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这个恶毒女配我当定了[快穿] > 177、现代终极修罗场
    第177章

    伴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推移, 阮侨等人对于阮棠这个课题似乎并没有太大的进展, 这要归功于某个被囚禁的家伙,从始至终的都表现的太过于淡定, 简直就是无懈可击,完全不给对方留下任何抓到漏洞的机会。

    一天、十天、半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过去了, 她还是留在别墅内稳如泰山。

    该吃吃该喝喝,该耍流氓就耍流氓, 完全没有半点囚徒的自觉性。

    搞得系统都很迷惑。

    【距离你上次递话,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无论是楚嘉音还是其他人都没有任何动静,你就不担心他根本没收到你的暗示吗?】

    阮棠这惬意又自在的完全就像是跑去三亚旅游了,躺在海景别墅区晒晒太阳、看看海景游个泳,之前不过是稍稍的通过和细风有了些许的小动作,便再无后续,这让前后不一的举动让系统都怀疑它之前是不是误解了。

    阮棠真的有暗示楚嘉音吗?

    如果真的有, 那她等不到回应,为什么还半点不慌?

    总不能是被安逸的生活消磨了斗志吧,这可真是开玩笑, 系统再弱智都知道不可能, 那祸水的心啊, 是冷的,血是凉的,没有人能焐热。

    阮棠摘下太阳眼镜, 慵懒的伸了个腰,声音娇媚儿散漫,“急什么。”

    她说。

    同时站起身,踩着悠闲地步伐进了屋,那淡定自若的样子像是胜券在握。

    她打开电视机,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问:“今天几号了?”

    系统给出一个答案。

    距离和细风将行李全部搬来,已经过去小十天了,这段时间那群人还是时不时来打扰,和细风游刃有余的过来偷情,与往日并无太大变化。

    那祸水摸了摸下巴,似在思考,唇角勾起一抹笑意:“小系统,我跟你说,我有预感这里今天会迎来一位客人。”

    客人?

    能够被阮棠称之为客人的,当然不可能是隔三差五就往这里跑的那群大猪蹄子。

    【系统:你觉得会有生人闯过重重封锁,进来找人?】

    “不,我指的是从来没有来过这里的人,所以是客人。”阮棠说。

    【楚溶?】系统难得的智商暴涨,猜到了阮棠的算计:【你觉得楚嘉音自己没办法来,但是他肯定会在楚溶面前现身,指挥弟弟来打探情况?】

    阮棠喝了口水,漫不经心的一笑,说:“他的爱意值一直在涨,但是到了关键时刻唯独卡在最后一点上,你觉得是为什么?”

    不等系统说话,她已经自问自答:“因为他还有心结无法打开,不能说服自己,所以爱意无法全无保留的释放。”

    “之前楚家的种种怪异举动,已经让楚溶对哥哥的存在产生怀疑,但是对于他们这种无神论者,这种小幅度、微妙的事情显然不足以让他相信,更何况这事还事关三观道德,他肯定会说服自己,强迫自己不去想。”

    阮棠说:“但是呢,我的身份一旦暴露,神明的存在颠覆了他的世界观,他最大的反应来源应当就是哥哥的鬼魂似乎真的存在,还眼睁睁的看着他与小嫂偷.情,这就……刺激了。”

    阮棠轻笑:“你以为是时钰想把他外派就能外派的吗,假如他自己不情愿谁也没办法逼他,但是他肯定是自愿暂时性逃离这里的,因为他无法面对哥哥,只能逃避。”

    然而,只缺一点的阮棠,显然并不想让他再逃避下去。

    ——这,也就是那祸水会直接启用楚嘉音这步棋的目的。

    打破楚溶的世界观,破而后立。

    这个时间段,楚溶该想的也应当是想清楚了,只差最后一推。

    那祸水的算盘打得是稳稳当当,半点不慌,她怕什么?怕楚嘉音接收不到她发过去的信号?

