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 > 34、第三十四章
    主题:谁看张约那个采访了

    内容:我连看三遍, 笑到呕吐, 张约那个反应简直了, 他这是真心想做皇后吧2333

    1l:看了,就一副很不理解的样子, 凭什么他不能做皇后

    2l:后来还赌气跑了哈哈哈哈哈

    3l:我要是张约我也不乐意啊!凭什么, 我和我基友那么real, 搭档凭什么后来居上

    4l:同情张约, 但是我也支持捧哏正宫!

    6l:支持加一, 我先压一下未来齐涉江和搭档的cp大爆,只要合作了糖一定是源源不断, 我看好。

    7l: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感觉张约要被你们气到跨行说相声了。

    8l晚了晚了,三五年才能出师,我们jesse不能为他再单几年吧。

    9l:难道不是因为网友和记者的挑拨嘛?本来没怎么样, 各组各的cp就完了,你们非要弄个等级,搞得人家平白矮人一头, 那竞争心理能不被激起来么。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 不想当皇后的妃子也不是好妃子啊。

    10l:这就是, 男怕入错行。

    11l:神他妈男怕入错行,入错行就找不到郎么。

    ……

    ……

    齐涉江身穿戏装,手拿一口长剑,脚踩跷鞋,与小兵打斗。

    这是一处戏中戏, 也是齐涉江的杀青戏,剧情是《望情鱼》的女主角何丽姝为了救男主角,与龙王带来的虾兵蟹将打斗。

    他脚下踩着跷鞋,被五六名小兵逼得急急碎步后退,只见小兵□□一扫,齐涉江为了躲这一下,一跃跳起,稳稳落在了台前的木栏上!

    以前戏园子的台前,细细的木栏,就是旦角儿们展示跷功最好的道具。

    踩着这样的鞋子,跳起老高,还要稳稳当当地落在窄窄的木栏杆上头,对齐涉江来说可不是一件易事,偏偏还要实拍。

    这已经是第三条了,想想齐涉江还有机会重来,真正的小印月还有那些旦角儿,在台上可是没有重来的机会。

    不得不说,苦练多日还是有回报的,这一次齐涉江落得十分准确。落准了后,动作还不能停,宝剑挽一个剑花,一面踩跷在栏杆上走,一面刺出长剑,小兵们各个受伤倒退。

    “好!漂亮!”台下观众鼓掌大声叫好。

    场外的剧组人员们也松了口气,成了。

    只听唐双钦一声“卡”,齐涉江的戏份宣告全部结束了!

    现场掌声经久不绝,这次是全体一起鼓掌。

    齐涉江给大家鞠了一躬,将跷鞋脱了。

    “悠着点。”唐双钦上前来,扶着齐涉江,“辛苦辛苦。”

    “知道辛苦您还安排这场戏给我做杀青戏,万一我老不过怎么办。”齐涉江玩笑道。

    “没办法,这场戏也是小印月在这个剧场最后一场戏,和你的心境符合啊!”唐双钦要不说,其他人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安排,原来又是这么龟毛、纠结的理由。

    齐涉江笑着轻摇头。

    “好了,去卸妆吧。”唐双钦满意地看看他,“等等,再合个影。希望咱们以后还有机会合作。”

    齐涉江也说:“哪天您要是拍一个相声题材的,找我吧。”

    ……

    化妆间。

    “师父,您相亲相得怎么样了?”齐乐阳问正在卸妆的齐涉江。

    齐涉江一顿,瞪他,“胡说八道什么呢。”

    “哎,媒体还说选妃呢!”莫声也道,“您这个不就像相亲么,还是家里催得特别急,下了班儿就去见面,聊一通习惯喜好的,连家庭情况都要交流,为了往后一起处上十几、几十年,奔着长久去的。我看,您比相亲都认真。”

    齐涉江失笑,倒没法反驳了。

    “就是把张师叔恨得慌……”齐乐阳嘟囔道,“师父,你可杀青了,这也太辛苦了,我们每天看你扮小印月大师,简直太传神了!这都是师爷教你的么?”

