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姑息gl > 103、第 103 章
    母亲看到了多少?

    她会想到多少?会不会让小路回路家去?

    她会不会觉得价值观破碎, 会不会对自己失望, 觉得自己是变态……

    刹那间,池慕云脑子中闪过无数个念头。她反应过来, 想和路清明拉开距离,却发现自己动不了。

    路清明仍是紧紧地圈着她,不但没松开她, 反而把她抱得更紧了。

    “舅姥,外面好冷啊。”路清明抱着池慕云, 语调轻松,嘴里还发出“嘶嘶”的声音。池慕云被她紧紧地箍在怀里,额头贴着她滚烫的脸颊。

    这孩子……是睁眼说瞎话吗?

    凌素珍嗔怪地看着她:“冷还在外面杵着,走,赶紧回屋。小云?你喝多了是不是?快

    “嗯,好的……”池慕云抬头看着路清明,这才后知后觉。

    路清明笑嘻嘻地搂着池慕云:“冷死了,咱回去吧。”

    “嗯……”池慕云低声应了一句, 一边走一边抬头看着女孩的脸。路清明脸上是再正常不过的嬉笑,看起来简单纯粹极了。

    池慕云低头笑了。

    亲朋们陆陆续续告辞了。池慕云洗完澡上床,原本想看书, 翻了几页却心绪纷乱, 总是想着刚才的事情, 看不下去。

    她拿出手机,这才看到赵柯的消息。

    还是三个多小时以前发的。那时候池慕云正在吹蜡烛许愿,手机落在了卧室。

    “生日快乐[蛋糕] [蛋糕] [蛋糕]”

    池慕云想了想, 简单回复了一个“谢谢。”

    刚回完赵柯的消息没一会儿,江北就过来了。

    “你看工作群没?”江北穿着睡衣,头发乱蓬蓬,身上胡乱披着一件唐韵的皮衣,看起来有点滑稽,她径直走到池慕云面前,冲她晃了晃手机:“哎你看到没?燕姐说的。”

    说是工作群,其实这个群里只有江北、陈燕还有池慕云三个人,她们三个关系最好,陈燕便拉了一个私群。

    池慕云登录上企鹅,看到陈燕发了一个截图。

    微博昵称“直播间的小赵”今天凌晨发了一条动态:

    “生日快乐[蛋糕] [蛋糕] [蛋糕]”

    没有配图。

    下面有几十个评论,上百个点赞。

    “谁过生日?”

    “赵老师这是在祝谁生日快乐[疑惑][坏笑]”

    “天啦噜,有情况!”

    ……

    陈燕:小赵这是祝谁生日快乐呢?哈哈哈哈哈

    江北:额……也许是哪个同事?亲戚?

    陈燕:今天是小池生日啊,哪有这么巧的你说[坏笑]

    池慕云按灭了屏幕,揉着额角:“我可以假装没看见吗?”

    江北慢吞吞地踱到她旁边:“群里的消息你可以假装没看见,但你必须得回答我。”

    池慕云无奈地摊手:“好好好,你问。”

    “那个小赵,我记得前段时间采访过你吧?他好像确实对你有兴趣。”江北沉吟了一下,确实,适龄的单身男人估计都会对池慕云有兴趣吧?

    人美有气质,家境又不错,有一份很体面的工作,确实是不少“黄金单身汉”理想中的女友或者结婚对象人选。

    是有不少人追池慕云,但这一个最让江北觉得“危险”。

    “他看上去太适合你了,又是市台的人,算行内的人了,人脉关系广。你看陈燕她们,都被他迷得五迷三道的,不少人都会帮他说话。”

    江北叹口气,“我也是怕你被这些人说动了。说实话,我觉得他和你不合适。他的节目我看过,私下也打过一些交道。我和你关系好不少人都知道,我估计他很快就会找上我。这样霸道的方式,我觉得你不会喜欢。”

    江北说了一大堆,见池慕云没说话,又补充道,“也许我会猜错,但我作为朋友,还是得说出我的想法。小云,他在微博上故布疑云的生日祝福,也许能挑逗到崇拜他的小女生,但对你没用。你们俩就不是一种人。我希望你好好考虑。当然,如果我说错了,你就当我没说吧……”

    池慕云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江北被她笑得莫名其妙:“你笑什么?我跟你说正经的呢。难不成,你还真的对他有感觉?”

    江北掏心掏肺地说了这么一大堆,无非是在护池慕云的短。这么一大堆话,听得池慕云心里暖洋洋的,但看江北戴着黑框眼镜一副严肃认真的样子,再看她身上那件唐韵的女人味十足的皮衣,池慕云又有些想笑。

    池慕云盘腿坐着,用手撑着下巴,凤眼流转,抿唇笑道:“我觉得他挺不错的啊。”

    江北吓得推了推眼镜,一脸的不可置信:“……你不是吧,你别告诉我你口味变了,喜欢这种浮夸类型的了?”

    池慕云眨了眨丹凤眼:“你什么时候知道我喜欢的类型了。”

    江北继续石化中。

    池慕云抱着抱枕笑出了声:“好啦好啦,明天再说了,你赶紧回去吧,别让唐韵等。”

    “好……好吧。”江北带着一副被雷劈过的表情转身走了,一开门,她看到抱着英语练习册站在门口的路清明。

    “江阿姨……”

    江北还在消化刚才池慕云的话,看到路清明,她干干地笑了笑:“晚安小清明。”

    路清明看着江北的背影,表情凝滞了一下。

    谁都不知道,对她而言,关得紧紧的房门是没用的。

    她刚才从书房回来,走到房门口,就隐约听到了池慕云和江北的谈话声。

    她听到池慕云说:

    “……我觉得他挺不错的啊。”

    她一开始不是故意要去听的,可她实在很怕自己听错了这一句,便又凝神听了下面的谈话。

    池慕云说的是真的吗?