    她又不是系统,还能蠢到这种事情都算计不透的,宁水源的身上无论有没有她的气息,只要他走进了楚嘉音的音乐室,目的就已经达到了。

    楚嘉音再佛系再温润,骨子里都是霸道的,而且对她相当具有责任心,不可能坐视不管,哪怕是一丝怀疑都足以让他追查到底。

    更何况,他的灵魂碎片厉鬼兄,可不会像他那么佛。

    然而,今天这位来客,却出乎了阮棠意料。

    不是楚溶。

    彼时阮棠正蜷缩在沙发上玩指甲油,小刷子在脚趾上轻轻一刷,粉嫩的指甲盖上立刻留下艳丽的红色,与白皙的脚踝形成鲜明的对比。

    男人的脚步声打断了她的动作,阮棠微微抬首,侧过脸去可有可无的看了一眼门口的方向,目光落在那张清俊疏朗的面孔上时,顿时微微一怔,随即哑然失笑,“我还以为你会逃避到底。”

    男人走进来,冷清的面容没有半点情绪,整个人都像是万年不化的冰山,令人无法捕捉他的真实情绪,唯独在阮棠出声之后才微微敛眸,似有动容。

    “并不是逃避,只是我想先将《生灵》完成,再将余下所有的时间都空下来,面对你。”男人冷冽的嗓音没有半点解释的意思,像是在纯叙述一个事实。

    ——时钰。

    这可是自她被囚.禁以来,时钰第一次出现迈进这栋名为别墅实为囚笼的地方。

    然而,在那天、当时那种情况下,比较有意思的是,在得知真相、知道阮棠是神明并游走在无数小世界的真相之后,他的情绪也是有失控的。

    而且是与那群男人站在同一立场上。

    阮棠毫不怀疑,这个真相对于时钰的冲击力。

    那个清心寡欲、将世人隔绝于自己的世界之外的时钰,其实早已为她走下神坛,染上七情六欲,甚至是男人的占有欲。

    只是以往,这份占有欲都被他的追求所掩盖,被他有意识的压抑住,矛盾爆发后,当然会出现这种情况。

    那祸水对此全然了解,却半点不动声色,她只是扬了扬唇角,朝对方伸出手做出一个要抱抱的动作,说:“那你现在忙完了,要怎么补偿我?”

    时钰的黑眸落在她的身上,微动,随后男人上前,配合的将她抱在怀里,阮棠却得寸进尺的爬到他的腿上,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

    时钰仍旧没有什么反应,淡淡的看着她,说:“所谓的补偿,你应当不会喜欢才是,甚至于对于将你留在这里的我们每一个人,此时的你应当都是倍感厌恶的。”

    这得要多了解她,才能说出这样的话啊!

    阮棠感慨,却摇了摇头,说:“算不上厌恶,不爽是有的,不过比起他们,小时啊,我对你现在的样子应当是倍感兴趣的。”

    她凑到他的耳边,恶劣的一笑,说:“你知道的,我这个人最喜欢的做的就是坏事,让和尚还俗、毁道士修行、诱神明堕落,以及……看你失控。”

    时钰抿着唇,一言不发的看着她。

    他的黑眸如墨,搅动着狂风骤雨,混合着压抑、戾气,以及隐藏的更深更疯狂的欲.望。

    对于阮棠而言,时钰不过是她漫长生命中一个难以被征服的目标,但是对于时钰而言,那个祸水却早已是刻在灵魂深处的爱侣,他所有的隐忍,都是为了保持这份爱意的纯洁性。

    然而,当真相暴露时,一切都被毁掉,世界观被摧毁,爱意被否定,此时的时钰不再是冷清的佛,而是一个定时炸弹。

    那祸水的唇,却还贴在他的耳垂上微微摩擦,作死的继续拨撩着,似乎很期待他失控的反应。

    “小时?”她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他的耳垂,轻笑:“你这个样子,简直可以做雕塑模型了。”

