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侯府嫡次子 > 248、第 248 章
    鉴于这个时代通讯手段的落后,情报往往具有延迟性, 朝廷没有得到回报, 不是身在金国的使团没有想到传回消息, 就是消息被特意封锁了, 企图将孟朝蒙在鼓里,一切失控了!

    “爹你在怀疑什么?”韩缜追问。

    永宁侯眼眸幽深:“你要知道,国与国之间没有永远的朋友,将信任维系在一纸盟约上就太幼稚了!”

    何况金国本是豺狼本性, 反复无常, 它虚弱的时候会选择蜷缩起来以图延续, 当它喘过气来的时候, 只会给你反手一刀!

    从金国插手西夏战场的时候,永宁侯就有预感局势生变,和金国表面维持的和平将走到终点了!

    不同于甄太师他们对两国关系的乐观,在永宁侯心底,敌人就是敌人,他们迟早会有对上的一天!

    韩缜抿嘴:“我没有那么天真, 只是以为还可以坚持一段时间。”那么就会给孟朝留出发展的余地, 只是世事总是不能让人如意。

    “所以, 蒙古使者跑到金国干什么?又跟之前金国突然出兵有何关系, 爹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韩缜认真地看着永宁侯。

    永宁侯低低笑了下, 他的确是掌握了一部分的情报,这都是自西夏退兵时就着手安排的。

    他心眼一向不大,金国突然冒出来摘了他的果实, 踩着他的一番心血白得几座城池,那就别想他能善罢甘休!他可不想以后西夏一旦势弱就故技重施,被金国在后面捡便宜,在利益面前只有打得他们痛了怕了,才不敢再轻易伸出爪子。

    在他的计划中,与金国的一战势在必行,这是给予金国的教训!然后,才能重整旗鼓进攻西夏,他不允许自己的作战计划半途而废!所以,在朝廷发下诏令后,他才会干脆地率兵返回。

    所谋的不过是对金一战而已!不想他尚能耐着性子整兵顿马整饬军队,对方已经迫不及待的的出手了!

    永宁侯轻叹道:“所以就烦你们这些光明正大的君子所为,真的非要等使臣交涉出一个结果,黄花菜都凉了!”

    韩缜翻了个白眼:“亲爹你好聪明,好棒棒,说说都发现了什么吧!”

    永宁侯淡淡道:“金国宰相重病,外戚专权,并与蒙古重臣暗中往来。金国之所以擅自出兵,就是受了蒙古的指使!”

    顿了顿,他接着道:“当然这已经是我回京之前的事了,如今耶律梵已逝,有金国皇帝宠妃撑腰,外戚乌延家恐怕更是迫不及待的想爬上蒙古这艘船。所以我一点也不奇怪出使的大臣没有消息,恐怕他们凶多吉少了!”他一点也不以为意地道。

    “爹!”韩缜变了脸色,苦笑,“你早就知道他们可能会遭遇不测,为什么不提醒一下?”

    韩缜知道金国耶律梵在两国和谈中起了重要作用的,他去世什么重要的消息朝廷竟然没有收到一点消息,显然他们中间的情报渠道出了问题。如果金国真的转而投向蒙古,孟朝将迎来大患。

    而很明显,永宁侯早就派人打探消息,对此行的凶险应该有所预料,可是他愣是一点风声不透,要不是他赶到军营主动问出口,他是不是还要装作什么也不知道?

    永宁侯冷笑,眼中有着鄙薄之意:“我要对金国出兵,你们不是推脱说粮草不足吗?想来是我的话份量太轻不足为信,既然如此就让那些大臣将事实摆在你们面前,总不该是我妄动兵戈挑起战端了?”他对那些冠冕堂皇的拿一堆理由阻拦的人早就觉得碍眼,就是让他们面对这无可逃避的一切,才能稍消些郁气。

    韩缜支手扶额只觉得头疼,幼稚,太幼稚了!

    难道就因为没有一开始没有如了他的意同意起兵,就要来这一手吗?

    所以永宁侯是从西夏之战起就察觉到金国有变,提前派人潜伏进去探听消息。然而他想奔赴金孟边关时因为朝廷不赞成,他就干脆什么不说坐等着他们被打脸。

    韩缜沉声:“爹,你过分了吧!朝廷先前不同意自然有理由,你早说出这些怀疑,未必不会改变主意。而且出使金国的大臣也是我们自己人,若有不测,又当如何?”

    “生死在天,祸福自担,难道你以为我会在意?”永宁侯冷酷一笑,朝堂哪里也不会缺了人,少了自然会补上,与他何干?

    知道永宁侯对人命的不在意,韩缜也不想和他辩论这些徒花时间,人已经在金国了想做什么也晚了。现在重要的是金国的目的,他们和蒙古联合了吗,是不是会对孟朝对手?

