好,”窦天烨道,“归元道友的一身功力给了小江,老巢的藏书解了九爷的毒,他和我们敌敌畏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用他的东西也算应景。”

    几人没意见,都同意了。

    但所谓继承传统,是不光要埋,还要弄点谜题。几人便发散思维,每人弄了块石板,然后一字排开,立在院子里当摆件。

    谢凉看了两眼,感觉没人能猜出谜底挖到东西。

    不过小伙伴们情绪高昂,压根不觉得有啥问题,他们把手机用蜡封好,将金条和残页一起扔进去,拎着箱子就去埋了。

    几人干完这件大事,勾肩搭背往回走,聊起各自石板的创意,很快到了谢凉身上。

    方延道:“对了我一直没问你,你不是富二代吗,怎么不出国留学?”

    谢凉道:“因为理工挨着s大,我没考上s大。”

    方延道:“这有关系吗?”

    谢凉道:“有,s大化学系那边有一个教授很厉害,是我爸的朋友,我老爸和他打过招呼,我随时能去蹭他的实验课。”

    “s大化学系……”窦天烨想了想,一拍大腿,“我听说过,先前实验室爆-炸就是s大那边,实验室炸成了一堆渣,但学生却奇迹般活下来了!”

    谢凉道:“可惜疯了。”

    窦天烨道:“没疯,是因为进了神爱医院,神爱医院你们听过吗,据说有好多穿越事件,我跳崖前还去转了一圈,想着能穿越呢!”

    方延一怔:“神爱医院?我好像也去过,当初好几天睡不着,我去看病来着……”

    江东昊道:“我也去过,那天老师生病,我去看他。”

    几人脚步一顿。

    紧接着窦天烨他们把目光投向了赵哥和谢凉。

    赵哥挠挠头:“我那段日子血压高,也去了趟医院……”

    几人一齐看向谢凉。

    谢凉沉默几秒,说道:“我一个朋友被搞进医院,我也去过。”

    众人:“……”

    所以神爱医院的那堆传闻不是假的?

    他们以前究竟生活在一个怎样魔幻的世界里?

    谢凉保持沉默,半路就回云浪山了,进门直奔乔九,抱住了他。

    乔九道:“怎么?”

    谢凉道:“有点冷。”

    乔九看看外面的艳阳天,摸了把谢凉的额头,发现温度正常。

    哦,这肯定是投怀送抱的新借口。

    九爷自认为猜到了真相,欣然接受,愉悦地把人搂紧了。

    本文自此彻底完结,下篇见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