    自打齐涉江的师承“水落石出”,大家可算知道他为什么扮小印月那么像了,他“师父”和小印月是知己啊。

    齐涉江一笑置之,“是。”

    “师父啊,那师爷就没说点,什么小印月大师不为人知的故事?”莫声挤眉弄眼地问道。

    “不为人知?不好吧。”齐涉江正说着,忽然想起一件来,“哈,我知道了。有个事,当年省府一个军长,请了小印月去唱堂会,连唱三天。结果就传出他府里闹鬼的事来,直到好几年后,那宅子都没人敢住。其实,就是小印月看他家太欺负下人,穿着戏班里扮吊死鬼的行头,迈着碎步去吓人。这个事儿,连他老婆都不知道。”

    他说完,看莫声和齐乐阳的表情。

    却见这俩人都是一脸怪异。

    莫声更是把手机拿出来,点了几下,道:“师父,现在别说他老婆,我妈都知道这件事。这都拍过电视剧!”

    他给齐涉江看那搜索页面。

    齐涉江:“……”

    齐涉江悻悻道:“那就没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事了。”

    好嘛,他们那时候那点事儿,全都拍成戏写成书放到网上去了。

    .

    齐涉江这几个月是在《鸳鸯扣》剧组,否则就之前那条条爆炸的新闻,各类节目是趋之若鹜,能把李敬的电话打爆。

    现在齐涉江的戏份杀青,工作也紧接着又来了。

    李敬掂量过后,给他接的是一个音乐访谈类节目,这个主要是为了推广齐涉江的子弟书。不是没有出钱更多、热度更高的节目找,但李敬就是给他挑了这个。

    这节目叫《水调歌头》,名字是用的词牌名,但上去的大多是流行音乐,主要是分享音乐作品、心得、背后的故事、歌手经历等等,中间穿插数次演唱。

    这次能请齐涉江,说是弘扬传统艺术,当然不止因为子弟书是非遗传承,毕竟非遗传承那么多。主要是相关的话题大众够关注,加上本身戏曲春晚上子弟书也大放异彩。

    这商量期间,对方就说了,他们会请个所谓的惊喜来宾来,提前知会一声。

    都不用他们说名字,李敬都知道,肯定是张约啊。

    张约和齐涉江现在是广大群众眼中的好基友,张约在子弟书改编中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不请他这节目反而不完整。

    齐涉江和李敬商量一下,把莫声也带过去。

    他现在也在教两个弟子子弟书,齐乐阳在唱上天赋不如莫声,现在还没练出样子来,就把莫声捎带上露个脸。

    这也不是什么难事,李敬和节目组那边说一下,也就应了。

    莫声感动得哇哇的,他和齐乐阳拜齐涉江其实不为齐涉江的名气,甚至有点怕被人说。但齐涉江还反过来给他们讲道理。你俩不像样子,我还不带出去呢。

    说实在的,他俩家境也不是顶好,从曲艺学校出来,按照原本的路线,可能就混个温饱。机会就在眼前,这么一想,还是别矫情了。

    尤其是齐乐阳,心想我俩和师父差得可都不多,要是不好好努力,蹭了人家的人气,结果最后也没混出个样子来,年纪一把还是跟屁虫,那就太丢人了。

    于是莫声去上节目,他也在家里继续苦练着。

    杀青后齐涉江也就休息了三五天,就去录《水调歌头》了。

    因为节目类型,现场观众基本都是喜欢齐涉江的,粉丝占绝大多数。

    齐涉江才到电视台门口,还有粉丝在等着。

    粉丝也挺关心齐涉江的,“jesse,相亲怎么样了!”

    齐涉江情不自禁就乐了,这已经是第二回有人问他“相亲”结果了,他抿嘴一笑,“有眉目了。”

    粉丝们叫唤起来,也不知道是因为这有眉目了,还是因为他那一笑。

    隐约吧,还能听到里头夹杂着“张贵妃怎么办!”这样的声音。

    “张贵妃?是说张约吗?”齐涉江问。

    粉丝们沉默一会儿,然后一起回答:“就是他!”