    “边关会不会有危险?”韩缜盯着永宁侯。

    “你说呢?”永宁侯淡笑,见儿子表情有崩裂的趋势,才好心地道,“放心,我一早就传令四方关隘警戒,加强巡防严阵以待,真的金国动手了,等到我前去支援还是没问题的!”

    韩缜吁了口气的同时,好在亲爹心里是有点数的,他实在是对永宁侯的操作一言难尽:“你早就知道朝廷迟早会允你带兵出征!”

    难怪永宁侯这么容易就答应偃旗息鼓安于营帐,他是等着他们主动送上门,如果到时真的金国撕毁盟约转而对上孟朝,那是不战也战,粮草再紧缺也得筹备起来,还得乖乖地送到他手上!

    恶劣,这个男人太恶劣了!

    永宁侯莞尔一笑:“我们和金国之间非友即敌,永远不可能相安无事,从金国率先出手后,一切是避无可避了!”他只是从来不会高估金人的信义。

    韩缜敛目垂眸:“我以为金国该知道如何才是对他们最有利的选择,和蒙古结盟无异于与狼谋皮,他们是自寻死路!”蒙古的凶残贪婪世所皆知,他们的残忍嗜杀彰显毫无人性的一面,这样的蒙古只会残暴地吞掉面前的一切,绝不会因为暂时的伪装而真的给你留活路。

    如果金国甘当蒙古的马前锋,不过是折了夫人又赔兵,最后愚蠢的将自己的一切葬送!

    韩缜还是对人性估计的不足,正是因为蒙古的残暴血腥深入人心,所以会有人贪生怕死叛国投敌。人的本性不因国家血统而有分别,当危难当头时,总有禁不住考验的人做出卑劣的勾当,不管是外族还是汉人,概莫如是!

    永宁侯冷冷一笑:“可惜让你失望了!”

    比起韩缜他们走稳妥路线的谨慎,永宁侯从来是以实力论输赢,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什么计算谋划都是无用功,最后能抵挡摧毁的还是手中的力量。

    “那么,现在蒙古和金国到哪一步了,他们要联手对付我们了吗?”韩缜冷静地问,事已至此,只能迎头而上解决问题。

    “不知道!”永宁侯干脆地说。

    韩缜睁大了眼:“为什么不知道,你不是派了探子吗?”

    永宁侯光棍地道:“是啊,可是自从十天前期就再有没有消息传来了,不是迷路了,大概就是被金国截杀了吧?”

    两国起战事前,互相解决对方的奸细卧底是长情,恐怕从那时起金国就已经彻底换了方向了!

    “那蒙古?”韩缜拧起了眉,他迟迟没有收到下一份消息是不是蒙古动手对那些在草原行商的伙计做了什么,是被发现了,还是滥杀一起没有逃脱?他的心乱了。

    韩缜闭了闭眼,比起永宁侯的冷漠无动于衷,他的心还是太过柔软。

    “蒙古这些年于孟朝秋毫无犯,我还是太过疏忽他们了!”永宁侯眯了眯眼,坦然承认自己的失策,“我倒不知道他们的胃口这么大,一个金国还没吞下就来觊觎孟朝!”所以更多将精力放在金国身上,说不定还真没韩缜知晓得多。

    “所以,如果蒙古和金国达成了协议,那么他调动的大军冲的就是我们孟朝,而不是金国!”韩缜的呼吸急促,他猛地看向永宁侯,急声道,“父亲!”糟糕了,对蒙古从何处进军他们还没有丝毫头绪,临近的关隘可是什么防备也没有。

    “慌什么?”永宁侯淡淡扫他一眼,镇静的气势让人仰望,“真有什么现在早得到消息,没有动静就还有周旋余地!”

    蒙古想侵入孟朝最近的关隘就是山西大同,那是历来兵家必争之地,军事重镇。大同曾为辽、金陪都,后来经过孟朝开国太祖苦战而重新夺回,为北方之门户。

    如果大同关失守,或者是任何孟朝的土地沦丧,他们不会没有收到一点消息,所以还来得及,韩缜不由松了口气。

    “父亲你打算如何?”韩缜直截了当地问。

    “我打算如何?”永宁侯嗤笑一声,挑眉道,“现在我要整兵备战,朝廷是否还要以粮草无续的借口拖延?”

    “自然不会。”韩缜强笑,心酸地道,“国之大计,迫在眉睫,朝廷没有粮草的话,我就是砸锅卖铁也要奉献于军部。爹你放心,有我在,保管不让你的兵饿肚子!”小心眼的人,真惹不起。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永宁侯就离京了!大家晚安!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坤坤的ikun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