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综]无面女王 > 35、35
    明月高悬, 蝉鸣之声不绝。

    安倍晴明在屋内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披着外衣拉开门,就见到院子外面站着那位唐国的姬君。

    她正在抬头看着庭院中的枫树。

    安倍晴明忽然听不见嘈杂蝉鸣,只是觉得胸口洋溢出自己也无法理解的感情。

    他怀疑自己在做梦。

    月色下, 庭院里的姬君, 就像是月上下来的仙人。

    他只要一呼吸,这个梦就会消失。

    “我居然跑到这里来了。”

    沈韵发现自己时不时会跑到平安京的规律后,也不知道该告诉谁。

    她完全不觉得蠃蚌和夜斗会有什么好办法。

    在她的心目中, 这两个神明到底有没有高天原的正式编制还是个问题。

    (也许我还是没办法太相信别人。)

    就像是沈韵不会告诉别人伊丽莎白女王是真实存在的另外一个世界一样, 她也没办法告诉别人自己经历过漫长悠久的一天,也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别人, 她会在睡着之后, 来到过去的平安京。

    安倍晴明开口说道:“姬君, 现在太晚了。”

    他刚说完,就想要掐死几秒钟前的自己。

    为什么要说的像是指责一样?

    (不应该说这句话的。)

    沈韵却没有注意到这些事情,少年因为太在意而患得患失,而她却不觉得这样的话语是不是指责的意思太过严重。

    “嗯,但是晴明你也没睡啊。”

    沈韵发现自己根本不想念对方的姓氏,安倍这个姓氏留给她的只有数百次的闭门羹。

    可能对安倍家的人来说, 这不过是一次拒绝,但是对沈韵来说, 却是累计了数百次叠加后无可逆转的反感。

    “因为,”少年说出了自己没有睡觉的理由,“蝉太吵了。”

    “啊, 毕竟是在地下待了很多年才能破土而出,所以变得忘乎所以了吧。”

    (是多少年来着?蝉的品种太多了,具体年数也不好算了。)

    安倍晴明则回答:“但是每年夏天都很吵。”

    沈韵点了点头:“不同年岁的人类几乎每天都会生孩子,难道就不允许蝉每年都生吗?”

    安倍晴明回答道:“并非不允许,而是太吵了。”

    沈韵想了想,回答道:“这就像是男人用和歌勾引女孩子一样,雄蝉也用叫声勾引雌蝉,这是相同的道理。你不能因为和歌听上去比较风雅,反倒是觉得蝉叫很烦人。”

    虽然我也觉得很吵。

    得到了姬君的认同后,安倍晴明才松了一口气。

    沈韵又说道:“晴明既然睡不着,明天的工作怎么办?”

    安倍晴明说道:“老师替我算了一下,明天起的十日内,我都需要在家里避物忌。”

    “这是放假。”

    沈韵觉得安倍晴明的老师还挺不错的,最起码知道在学生连续值了那么多天的晚班,白天还要上班工作后,给人家放个假。

    “那你就要好好休息。”

    “是。”

    两个人又没话说了。

    安倍晴明有些绝望的想着为什么自己要这么回答。

    应该会有更好的回答方式。

    为什么他会做出这么蠢的应答。

    沈韵则说道:“那你在家里准备干什么?”

    她其实挺好奇的,安倍晴明被记录在历史书中的时候,已经是七十岁的高龄了,他真正的成名应该是在死掉很多年后,获得偌大的名声应该是在江户时代了,那个时候流行很多的物语小说,自然也有广大人民群众喜欢的妖魔鬼怪的小说。

    最有名的应该就是百鬼夜行图,既然有那么多的妖怪,就要有个比妖怪更厉害的人物。

    这个人物就是安倍晴明。

    沈韵在知道妖怪和神明真的存在之前,一直觉得现代的阴阳师都是骗钱的。

    但是在知道了真的不是骗人的时候,她就在想那些关于安倍晴明的传说,难道真的有真实性吗?

    这个人能够无数操纵强大的式神,无数的妖怪在他面前俯首称臣,而且还是妖狐的儿子。

    半妖之子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天才阴阳师。

    这听上去根本就是苏到没边的主角人设。

    所以少年时代的安倍晴明是什么样子的呢?

    他喜欢什么?

    他讨厌什么?

    他会为什么高兴?