    齐涉江一琢磨,“什么时候晋的位份,朕都不知道。”

    他走进去了。

    剩下粉丝在狂笑。

    ……

    齐涉江和主持人对了一下台本,再休息一会儿,节目也开录了。

    在现场粉丝的热情掌声中,主持人把齐涉江请上台,“今天我们介绍的音乐人和以往不太一样,他做的,是传统曲艺,而且是一度失传上百年的曲种子弟书。欢迎国家曲艺类非遗传承人、相声演员齐涉江。”

    齐涉江走在台前,给观众躬了躬身,这才和主持人握手入座。

    聊一聊子弟书,这头一件事,当然是让齐涉江现场来一段曾经在曲艺春晚上唱过的《十问十答》选段。

    现场听来,和视频里看,又是不一样的感觉了。

    一开始还有粉丝试图跟着唱,示意一下对偶像的支持。结果齐涉江越唱越快,主持人都笑了:“行了,你们跟不上!”

    粉丝也笑,齐涉江明显是故意加速的。

    齐涉江又让弟子也展示了一下,子弟书中较为舒缓的片段,还趁机打了个广告,有想学子弟书的,到曾文老师的相声园子去报名,他以后在那儿还要开班授课。

    接着就是继续聊子弟书的起源,说起它是怎么发源,一度失传,还被鼓曲吸收。

    这样又不得不提到《何必西厢》这首歌了。

    按说,齐涉江该唱一遍了,观众也期待着呢。

    主持人一笑,“无论是那段改良后的《十问十答》,还是《何必西厢》,其实都会让我们想到一个人。那就是关山乐队的主唱,张约。”

    现场粉丝愣了一下,才惊叫起来。

    节目组对齐涉江说了,可没有对她们说,完全不知情,乍然听到这个惊喜,反应大极了,

    “张约?张约真来了?!”

    “我的妈啊,要合唱《何必西厢》了吗?”

    “昼夜——”

    齐涉江也举起麦克风,“咳,有请我们,张贵妃。”

    张约刚从后台走了出来,“………………”

    现场欢呼声再次高涨,其中夹杂着笑声和喊贵妃的起哄声,毕竟齐涉江都带头起哄了,粉丝不跟上不行啊。

    齐涉江调头就往回走。

    齐涉江赶紧走过去拉他,带着观众一起鼓掌,把人给请回来。

    张约有点黑脸,他还把自己的吉他背来了,对着齐涉江龇牙瞪眼的,显然对刚才那个现挂很不满意。

    “那就不用我多说了?”主持人笑道。

    “请。”齐涉江伸了伸手。

    张约抱着吉他,脸上的阴云也就渐渐散去了。

    他们一个拿吉他,一个拿三弦,齐涉江用三弦先弹一段过门,然后才换作张约吉他伴奏,开始演唱。

    这一次齐涉江不止负责间奏的子弟书演唱,他事先和张约在微信上对过了,也只是在微信上对的,后台没对过。

    但他们一起捣腾子弟书那么久,早就练下了默契,三弦声与吉他声衔接,各自一段合唱,竟是十分自然和谐。

    一曲罢了,主持人戏谑地道:“不愧是不分昼夜练出来的默契,那接下来张约也谈一下吧,改编时遇到过什么问题吗?”

    到这里,张约聊完后,齐涉江还要唱一下原版的《十问十答》,让大家感受一下区别。现在的版本,既保留了原有特色韵味,又增强了旋律性,着实是一次成功的改良。

    ……

    录制接近尾声。

    “你们刚才唱了很多,不过基本都是传统曲艺,连《何必西厢》也是曲艺特色的。我想问问,jesse能唱流行歌曲吗?”主持人问道。

    这个倒没有约好,不在台本上,属于临场发挥了。

    台下立刻有人喊,《秋水》。

    “唱《秋水》?原唱坐在这儿,我怕把歌毁了。”齐涉江说道。

    但是除了《秋水》,还要唱其他的什么,齐涉江还真不会了。

    观众喊什么的都有,齐涉江低头想了一会儿,“我唱个新歌儿吧。1937年出的。”

    台下顿时响起一片笑声。

    “天涯啊海角,觅呀觅知音。小妹妹唱歌郎奏琴,郎呀咱们俩是一条心……”齐涉江低着眼清唱,慢慢地唱。

    《天涯歌女》,1937年上映的《马路天使》插曲,对齐涉江来说,这确实是一首新歌。他没有看电影,但是街头巷尾大家都在传唱,他也学了,唱给观众听,观众爱听。

    第三句开始,便有吉他声加入了进来。

    齐涉江抬眼看了看,是张约,霎时间歌儿就显得丰满多了。

    “家山呀北望,泪呀泪沾襟……”齐涉江想到自己划锅卖艺,唱这首歌时的情景了,那时候他唱,看客也跟着唱。

    就像浮生之中一场旧梦,如烟似幻,笼在心间。

    观众席渐渐安静下来,听齐涉江温柔又清亮的歌声,极有情感,带着淡淡的忧愁。

    “小妹妹想郎直到今,郎呀患难之交恩爱深。”