    ……真的是,可爱的不得了。

    就在这时,一只大手突兀的将阮棠扣在怀中,男人冰冷的唇混合着疯狂而炙热的爱意压了下来。

    与其说是吻,不如说是掠夺。

    时钰完全就是泄愤般的在撕咬她的唇。

    阮棠微微仰头,眼都不眨的注视着近在咫尺的面孔,时钰昔日冷清的眼眸一片黑暗、冰冷的呼吸变得火热、他冷淡的吐出无机质、无起伏声音的唇是那样的柔软,又那般的炙热。

    简直就像是一颗毫无保留、滚烫的心脏。

    阮棠第一世走到最后,一直在和时钰搞精神柏拉图,莫说是上.床,便是肢体接触都少得可怜,让她一度怀疑这货是不是x冷淡。

    现在这个怀疑被否决了。

    失控的时钰,比猛兽都要恐怖。

    两个人从沙发滚到地毯上,不知何时换了姿势,那祸水的唇角扬起得意的笑,仿佛对他的反应极为满意,她坐在他的身上,俯身,在他被吻到一片绯红的唇上安抚性的亲了亲,说:

    “别急,我来教你怎么做——”

    就在这时,一阵悠扬的钢琴声突然响起,清亮、舒缓、令人耳目一新的音乐声,宛若天籁,但是在这种疯狂、火热的关头,却不亚于一盆冷水浇下来。

    音乐声抚平了时钰内心的疯狂,让理智逐渐回笼,一双黑沉的眼眸逐渐清明,他坐起来,看着两个人纠缠在一起的狼藉画面,眉头不自觉的拧起来。

    阮棠:“……”

    她转过头去,才发现电视竟然没关,只是之前一直被视为无物,但是这首音乐实在过于美妙,一经播放无人能够忽视。

    也成功的坏了阮棠这妖女的好事。

    然而这还没完。

    电视屏幕上播放的音乐,似是一曲情歌,以旁观的角度唱出歌手心爱的女孩,伴奏动听,歌词动人,一曲听下来令人不由惊艳。

    然而阮棠听了一会,才微妙的想起来,这似乎是楚嘉音为她做的那首曲子。

    乐谱交给宁水源后,她便没有再过问,没想到会在今天、这种情况下播出,然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还特么能这样的???

    时钰突然出声:“这就是那首写给你的情歌?”

    阮棠诧异,“你也知道?”

    “和静庭将你这段时间的所有资料记录发给了大家,人手一份。”时钰说。

    阮棠:……操。

    算你狠,和静庭。

    时钰却抿着唇,冷清的面孔被阴霾所笼罩,他闭了闭眼,压抑的道:“这首歌唱的没错,楚嘉音说的也没错,你的确是自由的,倒是我们……”

    他自嘲的笑笑,轻声:“你情我愿的事情,是所有人到最后都玩不起,不想要好聚好散,贪婪的想把你永远的留下来。”

    甚至是他,都产生了心魔。

    如果不是这首曲子的打断,此时的他已经做出不可挽回的事情,彻底毁掉他与阮棠灵魂相通的纯洁性,也让自己变成一直瞧不起的那种管不住下半身的肮脏男人。

    阮棠被突然又变成冷佛的时钰打的措手不及:???

    什么情况?

    这就变回去了???

    时钰却半点不知道她内心的崩溃,一双黑眸认真的注视着她,说:“阮棠,我放你走,给你自由。”

    作者有话要说:  阮棠:到嘴的……时钰,又tm飞了!!!!

    下一章,结束这个世界,然后我们去刷古代朝堂+民国+现代皇室融在一起的新世界。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啾咪好几口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啾咪好几口 4个;空白白…、简爱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云阿宝 30瓶;song、26074972、猪猪小肉丸、初夏情微动 10瓶;ccc 5瓶;张凡 2瓶;乔伊飔、未来可期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