    他会为什么难过?

    他会做什么事情?

    他不会做什么事情?

    沈韵真的好奇极了。

    将活的安倍晴明当做取材对象——

    这可真是豪华到了极点的待遇。

    安倍晴明老实回答:“我还没想好。”

    本来他想去捉蝉的,但是看到院子里的姬君,就将自己之前的目的全部忘光了。

    “这样啊。”沈韵想了想,决定说点自己擅长的东西。

    她其实也很容易将话题说死,如果赤司征十郎不愿意续接话题的话,两人青梅竹马之间的闲谈一定会拐到工作上去。

    “你知道《山海经》吗?”

    “是那套唐国的典籍吗?”

    安倍晴明发现自己有知道的东西后,也很乐意回答姬君的问题。

    (总算有话题可聊了。)

    “之前的遣唐使带回的《山海经》,除了藤原家有一套,在阴阳寮中也有一套。”

    沈韵不由得想到自己那本丢在书房里面吃灰的kindle,她不由得有些心虚,总觉得自己最近这段时间只想着挣钱了,完全忘记了要充实自己努力学习的任务了。

    总不能将责任都推给伊丽莎白女王那边的事务繁忙吧?

    “你看过那套书吗?”

    “是的。”

    沈韵有些兴致勃勃的问道:“你觉得《山海经》写的怎么样?”

    安倍晴明实话实说:“唐国真是个了不起的地方。”

    沈韵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他:“其实这套《山海经》的编写人在写书的时候一定将书当做食谱来写。”

    “欸?”

    从未想过的冲击性的发言让安倍晴明的大脑一时失去了运转。

    沈韵倒是觉得有些失望。

    她本来以为安倍晴明会和赤司一样,立刻反驳说她难道将书中写的那些某地有某国,国民相貌如何如何的内容全给忘了,但是安倍晴明没想到这一点,也是情有可原的。

    毕竟是时代上的信息量的不对等。

    会有这种情况也是理所当然的。

    于是沈韵就将自己考虑的方向告诉了对方。

    “你看,书里面不是经常有那种‘某地有某某动物或者是植物,外貌如何,味道如何,会有什么效果’之类的记录吗?这不就是食谱吗?”

    安倍晴明从来没想过这些事情。

    他之前看书的时候都不曾想过这些事情,只当做是记录来对待,但是换一个想法的话——

    “姬君才思敏捷。”

    “我只是随便说一说,很多事情不要只看表面,换个思考方式。就像是两个人下棋的时候,快要输掉的时候,可以考虑下一步该怎么走才能获胜,或者也可以考虑恼羞成怒的掀桌子不干啊。”

    听到这样的言论,安倍晴明完全不觉得话语里的做法是否有什么不对,他只是从心出发,认为姬君这么说,那么这件事情也可以这么做。

    (如果是这位姬君的话,她做什么事情都会被人原谅的吧。)

    安倍晴明忽然想到,自己是受某位神明所托,替这位神明看顾这位唐国的姬君。

    但是姬君并不需要自己的保护。

    反倒是她告诉了自己许多的道理。

    讲了许多自己不曾考虑过的方向。

    按部就班的上升很稳妥,急于求成反倒是失败的诱因。

    可如果这套规则是给庸才的,而天才根本不需要遵守这套庸才们的规矩。

    “晴明,你知道吗?”唐国的姬君看着庭院上方的月亮,“天才是制定规则的人,庸人才是遵守规则的人。而你——是应该制定规则的人。”

