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的鬼尊大人啊 > 190.藏书
    虽然只来过一次,可云安还是记得,这条路是通往关押诛心的那间牢房的。

    墨止夜果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平静。

    云安望着墨止夜的身影出神,他却兀地转身,四目相对,云安来不及躲,就只有干干一笑道:“……哈,哈!这么巧,你也来散步啊……”

    墨止夜蹙了蹙眉,信步走近,不悦的情绪溢于言表。

    “你来这里做什么?”

    云安拉着墨止夜的手,顺势靠在他身上,企图分散他一些注意力,让他心里没那么难过。

    “止夜,你还有我……”

    头顶响起一声沉闷的叹息,揽在云安腰间的手缓缓收紧。

    墨止夜沉默了良久,才沉沉道一句:“你也知道,我只有你了。”

    云安抬头,努力挤出一丝笑意,故作轻松地道:“怎么会只有我?不是还有沐风,还有冥王,还有整个鬼界吗?”说着,云安拉着墨止夜的手,覆在自己的小腹上,面上的笑意便柔和自然了许多,柔声补了句:“还有阿啊!”

    就算墨止夜可以无视其他的人,阿的存在却是他不能忽视的。

    “回去吧。”墨止夜揽着云安缓步往外走,边走边忍不住地责怪道:“鬼牢到处都是阵法,损伤魂魄,你又不是不知道,怎么还要跑来?”

    云安笑得眯起眼,颇无辜地回嘴:“还不是你带着我来的!”

    墨止夜无奈地勾了勾嘴角,抬手在她头顶揉了揉,揉乱了云安如墨般的发丝,也抚平了心中复杂的情绪。

    翌日一早,墨止夜便只身去了冥界,云安无所事事,就把自己塞进藏书阁,一整个上午都在书本中度过了。

    可能是这段时间紧张的复习所养成的习惯,无论多大的烦心事,给她一本书,她都能暂时忘却烦恼,简直比喝酒都好用。

    午饭时分,鬼侍端着饭菜进来,云安刚好合上一本书。

    这是一本讲述大玄丰茂的书,云安意犹未尽地看完,打算吃完饭再去找一本类似的。

    阿就在这个时候有了动静。

    似乎是刚睡醒控制不住力道,云安周身顿时被一股浓郁的鬼气笼罩,片刻间,一切恢复正常。

    鬼侍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云安却气定神闲地丝毫不被影响。

    “……鬼后?”

    云安抬头看她一眼,似乎愣了下神,继而才气定神闲道一句:“别在意,习惯就好!”

    “……”

    云安也没有在意鬼侍的反应,心里想的是阿既然醒了,下午就不能继续躲在藏书阁里了。这里隔绝着鬼气,没有他能吸收的东西。

    想到这,云安加快了扒饭的速度,三下五除二解决了面前的饭菜,正要出去,身体却突然不受控制了。

    云安根本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双腿就不由自主地迈开了步子,不紧不慢地往藏书阁的一角走去。

    一如她以往吃完饭就迫不及待地去找书看,这一幕在鬼侍眼里看来再正常不过,她没有多话,端起碗筷出去。

    偌大的藏书阁就只剩下云安一个人,还是在不受控制的状态下被驱使着缓缓走动着。

    这感觉说不出的诡异,可云安却丝毫感受不到危险的气息,不由自主地放下了戒备,任凭那股不知名的力量带着自己一步步向目的地走去。

    只是眼看着要撞到墙角了,却还是没有要停下的迹象,云安终于忍不住开口:“喂喂喂!到底要做什么?”

    没人回应她,云安的脚步也丝毫不停,径直撞上了墙壁,然后身体就这样从墙壁穿了过去……

    云安:“…………!!!!”

    这是个什么神操作?!怎么早先都没发现,藏书阁还能这么玩儿的!!!

    心中惊涛骇浪,眼前一片白茫茫。

    白光有些刺目,令云安忍不住眯起了眼,好一会儿才适应过来,却惊异于眼前的景象。

    一汪清泉,一间茅舍,推门走进去,一尘不染的屋子里满满的全是书籍,随意地散落四处,毫无规律可言,云安不受控制地弯腰拾起一本,上面赫然记载了她当年强化墨止夜魂魄的禁术!

    紧接着,云安又被迫拾起基本,都是她用过的禁术。控制她的那股力量很有目的性地带着她来到这里,又让她看了基本她熟悉的书,那它的目的……

    身体兀地一松,云安想也没想匆匆又捡了几本书,粗略一看,心中的猜想被证实了。

    这间茅舍里丢的,都是族的禁术啊!