    齐涉江的歌声太有感染力了,观众们不禁跟着轻声唱起来。

    齐涉江却是惊讶地抬头。

    这是他记忆中的新歌,是让他又想到过往时光的歌,是他以为不会有人应和的歌。

    但是,在这个时候,几乎是所有人,都跟着音乐低唱了起来,她们表现得非常熟稔。

    这首歌,自问世后,八十多年来被无数歌手重新演绎,传唱至今。在场的人也许已经不知道它出自哪部电影,但她们熟悉这个旋律,这首歌。

    就连张约,也一面弹吉他,一面和起声来。

    齐涉江慢慢露出了一个微笑,眼眶微微湿润。

    似乎又是一次笑中带泪,但这一瞬间,就像第一次看到电视上在播放传统相声,他好像不怎么难受了,忽然便释然了。

    是啊,这是一个新的时代,拥有他不太懂的电视、手机、网络,但也有他的知音,他的张约,他的观众,这里更能容下相声,容下子弟书,所有和他一样老的物件儿。

    演播厅内飘荡着齐唱《天涯歌女》的乐声,一如八十年前。

    “人生呀,谁不惜呀惜青春。小妹妹似线郎似针,郎呀穿在一起不离分。爱呀爱呀,郎呀穿在一起不离分。”

    作者有话要说:  本来在这段情节准备让杰西唱的是另一首台湾经典民谣《望春风》,因为《何必西厢》和西厢记有关联,《望春风》也有一点,而且凤飞飞还有吴彤的版本都很好听。后来考虑到大范围的传唱度,就在播放器里搜了一下脑海里冒出来的第一个老歌手周璇,于是出来的第一首歌就是天涯歌女,传唱度高,时间契合,歌词也很合适

    谢谢各位大人的霸王票:

    初云之初、糖兔真可爱x2、呆子的书屋、yakult思、cuscinox2、奶茶包子、总有刁民想害朕、一只小晚风呀x8、岁意惜华、放风筝的猫、萌萌哒书虫、九条貴利矢厨、二次元小号、摩柯戒色、木兰辞x2、yxyuki、枫雨雪、狼毫羊毫兼毫、撸猫猫梳毛毛、红豆沙、nozominako、熊宝、15651083080、sy1221、sir千白、夏天的冰镇西瓜、林风、逢暮、心宽腿长双商在线、寒江雪、琴书倦、寒山、34655354、蒋灼x2、沉默墨么、百花缭乱的性感猎寻、小明不二哟哟哟、关某、倪猜、日辰是thirteen。、等到烟火清凉、江莱x5、十一、孤云将野鹤、进击的临世、欲寄彩笺兼尺素、不食鱼、二次元的、金鱼面、长不大的肆十九、稚柳漫时光、秃秃x2、箬萘菏滢、阿逸最棒、vesper、想要遇见一束光、苏白、嘿皮猪x6、慕容草莓巧克力小饼干、浩荡天风起、六月解花雪、等君回眸盼君笑、蟋蟀er、阿蕾蕾、布布小拉x3、欧茎茎、25663303、玖枫、是你的阿凉呀、禾子、跃然、撸猫技术哪家强、pa.leah、归去来戏词、官方认证神经病、mimozartx2、七桥先生、永生之假酒、蓝山、晶晶夜里嚎x4、朕是煎蛋、恋旭、郁壳x2、34765363、有鹤不归、快落小甜饼、背诵道德经一千遍、若水牌干脆面 的地雷 承君、我龙正宫、蓝二哥哥家的兔叽、加子、卧槽家爱豆齐涉江、荷某人、龙骑将、烬烬想看更多的齐涉江、布布小拉、k.a、啊修、跷跷板、27034533、alice哀、白瑾瑾瑾瑾瑾子 的手榴弹 hana酱、火烧冰川、馥芮白、saluka、招魂 的火箭炮hana酱 的深水鱼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