    因为和安倍晴明聊得太久,等沈韵起床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已经快迟到了。

    坐公交车显然来不及了,她也没有买自行车。

    毕竟上下学靠走路,要什么自行车。

    但是打车的话,光是查一下导航上面的交通情况,她的心中充满了绝望。

    花钱也来不及了。

    没办法了,只能出这一招了。

    沈韵在网络上找了一个联系电话。

    这个电话的内容就是用摩托车载人前往某个目的地的短途运输。

    总有人快要来不及赶飞机的时候出租车被堵在路上,赶不及约会的时候又被堵在高速公路上下不来。

    所以这么一个灰色地带的载客公司就此诞生。

    沈韵在之前的一日循环的时候,用过很多次这个公司的项目,希望他们现在还健在。

    抱着这个想法去拨打了一下电话,结果居然真的接通了。

    讲出了自己的所在地和要去的目的地后,五分钟后,摩托车就到了。

    沈韵直接跳上车,还没系好头盔,车就开动了。

    风驰电掣、穿街过巷、时而在人行道上违规行驶,时而跨越车顶飞驰过大楼与大楼之间的间隙,大约花了二十分钟后,沈韵顺利到达了目的地。

    在经历了以上的路程后,沈韵觉得自己的双脚现在还在生理性的发抖,是一件完全情有可原的事情。

    就算走了这样的捷径,可距离比赛时间还是已经过去了五分钟。

    递上十张福泽谕吉后,沈韵拿出手机就给了个好评。

    怎么能不给好评。

    比出租车的价格便宜不说而且速度还快。

    在不考虑补给和油耗的情况下,摩托车在城市中的机动性果然是第一位的。

    不外乎印○到现在还有山地摩托车部队。

    在拿着之前参加志愿者活动时发放的工作证顺利进入了场馆后,沈韵发现整个馆内除了篮球落在地上后弹起的声音,就只有在争夺篮球归属权时鞋底与地面的摩擦声。

    沈韵发现自己不应该在比赛正激烈的时候进入现场,就像是在话剧演出的时候,既然你迟到了,就应该等在剧场外面等着中场休息时间再悄悄进场。

    她站在观众席的最上方,俯瞰着下放的场景,拿出手机,给桃井发了消息。

    【比赛的结果如何?】

    桃井看到手机上的这条消息时,差点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日本的法律规定手机在拍照的时候决不允许关掉闪光灯和拍照的声音,否则就是犯法的做法。

    桃井头一次感谢国家法律没有规定手机邮件通知的时候也必须开音效。

    赤司只是看了她一眼,然后转头继续去看场上的比赛情况。

    桃井盲打都能将比赛情况打出来。

    【青峰大辉三犯。】

    她几乎是茫然的打出了这一行字。

    这次的总决赛洋溢着微妙的气氛。

    比赛的裁判是出席奥运会篮球赛事的人,在青峰大辉比赛开始的三分钟内被判了三次犯规后,所有人都被他严苛的判罚方式给吓得畏手畏脚。

    然而玉川的学生呢?

    他们的篮球技术和街头篮球没有任何的相似之处。

    标准的技术就是最好的技术。

    nba的球员在nba的规则下,分分钟将街头篮球的选手打的抱头鼠窜。

    青峰大辉遇到了这种情况。

    沈韵摸了摸脸上戴着的口罩,在手机上写了一个回信。

    【四犯。】

    但是第一节的比赛时间还剩下三分钟了。

    在比赛前制定的“狙击奇迹时代”的计划里,青峰大辉必须在第一节比赛的时候将他从场上除名。

    那么除了一换一的退场方式之外,就必须要在十分钟内让这个依靠身体直觉的怪物五犯下场。

    这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但是在第一节比赛结束前,星野还是做到了这件事情。

    以彻底惹恼其他几个奇迹时代的正选作为代价,玉川把青峰大辉给坑下场了。

    沈韵从包里翻出了玉川中学的女生春季的外套,夏天穿这个外套确实是有点奇怪,她就把这件外套塞回了包里面,把自己早上塞进包底的西装外套翻了出来。

    真没想到,这件西装居然没坏,除了皱一点外没有任何不足之处。

    沈韵已经相当满意了。

    戴上有色的平光眼镜,沈韵笃定的从入场通道走到了玉川中学的休息席上。

    星野都没空休息,反倒是抱怨起沈韵的迟到:“哇啊,这么重要的比赛都能迟到?”

    “睡过头了。”沈韵将昨晚做的柠檬切片拿了出来,“这个要吃吗?”

    “谢谢。”森川接过这个装有柠檬切片的密封盒,打开盖子,将里面的食物传递了一圈,“依照计划进行。”

    “奇迹时代开始认真了。”沈韵念着计划上的内容,“请各位自由发挥的时候,不要忘记正事。”

    正事就是,破坏绿间真太郎那bug级别的投篮,将黄濑凉太的体力耗尽,顺便——

    逼得赤司征十郎下场。

    .