    这股力量把她引到这里,是想让她学会这些吗?这么多,她要学到什么时候才学得完?

    云安脑子里还在纠结,那熟悉的被控制的感觉便又来了。云安看着自己一点点把书籍都挪出来放到她刚进来时站的位置,一时间苦笑不得。

    那股力量似乎也有帮忙,很快便把茅屋搬空,在原地堆了高高的一座书山,云安看得哭笑不得,眼前又是一阵白光,云安连人带书山回到了藏书阁。

    一出来,就撞进了一个结实的怀抱里,抬头对上墨止夜焦急的眸子,心头一暖,刚要冲他笑笑,墨止夜却一把将她搂紧了怀里,仿佛要将她揉碎了融进身体里,抱得她快喘不过气了。

    “怎么了怎么了?”云安轻轻捶打着他的胳膊,不明白他激动个什么劲儿。

    “怎么了?”不远处响起沐风气急败坏的声音。“你可知你这一消失过了多久?七天!大家都快被你急死了!”

    云安以为自己听错了,想去看沐风,可被墨止夜搂得太紧,连转转脖子都做不到。

    “止夜止夜!你先放开,我要喘不过气了!咳咳……”

    墨止夜顿了顿,终于舍得放开云安,可双手还抓着云安的肩,死死地扣着生怕她又突然消失不见。

    云安这才探出头去看墨止夜身后立着的沐风,这一看顿觉不对沐风眼底乌青,面容憔悴,活像几日几夜不眠不休似的,半点精气神也无。

    她不过就是在那个小天地里搬了搬书的功夫,真的就过去了七天?

    七天啊!!

    不用想都知道,这两个人急成什么样了。

    沐风像是才看到跟着云安一同回来的书山,疑惑地问:“这些又是从哪里来的?”

    云安心底里只剩下担忧,不答反问:“你们先说说这七天都干了什么吧!”

    虽然做好了准备,可还是被惊到了。

    这七天,墨止夜几乎将六界翻了个底朝天,第一站就是天界,带着冥王一起去的,差点跟天帝大打出手,幸好沐风拉住了;

    紧接着就是妖界,晟修的心思如同司马昭之心,墨止夜老早就看他不顺眼,此次前去更是带着在天界没发泄出来的怒火,于是这一仗无法幸免地打了个惊天动地,妖界被搅得天翻地覆,可墨止夜也没讨到什么便宜。得知云安失踪,晟修大肆嘲笑一番,继而下手更黑,两败俱伤;

    “紧接着夜拉着妖王和冥王又去了冥界……”

    “好了好了!”云安终于忍不住打断了沐风的叙述,扶了扶额,先道一句:“对不起。”

    墨止夜深吸了口气,总算压制着了狂躁的心,淡淡道:“不必说对不起,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云安无奈地指了指身旁那一堆书,简单地交待了事情的经过,末了强调似的补充一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我哪里知道那个空间里的时间跟外头差了这么多,不过半个小时的功夫,这里就过了七天……”

    其实六界之间并没有什么时间差的,所以云安理所当然的意味她并没有失踪多久,却不想有朝一日,她终于体会了一把“天上一日地上一年”!

    沉默不发的墨止夜突然问了句:“控制你的是阿?”

    眼见着墨止夜深沉的眸光落在了自己的小腹,云安忙辩解道:“他也是为了让我找到这些书啊!都这个时候了,你就别计较这些了,书,书才是最重要的啊!”

    墨止夜淡然看着云安,那意味不言而喻。

    沐风在一旁也是阴阳怪气地道一句:“到底什么重要你自己心里没数么?”

    云安心虚地摸了摸后脑勺,不敢再多言。

    墨止夜又道:“那只狼还在鬼界杵着,你赶快却把他送走,我们要开始了。”

    云安一下子严肃了起来,能够留下阿的办法,终于可以开始实施了吗?

    也对,冥王都出来了,大家也终于可以坐下来好好探讨部署一下了。

    云安硬着头皮去见晟修。

    晟修正赖在原先分给十九公主的那间院落里,见到云安眼前一亮,继而不悦地数落道:“你又干了些什么啊?”

    云安无言,她也想知道,她都干了些什么……

    良久,云安才愧疚地开口:“抱歉,又辛苦你了。”

    晟修勾了勾嘴角:“我无妨!倒是你,可让人少操点心吧!”

    “……这次是个意外。”

    晟修没有多言,只是递过来一只玲珑剔透的小玉瓶,从容道:“这个给你。听说这次会有些凶险,希望能帮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