    江北说的“浮夸类型”指的是谁呢?

    难道是那天坐池慕云车子的人?

    路清明想得头痛,揉了揉脑袋,开门进了卧室。

    池慕云正靠在床头看书。江北过来讲了那么一大堆,让她心情放松了不少,也能静得下心来看书了。

    “小路,课文都背会了?”见女孩进来,她一边翻页一边随口问道。

    “嗯……背会了。”路清明低声答道。现在她的心已经沉到了谷底,低落全都不加掩饰地写在脸上。

    “怎么了?”池慕云觉察到了她的低气压,把书放在了一边,冲她张开手,“过来。”

    路清明几乎要哭出来。她紧抿着唇,薄唇几乎抿成了一条线,一言不发地爬上床,扑到池慕云身前,紧紧地搂住她的腰。

    “怎么了?”看到女孩这副依赖的模样,池慕云心软成了一滩水,柔声地问着她,“是不是遇到什么难题了?我帮你看看?”

    路清明贪恋她温柔的语气和温香的体温,埋在她小腹处不说话。

    这时池慕云的手机“叮”地一声。

    路清明心里更加难受。

    难不能又是那个男人?

    “江北这个人啊……”池慕云一手抚摸着怀里人的头发,一边打开手机看江北的消息,唇边露出一丝笑意。

    江北:“小云啊,你想清楚啊!”

    池慕云又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笑的时候,路清明清楚感受到了她腹部在温热地颤动。

    笑过之后,池慕云摸着路清明的头发:“小路,你说你江阿姨是不是特别搞笑?我说什么她都信。”她一边笑一边摇着头,迅速地给江北回信息。

    沉浸在悲伤中的路清明愣住了。

    嗯???

    什么什么???

    她抬起头,眼睛晶亮地看着池慕云:“云,你骗了江阿姨吗?”

    池慕云随口答道:“对啊,她啊,偏偏我说什么都信。不过……”她笑了笑,“小路,你要明白,我之所以能骗到你江阿姨,是因为她拿我当真正的朋友,才会相信我。所以我现在得赶紧跟她解释,不然,她会伤心的。”

    路清明心脏狂跳:原来池慕云是在跟江北开玩笑!

    那么……池慕云是绝对不会喜欢那个人的了?

    顿时,她的心情就从谷底爬到了山顶,暴风雨变成了晴天,变成了阳光明媚……

    “云!”她欢呼了一声,紧紧地抱住了池慕云,在她耳边问道,“那你骗了江阿姨什么?”

    “嗯……”池慕云被她紧紧抱着,突然之间有些心虚。

    “这是我和你江阿姨之间的秘密。”她眨了眨丹凤眼,捏了捏路清明的小脸蛋。

    “好吧……”路清明一副很失望的样子,下巴搭在她肩膀上,伸出细长的食指玩她的头发。

    池慕云很想假装没事人一样继续看书,可是……

    细长的指头又似有意似无意地的剐蹭过她的脸侧,耳垂……

    “小路……快去洗澡睡觉了。”池慕云握住她的食指,督促道。

    路清明看了她几秒,抬起手。

    池慕云还没反应过来,她便把池慕云的手背凑近了薄唇边,低头轻吻了一下。

    唇瓣软而暖。

    “我去洗澡啦!”路清明蹦起来,蹦蹦跳跳地拿着毛巾去洗澡了。

    这一觉,两个人都睡得很好。

    “吃饭啦!”

    路清明揉了揉眼睛,侧头一看池慕云还在睡,便赶紧下床去开门。

    “清明,该吃饭啦,吴阿姨做了你爱吃的肉丸子……”她一边说着,一边往里面走。

    池慕云还没醒,睡在床的一侧,另一侧有另一床被子,看来两个人是一人一床被子。

    凌素珍走到窗边,“哗啦”一声拉开了窗帘,明亮的朝晖倾泻而入,充斥了整个房间。

    池慕云终于被吵醒了。她揉着眼睛,慵懒道:“妈……怎么了?”

    凌素珍的目光扫过床头柜,一边叠着路清明的被子,一边絮叨:“赶紧起床啦,多大的人了,还学年轻人赖床,清明都比你醒得早,快起来……”

    “好我起来啦……”池慕云眯着眼,伸出手掌遮挡着刺眼的阳光。

    “舅姥,我来吧。”路清明帮凌素珍叠着被子。

    凌素珍看了路清明一眼。女孩脸上还有些惺忪的睡意,长发被压得有些变形,身上穿着宽松的系扣睡衣,松松垮垮的。

    看起来就是个普通的高中女生,就是个子高得出奇,眉眼又很精致立体,看起来比同龄人多了些凌厉的气场。

    尽管已经初见成熟女性的轮廓,可明明还是个孩子嘛。

    凌素珍在心里嘀咕道,她果然是想太多了。

    “快出来吃饭吧。”她抬手拍了拍路清明的头,慈爱道。

    说着,她便一脸轻松地下楼去了。

    一切正常嘛,她在瞎想些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晚安^-^