    这场总决赛看得桃井目瞪口呆。

    北海道的玉川中学在这之前一直都默默无闻,就算是进入了全国大赛的赛制,没有人看好他们,只觉得是走了狗屎运。

    就算是他们一直到了总决赛,但是之前的所有比赛都没有任何的亮点。

    中规中矩的毫无特色。

    只能说他们的配合默契。

    以及除了运气好之外,其他的特色根本说不上来。

    但是这样一支队伍,居然有着极高的行动力,体力更是恐怖如斯。

    这群家伙是被埋没的“奇迹时代”。

    沈韵恨不得告诉所有人,不是没有天才,只是在那种偏僻的乡下地方,天才根本不为世人所知而已。

    计划进展的很顺利。

    除了世间上拖沓了一点之外,基本上和沈韵的计划没什么出入。

    (希望能赢啊。)

    看到赤司在第三节上场的时候,比起惊慌失措,沈韵反倒是涌起一股怒火。

    (这才不是我的青梅竹马。)

    (你这个冒牌货把我的小征还回来。)

    (这种虹膜异色症的中二病怎么可能是我那天使一样可爱的青梅竹马?)

    不过抱怨归抱怨,沈韵对于这个中二病的赤司征十郎还是报以极大地警惕。

    但是也仅此而已。

    有一个一点也不好笑的笑话。

    操纵棋子的棋士如果亲自下场的话,那么就丧失了在场边掀棋盘的资格了。

    (所以才要有不结盟宣言。)

    沈韵不知道自己怎么想到了这么一件事情,不过依然期待着最后的结局。

    无论玉川会不会胜,他们已经胜利了。

    能够将奇迹时代逼到这种地步,已经是一种没人做到过的胜利了。

    最后的结局是加时赛。

    五分钟一局的加时赛。

    这次是双方彻底掉进了体力和精神折磨的双重地狱。

    .

    当安倍晴明再次见到姬君的时候,她正一脸不快的站在走廊上,看着池水旁边乱叫青蛙。

    “姬君。”安倍晴明也没管这是在宫内,不可以随便行走的地方,反倒是担心起被人看到这位姬君,连忙出声,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啊,是晴明啊。下午好。”

    “下午好……不对,姬君怎么会来宫内?”

    “啊,我也不知道,一睁开眼就到这里来了。”

    两个人在走廊上干瞪眼了一会儿后,还是安倍晴明败下阵来。

    “姬君,若是无事……请问您能随我来吗?”

    “好啊。”

    于是安倍晴明带着沈韵去了自己在阴阳寮的工作地点。

    安倍晴明正和许多人在一个大房间里计算着明年的历法。

    除了安倍晴明之外,没人能看到沈韵的存在,这让前者松了口气,后者则暗暗叹气。

    (果然自己不能算人啊。)

    为什么非要睡着了才会来到这个地方呢?

    “原来晴明每天的工作是这样的内容啊。”

    沈韵虽然知道阴阳寮的工作包含了天文历法祈福沟通阴阳等等主线内容,只有副业才是捉鬼除妖拔除污秽之类的事情,但是她根本没想过安倍晴明在少年的时候也要在阴阳寮里面编纂历法啊。

    说白了,就是推测下一年的吉凶。

    也就是个写黄历的。

    写黄历的。

    (这档次一下子跌了好多。)

    不过虽然很无聊,但是安倍晴明的字倒是写得很好看。

    就是一不小心,他就会写错一个字。

    “是我打扰了晴明的工作吗?”

    沈韵还以为是安倍晴明不习惯写东西的时候身边有人在,所以才认为是自己的原因。

    可对安倍晴明来说,这位唐国的姬君虽然是打扰了他的工作,但不是她认知范围的“打扰”,而是另外一种属于少年怀春的“困扰”。

    “不,没有,只是姬君……”安倍晴明发现自己想将责任推给对方的时候,暗自唾弃自己这种推卸责任的行为,所以他选择换了个话题,“为什么今天的姬君会心情不好呢?”

    “我心情不好都写在脸上了吗?”

    沈韵也没想到,就连这个安倍晴明都发现了自己的心情不好。

    “其实是这么一件事情,”她叹气,“我本来认为绝对能赢的,但是最后还是输掉了。而且让我输掉的家伙还是……”还是她的青梅竹马。

    不是那个发现赢不了就果断选择跑路的中二病,而是自己认识的赤司征十郎。

    这就很气。

    “总之就是很烦。”

    “以为能赢的没能赢——是这个理由吗?”

    “对啊。”

    “唔……”

    沈韵看到安倍晴明脸上的笑意,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就听到后者说,“原来姬君也是有那么强的胜负心啊。”

    “对啊,我很讨厌输。”

    沈韵不觉得这是什么不好的美德。

    难道自己本来就很厉害,还要谦虚的说自己还不足,并没有那么厉害吗?

    她其实根本不适应这种谦虚过头了反倒是极度虚伪的言行。

    时至今日,沈韵都无法真正的融入这个国家的社会。

    所以她才会很珍惜能够和自己成为朋友的赤司征十郎。

    也因为这个理由,她才会努力做了那么多的事情。

    “但是姬君并不觉得难过。”

    安倍晴明不愧是安倍晴明,就算只是个十几岁唇红齿白的少年郎,但还是一眼就看穿了沈韵的心态。

    “对啊。我并不是特别难过。”

    玉川努力到了最后,最后一秒体力不支导致的罚球失误,是决定胜败的关键。

    虽然是败者,但却得到了胜利者都没有获得过的满场欢呼。

    人们会为优秀的战士喝彩,哪怕他们败北而归,依然会为他们努力到最后一秒的身影鼓掌喝彩。

    这个做法,完全颠覆了胜者为王的一贯逻辑。

    “但是呢,就是不爽。”

    努力不一定会有回报,但是沈韵没有遭遇过自己的努力没有回报的结局。

    就算是漫长的一日轮回也是如此。

    她最后打出了完美结局,顺利通关了那一天。

    (原来姬君也是很好强的性格啊。)

    安倍晴明越是了解眼前的姬君,就越是为之神魂颠倒。

    少年慕色,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男人就算是行将就木,见到路上走过的美女也会多看两眼。

    “姬君,如果觉得历法无聊的话,我给你将故事吧。”

    在空无一人的编纂室中,沈韵听着安倍晴明讲着妖怪的故事。

    “……最后,在桥下等着恋人归来的女人变成了妖怪。每当她因为想到不归的恋人哭泣时,天上就会下起雨。”

    “然后呢?”

    “然后,我告诉她,已经过去了两百年了,没必要再等了。那个男人就算没来现在也早就死掉了。”

    “呜哇,晴明还真是性格恶劣啊,结果呢?”

    “结果被对方赶走了。”

    “没有收服她吗?”

    “因为她被困在那个地方,要带走的话她就会死掉了。不带走也没什么关系。”

    就像是有些哭泣的山洞,里面可能就是住着没有任何威胁的弱小妖怪,阴阳师也不会多此一举的去除妖。

    就像是人类将身体内过多的细菌除掉了,结果莫名其妙的就多了许多类似花粉过敏之类的症状一样。

    平安京是人类与妖怪相安无事,人类与妖怪都会吃人的时代。

    沈韵觉得这个故事她好像在哪里听到过,就又问道:“那个妖怪叫什么名字?”

    “就是妖怪。”

    “嗯,山海经里面的每个物种都有名字,为什么晴明遇到的妖怪没有名字呢?”

    对于姬君的疑问,安倍晴明回答道:“下次见到的话,我会问她叫什么的。”

    “嗯。”

    沈韵点了点头。

    讲完故事,发现姬君还没走,安倍晴明看着今天没完成的工作量,默默地收拾好了东西,就下班回家了。

    工作先留到明天吧,今天姬君来访,还是要好好招待姬君为好。

    之前晚上来的时候还不觉得,但是在太阳落山前看到的安倍晴明的住宅,充满了野趣。

    也就是破败也破败的相当有野外荒宅的风格。

    安倍晴明相当不好意思,毕竟陋舍自己住没什么关系,要招待客人就会显得不足。

    但是沈韵却毫不介意。

    这可是安倍晴明的住处欸,可不是现在占地又多又豪华的土御门一家的所在地。

    少年推门而入,道:“姬君,请进。”

    沈韵进入了屋中,和安倍晴明又说起了《山海经》的话题。

    后者在之前提到了《山海经》的故事后,专门去找了自己的老师寻求抄录书籍的资格,得到了老师的许可。

    “只要不影响工作,就可以任凭我去抄录这些书上的内容。”

    “但是那个是有插图的版本吧。”

    沈韵想到,历史上都没人说过安倍晴明会不会画画。

    所以她就将这个历史之谜问了出来。

    “晴明会画画吗?”

    “……老师说抄录的时间有限,让我将文字抄下来即可。如果需要对照,可以直接来阴阳寮翻阅。”

    这不就是避重就轻吗?

    沈韵还想再问,但是想到安倍晴明一个人住在这样的宅子,里面也没有其他的人,想必他的经济状况也不容乐观。

    仔细想想,阴阳师本身就是收入不高的职业。

    但是能在宫中任职的人,最次也是个下级贵族。

    安倍晴明的父亲安倍益材是不是也是哪个下级贵族来着?

    话说回来,安倍晴明的母亲除了白狐妖怪的说法之外,也有他的母亲其实是山上没有户籍的野户女子,因为母亲出身低微——还不如将她称为妖怪。

    欸,但是看来也不是这样的情况。

    就在晴明想不出要拿什么东西招待的时候,忽然传来了敲门声。

    “晴明大人,晴明大人在吗?”

    于是,原本还是在姬君面前坐立不安的羞涩少年,一下子冷静了下来,回答道:“门外何人?”

    “我是荒川的主人,感谢前日晴明大人疏通了水道,特地前来献上贺礼。”

    荒川之主?

    沈韵还想问这是人还是妖怪,晴明已经去开门了。

    从门外递进来一串香鱼。

    香鱼的鱼鳃中穿过了一圈草绳。

    提着草绳的是一直毛绒绒的爪子。

    沈韵看的都呆住了。

    晴明看到送上门来的香鱼,心中松了口气。

    现在就不用去外面买晚餐的食材了,真是太好了。

    但是姬君却好奇的看着他手上的香鱼,问道:“晴明,来送鱼的客人,难道是妖怪吗?”

    “是荒川的主人。”

    “荒川之主?真是好大的口气啊。”

    “真身的话。”晴明有点犹豫。

    但是看到姬君期待的眼神,他立刻就将答案揭晓了。

    “荒川之主是水濑。”

    “啊,毛皮防水又保暖。”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反应居然是这个。

    所以欧洲的水獭被捕完后,欧洲佬们又盯上了美洲的水獭,最后成了珍惜的保护动物。

    但是能够成为保护动物活下来,也好过被灭绝的旅鸽。

    “姬君想要的话……”

    “不用了,我不喜欢皮草。”

    “我身上穿的衣服就足够了,不需要多余的东西。”

    “这样啊。”

    “要爱护生灵。”沈韵说,“一切正好即可。”

    多余的东西累积起来只是浪费资源。

    “姬君——大才。”

    沈韵相当的不好意思:“不,这不是我说的话。”

    “能够做到这件事情,就已经是了不起的事情了。”

    安倍晴明觉得能够知道不要奢侈浪费,并且身体力行的去做这件事情,就已经是了不起的事情了。

    难道华衣美饰不是一种奢侈浪费吗?

    不,对于这个时代的安倍晴明来说,美丽无双的姬君,拥有华衣美饰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这个时代的所有人都是这样相同的想法。

    替姬君置办一身美丽的衣服,准备精致的饰物,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而姬君也没有向安倍晴明索取过任何东西。

    她只是询问了安倍晴明的名字,其他的时候都在和这个被众人畏惧的狐妖之子聊天。

    夸赞他的才能,认为他会成为天下无双的大人物。

    沈韵又和安倍晴明聊了一会儿天,当她发现安倍晴明没有提到妖怪的种类时,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荒川之主是什么种类的妖怪?”

    “就是……”

    安倍晴明刚想回答,却发现自己回答不上来。

    他像是被点醒了一样,喃喃自语。

    “荒川之主,是水獭变成的妖。”

    “哭泣会让天上下雨的妖怪,是雨女。”

    安倍晴明连姬君什么时候走了都不知道,拿出空白的宣纸,就在上面写了起来。

    这个时代的阴阳师知道在黑暗中隐藏着无数的妖怪,人类和这些魑魅魍魉的妖怪共存。

    但是这些妖怪的种类——

    没有一个阴阳师想过替这些仿佛开天辟地之时就存在的妖怪们分门别类。

    现在,安倍晴明想做这件事情了。

    作者有话要说:  有一种说法,牛顿在提出万有引力定律的时候,在当时的科学界已经有了这种共识,不过被他抢占了先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